刚刚更新: 〔武侠枭雄〕〔末世之宠物为王〕〔上门为婿〕〔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少年风水师吴峥小〕〔乘风少年〕〔1311小说〕〔龙门战神陆凡〕〔陆凡韩瑶瑶〕〔妙手生香〕〔雄兔眼迷离〕〔林子铭〕〔戚卿苒燕北溟〕〔吞天武神〕〔史上最强炼气期〕〔凌少宠妻很强势〕〔海贼王之美食系统〕〔美漫之大冬兵〕〔焚天战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州娘子 第六十六章 药方
    ,

    若舒带着忠澜坐在雅间内,看着高台上的热闹,会馆掌柜卢贰捌看到若舒今日破天荒带了小公子过来,就特意吩咐厨房炸了一个大大的糯米球送了过来,忠澜看到了黄灿灿的糯米球,高兴得手舞足蹈,没牙的嘴大张着,想要去咬,奶娘却怕他噎着,不肯让他吃,馋的他口水直流,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同一层隔壁的如意居雅间里,七皇子正跟何既明对坐着,轻声谈论着西边的风声。

    何既明喝了一口酒,说道:“这会馆的酒也不知道是在哪里弄来的,虽不似桃花酿那么浓烈干香,却有着自己独特的味道,仿如身处荷塘之中,饮过之后连呼吸都带着荷叶的清香。”

    七皇子笑着说道:“这会馆的东家若是知道自己的酒得到了萍山先生的称赞,怕不得要亲自敬你一杯酒啊!”

    何既明自得地说道:“论品酒,这会馆的东家再神秘,也该出来敬我一杯。”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终于言归正传。

    何既明说道:“西郡的街面上风平浪静,但是如我这般的人不少于十人,唯一不同的是今年的端午祭静王居然没有现面,只郡守一人主持了祭祀典礼。”

    七皇子听着,心里盘算着,端午祭祀都不现面,是自己不能出来,还是别人不让他出来呢?

    何既明见他眉头紧皱,沉默不语,说道:“七皇子也不必过去担忧,只要他短时间内不起兵,就还有机会。”

    七皇子听他这样说,也知道是在安慰自己,笑笑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何既明接道:“既然说到尽人事,七皇子心里可有定论了?”

    “嗯?”七皇子似乎还未反应过来。

    何既明继续说道:“其实两家都还不错,都有可选之利,就看七皇子是重相貌还是重才学了。”

    七皇子说道:“先生莫要取笑我了,我实在是不愿如此去取舍。”

    何既明却为七皇子倒了一杯酒,说道:“自古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七皇子有宏图大志,就不必纠结这些小儿女情节。”

    七皇子点了点头。

    这时隔壁传来了女眷的笑声,还有孩童的喊叫声。

    七皇子眼神闪烁,何既明以为他还在犹豫,正待劝他。

    七皇子却说道:“先生所言极是,是我短视了。”

    何既明再敬了他一杯。

    七皇子端着酒杯,看着高台上的红男绿女,你侬我侬,款款深情,听着隔壁时不时传来的欢声笑语。心想,今日秦道川摆三朝酒,她却在这里,可见是躲出来散心的。

    我如今总觉得力有不逮,可惜让秦道川捷足先登了,若她是我的助力,恐怕情势会大有不同。

    可惜,真是可惜。

    两人相对无言了许久,七皇子才说道:“以先生之见,我选哪位对我目前最有益处?”

    何既明见他终于开窍,便细细跟他分析了起来。

    若舒带着忠澜回府,正好赶上娴雅和忠湛过来请安,若舒心里松了口气。

    刚进院门的忠湛一眼就看到兰萱手里捧着的大糯米球,眼前一亮,将手从奶娘手中抽出来,就直奔糯米球而去。

    忠澜见了,急得啊啊直叫。

    若舒听见外面的动静,从屋里出来,就见到忠湛正攀着兰萱的胳膊想去拿糯米球,奶娘怀里的忠澜则不甘示弱地叫着,忙说道:“别急,要兰萱姨去帮你们分开,不然整个的怎么吃?”

    忠湛却说道:“我要玩玩,我要玩玩。”

    兰萱怕掉,就将盘子放在院子里的桌子上,拉上忠湛要他先摸摸。

    这边忠澜见自己的东西给了别人,在奶娘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奶娘赶忙抱着他往厢房里走。

    若舒站在门廊上看着这出戏,觉得真是好笑,心里还想着等肚子里的出来,还不知会如何热闹。

    “母亲原不该如此,既带了好东西回来,便多带几个也好,如今闹得大家都哭哭啼啼,吵吵嚷嚷的,传出去多不好听。”娴雅站在院门边望着若舒冷冷地说道。

    若舒听了,收起嘴角的笑容,看着她,见她穿的中规中矩,颜色老成,像个小大人一样,只是神色言语间全没有对她的尊重。

    便对她说道:“若是晚上听到,视线不好,我还当是哪位大神下界来训我话了,原来是你!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规矩,让你敢如此对自己的母亲说话!”

    娴雅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将那种话冲口而出,正后悔着,听了若舒毫不留情的言语,紧咬着嘴唇,转身出了院门,身后跟着的丫头婆子也忘记了告退,追了出去。

    若舒本就气愤,见了,说了句:“没一个懂规矩的。”

    跟着忠湛的人听了,偷瞄了一眼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公子,见他丝毫未受影响,只得将头低着,默默站在一旁。

    若舒听到忠澜那边哭声渐渐低了下去,想是奶娘哄住了。

    又看着一脸尴尬的兰萱,说道:“没事,小孩子家家的,哭哭闹闹是常事。”

    晚间秦道川过来,望着若舒面色不善,打消了做和事佬的主意,决定从长计议。

    只说明日去寻许芫桐,他上次说过的同窗好友,已经打听过了,他这几日不当班,必定是在城郊的药圃里。

    若舒听了不置可否。

    第二日下了朝,秦道川就带着秦东和秦西出了城。

    京城郊外,一间规模不大的庄子,正是许芫桐种植药草的地方,此时一身短打,脚穿草鞋,正在侍弄药草的许芫桐听到庄子外一阵马蹄声,便放下手里的锄头,朝门口张望着,不多时,见秦道川走了进来,诧异之后,笑着说道:“稀客稀客。”

    秦道川拱手道:“芫桐,好久不见。”

    许芫桐出了药圃,洗了手,就请秦道川坐下说话。

    秦道川看着亲力亲为,为他泡茶的许芫桐,说道:“这么多年,只有你依旧没变,明明是一位翩翩佳公子,却常常布衣草鞋泡在农田里。”

    许芫桐说道:“你不也一样,虽然你我久不见面,但你的消息却从未在我耳边断过。”

    秦道川没接话,四处张望些他的药圃。

    “说吧,今日寻我做什么?”许芫桐将泡好的茶递给秦道川。

    秦道川伸手接了,说道:“自然是有事。”

    许芫桐不再接话,只默默地泡着茶。

    秦道川喝了几口茶,说道:“好好一杯清茶,偏要加些药味进去。”

    许芫桐一副他不识货的表情,说道:“我见你双目含赤,唇间发红,明显脏腑上火,特意泡了清火的茶给你。”

    秦道川说道:“本性难改,还是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的。”

    许芫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秦道川说道:“真受不了你,本就长了一双凤眼,偏又喜欢盯着人看。”

    许芫桐说道:“可我不招桃花。”

    秦道川又喝了一口茶,含在嘴里品了品,说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有事相求。”

    许芫桐听了秦道川的话,明白了他的来意之后,差点一口茶喷再他脸上。

    秦道川下意识拿袖子去挡,见没中招,慢慢放下手臂,认真地看着许芫桐。

    许芫桐与他对视着,细品着手里的茶。

    等茶杯空了,才开口。

    “我能问原因吗?”许芫桐问道。

    “不能。”秦道川答道。

    “从未有男人求过这种方子。”许芫桐说道。

    “所以我来找你。”秦道川说道。

    “是药三分毒,你不怕吗?”许芫桐说道。

    “我信你。”秦道川说道。

    许芫桐叹了口气,说道:“秦道川,你变了。”

    秦道川说道:“我已成亲生子,自然与以往不同。”

    许芫桐说道:“生儿育女乃人伦也,逆天而行实不可取。”

    秦道川说道:“我自有我的道理。”

    “万一你后悔了,可别来找我。”许芫桐说道。

    “落子无悔,你应该了解我。”秦道川说道。

    “正是因为知道,我才要劝你。”许芫桐说道。

    “我知道。”秦道川说道。

    许芫桐陪着他喝了一壶茶,才慢吞吞地开了一张方子给他,秦道川并不接,说道:“我在京城没有熟悉的药铺,你帮人帮到底,直接给我拿药吧!吃完了,我再过来拿。”

    许芫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说道:“秦道川,你真是够可以的啊,没想到如今的你竟然变得如此的市侩。”

    秦道川坦然说道:“别人那里我信不过。”

    许芫桐听了,大声说道:“那我感谢你。”

    说归说,秦道川在院子里等了一刻钟之后,许芫桐拿了一个包袱出来,递给他,然后摆摆手,让他走。

    秦道川接了包袱,说了句多谢了就转身离开了。

    许芫桐等他出去之后,重新拿起锄头,边除草边说道:“好好的求这种药,也不知是为了谁不想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