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蛮神鼎〕〔盛世天骄〕〔闪婚老公狠霸道〕〔叶天行〕〔超级豪婿〕〔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娇娇媳〕〔万古帝婿〕〔穿越星际:妻荣夫〕〔花都小道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镇国战神叶君临李〕〔特种兵痞在校园〕〔女主带九胞胎回归〕〔陆晨旭莫晓蝶:萌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州娘子 第一百四十一章 山居
    馒头是用火烤过,面上焦黄,肉却是冷的。

    秦道川递了一个馒头给若舒,若舒没接,说道“我还没净手。”

    秦道川的手明显的顿了一下,然后缩了回去,掰了一小块喂到若舒嘴边,若舒却往后缩了缩,说道“你洗手了没?”

    秦道川这次坦然许多,说道“没那么多讲究。”见若舒不接,将那块馒头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若舒咬着下唇说道“出去洗个手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秦道川看着她,似看透了她一般,说道“我们一路走来,你听到人声没?”

    若舒自是不肯认,还是坚持说道“我不喝汤吃不下饭。”

    秦道川咽下口里的馒头,慢条斯理地说道“所以要改。”

    若舒说道“秦道川,我嫁给你不是跟你吃苦的。”

    秦道川听了那个嫁字,难得地笑了,说道“这不叫吃苦。”

    若舒却说道“都风餐露宿了,还不叫吃苦啊。”

    秦道川又喂了她一片肉,见她仍不肯张嘴,说道“晚上投店了,应该可以吃顿正常的,中午先垫垫,待会馒头凉了,更不好吃了。”

    若舒心不甘情不愿地张嘴接了,秦道川见她吃完一口,就会再喂一口。若舒是多了不接,有肥肉的不接,外面焦黄的也不接。

    秦道川依然不冷不热,倒是耐心极好,凡是她不接的,就自己吃掉。

    刚吃完,若舒就喊道“我渴了。”

    秦道川刚打开车门,外面就递了一碗水进来,冒着热气。

    秦道川依旧喂给若舒,若舒看居然只是一碗白水,有些嫌弃,秦道川端着碗放在若舒嘴边没动,说道“快喝,待会凉了。”

    若舒端了过去,馒头就着凉肉,实在口渴得很,一碗水顷刻见底,将碗还给秦道川后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刚想开口,秦道川已经将碗递出去,说道“再来碗。”

    不多时,接了外面递进来的水,一饮而尽,依旧将碗递出去,然后关上门。

    车内突然静了下来,两人谁也没说话。

    秦道川依旧闭目养着神,若舒仍不死心地掀开车帘四处张望着。

    车又动了起来,半晌秦道川说道“时间还长,你若困了,就到我怀里来歇一会。”

    若舒哼了一声,没动。

    秦道川也不再有动静。

    有生以来,若舒从未坐过这种硬板马车,座位又窄,颠得很了,不注意就会往下滑,连着转了几个弯之后,若舒就开始揉着自己的腰,没揉几下,就被秦道川拉了过去,轻易就将她抱在了怀里,若舒看他,发现他居然连眼睛都没睁。

    似乎预见到了若舒接下来的反应,说道“别闹,我困得很。”

    若舒一向是个不喜欢硬碰硬的人,将头靠在秦道川身上,盯着车顶,无聊地听着车轮发出的嘎吱声。重复的声音时间长了就成了催眠曲,感觉到若舒的头重了之后,秦道川睁开眼睛,看着怀里睡熟的若舒,心情复杂。

    虽然他对自己的侍卫有信心,但他还是没底,若舒肯定不会再听他解释,只要她想离开,暗卫那帮小子一定会帮她,他不愿意起正面冲突,也不想哪天若舒突然不见,思来想去只能用这种方法。

    他抱若舒离开右院时,兰芷就在旁边,他给的解释是晚上会回来,若是兰芷晚上去前院问,留在府里的侍卫会尽量拖延到明天早上,那时再想寻到他与若舒的踪迹就很难了,他没走官道,选了条小路,准备先往西再往北,可他没有预料到若舒最在意的居然是路途中的舒适,而不是自己就这样将她掳走。

    连着两晚没睡,他很困,这两天因为心里空落落的睡不着,现在他最想要的就在自己的怀里,秦道川轻轻松了口气,闭上眼睛,终于放心的睡着了。

    这台马车与若舒的根本没法比,山路崎岖,若舒受了打扰,眉头一皱,半梦半醒之间就说“兰芷,去看看,怎么这么颠?”却没有得到回应。似乎有人将她换了个姿势,舒服多了。

    再醒来时,马车已经停在了一个小院子里,若舒下车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衣服根本不合身,不但鞋大了,外衫也拖到了脚面,还没反应过来,秦道川已经打横抱起她,朝着屋内走去,若舒被他遮挡着,连四周情况都没看清,就进了屋,秦道川放下她后说道“饿了吗?我去端饭来。”

    说完就走了出去,若舒四处打量着这间屋子,看模样像是一家客栈。

    晚饭倒是正常,有汤有菜有饭,味道也还不错,虽然有些粗糙。

    因为是夏天,秦道川吃完饭,就打了水来给若舒沐浴,见她迟迟不到,问道“要我帮你吗?”

    若舒才意识到如今一切都要自己动手,走到屏风后面,不多时,喊道“秦道川,我不会洗头发。”

    秦道川似早有预料,脱下护袖,挽起衣袖,走到里面,若舒已经沐浴完,穿好了衣服,显然是根本没用店家的浴桶,只淋了一下。

    秦道川为她洗好了头发,耐心地替她擦得半干,然后将擦头发的棉巾放在她手里,示意她自己擦干,自己拿了若舒换下的衣服就走了出去。

    若舒侧耳听了下,外面间或有脚步声从门前经过,却没有人声,面前的床上一张凉席,一床薄被,一副老旧的帐子,一个半旧的枕头。

    一想到晚上要歇在这里,若舒不禁叹了口气。

    此时兰芷应该发现有些不对劲才是,千万不要傻傻地觉得自己仍与秦道川在前院的书房里才好,尽快将消息传给角宿,救自己出去。

    秦道川摆明了是想要将自己长留在北地,虽然兰萱她们在信中将军屯说得如何的好,自己却是不以为然的,北地苦寒,世人皆知,哪有青州舒服,想去哪就去哪,恣意爽快,不受束缚。

    正想着,秦道川打开门走了进来,头发披散着,换了衣服,手里依旧提着木桶,拿出一根绳子从窗前系到门上,然后从木桶里拿出衣服晾了起来,动作熟练无比,若舒旁观着,发现只有自己的衣服。

    之后,又出去了,再进来时,手里拿着冒着烟的一把草,在帐子里熏了一番,又在屋子里角角落落里熏了一遍,待烟散去些后,将帐子放下,又出去了。

    若舒被熏得眼泪都下来了,以往兰芷她们也这样,但都是在若舒不在房内时,熏的东西也没有这般的强烈,反而过后有种淡淡的草药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