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试婚老公,用点力〕〔神州战神〕〔豪婿战神〕〔溟海仙尊〕〔纵横仙界三千年〕〔都市之王牌仙尊归〕〔重生六零俏媳妇〕〔天降双宝寻爹记〕〔鬼校〕〔关外人家:农家童〕〔人生赢家[快穿]〕〔云城保帝建筑工地〕〔婚婚欲醉:顾少,〕〔苏醒救了个男人〕〔昆仑战神叶君临李〕〔黄荆〕〔梁休穿越成皇太子〕〔我继承了诸天执法〕〔我有九千万亿舔狗〕〔猎户相公要造反!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州娘子 第一百四十九章 军屯
    杜若远犹豫片刻,才慢慢地站起身,若舒抬头望着他说道“我无事,只是有些劳累,如今你可放心,回去吧!容后我会写信。”

    杜若远却坚持地说道“东家是觉得我们会输?”

    若舒却突然变了脸,严肃地说道“正事要紧。”

    杜若远望着她,后退两步,拱手道“是。”

    说完,翻身上马,说了句,“东家,我留了人,有事可唤之。”

    若舒点了点头,示意他离开。

    杜若远回京自然与若舒背道而驰,侍卫自觉地让了路出来,待杜若远一行人走远之后,若舒才慢慢向秦道川走去,望着他说了句,“看你惹的麻烦。”秦道川却似有些落寞,只扶着她,沉默不语。

    许芫桐忍不住摸了摸了鼻子,这出戏,不简单啊。

    到了军屯的当晚,若舒发起了高烧,兰萱等人自然随侍在一旁,秦道川枯坐在前厅中,许芫桐在一旁检视着秦东他们在军屯各处搜罗的药材,时不时说道“好东西,早就听说北地有良药,却因气候不好,十分的难得,啧啧,看这虫草,多大根,看这肉苁蓉,好家伙,可惜她不能用。”见秦道川毫无反应,不用猜也知道是路上的阵仗造成的。

    这时,兰萱走出来说道,“将军可放心了,夫人烧退了些。”

    秦道川听了,对许芫桐说道“快去给她看看。”

    ————

    许芫桐回道“不用,再晚可能还会有反复,留人看着就行。”

    秦道川说道“你对我有意见,别发在她身上,医者父母心,你看她如今这样,难道就不心疼吗?”

    许芜桐见他说话都忘了分寸,轻笑道“我若心疼了,你不心疼?”

    秦道川意识到自己失言,叹了口气。

    许芫桐不忍再取笑他,说道“她寒未散尽,有反复是正常的,我早就说过她要娇养很久才会恢复元气,你放下心来吧。”

    兰萱也说道“将军,早些歇息吧,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两个人轮一班,有事就会找你和许大夫来。”

    许芫桐接话道“赶了几天的路,累死了,你不睡,我先去了。”

    秦道川却坚持要许芫桐才去诊一回脉,确认若舒无大碍之后,才同他一起去歇下了。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半个月,若舒恢复了以往的生活,夏荷和夏茶轮班侍候着饮食,另几个两人一班陪着身旁,一个多月风餐露宿瘦下去的肉,又慢慢地回来了。

    秦道川也终于放心去了莫城,轮防的军务已经拖了许久。

    今日轮到夏荷负责若舒的饮食,在灶台边忙活的她看了看围在一边流口水的两个小儿,说道“这是夫人,没有你们的份。”

    “何不多备些,看这可怜巴巴的模样。”推门进来的秦西说道。

    夏荷却说道“这馄饨的皮是用肉做的,很费工夫的,你若有空,帮着擀下面皮,我拌馅,中午他们就可以吃上了。”

    秦西说道“好。”说完挽起袖子就准备净手,对着两个儿子说道“一会就有吃了,等着。”

    两口子看着欢喜雀跃的小儿,相视一笑,一家人齐乐融融。

    此时的若舒正被兰萱陪着在外面晒太阳,若舒说道“你家中还有孩子,回去忙吧,我待会自己回去。”

    兰萱说道“夏茉帮我照顾着,下午她来,我便回去。”

    若舒看着已是妇人模样的兰萱说道“以往从信中听你们说起,虽是虚妄的,如今亲眼所见,看来你们真的过得挺好。”

    兰萱笑着说道“嗯,东家眼光不错,挑的这几个人都不错,如今不知有多少人想要这份殊荣,盼着夫人的婢女早日成年。”

    若舒摇着头说道“终是离家远了些,父母亲人终年不得见,也不知她们的父母有没有埋怨过我?”

    兰萱连忙说道“才没有呢,夏荷今年就将她父母接了过来,直到上月才随了车队回去,若不是家中有事,他们都不想走呢。”

    若舒说道“我印象里的军屯都过得不好,怎么这里好象很富足的样子?”

    兰萱说道“原先也不好,这不是娶了夫人吗?夫人最是旺夫了,自然一年好过一年了。”

    若舒哭笑不得,心想,秦道川镖行的收入恐怕都贴在了这里。

    精神好了,若舒便开始看起荒废了一个多月的青州账目和信函。里面杜若远的信最多,第一封信中他问若舒是否真的去了军屯,为何事先不告知于他,车马也没有用,连参玖和角宿都是兰芷慌忙来告知才知晓此事,字里行间流露出他的惶恐。

    第二封信说从卢三爷处得知将军要青州将信函和账目都送至军屯,可为何不见她的回信。

    第三封信说他派出的暗卫沿着官道一路跑到军屯都没看见若舒的踪影,他决定亲自带队寻找。

    第四封信说他与军屯的人起了冲突,兰萱出来告知他东家还未到军屯,却说不出东家现在何处。

    若舒看着信,半晌没动,自己在军屯待了半个月,兰萱她们朝夕相处却无一人将此事告知于她。

    若舒想了想,提笔回信因事发突然没来得及告知,又因临时有事耽搁才误了行程,因为走的不是官道才会与他们失之交臂。

    写着写着,连她自己都觉得牵强得很,但又不好明说,她也说不清楚自己现在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只觉得一团乱麻,理都理不清,却又不想事态恶化,只能如何和稀泥了。

    信最后提醒杜若远以后万万不可再如此冒然行事,京官无诏私自出京是违例的,一旦问罪可大可小,他如今新官上任,万事皆要低调才好,此为正事之一也。

    另一件正事,暗卫如今的大事是银楼银两的运输,银楼失了信,再想重新收拾起来千难万难,要他千万不要因小失大,尽快弥补才是。

    其他的信件倒是正常,都是青州各地报上来的账目和信函,若舒一一回复好后,刚想叫夏荞去送,却发现这里是军屯,因杜玖柒信中所言,若舒就不想叫兰萱她们,寻了个借口,散步到军屯大门,果然不远处有暗卫的人候在那里,若舒招了招手,将木盒递了出去,暗卫得了东西,翻身上马,朝南而去。

    这一切都被从莫城赶回的秦道川看在眼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