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蛮神鼎〕〔盛世天骄〕〔闪婚老公狠霸道〕〔叶天行〕〔超级豪婿〕〔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娇娇媳〕〔万古帝婿〕〔穿越星际:妻荣夫〕〔花都小道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镇国战神叶君临李〕〔特种兵痞在校园〕〔女主带九胞胎回归〕〔陆晨旭莫晓蝶:萌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州娘子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两对
    晚上,若舒望着悄悄去各个院子打探归来的秦道川,一脸的不屑。

    秦道川借着酒意,强吻了她一阵,才说道“他们都大了,你也不好再去,只得我去,我又要当严父,只得如此,你不理解我的苦衷,还轻视于我,今日我若不振一下夫纲,你如何记得我的厉害。”

    声音并不小,外间守夜的人一定听得到,若舒只得去捂他的嘴,却被他顺着手一路亲了下来,刻意打湿了若舒蚕丝的内衫,若舒要他去将灯熄了,却听到他说道“不能关,一直觉得白色的蚕丝太单调,如今看来,正是这样浅浅的才更诱人,分毫毕现,令人魂不守舍。”

    若舒见他越说越荒唐,说道“秦道川,你再这样,我就踢你下去了。”

    秦道川却轻笑着说道“留些力气,待会又要求饶了。”

    若舒见他似醉非醉,只得用嘴去堵他那张管不住的嘴。

    秦道川眼神亮了一下,就闭上了眼,顺从地任由若舒搂住自己,感觉着她柔软的唇贴上来的温热,强忍着内心的波动,就像一个等待发糖的小孩一般,乖乖地一动不动。

    若舒却因此觉察出他的装醉,一把推开他,得意地望着他说道“接着装。”

    秦道川笑道“这是夫人第三次主动亲为夫,为夫自然要好好珍惜。”

    若舒低声说道“外面都是未出嫁的,你到底想做什么?”

    秦道川醒悟过来,搂着若舒说道“一时不察,忘了这茬了。其实晚上有我在,干脆让她们撤了吧,免得大家尴尬。”

    若舒却说道“你如以往一样,不就行了。”

    秦道川却轻舔了她的耳垂一下,在她耳边说道“以往再安静,她们也晓得,有些动静藏不住的。”

    若舒看他今日就算没醉也半醉了,只得朝着外面说了句,“夏茵,你们先去歇息吧,有事我再叫你们。”

    外面传来两声是之后,只听见关门的声音和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秦道川放松地说道“多谢夫人休恤,今日终于不要畏首畏尾,难得的机会,夫人也不必客气,同为夫一起鸾凤和鸣吧。”

    若舒变了脸色,说道“秦道川,你还讲不讲一点脸面?”

    秦道川却不以为然地说道“夫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古板,害我有些事想做许久却轻易不敢作为,今日为夫就放肆一回,将这些事教夫人做一做,让夫人也长些见识。”

    可惜的是,今日醉酒的不是若舒,任秦道川软磨硬泡,终是没能令他如愿,心有不甘的秦道川,只得多点了一盏油灯,好好过了一番眼瘾。

    与夫妻俩昨夜的蜜里调油不一样,清晨的练功房内却有些剑拔弩张,虽然都手持木箭,兄弟俩却招招都想分出胜负,秦东想上去分开两位公子,却被秦南一把拉住,说道“没有点狠劲,日后如何面对如狼的鞑子?”

    忠湛比忠澜早练几年,已经练到第七式,比忠澜多练三招,见忠澜就算只能抵挡,仍不肯使出郑夫子教他的剑法,就想去踢忠澜的下盘,好逼他失手,令他在众人面前现形。

    忠澜见他脚风朝着自己的小腿扫来,眼神闪了一下,决定生生受下。

    秦东因为出去吩咐早饭,只剩秦南一人指导着忠源的拳法,因两个人比试,怕伤着人,就拉着忠源离得有些远。

    剩下的随从们,都打心底为自己的主子加着油,不相干的则在一旁看着热闹,都是半大小子,哪知道厉害。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秦道川刚好进来,见了,伸脚就踢了一个小板凳过去,忠湛听见响动,心知再不躲闪,被凳子撞到的就是他的腿,只得偏了偏,变成了一个扫堂腿。

    因为姿势的变换,他的身形下坠,剑也有些脱力,忠澜却在关键时刻,收了势,剑尖从忠湛的脸上轻轻划过,不留一丝痕迹。

    秦道川脸色铁青,望着垂手低头站在自己面前的三个儿子,良久才说了句,“留下这两个孽子,其余人都出去。”

    然后又是一片沉默,秦道川头疼之余,仔细观察着眼前的忠湛和忠澜,相比于忠湛相伏不停的胸膛,忠澜则淡然多了。

    两个人什么时候起了意气之争?以前在府内时并没有,若有也该在书院,想到这,说了句,“秦家拳法,第一式,起!”

    待两个儿子摆好姿势之后,又说了句,“我没回来,千万别动,不然就接着站下去。”说完,出去直接找了忠淇,走到一旁,问道“我晓得你素来与长兄交好,但今日我问你之事,不许你有半点偏坦,如实说来,否则我定不饶你。”

    忠淇长这么大,今日第一次见两位兄长如此的比试,也是第一次见到父亲如此的严肃。

    吞了下口水,怯怯地说道“孩儿晓得,父亲请问。”

    秦道川问道“你长兄与三兄为何会如此?”

    忠淇想了一下,说道“他们以前从未如此,今日是第一次,长兄今早对三兄说枯练没有长进,对练才见功夫,我学得少,不是他的对手,无趣得很,趁着今日三兄在,不如他俩切磋一番,也好知道自己的短处。”说完,见秦道川依旧看着他,又接了一句,“三兄想了想,答应了,然后就是父亲看到的样子。”

    秦道川接着问道“他们在书院时关系如何?”

    忠淇说道“三兄很少跟我们在一处,他喜欢清静。”

    秦道川问道“平时你长兄就没有说些什么?”

    忠淇想了想,摇摇头。

    秦道川又问道“还有旁的吗?”

    忠淇又偏头想了想,说道“有几位同窗老是笑话长兄学业不如自己的弟弟精进,可是三兄科科拔尖,大家胜不过他也是寻常。”

    秦道川似乎摸到了一些脉络,看着眼前有些惊恐的眼神,缓和了一下语气,说道“今日问你的话不要告诉旁人,包括你长兄,回去吧。”

    忠淇像出笼的兔子,拔腿就跑,转眼就不见人影。

    秦道川负手而立,望着练功房的方向,似乎想透过木板看清里面的情形。

    看来只是兄弟之间的意气之急,一个太过出色的弟弟带来的危机感,秦道川尽量让自己站在兄弟俩的立场去思考,最后发现除了强求他们兄友弟恭之外,没有别的好办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