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为婿〕〔妙手生香〕〔雄兔眼迷离〕〔林子铭〕〔戚卿苒燕北溟〕〔吞天武神〕〔史上最强炼气期〕〔凌少宠妻很强势〕〔海贼王之美食系统〕〔美漫之大冬兵〕〔焚天战神〕〔试婚老公,用点力〕〔女主夏乔男主司御〕〔王者:开局在长安〕〔极品上门赘婿〕〔超凡强人〕〔秦浩林冰婉〕〔济世神瞳秦浩〕〔战神狼婿〕〔绝武狂兵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州娘子 第一百八十二章 呛水
    假期结束,回书院的路上,忠淇骑在最后,望着沉默的长兄和三兄,想开口却犹豫着,最后说了句,“听说这次来了许多新同窗,也不知会不会有熟人?”回答他的却是风吹树林的声音。

    最后还是秦东看不过去,说了句,“在前面歇息一下吧,今日出来得早。”

    歇息之时,两兄弟也是各坐一边,默默吃着手里的点心,喝着手里的茶。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秦东,回府之后,犹豫了一会,还是将这些告诉了秦道川,秦道川只点了点头,就出了书房朝着右院去了。

    若舒依旧趴在书桌上写着,秦道川坐在若舒的对面,寻了个机会说道“这次你给澜儿准备的衣物用品,是不是又与湛儿和淇儿的不一样?”

    若舒轻扫了他一眼,说道“他们眼里既没有青州,便不能用青州的东西。”

    秦道川说道“你就不怕这样令他们兄弟不和?”

    若舒放下手中的笔,说道“那只能说你教导无方。”

    秦道川却叹了口气,没有接话。

    若舒也觉得自己方才说话有些过,接着说道“你不用将此事揽在自己身上,直接告诉他们是我做的便好。”

    秦道川却问道“你为何会觉得他们眼中无青州呢?”

    若舒回道“你可曾听他们提起过青州二字?”

    秦道川沉默了一会,说道“这也怪我,这几年想着他们年少,往返不易,每次去青州祭祀时,都没要他们跟随,今年再去,带上他们同去。”

    若舒却并不领情,说道“不必,往年是为你生儿育女,不得出府,今年我自己得空,我自己回去。”

    秦道川说道“你每每总将自己单拎出来,却又觉得旁人没尽心,事事又如何妥贴呢?”

    若舒正好不想回答,看到窗外奶娘抱着的娴珂,说道“你女儿醒来了,快去哄吧。”

    秦道川回头看了眼,还是看着若舒,说了句,“你也多放些心在儿女身上,等长大了与你不亲又百般埋怨。”

    若舒刚想接话,他又接着说道“你自己也感觉到了,除了忠澜和阿筠与你亲近些,旁的儿女哪个不是对你恭恭敬敬,我幼时虽也在祖母身边,但是母亲每每见了我都是嘘寒问暖,百般爱护,正是她这种爱护,令我至今仍是时常挂怀,总想着若她能看到这许多的孙辈会如何的开心,我娶了你这样不假辞色的妻子会是如何的神态。”

    若舒听了,问了句,“那要如何爱护?”

    秦道川半晌才反应过来,若舒比他更甚,自小便没有父母的陪伴,故而才会如此。想了想,说道“我看你对忠澜有些不同,你若对其他人也这般一视同仁就好。”

    若舒却有些不乐意,说道“我哪有对他不同?”

    秦道川忍不住揭穿了她,“他的吃穿用度是不是有些不同?”

    若舒立马接道“他提了几次要替我去青州祭祀外祖母,每每我身体不适,他总会第一时间过来问安,就凭这个,他用些青州的东西也无不可。”

    秦道川见她还是分得如此清楚,知道一时也难以说服她,只得说道“几个大的就算了,那这几个小的,你就提前用些心,莫再生分了。”

    若舒却懒懒地说道“儿女嘛,不是来讨债就是来还债的,我再如何对他们,他们也会按照上天的安排来对待我,我不敢奢望。”

    秦道川只得就此打住,说道“以前都是我的错,从今往后,我一定以身作则,不论津城还青州,都要让他们多走走,免得忘了自己从何而来。”

    若舒望着在窗外趴在奶娘肩头,一直朝这边看的八女儿,突然招了招手,起身走到门口,从奶娘手中接过,抱进来后,直接放到秦道川的身上,秦道川下意识地接住,无奈地望着她说道“你也抱久了一点。”若舒却回了自己的位置上,轻松地说道“你自己说过的,甘之如饴。”

    秦道川抱着不足半岁的娴珂,说道“若她日后像你这般张狂无忌,会是什么样子?”

    若舒看了看,说道“长得又不像我,应该不会随我。”

    秦道川本想说忠澜,却中途改了主意,说道“那便纵着她点,看能长成什么样子。”

    若舒还未接话,门外传来兰芷给娴雅请安的声音。

    娴雅进来,见父亲也在,望了望他手中的娴珂,却并不亲近,只跟父母请了安,便打算坐在一旁。秦道川对着娴珂说道“长姐来了,要不要长姐抱抱?”

    娴雅听了,犹豫了一会,还是伸出手来,抱了过去。

    待娴雅走后,秦道川似想起了什么,说道“祖母说有几家想要结亲,只是都不在京城,她不愿娴雅远嫁,还想再看看。”

    若舒淡淡地说道“京城有什么好,风起云涌的,你看这都翻了多少桌了?”

    秦道川听了,摇摇头,无奈地说道“你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其实这也是我的意思,寻个家世简单的,离府里近的,以后也好有个照应。”

    若舒刚想说话,外面一阵喧闹,兰芷一脸慌张地进来说道“将军,夫人,忠漓公子掉进荷花池了。”话还没说完,秦道川已经将娴珂放到若舒怀里,冲了出去。

    若舒将娴珂还给奶娘,赶到池边时,浑身湿透的秦道川已经抱着忠漓,让他趴在自己的腿上,拍着他的背,好让他将肚子里的水吐出来。

    若舒失魂落魄地问了句“怎么样了?”声音有些颤抖。

    秦道川没有说话,一旁的奶娘哭哭啼啼地说道“已经好多了,”话还没说完,一记响亮的巴掌声响起,打断了她的话。

    奶娘望着若舒铁青的脸,赶忙跪在地上,连挨打的脸都不敢去摸。

    跟随忠漓的两个婢女也齐齐地跪在了地上,紧张地揪着自己的裙角,想了半晌,其中一个开口说道“夫人,”

    “住口。”若舒厉声拦住了她。

    娴雅、阿筠,连同萱微堂的刘妈赶来时,只看到跪着的三人,和站在她们面前的若舒。

    兰芷看见她们,上前走了两步,轻声说道“将军已经抱着忠漓公子去了书房,大夫来了。刘妈妈去书房看过,再去回老夫人吧。”

    刘妈悄悄往若舒这边扫了一眼,就赶去了书房。

    兰芷示意娴雅和阿筠也快去书房,莫在这里停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