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侠枭雄〕〔末世之宠物为王〕〔上门为婿〕〔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少年风水师吴峥小〕〔乘风少年〕〔1311小说〕〔龙门战神陆凡〕〔陆凡韩瑶瑶〕〔妙手生香〕〔雄兔眼迷离〕〔林子铭〕〔戚卿苒燕北溟〕〔吞天武神〕〔史上最强炼气期〕〔凌少宠妻很强势〕〔海贼王之美食系统〕〔美漫之大冬兵〕〔焚天战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州娘子 第一百八十三章 分歧
    跪着的三人,被若舒一句住口给吓回去之后,再不敢说话。

    刘妈候在书房外,直到大夫说出“小公子呛了水,还是注意些,若还是觉得胸口疼,再来寻我。”才急急忙忙地回萱微堂回话,经过荷塘,那边的四人几乎没有改变姿势,只一旁站着的兰芷见了她,过来问了她情况。

    刘妈有意提高了声调将大夫的话说了出来,却没得到若舒的任何回应,仿佛这一切与她无关。

    待娴雅和阿筠回来时,听到若舒说了句,“大夫说要观察几日,你们便先在此跪上几日。”说完转身离开,径直回了右院。

    回到萱微堂的娴雅,在老夫人问起荷塘边的事时,没有将若舒的话如实告之,只说了句,“母亲要她们罚跪。”

    老夫人却打算在这件事上跟她好好说道说道,望着她问道“你觉得你母亲会如何处罚她们?”

    娴雅想了想,摇摇头。

    老夫人说道“依我看,逃不过一个发卖。”

    娴雅问道“她们都是签了生契的吗?”

    老夫人笑着说道“傻孩子,带自家孩子的哪个敢用外聘的,但凡有些身家的都是用生契在手的,就算被主家打死了,也不过寻个地方埋了。”

    娴雅到底年幼,听到打死二字,表情有些难看。

    老夫人却接着说道“不要回避,谁也不想这样,但是事到临头,有些事却不得不为之,你不狠,别人就会狠。”

    娴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一直留在前院书房的忠漓当晚就有些低烧,秦道川又请了大夫来。

    因为去书房必须经过荷塘,一时间来来往往人流不断,跪在路旁的三人经过一夜早已支撑不住,都倒伏在地,大家偷偷打量着,却不敢言语。

    等忠漓第二日晚间终于不再发烧,秦道川第三日清晨经过荷塘见到倒伏在地的三人,马上过去探了探鼻息,发现人已经奄奄一息。刚想开口叫人,回想起当时若舒怒极的神情,秦道川皱了皱眉,进了右院,刚进厢房,若舒就从床上爬了起来,秦道川走到床前,说道“就知道你一直等着,已经好了,昨晚没听到咳一声,刚问了他,说胸口也不疼了。”

    若舒松了口气,躺回床上,秦道川接着说道“外面的人不能再跪下去了,不然要出人命的。”

    若舒听他这么一说,叫了兰芷,说道“要参玖和角宿将人抬出去。”再没有多话。

    秦道川见此说道“忠漓昨晚上问了几次奶娘,说是他自己不小心才会掉下去的,与奶娘无关,言语间颇为维护,不如留下来,毕竟从小奶到大的,一时半刻怕是离不开。”

    若舒却没答话。

    躺了一会,就说自己头疼,要兰芷端安神汤,自己先睡一会。

    秦道川也觉得累得很,只脱了外衫,就躺在了她身旁,若舒奇怪地说道“你不在书房睡,跑到我这来睡做什么?”

    秦道川却说道“书房人多,待会大夫还会来,我先在你这里歇歇。”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待若舒喝了安神汤,秦道川早已睡得很沉。

    等若舒睡醒,忠漓已经回了右院,忠源和阿筠陪在他身边,问长问短,令他受宠若惊。

    见了若舒,忠漓奶声奶气地问道“母亲,奶娘呢?”

    若舒说道“应该在回青州的路上吧。”

    忠漓听了,眼泪就开始在眼眶打转,阿筠连忙说道“别哭,别哭,我的奶娘借你。”

    忠源也说道“反正过两年你也要同哥哥们一样去自己的院子单过,奶娘一样会走。”

    忠漓却越哭越伤心,开始抽泣起来。

    若舒想了想,说道“过段时间,我会回青州,你要是听话,我便带你同去。”

    忠漓听了,望着若舒,过了一会,才说道“就能见到奶娘了。”

    若舒难得的起了舔犊之情,抱起他说道“要看你乖不乖。”说完,抽出手帕,擦了擦他的眼泪。

    可惜只母子情深了一会儿,忠漓就挣脱了若舒的怀抱,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秦道川,只得无奈地抱起冲到自己面前的忠漓,轻声问他感觉如何。

    忠漓先是摇摇头,再又点了点头,逗乐了一旁的忠源和阿筠。秦道川只得摸了摸他的额头,再摸了摸他有没有出汗,接着逗他说了几句话,直到将逗乐,笑声如常,感觉确实无碍,才放心下来。

    因为没有奶娘,忠漓又不要别人,只追着秦道川一人,秦道川只得将他带在身边,走哪带哪,晚上等他睡着了,秦道川依旧提起了忠漓的奶娘,若舒只得实话实说道“死了。”

    秦道川卡在那里,半天没有出声。良久才说道“接下来你打算如何?”

    若舒说道“过几天新的奶娘就会来,先忍忍吧。”

    秦道川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道“你也太苛责了些,就算是男子那样跪两天也会出事,况且忠漓当时并无大碍,你罚过也就算了,何必非要弄得不可收拾。”

    若舒却说道“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就算她们没死,也不能再留下来。”

    秦道川听了,只说了句,“你,”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若舒丝毫没觉得自己哪里有错,接着说道“我什么,我哪里错了?”

    秦道川脱口而出,“你让她们跪在路边,这几日多少人看在眼里,会如何想你这个主母?”

    若舒却说道“正好以儆效尤,知晓有些错不能犯。”

    秦道川说道“哪个能事事都妥当,犯了错受了罚也就算了,怎么到了你这里,就是犯错必死呢?”

    若舒冷冷地看着他,说道“就该如此,才能让人警醒。”

    秦道川说道“平日我听府里人提起你,总说你这个主母好说话,又体恤下人,你何苦坏了自己的名声。”

    若舒却说道“府里的人如何看我,不用你粉饰太平,我也不在乎他们怎么看我。”

    秦道川叹了口气,将忠漓又往外挪了挪,自己靠着他睡了,不再理她。

    若舒见了,气不打一处来,说道“有本事别跟我挤一床被子。”

    秦道川掀开身上的被子,扯了忠漓的被子盖在自己身上,依旧没理她。

    若舒哼了一声,也朝里睡了。

    辗转反侧之后,喊了声,“送安神汤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