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侠枭雄〕〔末世之宠物为王〕〔上门为婿〕〔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少年风水师吴峥小〕〔乘风少年〕〔1311小说〕〔龙门战神陆凡〕〔陆凡韩瑶瑶〕〔妙手生香〕〔雄兔眼迷离〕〔林子铭〕〔戚卿苒燕北溟〕〔吞天武神〕〔史上最强炼气期〕〔凌少宠妻很强势〕〔海贼王之美食系统〕〔美漫之大冬兵〕〔焚天战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州娘子 第一百八十四章 缘由
    第二日下午,秦管事被叫到了右院,若舒站在厢房门口,问道“府里有个叫旺哥的,做什么差事的?”

    秦管事心中一跳,回道“是老奴的幼子。”

    若舒只望着他没说话。

    秦管事停了半晌,才回道“在府里账房管账。”

    若舒接着问道“管账怎么管到右院门口来了?”

    秦管事头低了些,回道“老奴不知。”

    若舒说道“不知?那便要知道的来回话。”说完转身回了屋。

    直到晚饭时,秦管事才带了秦旺哥来到右院,兰芷回报后,若舒只管吃着,不紧不慢,似乎没听到回报一般。

    秦道川回头望了望站在院中的秦管事,花白的头发迎风飘舞,心中不忍,低声说道“这时来回话,怕是有急事。”

    若舒说了句,“人都死了,还能有什么急事。”

    秦道川下意识地看了眼忠漓,见他似乎没听懂,才松了口气。

    重新打量起若舒的脸色,又回头看了看秦管事旁边的旺哥,明白多半还是与忠漓落水有关,就抱起忠漓说道“刚吃完饭,爹爹带你们出去走走。”说完招呼忠源、阿筠一起。

    若舒吃完饭,又漱了口,才起身站在饭堂门口,问道“你就是旺哥?”

    早就站得不耐烦的旺哥在被秦管事踢了一脚之后,才回道“是。”

    若舒接着问道“落水的事你有何打算?”

    旺哥一愣,回道“与我有何干系?”

    若舒说道“我难得有闲,才来问你,你若不愿回答,我便不再问,直接处理了。”

    旺哥刚想回嘴,秦管事已经跪了下来,说道“夫人,是老奴教子无方,冒犯了夫人,还望夫人看在老奴只得这一个独子的份上,饶过他这一回。”

    若舒还没开口,旺哥已经说道“我有何错?”

    若舒似未听到般,仍旧看着秦管事说道“因这落水之事,我院中死了人,秦管事总要拿出个说法来才行吧。”

    旺哥接着说道“你院中死了人,与我何干,总不能因我在荷塘边路过就说是我推了他下水吧?”

    若舒仍旧不理他,还是问秦管事“我已经没有耐心了,望秦管事尽快给个法子,好了了这桩事,省得明日还要劳我费心。”

    旺哥仍想开口,秦管事站起身来,直接招呼了他一个耳光。然后接着跪在地上,说道“夫人,只要留他一条活命,能为我传宗接代,怎么样都行。”

    若舒还未开口,刘妈已经站在右院门口,气喘吁吁地说道“老夫人说,请夫人和秦管事,旺哥一并到萱微堂说话。”看到毫发无伤的旺哥,似松了一口气。

    来到萱微堂,老夫人看了看众人,见若舒一如往常淡然地坐在那里,似乎这事与她无关一般,只得开口说道“秦管事,你先说。”

    秦管事只得将若舒叫他的来龙去脉又说了一遍。

    老夫人扫了一眼若舒,见她慢慢喝着碗里的茶,波澜不惊。

    只得问旺哥道“旺哥,你说,荷塘之事到底如何,不得隐瞒半点,一五一十的都说出来。”

    旺哥终于得了机会,一脸委屈地说道“老夫人,我实在是冤枉啊,那日我是从荷塘路过,但是我离得远远的,根本没有靠近七公子,他落水哪里能与我有关。夫人不信我,偏要冤枉我,老夫人一定要相信我。右院中那三个人死,是因为罚跪才死的,怎么就与我有关了。”说完,恨恨地看了眼若舒。

    老夫人看着若舒,见她仍旧面无表情,心中就无端的有些忐忑,这么些年的交道下来,若舒的脾气她也了解一些,明显是不想罢休的模样。

    老夫人想了想,说道“卢氏,你说落水与旺哥有关,可有人证?”

    若舒与老夫人对视了一眼,说道“还要对质才能认吗?”

    老夫人还未开口,旺哥已经说道“空口无凭,明摆着冤枉人嘛!”

    没人回答他。

    老夫人只得说道“在场的人中,你院中的三人都已经死了,忠漓又太小,如何说得清楚,你多半是听忠漓说的吧。”

    若舒站了起来,刚想开口,秦道川就抱着忠漓走了进来。

    旺哥明显变了脸色,仔细一瞧,将军手中的七公子已经睡着了,脸色立马恢复如常,依旧得意地站在那里。

    秦道川轻声说道“奶娘不在,好不容易才哄睡了,大家千万小点声,莫吵醒了他。”

    老夫人看了眼站在一旁事不关己的若舒,努力了许久才忍住自己教诲的言语。

    秦道川坐在若舒身边,招呼她仍旧坐下,说道“我看就算了吧,秦管事与我父亲同岁,自小一起长大,秦管事的父亲是老国公爷的随从,在我家也算是三代的忠仆了。若旺哥真的做错了,教训教训也就罢了。”

    若舒还未表态,老夫人已经开口“我还没死呢,这府里的事我还能说了算。”

    若舒站起身说道“几日没睡好,我实在打不起精神了,不是我不给面子,但我的人不能白死。”说完就走了出去,不给任何人机会反驳。

    秦道川等她走了,才轻声说道“祖母,你好好问问旺哥,舒儿从不做没把握的事,他逃不过的。”

    又对着旺哥说道“荷塘之事定然与你脱不了干系,你趁早认错,我还能救你,不然等她下了手,我就算救你,一切也晚了,你爹娘如今只留了你一个儿子,别为了一时意气丢了性命。”说完抱着忠漓就走了。

    屋内鸦雀无声了半晌,刘妈才哭着跪倒在老夫人面前,说道“老夫人,你可千万要救救旺哥啊!”

    秦管事也跪在了老夫人的面前。

    老夫人看着依旧站在那里的旺哥,叹了口气,说道“旺哥,你说,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

    旺哥说道“我只是从那里经过,并没有靠近,就是去顺天府我也是这样说。她的人是她自己整死的,与我何干。”

    “好!”老夫人说道“你今日就留在我的萱微堂内,明日任谁问都这么说。”

    秦道川劝了一晚上,若舒就是不接他的话,秦道川最后只得说道“我问了忠漓,当时他确实没有靠近,忠漓落水确实与他无关,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证据,但是不管怎样,你算给我一个面子,由我来做这个恶人,给他点教训就算了。”

    若舒仍旧不接他的话,喊了兰芷一声,“送安神汤来。”

    秦道川说道“何必呢,一碗一碗的喝,喝多了又说头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