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苏醒陆明琛〕〔陆爷的呆萌甜妻〕〔叶新〕〔叶天行纪芷萱〕〔等我有钱以后〕〔梁医生〕〔邪王医妃:毒步天〕〔农家幸福记事〕〔温阮霍寒年〕〔叶清心启〕〔盛世天骄〕〔沈易刘乐萱免费阅〕〔叶君临小说〕〔蛮神鼎〕〔闪婚老公狠霸道〕〔叶天行〕〔超级豪婿〕〔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州娘子 第一百八十五章 原委
    第二日一早,秦道川抱着与自己同时醒来的忠漓,经过荷塘时,忠漓没头没脑地叫了声,奶娘,秦道川刚叹了口气,就看到早早候在那里的秦管事。

    秦道川只得让秦南想法子将忠漓接了过去,找了间空房,两个人好坐下来说话。

    秦管事却生死不肯坐,只肯站着说话,秦道川只得也站着,秦管事说道“将军,夫人主事多年,从来说一不二,虽然她年纪不大,但我就是对她怵得慌。她昨日说的话,将军昨日说的话,就像刀子一样刻在老奴的心里,搅得我心疼,我这个不成才的儿子是什么样,我自己心里明白,七公子落水这事,十有与他有干系,但若说是他推七公子,老奴是不相信的。”

    秦道川说道“您老放心,我问过忠漓,他并没有看到旺哥,忠漓落水与他无关。”

    秦管事松了口气,说道“只是夫人那里。。。”秦道川见他犹犹豫豫,说道“真相到底如何,现在看来只有旺哥一人知晓,但夫人的脾气我晓得,从不做没凭据的事,她从未问过忠漓,大抵是从旁人那了解到的,您老还是先回去跟旺哥商量一下,尽快了却了这事吧。”

    秦管事叹了口气,告退之后直奔了萱微堂。

    老夫人听了他的回报,说道“她就是罚得过了些,不曾想死了三个人,面子上挂不住,才想寻个人出气,好圆了自己的脸面,不用理她,秦府不是她任意撒野的地方。”

    谁知下午,若舒竟又到了萱微堂,直接告诉老夫人,若还是她管家,旺哥便不能再留在账房,更不能留在府里。

    老夫人听了,望了她半晌,才开口道“卢氏,你也太猖狂了些,幸好我老婆子还在,不然这府里哪还有半点公道。”

    若舒说道“正是因为公道,他才不能再留在府里。秦管事一再央告说只剩这一个儿子,我才不计较的。”

    老夫人冷笑一声,说道“你这叫不计较么?好,我问你,你觉得他有错,那就拿出凭证来。”

    若舒望着老夫人,说道“我一直给府上留了脸面,若没人要,那扔了就是。烦请老夫人将人带来问话吧。”

    老夫人不耐烦地说道“问来问去,就那几句,也罢,再依你最后一次,若再无定论,便要就此作罢,全当给自己留些脸面吧。”

    若舒没接话,只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

    老夫人只得转头向刘妈说道“去叫旺哥。”

    刘妈扫了一眼若舒,满含怨气,却不得不去叫人。

    旺哥进来后,只给老夫人行了礼,故意漏了若舒,站在那里只用余光扫着她。

    若舒全当没看见,问道“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从荷塘经过都做了什么?”

    旺哥刚开始不愿回答,在老夫人的示意下才开口道“我从萱微堂到前院,经过荷塘,什么都没做。”

    若舒又问了句,“看见荷塘边的忠漓、奶娘、两个婢女没有?”

    旺哥说道“没有,而且,我从不认识她们。”

    若舒问道“你确定?”

    旺哥仰着头望着她,说道“当然确定。”

    若舒说道“我脾气不好,也不怕人记仇,但我喜欢做十五,而且下手不分轻重,不过府里晓得的不多。”说完,转头示意兰芷,兰芷会意退了出去。

    若舒则闭上眼睛不再理人。

    老夫人看她的模样心中突然就没了底,看了看刘妈,刘妈摇摇头,旺哥则只转了转眼珠,仍旧昂着头,颇为不服气的样子。

    不过片刻,兰芷进了来,后面跟着两个人,正是当日罚跪的两个婢女。

    第一个变了颜色的就是旺哥。

    若舒待她们进来跪好后,说道“这事实在腌臜,跟我的人都知道我不愿听,只说了个大概,老夫人若想听,待会要旺哥亲自表演一次可能更逼真。”

    接着看着旺哥说道“我给过你机会的,是你自己不晓得珍惜。”

    站起来朝老夫人行了一礼,就走了出去。

    兰芷招呼两位婢女起身后,紧跟着离开了萱微堂。

    屋里的人面面相觑,沉默良久,老夫人才开口道“旺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旺哥本来还打算跟婢女对质一番,谁料根本没人给他这个机会,这下终于有人问他,便开口道“老夫人,我。。。”话还未说完,已经被冲进来的秦管事一脚踹了过去,毫无防备的旺哥整个人直直倒了下去,头撞在了一旁的椅子角上,顿时眼冒金星,倒在地上,双眼失神。刘妈见了,一声惊呼,冲了过去,只喊着我的儿。

    秦管事不管不顾,跪在老夫人跟前说道“老夫人,老奴无颜再待在府里,这就和老婆子带上这个逆子离开,夫人不肯见我,我已经求过将军,如今再求老夫人向夫人求求情,饶过这个蠢材,算是给我留个后。”

    刘妈听了,第一个不肯,骂道“你个老糊涂,哪有这样说自己儿子的,就算我们是奴才,也不能这样欺负人。”

    秦管事也骂道“住口,若不是你惯的,哪会出这档子事。”

    刘妈还想还嘴,老夫人拦着说道“老秦,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管事颇有些为难的说道“老夫人莫要再问了,老奴说不出口。”

    老夫人却说道“说,我年纪一大把,有什么不能听的。”

    秦管事叹了口气,说道“那日旺哥在萱微堂里喝了几杯黄汤,路过荷塘,竟然,竟然对着那几位做了极其不堪的样子,令她们一时慌了神,才疏忽了忠漓公子。”

    满屋的安静,直到旺哥清醒过来,捂着额头说道“爹爹,你怎么也冤枉我。”

    刘妈也明白了过来,说道“就是,怎么能这么冤枉人呢?证人呢,不能光凭她们一张嘴说了算。”

    秦管事扫了她一眼,难堪地说道“要些脸吧。”

    老夫人却说道“好了。”

    三个人都看向了老夫人,老夫人沉思良久,说道“要旺哥先去外面避避,这事我来处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