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完美邻居〕〔穿越七零好时光〕〔异能寻宝家〕〔横推山河九万里〕〔诸天之从火影开始〕〔龙珠之未来崛起〕〔封林徐若影小说〕〔封林徐若影〕〔情深不知归处〕〔我的师姐超护短宁〕〔我家师姐超护短宁〕〔小六子宁凡小说免〕〔史上最强导演〕〔宁凡的四个师姐〕〔上门豪婿〕〔神画〕〔宁凡柳云烟小说免〕〔宁凡小说〕〔炮灰扮演游戏〕〔宁凡小六子下山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州娘子 第二百八十三章 半数
    ,

    晚上,任秦道川如何说,若舒依旧坐在那里,拉她便十分抗拒,秦道川只得拿来斗篷为她披上,自己陪坐在一旁,半夜时分,叹了口气,说道:“明日还要应付宁王,我先去睡了,无论你有何打算,都不是现在。”说完,轻咳了一声,起身离开。

    若舒真的枯坐了整晚,第二日郑智勇清早前来,见到独自坐在那里的若舒,有意地站在她对面,打量着她,见她的装扮与昨日一模一样,就连不慎沾在脸上的血迹都未擦去,不得不有几分相信,她是真的呆了。

    见秦道川姗姗来迟,却已经洗漱过,换了衣衫,精神与若舒截然不同,决定回去要禀告宁王,他们夫妻的感情并不如坊间传闻那般亲密。

    郑智勇也没客套,待秦道川来后,直说道:“夫人答应的黄金总得给个期限吧?”

    秦道川也看向若舒,沉默的压力之下,若舒轻声回道:“京中没有,待我送他们回青州,你与我一同前去,我便给你。”

    郑智勇似乎早就准备好了对策,答道:“夫人受了惊吓,不宜远行,只需书信一封,交代清楚,我亲自护送几位回青州便可,也算表表我失手的歉意。”

    若舒又呆了一会,才说道:“那我先书信一封回青州,要他们带上黄金,顺便来接人。”

    郑智勇想了一会,说道:“也好,我亲自带人去送,事不宜迟,夫人写信吧。”说完,手一招,便有人端上了笔墨纸砚。

    若舒也很干脆,就着来人的托盘,提笔写了封信:

    卢三爷:

    来人索求黄金万辆,勿判,可与。另,兰芷等十一人皆故,速迎回青州。

    落款为:卢氏若舒

    郑智勇看了又看,觉得字虽不多,却清楚明白。轻笑道:“夫人笔墨,我等自愧不如。”说完草草拱了拱手,便带队离开了。

    等候的日子里,若舒除了撑不住回右院歇息,整日整日地坐在前院凉棚里,也不要慧容派来的侍女服侍,自己胡乱梳洗一番,头发也草草挽了个髻,衣衫零乱就披个斗篷遮住,除了馒头热水,其余什么也不吃。

    秦道川也不再管她,一直待在书房,安心养病,许芫桐有事出京,留了个徒弟每日为他针灸汤浴。

    忠漓在第七日赶回,跪在若舒跟前,默默流着泪。若舒说道:“起来吧。”

    忠漓被眼前的一切弄蒙了,又不敢问,只得陪站在若舒的身后,看着若舒零乱的头发,终于忍不住说道:“母亲,我为你梳发吧?”

    若舒说道:“不用了。你也不用老站着,有事就去忙,无事就陪我坐会。”

    忠漓只得默默陪坐在一旁,知道自己从母亲这里是听不到任何的讯息,便在向秦道川请安时问起,秦道川也只是说道:“与你无干,你若能离了京城,尽快离去。”

    忠漓却说道:“无论发生何事,孩儿都不会离开,除非父亲母亲与孩儿一同离开。”秦道川只得说道:“那你就多陪陪你母亲,要她看开点。”

    又过了三日,郑智勇回转,一同前来的是卢三爷和角宿,卢三爷见了若舒,跪下请罪道:“东家,老夫有罪,得了信后,辗转青州,都只筹措到五千余两。”若舒似十分不耐烦地说道:“没有黄金,白银也可,怎么这样死套?”卢三爷却接着说道:“东家忘了,前次你说南山的棉花今年长势喜人,将库存的白银都压上去了。”若舒闭了闭眼,努力睁着泛黑的眼圈,似在努力回想,最后说道:“郑大人,我一向不喜欢存现银,这些年我早已不管实务,存银多少确实不知,郑大人若不嫌麻烦,就拿货物抵吧?”

    郑智勇这种人物,哪里懂得这些,只觉得麻烦,再者黄金五千两到手,急于向宁王报喜。便说道:“夫人尽快筹措吧,待我回禀宁王再知会夫人。”说完带着人手离去,却留下了四个人守在那里,若舒似未看见他留下的人手般,对卢三爷说道:“兰芷和参玖,将他俩合葬吧。”说完便不再说话,只静静地看着卢三爷他们将棺木一一装上车,捆好。只在他们临行时,突然跪了下去,伏在地上,似十分的悲痛。卢三爷和角宿赶紧将她搀扶起来,要她切勿如此。若舒说道:“我不能远送,辛苦你们了。”

    待车马转过街角,仍站了许久才在忠漓的搀扶下回了府。

    秦西已经候在那里,说道:“夫人,将军有请。”

    若舒似乎精神十分不济,木然地朝前走着,秦西却拦住了郑智勇的人,说道:“将军书房只有这一个入口,几位守在这里就可以了。”语气和气却脚步未动,一个人就拦住了圆圆的门洞。

    几个守卫相互对视一眼,也不强求,守在了门口。

    忠漓也不知为何,送至书房门口便停下了脚步,若舒独自跨进书房,便被满屋的药味熏得皱了皱眉,刚想开口报怨又忍了下来,秦道川并不见人,她闷闷地坐在那里,渐渐就有些昏昏欲睡。

    等她再睁眼时,就看到秦道川坐在书桌后面看着自己。

    见她仍是那副表情,秦道川开口道:“这里没有他人,你方才也算小憩过,应该有精神解释一番,为何要如此?”

    若舒神态未变,说道:“意气用事罢了。”

    又是长久的沉默,若舒是一派坦然,秦道川则似在强忍着什么。

    几声轻咳之后,秦道川说道:“听到我活着回来,什么感觉?”

    若舒微微抿了抿嘴,试图掩盖自己真实的心绪,秦道川没有继续说,等待着她的回复。

    若舒知晓躲不过,开口道:“还能怎样,又没办法回还。”

    “我在路上一月有余,你不可能不知晓,为何还要一意孤行?”秦道川受心绪影响,音调有些尖厉。

    “那时我已经走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若舒不太喜欢屋内的气氛,打算实话实说,尽快结束这场对话。

    虽然秦道川没接话,但若舒感觉到了明显的寒意,虽然一直未抬头,却知道秦道川的脸色必定不好看。

    最后秦道川用沉默结束了对话。

    若舒又坐了一会,说道:“我有些困,先回右院了。”“没我的许可,你哪也不能去,无论你打什么样的主意,都趁早熄了。”秦道川立马开口道。

    见若舒瞪着自己,又说道:“不要自取其辱,你出不去书房的门。”说完,拿起桌上的书看了起来,不再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