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天武神〕〔凌少宠妻很强势〕〔海贼王之美食系统〕〔美漫之大冬兵〕〔焚天战神〕〔试婚老公,用点力〕〔女主夏乔男主司御〕〔王者:开局在长安〕〔极品上门赘婿〕〔超凡强人〕〔秦浩林冰婉〕〔济世神瞳秦浩〕〔战神狼婿〕〔绝武狂兵〕〔林清雪〕〔叶新林清雪〕〔镇国战神〕〔叶君临李子染〕〔神州战神〕〔豪婿战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州娘子 第二百八十四章 惩罚
    ,

    若舒终于显露了自己真实的情绪,虽未开口,却烦燥地靠向椅子的后背,伸直了双腿。坐了一会又觉得不太舒服,站起身来,示威似的想要打开书房的窗户,谁知刚开第一扇,就失手将支棍掉到了外面的荷塘里,窗户又重重地合上了,声响有些大,若舒有些气馁,放弃了。

    秦道川的书房,她来的次数并不多,实在算不上熟悉。房后面连着练功房,两侧各有一间厢房,其中一间她进去过,是卧房,里面十分简单,一张床,一个柜子,两把椅子,屏风后面是他平日洗漱的地方;另一间她从未去过。

    书房也很简单,中间一个书桌,书桌后面放着一排博古架,东西倒是放满了。书桌左面架子上摆着一把剑,右面放着几个箱笼,一个瓷缸里放着些画轴。两侧各有一排椅子,中间隔着茶几,上面什么都没放。

    若舒巡视般地往卧房里转了一圈,出来说道:“既要将我关在这里,就要人将我的东西搬进来,卢三爷已经送了新的婢女来。”

    秦道川头都没抬,只冷冷说道:“不必。”若舒刚想争辩,却被他的满脸寒霜击退,争锋相对向来不是她的性格,重又坐在原来的椅子上,望着墙上的画发呆。

    又觉得屋内的药味实在太浓,便重又走到窗前,打算开窗透透气,还未动手,门口有呵斥的声音传来:“不能开窗,药味散了又得重新熏蒸。”若舒回过头去,一位同娴雅一般年纪的女子端着托盘,站在刚刚打开的书房门口,望着她,一脸的怨怪。走进来,放下手中的托盘,将卧房的门关上,说道:“熏蒸时,这门也要关上。”

    若舒看向秦道川,后者已经站起身来,动手解开了自己的外衣。若舒二话没说,打开卧房的门走了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秦道川的手在门关的同时停了下来,走到书房门口,将秦西叫了进来。

    卧房内的若舒冷哼了一声,想要我难堪,做梦!

    坐在椅子上,想着卢三爷和角宿现在可能在哪,应该都已经看了自己趁着下跪递给他俩的信。

    这几年,因为离了囚笼,有些得意忘形,也不再关心京中的一切,只是没想到心计颇深的皇上也着了自己儿子的道。

    给卢三爷的信中交待:剩下的黄金自己会亲自回青州摸筹,要青州诸人能避则避。

    给角宿的信则说得清楚明白,要他尽快打听杜若远的安危。通知忠澜京中的变故。最后交待死盯世家的陈府,她要他们十五倍的奉还。

    宁王能瞒过皇上,杜若远自然不知,看来他与这个义子关系并不佳。

    自己这段日子不断苦思,始终想不出宁王是如何得知自己诈死,又是如何知晓自己的行踪。却为宁王强大的能力所叹服,太子因有皇后一脉的护佑一向势大,继承皇位几乎铁板钉钉。看来世家蛰伏这些年,细水长流地借着科举渗入朝廷,势力已不容小觑。

    但无论如何,求财便求财,像当初皇上使些心计,自己花钱消灾,这些年互不打扰,相安无事不也挺好。动手就伤人命,还说花钱买命,就欺人太甚,若让他登了皇位,自己岂不是要任他揉捏,哪还有半分活路。

    这世上之事,往好了做千难万难,往坏了做却是易如反掌。任你有多强大的力量,也并非金钢不坏之身,只要你是俗人一个,便会有短处,有了短处,便能让人钻了空子。

    自己便是如此,这些年,有银楼做支撑,有暗卫保驾护航,有数不清的店铺做手脚,有青州的良田,自觉天下之事无所不为,也一样逃不过旁人的算计。

    常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宁王,世家,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正想着,秦道川打开了卧房的门,说道:“出来吃饭。”

    “我不饿。”若舒坐在椅子上,懒懒地回道。

    “我一向吃得简单,不吃,就得饿到明早上了。”秦道川说完这句便走了出去。

    若舒想了想,无谓做这种争扎,让自己受苦,便起身走了出去。

    书桌中间新摆了一张圆桌,四个圆凳,上面摆了四样菜,两碗饭,两副筷子。

    秦道川已经坐下,没等她,先吃了起来。

    若舒在他对面坐下,望着桌上的四样菜,一份清汤,甚是寡淡;一份炒肉;一份青菜;一素炒。若舒勉强吃了几口,皆淡而无味,无奈地吃了几口白饭,忍不住说道:“你改了口味,我能理解,让人送些咸菜给我下饭,总不算过份吧。”

    秦道川似没听出她的话外之音,淡淡地说道:“你可以泡汤,一样可以下饭。”

    若舒放下碗,说道:“秦道川,你信不信我绝食给你看。”

    秦道川看着她,说道:“信,我还没想出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

    若舒哼了一声,接着说道:“我嫁给你,不是受你虐待的。”

    秦道川没再理她,自顾自吃着。

    若舒又说道:“我不吃饭,我要吃馒头。”

    秦道川仍旧没有理她,吃完饭,对门外说道:“撤了吧。”门外的侍卫进来,默默将桌上收拾干净,紧跟着进来的侍卫送来了两杯热茶。

    若舒又说道:“没有馒头,面也可以。”

    秦道川望着已经收在托盘里的饭菜,说道:“趁没收走,你还可以选择吃还是不吃?”

    若舒回了句,“不吃。”秦道川示意侍卫拿走,自己继续喝着茶。

    若舒打开茶盖,扫了一眼,重又盖上,连报怨都省了,站起身,回了卧房。

    入夜之后,秦道川进来洗漱后,躺在床上说了句,“现在水还是热的,待会凉了可没人会再给你热。”

    若舒偏头不看他,却在坐了一会之后,闷闷去了屏风后面。

    这张床不及若舒的拔步床一半宽,秦道川睡在外面已经占了一大半,若舒自然不会委屈自己坐在椅子上过夜,从床尾越过他,躺在里面,所幸被子够宽,并不需要抢。

    床下只铺了张薄薄的被褥,一向奢靡惯了的若舒躺了一会便觉得硌得慌,一处不如意,便觉得枕头也有些硬,辗转难眠之后,便转过身来,用手指戳了戳秦道川的后背,见他毫无反应,又加重了些力道,还未开口,秦道川已经说道:“不论你是觉得饿还是觉得床硬,都最好尽快习惯,只要我活着一日,这便是你要过的日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