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天武神〕〔凌少宠妻很强势〕〔海贼王之美食系统〕〔美漫之大冬兵〕〔焚天战神〕〔试婚老公,用点力〕〔女主夏乔男主司御〕〔王者:开局在长安〕〔极品上门赘婿〕〔超凡强人〕〔秦浩林冰婉〕〔济世神瞳秦浩〕〔战神狼婿〕〔绝武狂兵〕〔林清雪〕〔叶新林清雪〕〔镇国战神〕〔叶君临李子染〕〔神州战神〕〔豪婿战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州娘子 第二百八十五章 重温
    ,

    夜渐渐深了,若舒也不知是认床还是不习惯,虽然困得很却还是难以入睡,看着呼吸沉稳的秦道川,横下一条心,用力将他掰正,二话不说趴在他的身上,却只停留了一会,就滑了下来,嘟哝道:“搞什么,比床板还硬。”

    秦道川躺在那里,再也没了睡意。

    第二日清早,迷迷糊糊的秦道川被门外轻微的响动惊醒,轻叹了气,泡浴的时辰又到了,身旁的若舒睡得正熟,秦道川轻轻起身,免得惊扰到她。

    泡浴一个时辰之后,早饭时,秦西惊讶地发现秦道川胃口好了许多,更惊讶的是,秦道川还去了练功房,这可是他伤后第一次步入练功房,秦西乐呵呵地赶紧跟了进去。

    早已在练功房的盛琰见了祖父,自然高兴,秦道川练完拳后,兴致颇高地指点着他,祖孙俩在练功房停留了许久。

    突然窗外有了动静,站在窗边的秦道川朝外稍稍望了下便转身出了练功房,盛琰掂起脚尖,只看到外面的荷叶一阵晃动。

    秦道川快步打开卧房的门,就看见若舒光着脚,一脚踩在椅子上,一脚踩在窗台上,披散着头发,衣衫也松松的,只能说刚好系住了而已,正在用力地扯着一个莲蓬,半个身子都倾向了窗外。秦道川走过去,稍一用力便替她掰断了莲蓬,顺势将她抱下来,让她远离了窗台。

    若舒光脚站在地上,剥着手里的莲蓬,解释道:“我饿了。”

    秦道川似不忍直视她如今的形象,偏了偏头,说道:“穿好鞋袜,这是石板地。”

    若舒也觉得脚底有些凉,寻了椅子坐下,将腿盘了上去,继续剥着莲蓬,说道:“你要侍女进来,我要洗漱。”

    秦道川望着放飞自我的若舒,咬了咬牙,走了出去,过了好一会,一个侍女进了来,若舒转头一看,陌生得很。

    洗浴过后,若舒依旧推辞了侍女的服侍,任头发散披着走出了卧房,坐在圆桌前吃着午饭的秦道川,努力让自己对眼前的若舒视而不见。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过了一日又一日。

    这日若舒懒洋洋地从卧房出来,发现书房内坐满了人,众人见了她的着装打扮,表情各异,若舒刚打算转身,秦道川便说道:“既起来了,也坐下听听。”

    若舒寻了位置坐下,慧容赶紧带着儿女过来见礼,四岁的婉珍睁着大眼睛看着她,眼神里都是陌生,一旁的盛琰请过安后,凑到她耳边说道:“见过祖母。”

    忠漓也过来请了安,忠湛摸着软椅的扶手,淡淡地叫了声“母亲”。

    秦道川在慧容他们归位后,才开口道:“太子脱了困,今日已经带兵将京城围住了,之后会是什么景象,现在也难以预料,但京中已经宵禁,轻易不能走动。”

    若舒听了,最关心的却是秦道川的亲卫军到底在哪里?

    秦道川却只字未提。

    若舒将眼光扫向忠漓,哪知忠漓的眼光根本一直在自己身上,若舒便想从他眼神里看出些什么,可惜只看到了关切。若舒有些失望,收回了目光,看来会馆的人谨慎过份,没有惊动忠漓。

    忠湛提了句,“父亲,忠源可还跟太子在一处?”

    秦道川叹了口气,说道:“多半是。”

    若舒已经经历过一次围城,早已没了前次的彷徨,无论谁得胜,暂时她都没有性命之忧,她只希望过程能短些,自己不必就这样困在府里,与外面断了联系。

    晚间,躺在床上,秦道川突然说道:“我知道你是一定会找宁王寻仇的,但我也劝你一句,如今的形势,宁王的胜算更大,你可要想清楚了。”

    若舒回道:“我如今满脑子都是如何凑够剩下的买命钱,哪有空想这些。”

    秦道川又说道:“宁王能成事,背后离不开世家的相助,我只是没想到他们的能量有如此之大。如今我也只能自保而已,你的暗卫有多大的能量,你自己清楚,在他面前不过螳臂当车。我答应你,冤有头债有主,日后寻了机会杀了郑智勇为兰芷她们报仇,你安生待在府里。”

    若舒问道:“他是以我诈死的事要挟你么?”

    秦道川没直接回答,而是说道:“无论谁得势,你做的这事都是个把柄。”

    若舒说道:“你把我交出去,将自己洗干净不就得了。”

    秦道川沉默良久,幽幽说道:“我若有你一半心狠,你也不会如此的妄为。”

    若舒接道:“你对女人一向心软,不单于我。”

    秦道川突然轻笑了起来,感叹道:“若非清楚你根本不是因为吃醋而一再地提及此事,我都要感动了。”

    若舒却说道:“自然不是为了吃醋,你新人旧人换个没停,我有必要吗?”

    秦道川却似突然想起了什么,语气一变,问道:“你诈死,想去找谁?”

    若舒淡淡回道:“你纠结什么,我若真找了谁,这么长时间,也早已成定局——”话没说完,秦道川已经将她从床上提起,强迫她面对自己,咬牙切齿地道:“是真是假?”

    若舒依旧淡淡地回道:“我的话你敢信吗?”

    秦道川说道:“话我是不信,但我可以试。”

    接下来的动作让若舒甚为无语,推拒道:“秦道川,你有意思吗?”

    秦道川停下手中的动作,冷声说道:“你最好别让我动怒,到时你再说什么都没用了。”

    若舒觉得秦道川真的不如往日温柔,只好说道:“你轻点。”

    秦道川虽没答话,却稍稍放缓了些,没了压力的若舒也渐渐跟随着他沉沦其中,相比于秦道川的情绪复杂,若舒则轻松得多,心悸之时,下意识地叫了声“秦道川”,却不知只她这一声,就令秦道川卸下了心中的重担,看着身下失神的若舒,再不肯停歇半刻,只想将这几年的苦闷在今夜发泄殆尽,若舒在一次又一次的心悸沉沦之后,只得紧紧抓住他胸前的衣襟,将头埋在他的胸前,寻些依靠。

    秦道川看着与往日别无二致的若舒,听着她情乱情迷,语调失真地呼喊着自己的名字,不由得说道:“幸好你我成亲之后,再无人当面叫我秦道川,不然还真会有些许的尴尬。”可惜若舒呼吸都有些不畅,也不知听没听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