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日月风华〕〔商海局中局〕〔仙王奶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苟富贵 第5章 锻炼身体,迎接武媚
    第5章 锻炼身体,迎接武媚

    回到了晋王府邸的李治被一群人热烈簇拥,在众人高呼:大王安康,大王万福中度过。。。

    “恢复记忆”的李治也召见诸多王府属官询问封地的等等诸事,最后来到自己的书房住下,大呼一声,好累

    不多时姬侍郑氏也将磨好的茶水端来,李治坐着发呆喃喃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郑淑轻声说道“大王,请吃茶。”

    李治在想着事情,没太注意美人说的什么,便拿起茶杯喝到一口,只是入口没忍住,喷了,喷了~

    “咳咳...”“大王无恙吧,是不是妾煮的茶叶不合大王口味?”

    “淑儿,勿怪,寡人大病初愈,应清淡为好,这几日就白水便好”

    “大王折煞妾了,是妾思虑不周。”

    “好了去吧,有事情我在喊你”

    唐代人称呼吃茶,先把茶叶炙烤,再碾碎,用最细碎的末反复熬煮,加入食盐和胡椒,另外把葱、姜、枣、橘皮、薄荷诸多辅助材料一起加入......复杂的工序极具仪式感但从现代人看来,妥妥的暗黑料理。

    .......

    李治继续在写写画画,晚餐也在书房吃的,粗盐发苦,吃饭是煮食,羊肉膻味十足,李治在心理吐槽,这还是贵族生活,这要老百姓那当如何啊

    一定好好干,不为自己吃喝也要为老百姓谋福祉啊,这是刻在骨子的dna.....

    “淑儿”.....“大王有何吩咐”。去把管家喊来。“诺”

    不刻管家屁颠小跑的来到书房

    “殿下,有何事,尽管吩咐老奴。”

    随即李治抽出好几张纸,递给管家李大富“*~哔哩吧啦”说了一大堆。

    管家一脸笑意的说道“殿下,您就瞧好吧。”

    “嗯,富伯啊,以后可要吃香的喝辣的,但是这几张纸都是绝密,你能分清轻重吧。”李治威胁的意味十分明确

    这可吧管家吓坏了,赶忙跪下应道“殿下,老奴在王府也有十余年了,忠于大王,不敢忘却半分,大王可安心,老奴必然为王府效死力,像诸葛武侯所说,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哈哈,莫要紧张,没想到富伯懂得还挺多吗,寡人王府人才辈出啊,我只是提醒你一下,再说你在王府多年,我哪能不信任与你呢,只是他人你要小心,莫要泄露出去了”

    “大王放心,老奴省的了”。“天色不早了,去吧,早点休息....”李治说道

    “诺”

    李管家一身冷汗的走了出去,心想可不能让家里小王爷这慈眉善目而欺骗,怕是能把自己老骨头都吃的粉碎......

    书房内郑淑并没有走开,听到两人对话也是有点后怕,大王何尝不是旁敲侧击的说给自己的听的呢,以后自己嘴一定要严一些,但是自己也是听的云里雾里的,什么盐巴,吉他,什么桌椅板凳什么,对了大王还说弄几头什么猪....咦~污秽...大王这大病一场莫非脑袋真....

    “淑儿,发什么呆呢,现在什么时辰了?“

    “啊,大王,已经亥时(晚9点-11点前)了”

    “大王此时夜以深,不如让妾......”郑淑红着脸害羞到

    此处省略诸多...

    此刻已经到了子时(23-1点)李治看了看身旁的赤果的羔羊,此刻她乌发蓬松、睡容恬美,此时她那俏美的螓首,正惬意枕着李治健硕的胸膛乍眼看去,只见她那美丽的脸庞,娇嫩光洁,白里透红,美不胜收。睫毛上沾染着淡淡地晨露,腮边泪痕犹新,楚楚动人。李治也跟着睡意袭来,不刻便沉沉睡去

    (题外话-据权威考证,唐朝人上层女性每日在妆容营造上要花大量的时间,约占一天中的三分之一,一天至少两次装扮早晨为晨妆,下午到黄昏重新补妆叫晚妆亦或者暮妆。

    一般情况下,贵族的夫主基本也没见过妻子的素颜,一点也不为过,古代女性相当注重晚上的保养,临睡觉前要擦很多粉,这个粉里带有香料和中草药是保养皮肤的,而且晚上也会化淡妆,胭脂,画眉等,因此很多女性也是带着淡妆入睡的叫宿妆。@一下后现代的一些含毒的妆品制造商...

    同很多女性为了护肤,全身都是要擦满厚厚的白粉,这也成男性情感生活体验的一部分,就是说在xx的时候会流汗,流的汗就很香,混合者干粉染到床席,枕头上。正所谓香汗淋淋,王昌龄有诗为证: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此上纯为古代妆容技术讨论...

    ...

    入睡的李治又梦到自己和家人离别时的场景...

    22世纪伊始,中国已经完成了星辰大海梦想的初步目标,绿色正在逐步蔓延着一颗锈色斑斑的星球,一颗颗带着红色标志的探测器源源不断的进入银河系深处......

    临近海边的一个小庄园里,一群人在守着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所有人眼里含泪,大家的沉默显得电视里的声音格外清晰。。。

    翌日...

    早就习惯了早晨六点半自然醒,固定在七点起床,现在已经整整晚一个时辰..李治碎碎念的喃喃道,哎生物钟没带来啊。也怪不得我体弱多病,哼和这些侍妾也有不少关系,自己满打满算的才15岁啊

    不多时李治做个一个让王府众人埋怨的决定,任何人每日早起必须跑步5里,也就是2500米----

    “哎呦,我说咱们小王爷这不是折腾人吗,每日这么多繁杂的事情还要跑步.....”

    “谁说不是,小点声,可不敢让大王知道了,听说了吗,大王病了一场....”众人七嘴八舌的,好不热闹,给本来沉闷的王府增加一分色彩......“@#$^&%!$#”

    ------

    李治继续在书房写写画画,不管前世今生总有一些孤独的感觉,因为毕竟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都是孤独的,我们称之为孤勇者...

    李治持续自恋的想着,心想,安石兄啊安石兄啊,寡人懂你呀,便提笔写到“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此时郑淑来到李治身后小声说道:“大王,武才人在前厅大堂等候了,你看是不是...”

    “谁,谁来了你再说一遍?”李治惊讶到

    “大王,陛下的才人名武珝,说是来王府照顾大王呢”此时的郑淑闪过一丝失望...而李治却没注意那么多随即说道

    “哦,那把她请书房来吧”。“诺,大王”

    卧槽卧槽,李治一顿卧槽,这尼玛就是穿越大礼包?上线直接就是史诗级人物啊,想想上辈子玩游戏的臭手,在看看现在,这运气,寡人必然天选之子啊

    ......

    不久后,武媚便来到书房,看到愣神的李治,同时上前行礼到:“殿下安康...”

    “哦,大..不,,媚儿客气了,免礼”

    当武媚抬起头,李治看到武面容的一刻,呆滞了,卧槽这不是老婆子年轻之时吗…

    这不能说长的很像,只能说说一模一样。

    李治眼睛从头看到尾,总感觉好奇妙,你说不一样吧,也不太一样,现在的武媚是李善的老婆大不少,不是年龄,不要理解错了...

    如果说李善这一百年是一场大梦,这无形中潜意识,按照武媚的模样找的老婆吗?

    李善每日一感,还洋洋得意这辈子没啥本事就是娶了一个好老婆...百年之长也有所矛盾,但每次都是自己老婆总是第一时间冷静下来,随后李治总能感觉自己像个小孩一般,愧疚之感倍增。暗骂自己不是个东西,每次愤怒如同重拳捶在棉花之上,对方不接招...

    武媚看向李治发现李治正盯着自己波涛之地,顿时满面羞红,也在想着果然有啥爹,有啥儿,一丘之貉,登徒子,还叫自己媚儿,小屁孩啊,可惜了,你不是姐姐的目标

    “郑淑,你先下去吧”李治在开口,让本来尴尬的屋内两人变得更尴尬了

    “呸,狐媚子,安不知什么心呐,哼”。郑淑出了书房喃喃自语的,突然想到怕啥,这狐媚子是陛下的妾,大王还敢怎么样她如何..

    武媚突然有点紧张了,这孤男寡女的,这小屁孩不把自己吃掉啊,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对这小屁孩还有种天然压制,想愤怒吧还发不出来,像是重拳捶在了棉花上一样......

    “放轻松,不用紧张,看你虚长我几岁,也能算寡人半个阿姐,来先坐下”李治率先开口打破僵局

    “其实,我们好像从哪里见过,你知道吗。”

    “殿下说笑了,我在甘露殿为陛下整理书文,自是见过殿下的。”

    咳,浪漫与话题终结者啊......

    看到武媚乖巧的坐下了,李治其实内心是极其激动的,但是表面还是比较淡定的,看自己抄的诗不得感叹啊,还是冥冥之中的吧

    李治便把诗拿给武媚:“媚儿今日来的也巧,正好看看我练得字如何”

    武媚双手接过“诺,殿下”

    ...

    ?  ?下一章比较啰嗦,如果没有兴趣可以直接跳过,主要是交代了一下李治怎么穿越过来的

    ?  自我认为下一章我写的真棒,太感动了,当时我写的时候我哭了呀,我真感觉我自己就是老头李善.....

    ?

    ????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