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日月风华〕〔商海局中局〕〔仙王奶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苟富贵 第11章 雉奴委屈,朕之愚蠢(篇幅较长)
    第11章 雉奴委屈,朕之愚蠢(篇幅较长)

    太子承乾此刻已经回到东宫,看到称心迎接,酒意全无,这次他没有再荒淫,而是让称心把道德经拿来,仔细观看

    上善若水.....故几于道,这是李治给自己的话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这是下文

    现在李承乾又何不明白啊,但是很多事情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前面的十三年里,父亲喜欢信任自己,每次出去视察地方,或者离开京都去往九成宫或骊山避暑,都将朝中政务交由自己来主持。自己也是尽心尽责,勤于政务,学业有成丝毫没有让父亲失望

    他呢?生出效法其父之野心,对自己的太子之位有了觊觎的妄图。父亲溺爱他,竟然将武成殿赐给他著书立说。实际上,他是想借此笼络人心,步步为营一点点地将太子之位从孤手里夺走!这都因为父亲的溺爱,他越发地猖獗...

    李承乾自己回想诸多事情,无奈叹了一口气,在心中念想,吾弟之意为兄亦懂,但我之筹谋必行,他认为吾腿疾便无缘大位,我偏不让他如意!我与他必有一亡!

    若成吾弟便是我左膀右臂,若是不成,吾弟也要努力,绝不能让那贼子得去,否则...吾兄弟共之所念,顶峰见吧......,

    太子此时在心里默念,他感觉李治也一定能懂,其实实际上这要让李治知道非得和他秉烛夜谈,给他掰扯明白了,劝老大别作死…

    “大王,有什么烦心之事?”

    “哈哈,小事耳,我的心儿,随孤去卧房....”

    “大王,这次可要轻些人家...”...

    ----

    李泰回到自己的府邸,气呼呼的,到了自己把屋内的一应饰品,瓷器统统砸烂,此时有个胡凳在一角静静呆着,与世无争,李泰上去就是一脚

    “啊~~”(此时李泰脚趾生疼)

    “娘的,给老子把这胡凳批懒,碎尸万段”此时李泰咬牙切齿的对身边侍女说着

    此时魏王府众人敢怒不敢言,生怕得罪自家大王,更不知道自家大王这是得了什么病疾...

    ...

    长孙无忌回到自己府邸,也是酒意全消,喊来了自己的儿子,长孙温是长孙无忌的第三子庶出因为年龄和李治相仿,长孙交代温,要和李治多来往如何如何....

    给长孙温交代完,长孙无忌自己陷入沉思,李治的在宴会的表现让长孙无忌想到很多,或许以前是自己想简单,从小就在陛下身边长大,又只能是泛泛之辈?..

    现在自己是大唐最强外戚没有之一,但是自己总要给家族留条路,看着大外甥越来越拉胯,二外甥不但孤傲而且和自己不是一条心,现在看来治儿也是不错的一个选择...可从才华而看志向说,怕是不好掌握哦,没多久便想明白了,自己杞人忧天吗

    就算意向宏大如何,世间又有多少李世民一般的人物,李治小道耳...

    ...

    程咬金咋咋呼呼的回到卢国公府,程的夫人崔氏看到像是吃了蜂蜜屎的程咬金不明所以,不就参加了个宴会至于吗

    随后才知道原来李治做的那首诗,还有程老货也是个吃货,各种赞誉shi如何如何好吃,崔氏在一旁越听越约觉得恶心赶紧让程咬金打住...

    看着走出房间的夫人,此时程咬金也是也是尴尬,白炫耀了...随即叫来管家,吩咐去搞几头shi来尝尝...又叫来自己的纨绔儿子,交代与李治交好,多走动关系等等诸多,都交代完了,程咬金鼾声雷动

    -__-

    此时李世民听到自己心爱的雉奴和小兕子大哭,也不顾和小杨妃腻歪了,赶紧来到甘露殿偏殿,看到俩孩子哭成泪人本想只责怪李治作为兄长不呵护妹妹职责,却转念一想两个都是心肝宝贝还是先把事情问清楚了在做决定。

    了解情况后,李世民哭笑不得但又无奈,好一顿安抚后,单独把李治喊到了两仪殿,自此两人聊了两个时辰之久...

    此时已经临近傍晚李二陛下看着自己小儿子干概万千儿子纯良孝顺,温厚聪慧,却这性子是有些懦弱了...

    “哦。我儿要个什么官?”

    李治一本正色的说道:“父亲大人,我想在城南外找几个村子合成一个大村,我去当个大村长”

    噗~咳咳“我儿说什么?为父没听清,雉奴再说一遍”

    此时李二哭笑不得的说道,前面杀猪吃肉,后面你要去种地,真把自己当农夫了,可你是朕的麟儿啊…

    父亲,…儿想当村长,还望陛下应许。说着李治就跪下来了

    看着李治如此正式的李二陛下也正经起来问道:“朕的堂堂晋王,左武卫大将军,只去管理几个村庄岂不是暴殄天物?雉奴可要说出缘由说服为父才是”

    “父亲,儿大病一场,感觉是一场大梦,今醒来多有惭愧,不忍父亲为国辛劳,看到父亲两鬓白发痛在儿心。

    父亲曾言:凡事皆须务本,国以人为本,人以衣食为本,凡营衣食以不失其对为本。父亲说的食为人本,农为正本,至今铭记倍受鼓舞,所儿想从小做起,做些实事而能为我大唐鼎盛尽绵薄之力!”

    李二陛下听闻李治所言,欣喜若狂但却故作严肃的问道:“治儿能有此心为父大感欣慰,真是长大了,可并州及多州之地,况我唐兴之地不能让你做实事了?”

    此时李治撅着小嘴,鄙夷的看着自己父亲。心想了我也就是名义上的亲王,实际上我才掌握多少,门阀世家和各大臣都盯着呢,处处掣肘。还不如从头再来呢……

    “父亲,儿认为此不是权利多大,地域多广的问题,而在做于什么。

    宋子曰,上古神农...至今存矣。生人不能久生,而五谷生之。五谷不能自生,而生人升之。...纨绔之子赭衣视笠蓑,经生之家以农夫为诟詈,晨炊晚饷,知其味而忘其源者众矣,天先农而系之以神,岂人力之所为哉!

    所以儿怕成为子讲的五谷不分的纨绔,所以想劳其体肤,像父亲请愿,希望能予以批准”

    李治引用了《开工天物-乃粒的开篇》,大白话就是种地不丢人,无知和数典忘祖才丢人呢...

    李二陛下听着李治大篇幅的论述,虽然不知道这个宋子是谁,但并不妨碍听的痛快,随即也痛快的答应了李治的请求

    不多时只听李治又开始碎碎念道:

    “其实儿也有私心,儿感觉能力实在有限,自七月班于朝列以来,儿三月以来一直用心聆听,不敢发表一言,朝列之复杂,儿头疼也,宴会之事都夸赞吾为天骄?

    其实儿心里明白,忠言逆耳,苦口良药,诸多溢美之词,只会让儿飘飘然,而五谷不分,与他纨绔何异?

    儿与父亲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人,呵呵不配!

    父亲饶儿小志之心,与其庙堂诸公之辩,不如为小民而争...”

    李治吧啦吧啦一大片一大片,说白了就是我怕了,不敢当官,我要去种地

    李世民此时感觉自己心中一痛,好像被什么东西戳到最柔软的地方一样,李世民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这还是那个笑容满面的孩子吗

    本想着小儿子便是富贵亲王,辅佐老大。何故让我的雉奴参与到这朝堂纷争啊,雉奴承受了太多不公,朕之愚蠢

    但李世民现在极其敏感,忽然生出了一个比较极端的想法。本是承乾的辅佐之才,那么承乾配吗,哎……

    “我儿公之天下,难得,难得,为父当鼎力支持,长安南城多贫困,若治儿能在几村有所作为,南城50余坊,也将由治儿规划治理,也应是百姓之福也”

    “父亲大人,还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治儿可有言在先,做的不好你不许责罚我,而且成立村子也只是试点的性质...”

    李世民不知道李治什么时候这么油滑了,居然先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但好奇试点是甚:“试点有意思,何为试点”

    “父亲,圣人有言,实践是检验理论的唯一标准,听其言而观其行,所谓试点就是用于验证”

    然后李治从桌子上拿出一张纸和笔。“父亲请看这一张纸便是面,我滴墨之处便是点,试点顾名思义便是尝试一个点而已。这有个好处便是哪怕做错了也不会出现大面的损失…”

    李世民听着李治的长篇大论,感觉非常新奇。这样简单又不失大道理,让自己豁然开朗,举一反三对整个国家的治理就有了新的见解。李世民最自然是开心不已,把李治又是好,一顿夸奖,李治所求之事也没在计较,也一一应下来

    一阵欢声笑语之后,李治突然又非常严肃,正经起来,轻松凑到李二陛下的耳边说道:“饶儿大胆,儿即将说一事,可能惊世骇俗,望父亲屏蔽左右,也饶恕儿冒犯之罪!”

    -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