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1章 重生了
    一九七零年,一月。

    腊月里数九寒天,大清早的,天刚蒙蒙亮,杏花里胡同儿各个大院儿陆陆续续就传来开门的声音,这一大早儿啊,麻溜儿的功夫就热闹起来。

    不为别的,大清早,图的就是个抢厕所。

    没一会儿的功夫,巷子里公厕就排上了队伍,有抄着袖子弓着腰跺脚尿急的,有端着便盆儿等着倒的。长长的一溜烟儿队伍,人且多着呢。

    别看这公厕不小,可是架不住人多啊,整条杏花里胡同儿,可都是靠它。队伍越来越长,胡同儿里四十四号院儿这个时候也出来一个长瓜脸儿的大娘,她穿着灰花棉袄,精神抖擞,端着便盆排上了队伍。

    这一排上,就有人搭茬儿,排在前头的小碎花棉袄圆脸大妈赶紧八卦的问:“赵桂花,你家三小子也结婚了,分家不?”

    这样的话题,可是人人都感兴趣的,排队的人都竖起了耳朵。

    长瓜脸儿大娘,也就是赵桂花面不改色,说:“且还得跟老头子琢磨琢磨呢,也不是小事儿。”

    话是这么说,心里可是不想分家的,哪里有父母愿意分家的,赵桂花也不例外。但是这么大庭广众的,也不一口就咬死了,留了些余地。

    这心里存着事儿,倒完了便盆儿一路回院子也有点走神儿,倒是没留意脚下,刚到门口,踩在薄冰上踉跄个滑刺溜儿,呱唧一屁股墩儿坐在了地上,头咣当嗑在了门口的柱子上——“啊!”

    “妈!”

    “老婆子!”

    大清早的,四合院儿里的家家户户都冲了出来,“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快快,把人抬进门……”

    “直接送医院得了,抬屋里干什么啊?”

    “这好端端怎么还摔了,我就说天冷不能在院子里倒水……”

    “老婆子,老婆子……”

    ……

    赵桂花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在叫自己,熟悉又陌生。

    这个声音好熟悉啊,是老头子来接她了吗?

    赵桂花听到这个声音,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就算是个死鬼,她也想再见老头子一眼,从他走了,她就没个知冷知热说知心话的人了。赵桂花努力睁眼,这一睁眼,吓了一跳。

    吓!

    所有人都居高临下弯腰盯着她……“老头子?你怎么这么年轻了?”

    庄家的当家人庄老蔫儿听了这话,老脸一红,这老婆子!

    他咳嗽一声,说:“你说啥呢,孩子还都在呢。”

    再看老婆子盯着他不放,老脸更红,说完了又想到老婆子脑壳子磕伤了,赶紧说:“你感觉咋样?要不要紧?我领你去医院看看头吧?”

    赵桂花似乎没有听到他说什么,慢动作一样转头,看到了其他几张面孔,无一例外,每张面孔都格外的年轻,她看了一圈儿,似乎是反应不过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庄老蔫儿赶紧说:“老大,你去推自行车,我送你妈去医院看看。”

    正说着,就看赵桂花伸手照着他的胳膊用力一拧,厚厚的棉袄也没有抵挡的剪刀手的凶残,庄老蔫儿:“嗷!”

    他一下子叫了出来,不等追问,就听赵桂花问:“疼吗?”

    庄老蔫儿:“……”

    他抿抿嘴,说:“咋不疼?”

    这老婆子,莫不是摔坏了脑子?

    他越发的着急,说:“我们赶紧去医院……”

    赵桂花按住了他的手,摇头说:“不用!”

    赵桂花摆摆手,让大家让开,自己坐了起来,这定睛一看,心绪多了几分起伏,不过很快又平复下来。她看着房间内的摆设,再看着家里这大大小小担心的眼神儿,她深吸了一口气,说:“我没事儿。”

    虽然还不知道自己重生在哪一天,但是作为一个时髦的老太太,赵桂花也是看过穿越电视剧的,她可以肯定自己这是穿越到自个儿还年轻的时候了。

    虽说现在儿子都娶媳妇儿了,她也是被称为赵大娘的人。但是四五十岁可不是还年轻么,她还没活到自己人生的一半儿呢。

    “妈,你别瞎逞强啊,不行咱还是去医院看看。反正我今天是婚假不上班的。”人群里站在前头的高挑小伙子开了口。

    赵桂花抬头看过去,视线落在他身上,年轻的小伙子朝气蓬勃的,浓眉大眼,英气十足,这正是她的小儿子。

    赵桂花三个孩子,两儿一女,这是老小儿。

    不过一听这话,赵桂花就晓得这是哪一天了,这是她小儿子结婚的第二天,他结婚一共就请了两天假,再看小儿媳已经站在他身边了,就知道这是第二天了。

    这一天,她确实摔倒磕到了头,她人倒是没事儿,但是因为这是老三结婚第二天,少不得心里犯嘀咕是不是这个小儿媳克她。她本来是跟自家老头儿嘀咕,没走心。但是却不想被大儿媳听了去,大儿媳是个碎嘴子,传到了院儿里,又传到小儿媳的耳朵里。

    她这个小儿媳是娇惯大的,哪里受得了这个委屈,本来没分家就是他们夫妻吃亏,还要被婆婆和大嫂讲闲话,可不立时就闹了起来。结婚没几天,他们家就引发了第一场“家庭战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