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16章 赚钱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赵桂花骂骂咧咧的回家,气儿不顺。

    别看她教训了坏孩子,可教训也不代表不生气,赵桂花就是一个火爆脾气。

    明美悄悄的偷看了婆婆一眼,赶紧上前,为她顺着气儿说:“妈,你别生气了,这不是罚了三个小孩儿扫院子吗?且看他们的表现,如果他们下次再敢胡来,我们都不会轻饶了小兔崽子。”

    她又说:“妈,你看,我妈给我们带回来一只老母鸡,我们喂两天,过年吃炖□□?”

    庄志希这个时候麻溜儿的上前,全方位的展示了一下的肥嘟嘟的老母鸡,说:“你瞅,多肥美啊,一看就很好吃。”

    老母鸡:“咕咕咕咕~”

    庄志希:“你听,它说快吃我快吃我。”

    赵桂花嘴角抽了一下:“……”

    你这不是欺负鸡不会是说话?它就是蠢死了也不会发出这种请求,她白了儿子一眼,说:“好了,别耍宝了,你去给鸡弄个笼子。先养起来。”

    “好。”

    眼看天色也不早了,赵桂花撇嘴:“这个梁美芬,一出门就是一下午,家里是指望不上她。”

    要不说天下间的巧合都是如此么,梁美芬刚回来就听到婆婆说她小话儿,她心里一苦,赶紧快走几步进门,叫:“妈,我回来了。”她的视线落在老母鸡上,瞬间惊喜,这可是个好东西。

    庄志希立刻显摆:“大嫂,这是我丈母娘给我拿的,我丈母娘特别喜欢我。这做女婿的受不受重视,去老丈人家就能看出来了。你看我,回来就手提一只鸡。再看我大哥……呃,当我没说。”

    赵桂花死亡凝视,庄志希一秒停止了显摆,他立刻:“我去弄鸡笼子。”

    梁美芬尴尬的低头。

    赵桂花:“你爸他们也快下班了,晚间炖一个酸菜吧,酸菜炖粉条儿。”

    梁美芬立刻去门口的小酸菜缸捞酸菜,他们本地人吃酸菜不算多。不过他们院儿王大娘是东北那嘎达的,她会腌酸菜。这不,院里的女人也就都学会了。这腌上酸菜,冬天就多了一道菜,还是很不错的。

    赵桂花念叨:“这要是在酸菜里放一点五花肉,那才是绝了。”

    梁美芬和明美两个儿媳妇儿齐刷刷的都吞咽口水了,这一想都觉得肯定贼好吃。

    不过他们也知道,想一想也就只是想一想了。哪可能天天大鱼大肉的,那是啥家庭啊,他们是别想了。不过吧,明美贼兮兮的靠近赵桂花,显摆说:“妈,我们客运站,往年过年都会发二斤肉票。”

    赵桂花眼睛一亮,说:“那敢情儿好,咱们今年包饺子多放肉,吃个实惠的肉饺子。”

    “咕咚。”明美吞咽了一下口水。

    梁美芬也羡慕的看了明美一眼,虽说她也是做过工人的,但是他们纺织厂的待遇可完全不如客运站。别说什么二斤肉了,他们是二两都不会发的。

    梁美芬:“这客运站就是好,待遇好,假也多。”

    这几天明美都请了多少假了,要是搁了他们厂子,可别想的。

    明美一愣,赶紧说:“哎不是~我们不是假期多,我请了假是有说法的。”明美解释了一下说:“我们客运站跟一般的工厂不一样,过年是没有固定的假期的。虽说过年公交车车次减少了,但是也还是有的。我们这些乘务员都是轮班的。像是我吧,我最近因为结婚请了好多天假期。那么我就会轮大年三十儿或者初一这样的日子上班。”

    她搓手手:“像是我今年大年三十儿就要上班的。”

    赵桂花早就知道这个事儿了,上辈子就这样。所以也没什么觉得意外的,点头说:“行,晓得了。上班也没什么,晚上等你回来一起吃饺子。”

    明美笑眯眯的说:“好的呀。”

    她又开开心心的说:“虽然大年三十儿上班,但是我们领导体谅我刚结婚,大年初一没有给我排班。嘿嘿。”

    赵桂花瞅了小儿媳儿一眼,不得不说,这个小儿媳妇儿还真是个乐天派,一点小事儿就能乐成这样,她说:“那你们领导这人也挺好的。你去舀一勺儿玉米面。”

    明美:“好嘞。”

    虽然唠嗑,但是一点也没耽误赵桂花干活儿,她把玉米面儿揉好了团成椭圆形的小饼子,一个个的贴在了酸菜锅里,说:“这要是有个铜火锅儿,冬天吃点酸菜锅子也是很美的。”

    “咕咚。”明美又开始吞咽口水了。

    赵桂花笑了一声,还别说,赵桂花算计的挺好的,她这边晚饭出了锅儿,家里人也都回来了。一家人围着桌子吃饭,庄老蔫儿问:“我听说你今天跟人吵架了。”

    赵桂花翻白眼:“什么叫跟人吵架,是我骂他,小王八犊子,还想算计我呢。”

    庄老蔫儿:“准是他们昨天闻到了味儿。”

    赵桂花哼了一声,说:“闻到又怎么样,我该他们家的啊!我可跟你们几个说,你们一个个的少去苏家发好心,让我知道敲断你们的狗腿。”

    庄家三个男人立刻谨小慎微的说:“知道了知道了。”

    这老太太,惹不起。

    赵桂花眼看他们都听了进去,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可比别人更了解苏家,这要是沾上,就没完没了了,她可不想自家跟他们家牵扯上。

    他们家还没做到红红火火呢,管别人干啥。

    赵桂花敲打了家里人,这才低头琢磨起来,这眼看就要过年了,不管谁家都想过个好年,辛辛苦苦忙活了一年,如果过年都不吃点好的,那也太亏了。

    不过赵桂花也晓得,她家攒的肉票,小儿子结婚的时候都用了,就算是明美能发二斤肉,可他家八口子呢,够吃是够吃的,但是要说吃的多好,那是不可能的。

    这要是搁了一周前的赵桂花,二斤肉她都能省下来一斤半,沾点肉星儿得了。但是谁让赵桂花重生了呢。她能很快的适应现在的生活,但是也想在力所能及里吃的稍微好一点。

    别的不说,她家老头子一辈子干的都是体力活儿,且辛苦着,但是却没过几天好日子人就走了。现在重来一次,赵桂花可不想还让老头子亏着身子。

    可要说想要吃的好,那肯定也要有能力的,他家就算是有工人,也未必行。现在都是定量的份额,真是有钱都买不到。以前还有鸽子市儿,能淘换点吃吃喝喝,现在鸽子市儿取消了。

    虽说鸽子市儿取缔了又冒出了黑市儿。

    但是这两个还真是不一样,以前鸽子市儿吧,没人管,都是周遭的农民过来换点东西;但是现在黑市儿可有人抓的。保不齐就要进去,那是冒险的。但是冒险归冒险,也不是说没人去。

    这眼看快过年了,家家户户没有不做鱼的,毕竟有“年年有余”的好兆头么。如果他们倒腾一批鱼出去卖掉,然后换点肉……我看行!

    “妈,你怎么不吃菜啊?这想什么啊?人都呆了。”庄志希发现他妈状态很游离啊,“您没事儿吧?”

    赵桂花:“我能有什么事儿!”

    她这人不是那黏黏糊糊的,做好了打算就立刻有所决定,她问:“你们几个爷们,明天谁能请下来假?”

    请假?

    家里几个人都疑惑的很,不过还是实在的开口。

    庄老蔫儿:“我肯定不行,年底了活儿不少,少不了我。”他是五级铆工,铆工比焊工还少一些,所以请假是不成的。

    庄志希举手:“我也不行的,我最近因为结婚请了挺多假了,虽说我们医务室事儿也不多,但是他们资历都比我老,而且拖家带口的,这眼看过年他们肯定要请假置办年货的,轮不到我的。”

    明美:“我就更不行了,我要是请假,我们领导就得疯了。”

    赵桂花:“我原本也没算你!”

    明美:“……哦。”

    这个时候,大家齐刷刷的看向了庄志远,庄志远苦笑一下,说:“我也不行,我还没说呢,我明天要出车。我轮了一趟奉天,来回得六天吧。”

    倒是一点也不耽误过年,但是明天请假是肯定不成了。

    赵桂花一看这各个儿都不行,骂了一句:“完蛋玩意儿,那行吧,明天还是我们两个。”

    她看向了梁美芬,梁美芬:“???”

    她完全没懂婆婆要做什么,赵桂花也没想解释什么。

    庄老蔫儿:“桂花啊,你这有啥……”

    赵桂花白他:“不该问的别问。”

    她扫了一眼两个呼哧呼哧吃饭的小孩儿,不想当着孩子的面儿说。

    庄老蔫儿哦了一声,等吃过晚饭给两个孩子撵去屋里了,赵桂花这才说:“我打算弄点鱼去黑市儿卖一卖,再买点肉。”

    这话好悬给家里其他的人吓个够呛,庄老蔫儿连忙阻止:“嚯!你这胆子也太大了,黑市儿那地方是我们能去的?买东西都要且小心着,你还想卖东西?”

    庄志远眉心都能夹死苍蝇,点头说:“不成,这个肯定不成,太危险了。”

    庄志希也点头,并且十分不可思议的说:“妈,你现在挺狂野啊,连黑市儿都想趟一趟了。”

    明美眨眨眼:婆婆果然是婆婆!

    赵桂花一个眼刀飞给家里几个爷们,说:“我还不是为了家里日子能好一点?就山上的池塘,还是我们家独有的吗?今天能被我们发现,明天就能被其他人发现,我们趁着现在还没人看见,那里头大鱼也多,先捞一笔,这不比什么都强?不然等知道的人多了,我们还吃个屁?鱼刺都看不见了。”

    赵桂花这话也不是扒瞎,她为什么知道山上有这么一个池塘里有鱼呢?还不是因为上辈子就发生过这样的事儿?差不多是几个月之后的事儿了,也就是过完年后的夏天,一帮大院儿出身的小子上山玩儿,发现了这么个池塘。

    这十五六半大的小子哪能跟她这种洞庭湖的老麻雀比?

    这些小子也没个成算,不知道隐蔽,一人抓了一桶回家,一路招摇,事儿立刻就传开了。好么,也就两三天,这池塘里别说大鱼了,就连鱼崽子都没有了。

    真是抓了个精光。

    赵桂花他们住在这边四合院都听说了,等他们去的时候已经啥都没有了,她当时那个惆怅那个心疼啊。这没捡到这个漏儿,她可是惦记了很久很久,以至于几十年后还记得呢。

    要不也不能重生回来就记得这茬儿,立刻上山去找这个池塘了。

    你说也怪,这个池塘其实也不算隐蔽,但是以前就是没人留意,也没人知道里面其实有鱼。不得不说有些事儿啊,真是都看天意。不过重来一次,赵桂花可不想错过了。

    她说:“趁着年前行情好,我们卖一点。”

    赵桂花雄心勃勃,壮志在胸,但是庄家的其他人呲牙裂嘴,抓耳挠腮。这事儿他就危险啊,谁扛得住啊。庄志远试图劝一劝老娘,说:“妈,你这要是被抓了……”

    赵桂花:“呸,我不会跑?”

    她说:“再说那个时候就得有破釜沉舟的心,实在不行我就用鱼砸他们,到时候你猜他们是抓鱼还是追我?你们一个个老爷们儿,干事儿真是一点魄力也没有。”

    庄家几个男人被内涵到了,不过一个个还是苦哈哈,真心不想让老娘去冒险。

    赵·八头牛也拉不回来·桂花:“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哎不是,妈……”

    “老婆子你等一等……”

    赵桂花:“你叫谁老婆子呢,我还年轻,你们不能帮忙就别给我添乱,一边儿去。”

    赵桂花觉得,这一个家啊,就不能听男人的。男人,做事情总是瞻前顾后。总以为自己是深思熟虑了,但是等他们想明白了,黄花菜都凉了。

    真是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这个时候,梁美芬和明美两个儿媳妇儿是插不上话的,也不敢插话啊。

    老庄家三个男人都不行,更不要说她们这儿媳妇儿了,总归是差了一层的。没看这三个男同志都愁的眉毛紧皱吗?

    “妈你说这要出事儿……”

    “别给我乌鸦嘴。”赵桂花执着的很,她再看一眼大家担心的眼神儿,叹了一口气说:“行吧,我答应你们,咱就年前卖这一茬儿,卖完了以后我就不去黑市儿,行不?咱们也算是各退一步。”

    各退一步?

    您这退在哪儿?

    不过就冲这个,大家也看出是劝不住赵桂花了,庄志希幽幽叹息,说:“妈,您可真行,是不是赶明儿您就得把家按在故宫了。”

    赵桂花:“……”

    死亡凝视。

    庄志希:“那您答应我们,就年前一茬儿。”

    赵桂花翻白眼:“这有什么不能答应的!行,答应你们!”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先答应了也没啥。

    因为赵桂花格外的执拗,几个老爷们走的时候都带着几分沉重,两对儿夫妻离开,庄老蔫儿愁的头发都滋滋冒油,他说:“你这老婆子,咋就这么倔呢。”

    赵桂花打眼儿看他一下,说:“我还能为啥,还不是为了咱们这个家?我倒是不想冒一点险留着鱼吃,可是你看,这就一点腥味儿,那馋猫子就猫上门了。要是日子久了,保准被人盯上,那山上的池塘往后可就跟我们没关系了,我们能去,别人也能去了。再说,就算不是从我们这儿漏的,如果是别人发现了呢?这没道理我们遇到个好事儿,不抓住机会啊。”

    就她来说,还真的没觉得去黑市儿是什么大事儿,不过眼看家里人这么担心,她自然得安抚两句了。

    “老大老三不懂,你还不懂我?我这人做事儿不是粗心大意的,既然要去黑市儿,我就会小心谨慎乔装的。不管怎么着咱们先捞一笔。”赵桂花感慨:“你这干的都是体力活儿,平日里也没啥油水儿,哪里扛得住?虎头和小燕子也缺营养的。”

    庄老蔫儿一听这话,感动起来,他低声:“我晓得,我晓得你都是为了这个家,也是为了我。”

    他红了眼眶,开始抹眼泪儿,他家老太婆对他咋这么好呢,别人家都没这么好的媳妇儿。他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这一次,他说不出阻拦的话了。

    赵桂花:“你晓得就好!”

    赵桂花眼看庄老蔫儿不反对了,这才开抽屉把钱匣子拿出来。她说:“咱家现在全部的家底儿是六百五,我想过了,以后他们不上交工资,咱们这钱攒的也就慢了。他们一个月交上来十块钱,二十块钱,咱们家可八个人呢,三十都吃不好,更不要说二十,往后少不得我们老两口得贴补孩子们了。刚才不是说了,你年纪也不小了,不能像以前那么干熬着,得吃点好的。孩子正长着身子也一样,咱们一个月至少要拿出来二十块钱吧,要说一个月四十管着八口人的伙食费,那吃的应该差不离了。就算吃不好,咱们也得吃饱。有些有的没的,我再寻摸着。我倒是不在乎穿好穿差,但是这大冷的天,棉袄不抗风了总是该添点棉花做一件儿新的,这个钱省不得,不然年纪大了,保不齐要老寒腿的。还有生活上一些开支,咱们往后啊,还真攒不下多少了。”

    庄老蔫儿:“存款有点就行。”

    他是个知足的,说:“多有多的花处,少有少的花处,咱家孩子也不是那白眼狼,也不会不管咱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