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都市皇途〕〔聂先生又苏又撩〕〔重生之我要冲浪〕〔盖世人王〕〔隐婚总裁:女人,〕〔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19章 大年三十儿的热闹
    噼里啪啦!

    一大早上,街上的鞭炮声就响个不停,大孩子小孩子都在巷子里跑来跑去的,热闹的不行。院子里几个小孩儿也都跑出去玩了,今天可是三十儿,再困难的人家都舍得给孩子买点小鞭儿玩儿。

    虎头和小燕子已经一早就跑出去了,隔壁金来三兄弟,还有后头的李军军李伟伟兄弟两个,还有一些其他小孩儿,成群结队的在外面疯跑。这半上午的,大院儿就开始飘着一股子香气。

    今天是难得的假日,庄老蔫儿也不怕冷,拎着板凳坐在门口跟大儿子庄志远一起下棋,俩人都是臭棋篓子,看的围观的几个人指指点点。

    赵桂花领着大儿媳,一早就在家料理午饭,她这次买了一大扇排骨,切了三分之一,咣咣咣的剁排骨,梁美芬在一边儿看的眼热,这么好的排骨,她可一年多没有吃到了。

    赵桂花剁好了排骨,这才开始切肉,肥瘦相间的五花肉,一片片的切好,添上柴,她将肉片下了锅,滋啦一声,赵桂花立时就翻炒起来,肥瘦相间的五花肉稍微炒一炒就下了不少的油,锅里传来喷香的肉香。

    赵桂花又翻炒了一会儿,待到肉片儿焦黄,这才将酸菜粉条下锅,等添上水,这才盖上了锅盖。

    她一回头,就看到梁美芬口水都要流出来的表情,说:“这怎么还愣住了,把鱼处理一下,今天中午再做一个清蒸鱼。”

    梁美芬喜滋滋:“哎!”

    她赶紧忙活起来,赵桂花探头叫:“老三,老三。”

    庄志希正在看两个臭棋篓子下棋呢,立刻回头:“母亲大人,有什么吩咐?”

    赵桂花翻个白眼,说:“油腔滑调的,你去地窖里拿四颗白菜上来。”

    庄志希:“好嘞。”

    他赶紧去地窖,一下去,就看到王香秀也在地窖里,他们这边地窖也是公用的,前院的四家,一家分一块地方,放的都是冬储菜,白菜萝卜。

    王香秀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到庄志希,露出妩媚的笑容,说:“我当是谁呢?小庄弟弟,怎么是你啊?”

    庄志希客气的打招呼:“苏嫂子。”

    王香秀语气里带着几分娇嗔:“你看看你,其他人可都叫我秀姐,你叫苏嫂子,多外道。”

    庄志希挑挑眉,说:“这要是叫秀姐可不妥,这不显得一点也不尊重?我从苏哥那儿论的,该叫嫂子就是嫂子。”

    他上前拿菜,王香秀柔声:“你看你,苏哥都不在了,大家都叫我秀姐的,这样显得更亲近呢,你能拿的了么?我帮你?”

    她直接走到庄志希的前边,大屁股对着庄志希,弯腰就要帮忙。

    庄志希:“……不用不用。”

    他心里明镜儿一样,苏嫂子这一出儿,像是勾引啊。不过庄志希可对她不感兴趣,他自己小媳妇儿又水灵又俏丽又可爱,没道理在外面胡来。

    他闲的慌?

    庄志希直接拿了白菜就走,多看王香秀一眼都不看,他也是看过西游记的,书里有一章回,那可是唐僧进入了盘丝洞。他觉得现在自己就有唐僧的丰姿了。

    庄志希不为所动,王香秀微微蹙眉,轻轻跺了跺脚,她一直觉得这样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年轻是很好拿捏的,但是他竟然没有上套儿,这让王香秀有点不愉快。她这一出儿可是无往不利的,就算没有上当,也能多少拿到点好处的,现在却什么也没有。她咬咬唇,看了看庄家的冬储菜,没敢直接动手拿。

    如果庄志希给,就是一回事儿,如果是她直接拿,那意义就不一样了。这一点她还是懂的。这个便宜,她占不上了。王香秀不高兴的看着冬储菜,犹豫了一下,来到白家这边,白奋斗是肯定不会介意的。

    但是又想了想,王香秀放弃了,她不能因小失大,白家是要可持续发展的。她叹了一口气拿了自家的菜,他家今年的冬储菜买的不多,这才刚到过年,剩的就不多了。王香秀心情很沉重。

    庄?唐僧?志希果断离开女妖精,很快的从地窖里出来,抱着白菜回家,觉得自己真是该得到他媳妇儿表扬了。可惜他媳妇儿不在家,不然他现在就能求一个亲亲。

    庄志希抱着白菜进门,感慨:“如果能天天吃这么好,该多好啊。”

    赵桂花抬头看他一眼,说:“也许过个十年八年就能实现了。”

    庄志希:“……”

    他撇嘴:“妈,你可真能吹牛。”

    赵桂花:“也许过个十年二十年,你都不稀罕吃肉了,想着吃素呢!”

    庄志希瞪圆了眼睛,说:“这咋可能,真是越说越离谱,我就不可能不爱吃肉。如果能天天吃肉,我真是做梦都能笑醒。不稀罕吃肉?我做梦都不会做这么离谱的。”

    赵桂花瞅着他哼笑了一声,懒得理这个没见识的家伙。这小子肯定是想不到,等他四五十的时候,每天沉迷养生,定时定量的,吃肉都要数着,青菜是要水煮。

    那个时候可不要什么油大了。

    更不要什么大鱼大肉了。

    所以说啊,真是谁能往前看哦。

    哦,不对,她就能。

    赵桂花一个不留神儿,走神儿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说:“今天中午四个硬菜,饺子晚上煮。你中午是给你媳妇儿送饭,还是让她在单位吃?”

    庄志希:“她说她在单位吃,他们单位食堂今天中午好像也有肉的。如果不吃就吃亏了。不过这排骨可得给我媳妇儿留两块儿啊。”

    他可是很护着他媳妇儿的。

    赵桂花给他一个白眼,说:“就你有媳妇儿了,我做的不多,不用留了。晚上还要再做一个的,亏不了她。”

    庄志希一看果然还有三分之二没有做,立刻打了一个响指,说:“晓得晓得,都听您的,怪不得明美说你最疼她呢,果然是这样,就知道您很疼她。”

    梁美芬偷看婆婆,心里不是滋味儿,她是长房长媳,又生了长孙,那可是男娃儿,弟妹刚嫁过来没几天,连孩子都没有,凭什么就人人都喜欢她啊。

    想到这里,梁美芬看着好饭好菜的心情都落寞了不少。

    难道,就因为她把工作让给弟弟,就要这么不喜欢她么?那可是她弟弟啊,能给她撑腰的弟弟啊。娘家有多重要还用说么?没看招娣来娣都送多少东西回娘家么?

    她做的,还远远不够的啊。

    可是大家一点也不理解她。

    梁美芬觉得自己的心仿佛是掉进了黄连里,只剩下苦了。

    她心里格外的难受,但是眼看旁人根本没留意她,就连她男人都是一样,她就又难受起来。

    想哭,想去厕所哭!

    梁美芬陷入无尽的自怨自艾,这个时候庄志希倒是没工夫管她,倒是拉着赵桂花说:“妈,你来,我跟你说个事儿。”

    赵桂花:“什么?”

    庄志希:“你过来。”

    他把他妈拉到里屋儿,梁美芬一下子支棱起来,凑到门口,想要偷听,不过,咋没人说话?这个小叔子又搞什么幺蛾子?是不是骗婆婆的钱?

    她可不能由着这样的事儿发生。

    庄志希不知道他嫂子在外面偷听,不过想也想得到这个娘们的做派,他其实挺看不上这个大嫂的。不过现在不是说他大嫂的事儿,他凑到他妈的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赵桂花的眉梢儿一下子就吊起来,忿忿的骂:“不要脸!”

    庄志希赶紧捂住她的嘴,说:“你别让人听见猜到了,咱们心里有数儿就行,反正我可是不会被人算计的,我是意志坚定的好男儿,但是我爸和大哥那边……您还是叮嘱些,这娘们能对我出手,就能对他们出手。”

    他可不乐意自家人被那娘们算计了,王香秀这个人,真是沾上了,怕是就没完没了,她家吃喝拉撒,少不得都要过来占便宜。

    不说旁人,就说白奋斗,这就相当前车可鉴了。

    赵桂花白他一眼,说:“这个我还能不知道?行了,你别在说这个事儿了。”

    赵桂花是一万个看不上王香秀的,但是也不想这话从他们家人嘴里传出来。她又说:“你爸和你大哥那里,我会叮嘱他们的。”

    庄志希笑了出来:“那就好”

    赵桂花摆摆手,说:“行了,出去吧。”

    庄志希:“好嘞。”

    他一掀开帘子,就看他大嫂闪躲不及,庄志希调侃:“大嫂,你又听墙根儿啊,我跟我妈说悄悄话的墙根儿,你听了就听了,但是晚上可别听我和我媳妇儿的墙根儿哈,不然我可是要往外面泼洗脚水的。”

    梁美芬瞬间尴尬的脸通红,说:“我哪儿能干出那样的事儿,我没听,我没听墙根,我就是想问问妈,酸菜是不是要出锅了。”

    庄志希轻声笑了一下,说:“大嫂啊,你这借口找的真不怎么样。你又不是不会做饭,下次找借口不能这么找,不然妈又要发飙的。”

    赵桂花:“行了,你给我闭嘴吧!出去待着,别在这儿烦我。还有你,梁美芬,你给我脑子清醒点!整天就想那些有的没的,真是拎不清。”

    梁美芬耷拉着脑袋赶紧打下手儿干活。

    庄志希则是溜达出门,一出来就看到白奋斗过来了,白奋斗家里就爷俩儿,过年也没什么过年的氛围,这不,家家户户都准备着大年三十儿的团圆饭,他倒好,到处溜溜达达的。也不是很着急的样子。

    庄志希笑着说:“奋斗哥,你这不地道啊?就让白叔一个人在家准备午饭啊,也不帮个忙?”

    白奋斗一撸脑袋,说:“嘿这话让你说的,我什么人啊,是那只顾自己不管老爷子的人吗?老爷子在家也没干活儿啊。”

    他带着几分得意,说:“我家午饭可有人帮忙。”

    他看向了旁边的苏家,露出一抹自在的笑容,畅快的说:“苏婶子就帮我们家一起做了,到时候给我们端过来。要说苏婶子和秀姐,那可真是天下难得一见的好女人。苏家是真的有福气。”

    可惜那早死的爷俩儿是没有福的。

    他心里补充了一句,如果他有苏姐这样的媳妇儿,可不舍得早走。留下他们孤儿寡母的过苦日子,这么好的女人,过再好的日子都是应该的。

    庄志希长长的哦了一声,他调侃问:“苏大妈家庭都挺困难了,你还占便宜啊。”

    白奋斗:“嘿,你这臭小子,怎么说话呢你,哥们我可不是那样的人,我买了鸡买了肉买了鱼呢。”

    这一说谁还不明白啊,白家买了这么些个好东西让苏家帮忙做,苏家一样端过去一盘儿就不错了,估摸着能节流下来大半儿。

    不过白奋斗也未必不知道,他很乐意。

    庄志希笑了笑,说:“你这倒是买的挺丰富的。”

    “那是,过年么,谁不吃点好的,你妈抠抠搜搜的,过年不是一样吃得好?”白奋斗贱次次的说。

    庄志希立刻反驳:“你会不会说话呢?我妈可不是抠抠搜搜,我妈是会过日子。再说,我家日子过得挺好的,要不是我妈会规划,我们日子能过得这么舒心吗?你一个没有女人的家庭,根本不懂的女人的重要。”

    白奋斗哼了一声,懒得跟这个毛头小子一般见识,他说:“整天就女人女人的,好像家里有个女人了不得似的。”

    他嫉妒,但是他不说。

    庄志希嘿嘿笑,说:“重不重要的,你不会看?”

    他指了指家里几个老爷们,说:“不重要我们能这么轻松?”

    白奋斗撇嘴,说:“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有人帮忙。”

    “你又不是白帮忙。”

    庄志希还能不知道苏家人?他笑了笑,说:“我说奋斗哥,你还真是不打算娶媳妇儿了啊?你说你年纪也不小了。”

    “就是,奋斗哥,你还比我大三岁呢,我儿子都能跑腿儿了。”白志远跟着调侃,他也觉得白奋斗这把岁数不结婚真是不成。

    整天跟寡妇搅合在一起有什么意思?

    人家寡妇的孩子又不是他的孩子。

    这崽啊,还是得是自己的。

    白奋斗其实也有心找个媳妇儿的,但是这找媳妇儿多难啊,他们院儿里有一个算一个,找的媳妇儿都不算差,他总归不能不如他们吧。他看着庄志远说:“要不,你给我介绍一个?”

    听说列车员也有很多好看的小姑娘,在铁路段工作,这条件肯定是不错了。

    白奋斗一下子就赖上庄志远了,庄志远:“……”

    他想了想,说:“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好做媒的?好说不好听的,要不你问问王大妈?她可是有名的红娘,那可是给不少人牵过线,我觉得她手里合适的人选肯定很多。”

    庄志远也不是甩锅,而是真的觉得王大妈干这个很有能力,虽说他们家两兄弟都不是王大妈介绍的,但是像是王香秀就是王大妈介绍的;还有周群的媳妇儿姜芦也是王大妈介绍的。他们院子条件最好的就是姜芦了,她爸可是供销社的主任,那权利可不小了。

    这样好的人家都能介绍来,可见王大妈真是手里有好人选的。

    白奋斗撇嘴说:“她给我介绍的,都不得行啊!要不就是没有工作的,要不就是农村丫头。我这个条件,再怎么也不至于找农村的。”

    这年头如果是农村户口,那么就没有粮本的,而将来生了孩子更是艰难了,因为孩子的户口都是随着妈的。

    如果当妈的是农村户口,那孩子也是农村户口,没有城市的定量。

    你看梁美芬现在没有工作,就算她一开始就没有工作,也比农村丫头条件好,因为她的户口是城市户口,他家的孩子就是城市户口。如果娶个农村丫头,那么这当爹的压力就大了,就要承担一家子的口粮,那日子肯定过的十分艰难。负担特别重。

    相比于几十年后城市农村没有什么差别,现在城市户口可比农村户口重要多了。一般除非有什么大问题,不然一个城市的职工是不会找农村丫头的。

    所以白奋斗提到农村丫头。表情才这么不好看。

    而且他自觉不比周群差什么,怎么王大妈能给周群介绍姜芦,虽说姜芦不孕吧,但是介绍的时候又不知道不是?

    这轮到给他介绍了,介绍的都是歪瓜裂枣,他不乐意。因此还对王大妈有了点小意见。

    白奋斗这人没有什么大心眼儿,这说话表情就落在了面儿上,庄志希笑着说:“奋斗哥,此一时彼一时啊,周群哥结婚的时候是十来年前了。那个时候也年轻啊,选择多,现在你都三十一了,选择自然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大叔,你暗恋的小〕〔国民法医〕〔全民种田:我的农〕〔开局上错车,我被〕〔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