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救命!攻略的美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20章 很有味道的一章
    金来三兄弟就是惹祸精。

    他们真是一刻都不得闲, 这炸了野狗,野狗没受什么伤,但是却被激起了野性, 嗷呜一声,一下子就掉头,追着几个孩子就疯狂的汪汪起来。

    金来:“啊啊啊……”

    别看他们三兄弟平时耀武扬威凶得很, 可实际上真的遇到事儿也不过就是小孩儿罢了,最大的金来才九岁呢, 金来啊的一声尖叫, 撒丫子就跑,也顾不得两个弟弟了。

    银来也不遑多让, 本来围在周围的几个小孩儿飞快的逃窜,奔着大门口就过来了, 许多小朋友都在巷子里玩儿, 野狗凶猛的冲过来, 吓的孩子们一个个哇哇大叫。

    “快跑啊, 野狗吃人啦!”

    “快逃……”

    “救命啊!”

    ……

    小孩子们一通叽哇乱叫,飞快的逃窜, 虎头一看大野狗奔着他们这边跑过来。小孩儿吓的小脸儿刷白, 不过就算这样,眼尖的小崽子一看情形不好,拉着妹妹就往家跑:“快逃,大家快走!”

    他拉着妹妹嗷嗷跑大喊了出来, 周围的小孩儿也从呆滞里惊醒,赶紧飞快的跟着逃窜, 这个时候不跑更待何时,那可是大狗啊!

    大狗, 会咬人的大狗!

    虎头嗷嗷的叫,拉着妹妹,小燕子小小的一只,但是跑的一点也不慢,小孩儿紧紧的跟着哥哥,小兄妹两个率先跑到了院子里,紧跟着,其他院子的小孩儿也有跑过来的,这边院子比较近,大家就往院子里钻!

    小朋友们的尖叫声引得各家都出来人了,“怎么回事儿?”

    白奋斗他们家距离大门最近,出来的也最快,虎头气喘吁吁,扶着院子里的墙说:“有野狗,有野狗追我们!”

    白奋斗一听,说:“野狗没事儿追你们干什么?是不是你们招它了?你们这帮熊崽子,大过年的也不消停。”话是这么说,他还是个厚道人,赶紧出门,这一出门正好看到十分恐怖的一幕,野狗一下子扑到了跑的最慢的铜来,白奋斗:“住口!!!”

    他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就砸了过去,大人总是比小孩儿有准头儿的,石头一下子砸中了野狗。野狗嗷呜一声,冲着白奋斗呲牙。

    跑在前头的金来哇哇哭,叫:“奋斗叔,救我,快救我们,救救我们吧!”

    白奋斗:“不要怕,叔在呢!”

    这要是旁的小孩儿,白奋斗也不能不管,更何况这可是王香秀家的三个孩子,他那就要拿出一百二十分的力气了。

    白奋斗飞快的窜出去,捡起石头一块块的砸过去。

    野狗被砸的闪躲,铜来爬着爬到了前头,呜呜跑。

    白奋斗这是这一次,没那么准了,野狗是野狗不假,但是整天流浪的野狗,也是要面临很多“危险”的,自然也是会跑的。

    刚才是“一时不察”,现在野狗有了防备,飞快的就窜开了,跑的贼拉快,人家野狗也有气呢,大过年的,狗狗也想找点好吃的啊,但是你们这么欺负人,鞭炮炸狗,缺不缺德!狗狗不会说话,但是野狗很愤怒。

    野狗躲开了白奋斗的石头攻击,嗷呜着冲着白奋斗呜呜,一人一狗还僵持了下来。这个时候金来一看自己逃掉了,哈哈大笑,骂:“臭狗你咬谁!炸死你!”

    一个鞭炮,又丢了过去。

    砰!

    没炸到狗,扔的近了点,差点炸到白奋斗,白奋斗跳脚:“小兔崽子你往哪儿扔。你别招它!”

    金来大声:“你一个大人怎么这么没用,还怕一条狗?干死它,吃狗肉,狗肉狗肉!”

    白奋斗蹙眉叹息,心说这孩子真是太调皮了。虽说,淘小子就是聪明,但是这也太能惹事儿。

    他一个走神儿,倒是也被野狗抓到了破绽,野狗突然就加速跑了过来。

    “唉我去~”

    白奋斗手里已经没有石头了,他仓皇一闪,野狗冲过白奋斗,奔着金来就上,他转身要跑……“汪呜!”

    一口被咬在了屁股上!

    “哎卧槽!”

    “啊!!!”

    “天啊!”

    虎头几个小孩儿趴在大门口张望,吓的小脸儿都没有血色了,一个个抖着腿,叫妈妈。这时其他人也出来了。

    别看出来这么多人,苏家婆媳倒是没出门,门关的严严实实呢。

    王香秀此时正在缝补儿子的衣服,要起身,就被苏大妈拦住,她意味深长的说:“这么闹腾还能是什么事儿,肯定是孩子们打架了,不用出去。咱家三小子一起,肯定吃不了亏。一旦跟他们有关,咱们出去还落了下成,少不得要赔礼道歉的。大过年的不管是谁都得不依不饶,不出去就装不知道。他们还能跟一个孩子计较?”

    王香秀笑了,说:“妈,还是你聪明。”

    娘俩儿稳坐钓鱼台,动也不动。

    倒是老庄家着急忙慌的出了门,梁美芬一看儿子闺女都在,吓的赶紧上前:“咋了?你们没事儿吧?”

    虎头和小燕子双双摇头,指了指外面,吓的都不知道怎么描述了。

    这时赵桂花几个人也出来了,这一看真是哦豁!

    野狗咬了金来的屁股,白奋斗自然不能算了。他赶紧冲上前救孩子,大叫:“你这混狗,看我能饶了你。”

    他左顾右盼,捡起一根棍子就冲了上去。野狗嗷呜一声,飞快的逃窜。白奋斗急着去追,野狗慌不择路,奔着厕所就去了,周李氏本来就是出来上厕所。这听到外面的声儿,生怕被狗咬了,往厕所里一猫也不出去,可谁曾想白奋斗追着野狗跑。慌不择路的,反倒是跑到厕所这边了。

    周李氏:“白奋斗你干什么!别追了!啊啊啊,别过来!”

    她转身就跑,狗这个东西就是这样,你要是不跑,可能它还不追你,但是但凡你一跑,他反而是追的格外的快。

    周李氏眼看着野狗又开始追她,叫骂:“苏金来你个小畜生,你招惹野狗,你个丧尽天良的小混蛋……”

    又骂:“白奋斗你别追了,赶紧给狗撵走,给狗撵走啊!”

    她骂了两句,慌不择路,突然向前一带,整个人啪叽一下子摔在了厕所里,整个上半身都摔在了蹲坑里,手更是探了下去。

    “啊啊啊……卧槽你奶奶个祖宗!”

    要不还是说年纪大能撑得住事儿呢,这个时候赵桂花赶紧叫:“奋斗你别追狗了,你看看孩子啊!”

    苏金来被咬了一口屁股,刚才还哇哇叫,眼看着白奋斗追狗,这倒霉孩子倒是看个热闹,不叫唤了。

    他也不喊疼,抻着脑袋跟个乌龟一样,探头儿看白奋斗追狗,还跟着叫:“抓住它抓住它,吃了它!”

    好么,还真是一个不忘初心的孩子。

    赵桂花:“你可别吃了,那狗整天吃屎,你吃它?”

    苏金来:“……”

    围观的人:“……”

    本来觉得吃狗肉好像不错,但是这一细想,就觉得怪恶心的,狗吃屎,人吃狗,那是不是间接的等于人吃屎?

    啊!

    太恶心了!

    不行不行!

    大家立刻甩甩头,将吃野狗这件事儿甩出了脑海。就连金来都不言语了,虽然这是个嘴馋的孩子,但是还真没到能够不介意的地步。

    不说还好,一说怪恶心的。

    白奋斗听到赵桂花的叫声,也反应过来。当务之急是管孩子,不是追野狗,他赶紧转头回来,扶起了金来,说:“咋样儿?叔看看。”

    说话就拉开了裤子。

    九岁的男娃儿,九岁的最后一天,在这样特别的日子里,哗啦一下被拉下了裤子,当众露出叉叉叉不可说,小男孩儿也有羞耻心,默默的捂住了脸,哭唧唧:“屁股疼!”

    白奋斗一看屁股上果然是狗咬的血印子,他说:“这咋办啊!”

    他立刻抬头,一眼看见了庄志希,说:“小庄你在医务室工作,你快来给看看!

    庄志希:“……”

    这可真是病急乱投机。

    他说:“我在医务室,是收费的啊!”

    他也不是大夫,上哪儿看去?

    白奋斗:“庸医!”

    庄志希:“???”

    这什么屁话?怪不得当医生这么难,因为就是有这样四五六不知道的大蠢蛋。他说:“我压根就不是大夫,给他看坏了怎么办?怎么就庸医了?你会不会说话啊?你这不是脑子不好吗?不过我可提醒你,这让狗咬了,得赶紧去医院打狂犬疫苗。不然别是发了狂犬病。再说了,那狗整天在厕所周围窜,谁知道吃了什么,多少细菌。你还是赶紧去医院。”

    虽说白奋斗是个拎不清的蠢货,金来也不是什么好孩子,但是事关人命,庄志希还是很好心的提醒了一下。

    白奋斗:“这我能不知道?”

    他立刻抱起金来,撒腿就跑。

    金来裤子还没提上:“啊啊啊……”

    庄志希:“这他妈……”

    不是他不文明想讲脏话,而是现实实在有点不好说。

    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庄志希很无语。

    其他人也无语啊。

    杨立新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庄志希的身边,一根手指点点庄志希的肩膀,庄志希回头,杨立新问:“就他这样的,你确定能找到媳妇儿?”

    庄志希沉默了,深深的沉默,好半天,他说:“大概、可能、好像……咳咳咳!”

    找不到了,绝对找不到了。

    白奋斗抱着金来就跑,银来和铜来两个人陷入了呆滞当中,两个小孩儿不知道怎么办,好半天,银来立刻说:“等等我们!”

    他飞快的就奔着金来他们的方向追过去。

    “还别说,他家三个小子,感情还是深。这有事儿都能互相依偎。这是担心哥哥呢。”不知道谁来了这么一句。

    “你哥哥去医院,你们跟去干什么!别去了!”又不知道是谁说的。

    银来:“哥哥打针肯定哭,奋斗叔肯定能给他买糖,我不能不去!”

    铜来:“对,肯定有糖,我也要吃!等等我二哥!”

    围观群众再次陷入沉默。

    好半响,庄志希率先发出嗤的一声,先头儿“感情深”那位仁兄只觉得自己脸都发烫了,他家这什么崽子啊!这分明是为了糖!什么兄弟情深?不存在!

    庄志希:“行了,人都走了,咱们也散了吧。”

    他说:“其他的小朋友没有受伤的吧?”

    “没有!”小朋友们脆生生的回答,受伤是没有受伤的,但是一个个可吓个够呛。

    赵桂花:“没事儿没事儿。”

    他们老一辈儿,可是都会那老三样儿的,晚上偷偷给孩子念叨念叨就成,这话她没说出来,其他人也没说,大家都格外的有默契的。

    这要是说出来,就是封建迷信,但是不说吧,就啥事儿也没!

    “谁吓到了,回家一定要跟家里老人说,晓得不?”

    小孩子们:“晓得了。”

    “那行,散了,散了吧!”

    大家正要散了,突然就听一阵虚弱的声音传来:“救救我……”

    大家的脚步猛地停了下来,赵桂花:“谁叫啊?”

    她一问完,自己都反应过来了,拍着头说:“对啊,周大妈啊!周大妈刚才被狗追了。”

    可是那可是野狗,也是够凶的,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乐意出头。要是搁了一般人,那肯定是很麻溜儿的,但是周李氏这个人在院儿里是很不得人心的。

    她不光嘴贱骂人,还有什么挑拨人家婆媳关系啊,夫妻关系啊,都做的十分的麻溜儿,刚开始引发了好几家打架,但是日子久了,大家都知道她是什么人,就很烦她了。

    这不,大家都停下了,一点也不动。

    再说了,谁知道狗走没走。

    赵桂花看了一圈,王大妈不在,也不奇怪,王大妈这人挺好的,但是就是有一个爱好,她爱喝酒,平时自然不喝,但是这过年呢,肯定是要喝两杯的。

    年纪大了,喝点酒肯定在家睡觉呢。

    管事儿王大妈不在,大家都不动,赵桂花犹豫了一下,主动说:“那我去看看吧。”

    真是不想管,但是到底是一个院子的。

    庄志希:“妈,我去吧。”

    他转头儿回去拿了院里扫院子的扫帚出来,说:“我去!”

    赵桂花摇头:“还是我去,那是女厕所,谁知道还有没有旁人!”

    虽说这个时候应该没什么事儿,但是也不好让她儿子背着进女厕所的名声,一个刚结婚的大小伙子传出这样的名声总归是不好的。她夺过儿子手里的扫帚,直接奔着厕所过去了。她走的小心翼翼,走到厕所门口,左右张望一下,野狗已经不见了。

    这种野狗都是格外有警惕性的,遇到事儿肯定跑的快。

    不过也说不定在厕所里。

    “救救我啊,谁来救救我啊!”厕所里传来周李氏的哭声。

    赵桂花问:“老周,野狗在厕所里吗?”

    周李氏停顿了一下,这短暂的停顿很微妙,让赵桂花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说:“野狗在厕所里!”

    她也不往前走了,说:“我再叫几个人。”

    她回头叫:“再来几个人,野狗在厕所里。”

    “昂……?”

    大家都不是很想动就是了。

    赵桂花:“你们快点,大家一起把野狗赶走,总不能看着老周让狗咬死吧?”

    这么一说,立刻又有几个人找了趁手的工具凑上来了,虽说大家不爱管周李氏,但是还是那句话,要是真的出了事儿,他们这么多人就这么看着,恐怕也是不好的。

    再说到底是一条命。

    大家一起走到厕所门口,这个时候就有男有女了。

    人多就无所谓了,大家一起往里走,只是刚露个面儿,前头几个人就嗷的一声,转头干呕起来。

    要说周李氏也是倒霉,她在厕所里摔倒,正好是上本身摔在了蹲坑里。手上沾满了黄金。而这个时候野狗也冲进来了,白奋斗没追它。

    狗改不了吃屎,这话总是不假的,野狗它立刻就凑到了周李氏的身边,添上了她的手指。不过野狗倒是没咬人。

    可是野狗吃了一嘴,里里外外的,看的大家恶心的干呕,这野狗是万万不能吃的……不然非得给自己恶心死。

    野狗一看这么多人,呜呜两声,突然就向外狂奔。

    赵桂花一干人等都飞快的让开,逃吧逃吧,我们绝对不追,追一个算我们输!

    野狗嗷呜一声逃了,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赵桂花拎着扫帚,看着瘫在地上的周李氏,问:“周大妈,你还能起来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