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救命!攻略的美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23章 双标狗
    庄志希和明美小夫妻一跑就没影儿了, 这一下午都没回来,眼看家家户户都亮灯了,人还没影儿, 赵桂花忍了又忍,还是把想骂人的话咽回去了。

    大过年的。

    赵桂花反复的告诉自己:大过年的,自己也忍不住笑出来了, 这两天她可真是没少念叨这句话,她以前刷某音。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不管是八大原谅还是四大宽容, 可都有这句:大过年的。

    赵桂花眼看天已经彻底黑下来, 像是苏家的孩子都吃完晚饭去门口放鞭炮了,庄志希和明美还是没影儿呢。庄老蔫儿跟媳妇儿说:“孩儿妈, 你说这两个跑哪儿去了啊?要不出去找一找?”

    赵桂花抬头:“去哪儿找?你知道他们能去哪儿?我看这个点电影也看完了,谁知道跑哪儿嘚瑟去了。你出去找他们, 到时候我们再出去找你, 这还有完没完了?”

    赵桂花这话说的也对, 庄老蔫儿不言语了, 他背着手往外走。

    赵桂花:“嘛去呢?”

    庄老蔫儿:“我不出去,我就上大门口望一望去。”

    赵桂花点头:“行吧。”

    虎头磨磨蹭蹭的凑到赵桂花身边, 小声撒娇说:“奶, 我饿了。”

    小燕子赶紧也过来,仰着小脸蛋儿说:“我也饿了。”

    今天吃饭好晚好晚哦,小燕子摸着自己瘪瘪的小肚子,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奶。

    赵桂花:“你们等着, 你小婶他们分了桃酥,我给你们一人拿一块儿先垫垫。”

    两个小孩儿一人获得一块桃酥, 高兴的不得了,小心翼翼的吃了起来。桃酥这种东西, 他们家可不常有,两个小孩儿吃成了小花猫。高兴的眼睛都要笑没了。

    梁美芬看着儿女吃桃酥,心里暗自得意:又赚了!

    不过这也不耽误她上眼药儿啊,梁美芬说:“三弟和弟妹这感情可真好啊,整天腻歪着不够,就连出门都没影儿,乐不思蜀了。真是让人羡慕啊。”

    她都知道的,这婆婆的就没有想看着儿子和儿媳相亲相爱的,那是天然的敌人,她这么说,看明美日子还好过。

    梁美芬为自己的心机沾沾自喜,只要婆婆不喜欢明美,她就能得到这家里更多的“资源”,梁美芬继续说:“要说也难怪三弟那么稀罕弟妹,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弟妹还是长得好看啊。哎对了,妈,三弟从来没领您和爸一起去看过电影吧?”

    继续挑拨。

    赵桂花抬头看了梁美芬一眼,说:“你也没带我们去过。”

    搁这跟她玩聊斋呢是吧?

    她可是千年的狐狸,可不吃这一套。

    赵桂花可是见多识广的老太太,还能看不出梁美芬的意思?

    她呵呵一声:“你啥时候带我们去?”

    梁美芬:“呃……”

    她这一下子就像是的尖叫鸡被掐住了嗓子,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赵桂花微笑:“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愿意?”

    梁美芬:“不是,当然不是,只是……”

    她期期艾艾:“妈,我这不是没钱?我哪有弟妹条件那么好,我不挣钱,家里又有两个孩子,实在是有心无力啊。”她的声音越说越小声,总觉得婆婆还有话对付她。

    果然!

    赵桂花皮笑肉不笑:“你不挣钱不是因为你把工作让给了你弟弟?搁这儿卖什么惨呢?”

    梁美芬垂着头,不敢在言语了,别看她读书多,是高中毕业的,但是跟赵桂花这个扫盲班出身的老太太真是没有办法比。这老太太真是天生就会吵架。

    她不敢搭话儿,生怕再次被怼,老老实实起来。

    好在,赵桂花也没追着她一直火力输出,她倒是也起身,说:“我也去门口望一望,估摸他们有什么事儿耽搁了。”虽说小儿子和小儿媳是一贯不靠谱的,但是她多少还是知道这两个家伙的,他们不是那做事儿完全没有分寸的人。

    按理说,早该回来了。

    赵桂花来到门口,就见庄老蔫儿正在跟白老头唠嗑儿,白老头儿他们家是距离大门最近的一家,他吃过晚饭拎个小马扎儿坐在门口看孩子们玩儿,正好儿庄老蔫儿出来了,两人倒是凑到了一起唠嗑。

    庄老蔫儿跟老白头关系还成,他跟大院儿任何人关系都成,毕竟他就不是那能能咋咋呜呜的人,再加上,他们大院儿委实有点阴盛阳衰,男人一个个都没有这些老太太有能耐,自然都跳的不高了。

    庄老蔫儿蹲在白老头儿身边,说:“这大冷天儿的,你干啥呢?”

    白老头儿:“看个热闹,在家也没事儿干。”

    庄老蔫儿点头,回头瞅了一眼苏大妈家的门,转回头也没说话,就看着巷子口儿。倒是白老头儿好奇的问:“你这不在家窝着,怎么也出来了?”

    “等我家老三呢,这小两口儿不知道跑哪儿玩儿了,还没回来。”庄老蔫儿语重心长:“你说你哈,我家老小儿都结婚了,你儿子三十出头了,你这当爹的也不给操心操心。”

    白老头反驳:“我咋不操心了?我也着急啊,但是他找不到合适的有啥办法?你说咱们都是一个大院儿的,你们这做叔伯的,也想办法给介绍介绍啊。”

    庄老蔫儿:“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我认识谁?”

    白老头叹气,也回头看向了苏家,小声说:“其实倒是有合适的,但是,难啊。”

    到底哪里难,白老头儿没说。

    甚至连苏家小寡妇的名字,他也没有提一嘴。

    “你们说什么呢?”

    赵桂花出来看着俩人嘀嘀咕咕的,叉腰大步流星上前,说:“这两个小兔崽子,真是让人不省心。”

    庄老蔫儿:“别讲脏话别讲脏话。”

    赵桂花翻白眼:“小兔崽子是个屁的脏话?”

    她抻着脖子张望,脚碰了碰小马扎儿,说:“往边儿上点,你堵门口儿干啥。你说你,这是不吃晚饭改喝西北风?”

    白老头嘴角抽了抽,深深的觉得这人真是不会说话。

    不过这种泼妇,白老头儿才不跟她一般见识呢。

    赵桂花蹙眉:“真愁人。”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自行车铃声传来,眼看着一辆自行车飞一样的窜进了巷子,铃声响个不停,巷子里正在瞎跑的小孩儿个顶个儿的闪开,庄志希飞速前进,明美抱住他的腰,生怕被甩出去。

    嘎吱……一个紧急刹车。

    庄志希一脚踩低,支住了自行车,转头儿帅气笑脸:“妈,我们回来了。”

    他正打算解释解释,就看明美一下子从自行车上跳下来,挽住赵桂花,大眼睛睁的可大了,嚷嚷:“妈,我们刚才去派出所了。”

    “咋?出啥事儿了?你们惹事儿了?”白老头开口倒是快,就是不盼着别人好。

    明美一扬头,轻轻哼了一声,说:“我们怎么可能惹事儿,我们是那惹事儿的人吗?我们抓了坏人,帮着送到派出所了。公安大叔还说等年后上班,要去我们单位表扬我们呢。”

    明美可得意了,这能不得意吗?

    她可是做好事儿。

    赵桂花:“!!!”

    她惊讶的看着明美,随即反应过来,拍着明美的肩膀啪啪的:“你行啊。”

    明美:“轻点轻点。”

    赵桂花还真是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她就说,这两个人虽然不着调,但是也不至于大过年的不着急回家。没想到还真是有正事儿,这件事儿是上辈子没有的。

    赵桂花笑了出来,说:“我就知道你是个能耐的丫头,走,赶紧回家,饿了吧?妈给你做点好吃的。你再讲讲怎么抓的坏人。”

    明美大声的说:“好。”

    庄志希在后头跟着嚷嚷:“还有我还有我,我也在啊。”

    话是这么说不假,当妈的都不能相信,这事儿是庄志希干的。即便是用脚丫子想也知道,人肯定是明美抓住的。这是亲妈对儿子深深的了解。

    不过当妈的也没给儿子拆台,说:“知道还有你,走,回家吃点热乎的。”

    他们一家子的声音可不小,关门关窗的屋里听不到,周围瞎跑的小孩儿倒是都听到了,金来三兄弟互相对视了一下,彼此使了一个眼色,凑到了厕所的后身,三个小孩儿蹲在一起,金来小声说:“完了,这个娘们可不是什么好人。”

    明明是个小孩儿,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说话很街溜子。

    银来赶紧说:“她说她抓了坏人是假的?”

    金来摇头,他到底是大一点,说:“应该不是假的。”

    银来和铜来有点不懂了,既然不是假的,怎么说她不是好人呢。抓了坏人的,就是好人啊。

    两个娃娃四只眼,四眼懵逼。

    金来瞅着两个弟弟就觉得他们很不行,他语重心长的说:“你们想啊,她都能抓坏人了,就说明很能打。”

    银来铜来点头,这还用说吗?

    银来:“她肯定能啊,上次一下子就给砖头踹成两瓣儿了。”

    他都记得呢。

    金来觉得弟弟真是不行,一点脑子也没有,他们三兄弟,他是最有脑子的。他哼了一声,说:“她又能打,又不客气,那么以后我们肯定不能偷他们家了。”

    他忿忿:“她能给坏人送到派出所,如果我们偷东西,肯定也能给我们送到派出所。那对我们来说,她是好人吗?阻挠我们吃饱的就是坏人,她就是个坏人,天大的坏人!”

    只要不帮助他们家的人,都不是好人。

    他说:“他家条件那么好还不帮助我们家,如果我们自己主动拿还可能给我们送到派出所,那叫好人吗?这个娘们就不是好人!”

    这个逻辑,金来是通通儿的。

    银来也懂了,就是因为这个婶婶还是个“好人”,对他们来说才不是“好人”。

    只有小铜来,因为年纪小一点,还一点也没明白,什么好人坏人的,他一点也没懂,他就是知道,以后这家不能偷了。想到这里,就晴天霹雳。

    “那咋办啊!”他失落的说:“他家也是有好吃的的。”

    金来:“谁知道啊,最近赵奶奶也凶起来了,不肯给我们东西了,他妈的,真是一点也不善良。这种人怎么就不遭报应呢。”

    他十分不忿。

    其实以前,他们三兄弟偶尔还是能在庄家摸到点东西的,虽然不多,但是一个土豆一个地瓜,或者一把花生,偷偷拿了还是能偷到的。赵奶奶虽然也不高兴,但是他们装可怜,他奶说两句好听的话,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但是最近,赵奶奶变得十分的面目可憎,一点也不善良。

    他家还多了个能打的,金来觉得真是伤心。

    “哥,你说咋办?”

    “啥咋办?暂时先观望吧,那我们吃不饱,是我们的错吗?”

    “不是!”

    三个小孩儿,倒是很理所当然了。

    明美可不知道,自己明明是做了好事儿,但是在三个小孩儿这倒是判定成了“这娘们不是好人”,她正在家里兴高采烈的给大家讲抓人的经过呢。

    白老头儿也凑过来听热闹,不过他心里是一点也不信的,这小媳妇儿可真能吹,还一下子给人踹到墙上,她咋不说能给人踹飞上天呢?吹牛逼都没见过很能吹的。

    不过听个热闹,他还是很乐意的。

    别说白老头儿不相信,就连庄家其他人都不怎么相信。唯有赵桂花,那是真的相信。她眉眼都是笑,说:“虽然这件事儿挺危险的,但是你做的对,这种坏人被抓了,也是一个大好事儿。以后他们不能到处祸害别人了。”

    她又说:“不过往后你们可得回来早一点,别让家里人跟着担心。”

    明美点头:“知道哒。”

    明美虽然讲的兴高采烈的,但是一点也没耽误吃饭,夹菜的动作已然快如一阵风,一口也没少吃。她吃饭的间隙,庄志希也没停下来呢,庄志希:“本来遇到抢劫的,我想保护我媳妇儿的,但是我还没咋地,就被我媳妇儿保护了。哎你们不知道,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一干人等:“……”

    这话你好意思说出口?

    庄志希:“不过我也不是个怂包蛋,其中有一个还是我踹倒下来的。”

    赵桂花:“哦。”

    庄志希:“哎我去,我以前觉得自己就算是会打架的,但是我看了我媳妇儿之后才晓得我那不叫会打架,叫会咋咋呼呼,真的会打架是我媳妇儿这样的。真的,帅炸了!”

    他也是真的超级兴奋的,他以前就是听说自己媳妇儿一打七,但是现在真的看到才发觉,这是多么牛逼。

    白老头儿看他这个兴高采烈的样儿,没忍住说:“你媳妇儿这么能打,你可得好好表现,不然你媳妇儿保不齐可能对你动手。”

    明美停下动作,蹙眉看向白老头儿,这老头儿怎么跟还挑拨离间。

    庄志希微微一笑,说:“我媳妇儿那肯定不能对我动手啊,不过往后我可放心了,谁要是不长眼来招惹我,我媳妇儿可能给我出头。对吧媳妇儿。”

    明美翘着嘴角笑,说:“对呀。”

    庄志希伸手揽住了明美的肩膀,得意一笑。

    白老头儿:“……”真是有辱斯文,竟然就这么勾肩搭背,没眼看。

    他啧了一声,不过还是凑在这里看热闹,视线少不得落在饭桌上,老庄家的饭菜可以啊。但是一想到自家今晚吃的也是肉丝面,也不是差了,他又平衡起来。

    不过就是过年而已。

    庄志远看着弟弟和弟妹,突然说:“公安同志年后会去你们单位?”

    庄志希点头:“是啊,那个大叔是这么说的。”

    庄志远一拍桌,说:“这可是大好事儿,既然是要去单位,就算不送个锦旗,至少也能送个感谢信,这可是十分有面子的。你们两个运气好啊。”

    他对这些还是比较清楚的,如果只是单纯的感谢,那么到家里感谢就可以了,专程提到单位,肯定就是走这个渠道了。那么至少一封感谢信是少不了的。

    可别小看感谢信这种东西,普通老百姓送的和派出所送的可不一样,说句实在的,如果两个差不多身份的人同时要提干,那么有这个荣誉的可比没有强多了。

    庄志远是很懂这个的,眉眼都是笑意,说:“你小子,要走运了。”

    庄志希这个时候也想到了,不过他这种岗位,升也没地儿升,提级吧,可能还不够格,所以他也不想那么多,只说:“其实我也不在乎这些。”

    再说啊,其实厉害还是他媳妇儿厉害。

    他在现场,宛如花瓶。

    明美这个时候也吃完了,打嗝儿揉着肚子,吃的有点急,吃撑了。庄志希:“怎么了?不舒服?妈,咱家还有茶叶末吗?弄点喝喝呗?”

    平时不敢要,过年么,还是可以的。

    现在能喝到茶叶沫儿的人家,就是相当不错的人家了。

    一般人家备一点点,都是用来招待重要客人的呢。

    赵桂花:“我看看去。”

    她翻开储藏柜,看了看摇头:“没了,上次的喝完了没再买。”

    他们这样的人家每次弄到一张票也是很难的,自然有接不上的时候……

    明美:“我家有,我记得我爸有,等我初三回娘家拿。”

    她倒是个没心眼儿的,这话一说,屋里的人神色各异。庄老蔫儿和庄志远是不好意思;梁美芬的无言的尴尬,因为她从没有从娘家拿东西过来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从婆家拿东西回娘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