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救命!攻略的美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25章 是个小辣椒啦
    赵桂花领着全家去钓鱼, 出师不利。

    她果然是一条也没有钓到,回家的途中,都有点落寞, 只有赵桂花一路上叨叨个不停:“老娘不是钓不到鱼,就是今天也是过年,我不忍心他们立刻变成盘中餐。”

    这个牛逼吹的哦。

    庄老蔫儿还可能跟着打配合, 笑着说:“我晓得你是厉害的,这天底下就没有你学不会的。钓鱼还不是小事儿一桩?你是不想, 不是不会。”

    赵桂花微微点头, 说:“还是老头儿你懂我。”

    庄老蔫儿憨厚一笑,说:“那肯定的啊, 你是我媳妇儿,咱们可是几十年的感情了。”

    庄志远:“……”

    他弟, 其实有点像他爸吧?

    这真是一脉相承的能拍马屁。

    不过他爸这个马屁只拍他妈, 他弟弟就是无差别马屁精了。

    虽说没有钓到鱼, 但是也大中午了, 赵桂花还是选择了坐公交车回家,别看她嘴上吹牛逼, 但是心里倒是幽幽叹息, 这波亏了。他们一家子回家,刚到门口就看到周李氏和苏大妈都坐在各自的家门口呢。

    一见他们的毫无收获,周李氏嘎嘎嘎嘎的笑起来,跟个野鸭子似的;苏大妈则是抿抿嘴, 笑了一下没言语。赵桂花还能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心里琢磨什么?

    她哼了一声,提着鱼竿儿, 直接大步流星的回家,就算是没有钓到鱼, 他家也不是没有鱼。

    今天中午,就吃鱼。

    烧两条!

    哼!

    赵桂花不怎么高兴的回家,周李氏也终于“放心”的回家了,她就是想看看赵桂花这老虔婆是不是真的能够钓到鱼,果然不出她的意料之外,她就是没有钓到。

    周李氏这心里啊,两个字儿:爽快!

    别人过的不好,她就觉得高兴了,她哼着小曲儿进门,不过一见儿媳妇儿,刚才还乐呵呵的脸色一下子耷拉下来,说:“你个没用的玩意儿。没怀孕还坑我坏了三毛钱检查费。”

    姜芦的干呕,果然是虚惊一场,怀孕什么的,还是没有怀孕的。

    姜芦苦着一张脸做午饭,只觉得心情越发的沉重,她到底这什么药都喝,咋就不好了呢?难道,她真是不孕的么?姜芦的脑子乱乱的,深深觉得自己对不起周群。

    “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偏方,你不能再拒绝了,你要是不生,就让地方吧。”

    姜芦霍的抬头,赶紧说:“妈,我生,我一定能给周群生一个儿子的,你相信我。偏方我吃,我什么都吃。”

    她停顿一下说:“我这昨天凌晨才喝了黑狗血,先看看这个有没有用,如果有用,不是就用不上偏方了?这黑狗血也不是一天就有效果,您说呢?”

    周李氏一瞪眼,说:“你还敢给我犟嘴!”

    她骂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还敢跟我讨价还价,不管是什么时候,这生不出孩子的女人都是没用的废物。我家周群一表人才,那是厂里的栋梁,他为了你,没孩子都忍着,不说你一句不好。你现在为他做一点点事情就推三阻四?怎么的?你恶心童子尿?你知不知道对有个孩子来说,喝尿是天底下最小的小事儿。”

    姜芦眼眶红了,低声:“我知道,妈,我知道的,我知道周群对我一百二十个好,是我对不起他。我听您的,什么都听你的……”

    周李氏:“这还差不多!”

    她说:“这童子尿,你以为就随随便便就有?我还得跟院儿的孩子弄呢。就这,我还能直接说,要是让人知道你喝尿,我不丢人?好在咱们院儿里小子多。”

    周群这个时候适时的从里屋儿出来了,说:“妈,姜芦都答应了,你就不要说这些了,说的她也难受。这些事儿姜芦也不想的。”

    周李氏哼了一声:“又护着她。”

    周群义正言辞:“这是我媳妇儿,我不护着她,还能看她受委屈?妈,别太逼姜芦了。”

    周李氏越发的不愉快,一甩手,说:“我去茅房。”

    直接出去了。

    姜芦忍不了这个苦楚,一下子就扑到了周群的怀中,低声:“群哥,你真好,你真的对我好,我知道的。”

    周群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说:“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

    他低声:“妈年纪大了,着急抱孙子,你能理解的吧?”

    姜芦使劲儿点头:“我能,我特别能,我也想要一个儿子。”

    周群:“那就听她的吧,她虽然年纪大了,愚昧一点,但是出发点都是为我们好,我们也没有别的更好的法子。试一试,就当做试一试,好不好?”

    姜芦:“好,都听你的。”

    话分两头说,周群这头儿给姜芦哄的死心塌地,周李氏则是骂骂咧咧的去公厕,这岁数大了,厕所都去的多,不过她这出来倒不是想上厕所,完全是要给儿子倒地方。

    她低声骂道:“这小贱人生不了,就让我家小群在外头生。”

    她碎碎念,正好遇到明美从厕所里走出来,她上下扫了下明美,她不是十分消瘦的那种类型,但是也不像王香秀是很好生养那种。这小媳妇儿嫁过来也有一段日子了。

    她停下脚步,问:“哎,老庄家的,我问你,你有了吗?看你也不像是一个好生养的。”

    明美:“???”

    她迷茫的看着这个老太太,不知道她又发什么癔症,不过这老太太可不是第一回了。她刚嫁过来的第一天,她一个陌生人就跳出来教训人找存在感了,可见这人是个脑子拎不清的蠢货。

    又坏又毒的。

    明美眨眨眼,反应过来这老太太问什么,清脆的说:“关你什么事儿,你还是管好自家那一亩三分地儿吧。”

    她扭头儿就走,根本不跟周李氏这种人寒暄。

    周李氏气的颤抖:“你你你、你个小贱人怎么说话呢?你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你个心肠歹毒的。”

    明美停下脚步,回头:“我心肠歹毒?我看能说出这个话的人才是心肠歹毒吧?你要是精神有毛病就去精神病医院看一看,别整天在院子里找存在感。我告诉你,我明美可不吃你这一套,你以为你是谁啊!还小贱人?我看你才是个老贱人呢。岁数不小还不要脸,什么狗屁东西啊!脑子不好就吃药,出来撒泼当我怕你啊!呸!”

    明美左右看看,正好四下无人,她毫不客气,一通输出,真是,还敢跟她吵架?她整天在公交车上遇见的泼妇可比周李氏这一辈子打过的架还多,还敢跟她面前冲大?

    她要不是刚嫁过来要保持点形象,早就喷这个老家伙了,真是不着四六。

    “你没事儿就去看看你的疯病,怎么?自家不够你舞的?你还跑到邻居这装老佛爷了?你可给我滚蛋吧,垃圾,神经,倒霉催的老不要脸!”明美叭叭叭了一通,重重的哼了一声,说:“以后见着我给我滚远点儿,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明美凶巴巴的结束,一转头儿,看到她男人庄志希靠在大门口的门上,乐不可支的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明美……明美一下子脸就红了,她咬咬唇,娇憨的跑了过去,挽住庄志希的胳膊说:“走,回家。”

    她娇嗔说:“你刚才什么也没看见对不对?”

    庄志希一点也不配合,笑着说:“不,我一点也没落下啊。”

    明美摇晃他一下,说:“你就是没看见,我还是温柔的我,对不对?”

    庄志希噗嗤一声笑出来,长长的哦了一声,没有说的更多。明美掐他一下,庄志希笑的更厉害,闪躲说:“对对对,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

    明美点头:“我还是温柔可爱的我。”

    庄志希:“噗。”

    明美:“你什么意思嘛,你笑话我哦。”

    庄志希挑眉:“怎么可能,我这么舍得呢?”

    他捏了一把明美的脸蛋儿说:“我觉得这样的你很好,最起码我不用担心你被人欺负。”

    明美:“……”

    欺负?

    欺负她?

    从小到大,她可不是那个挨欺负的。

    明美冲着庄志希眨眨眼,庄志希笑了出来,神神秘秘的靠近明美,说:“你猜,老妖婆会不会过来找茬儿?”

    明美摊手:“我怎么知道?我又不了解她,不过我不怕她。”

    庄志希:“那要打赌吗?”

    明美有眨眨眼,她推开庄志希在院子里洗手,小心思一转就晓得了,这个人肯定是要借着打赌,来跟她赌一些有的没的,她都知道的,可是很了解他的。

    她立刻想明白了,洗完了手,冲着他的脸甩水,清清脆脆:“不赌!”

    “哎你别甩水啊,冷。”

    明美笑眯眯:“哼,要你算计我。”

    两个人一起进门,明美凑上前:“妈,有什么我能干的吗?”

    赵桂花抬头瞅她一眼,说:“没有。”

    明美哦了一声,高兴的坐下,不用干活儿很好的呢。

    赵桂花:“你们刚才在外面耍什么?”

    她随口一问,梁美芬一下子高兴起来,心道:让你们秀恩爱,让你们秀,婆婆,骂她,使劲儿骂她!梁美芬真是恨不能立刻看热闹。

    明美:“嗐,我们赌周大妈会不会上门呢,刚才周大妈在厕所门口堵着我,我可没客气,把她喷了一顿。所以志希哥就要跟我赌,她会不会上门找茬儿。不过我不跟他赌,嘿嘿。”

    赵桂花:“那她肯定不会上门。”

    明美眼睛一亮,问:“为什么啊?”

    赵桂花深深看了她一眼,说:“因为我在家。”

    明美立刻懂了,说:“那我知道了,因为她吵不过您,又不能上手打架。”

    赵桂花点头:“就是这么个道理。”

    她说:“咱们院里这些人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吵架归吵架,但是可不会真的动手儿。如果动手儿闹到了可就不好看了。”

    明美一听这个,摇头说:“那不对啊,周大妈打白奋斗了啊。”

    “那不是长辈跟小辈儿动手?再说谁没个死穴?周群就是周大妈的命。又是白奋斗先动手,周大妈算是反击。”

    明美轻轻的哦了一声,示意自己懂了,感慨:“那她要是打我,我要不要还手呢?”

    赵桂花:“……”

    她幽幽的说:“你就不能在把人推开的同时不着痕迹的给她好看?悄么悄教训人?你不是高手?这点都做不到?”

    明美:“……”

    她抿抿嘴,不言语了。

    这话,没法儿说啊。

    倒是梁美芬震惊的看着婆婆,她婆婆果然是个心黑的,竟然教唆弟妹打人。

    梁美芬瞬间变成缩头乌龟,生怕婆婆又让自己干啥,这可真是个凶残的。

    “行了,鱼马上好了,准备吃饭吧。”

    赵桂花在锅边儿贴了玉米面儿饼子,别看这玉米面饼子跟大馒头没得比,但是只要是贴鱼锅儿,那可是棒极了的。味道十分的不错。一家人很快的大快朵颐。

    苏家闻到炖鱼的味道,铜来一下子就把筷子撂下来了,不高兴的嚷嚷:“我想吃鱼,我也想吃鱼,他家都有鱼,我家为什么没有?”

    王香秀:“妈,你不是说他家没钓到鱼吗?”

    苏大妈坐在门口等着,可跟周大妈不一样,周大妈是想看热闹,但是她不一样,她是想看看有没有便宜可以占。以前遇到这样的时候,她多说一些好话,诉诉苦,卖卖惨。多少还是能从赵桂花哪里得到一点好处的,

    但是最近都没有了,赵桂花整天风风火火的。

    她也没什么机会,今天就想着看看能不能弄到鱼,可是赵桂花回来明显是没有钓到鱼的。她自然没提什么了。但是现在……他家竟然在炖鱼?

    苏大妈:“谁知道呢,也许是他家原来就有,也许是今天还是掉到了。”

    她当时看了所有人都没见有收获,估计是前者了。

    “我要吃,我要吃的……”

    铜来仗着自己年纪小,往地上一躺,开始蹬腿儿:“要吃要吃!”

    金来和银来也渴望的看着妈妈,王香秀叹息一声,说:“我过去试试吧。”

    她起身出门,来到了庄家门口敲门,庄志希起身开门,不过虽然开门,他一手扶着门,另一手直接搭在了门框上,压根儿没给人进来的机会,往里张望都未必看得清。谁让庄志希个子高呢。

    他一看门口的人,疑惑的问:“苏嫂子,有事儿吗?”

    王香秀露出一个楚楚可怜的表情,说:“小庄啊,你家正吃饭呢吧?”

    她眉眼含春的望向了他,说:“你家这鱼,做的也太香了,我家铜来闻着味儿,嗷嗷叫唤,满地打滚儿呢。你看能不能给姐姐匀一口?孩子是真的可怜,是我当妈的没本事,他们没什么营养。给一点点,我们沾点儿味儿就成。改天姐姐买了鱼,一定还你。”

    庄志希挑挑眉,笑着说:“苏嫂子,你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一点点鱼还提什么还不还的。”

    王香秀心里一喜,正要感谢,就听庄志希说:“不过你也晓得,我家人多,我家八口子呢,别说是鱼肉了,鱼汤都蘸着饼子吃掉了,我都开始啃鱼刺了,匀给你,真是没有的。”

    王香秀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有点不满意庄志希的拒绝,她都主动过来要了?怎么还能一点也不给,有这么做邻居的吗?一点都不知道体谅困难户。

    她蹙紧了眉梢儿,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说:“你跟嫂子开玩笑呢吧?孩子还在家哭呢……”

    庄志希笑着说:“其实我倒是觉得苏嫂子也不必为难,小孩子哭就是挨揍少了,你多打几顿就好了。”

    王香秀的脸色是彻底黑下来了,十分的不虞。

    庄志希:“嫂子还有事儿吗?没事儿我继续啃鱼刺。”

    王香秀忍着想骂人的冲动,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说:“那、那算了。”

    她一转身,门咔哒一下就关上了,真是不留一点点分寸。王香秀的脸黑的不像话,迈着沉重的步伐进门,苏家几个正等着她要鱼呢,听到她回来立刻爬起来:“吃鱼!”

    再一看,啥也没有。

    铜来:“哇……哇哇,我要吃我要吃鱼……”

    苏大妈:“没给你?”

    王香秀叹息一声,说:“没给,庄志希根本不吃我这一套。”

    孩子还在哭,她大声呵斥:“好了,你们有完没完,咱家就这个环境,就是这么没钱就是这么穷,吃不起鱼。你们就算是哭死也没有人可怜你们!哭哭哭,就知道哭!这么想吃去做别人家的孩子啊!我这当妈对你们还不好吗?整天为你们操碎了心,你们是一点也不让我省心。也不想想,那好东西是咱们这样的人家吃得起的吗!是吗!”

    她的声音特别大,白奋斗很快的就过来了,他敲门问:“秀姐,怎么了?”

    王香秀开门,揉了揉眼睛,眼睛立刻通红,她说:“孩子嘴馋,没事儿,我骂过他们了。”

    白奋斗一看三个孩子的样儿,再看看王香秀,心软的不得了,他说:“你看你,孩子小想吃好的,这有什么错?你这样骂孩子,还不是自己伤心?”

    他轻声安慰王香秀,恨不能立刻登堂入室。

    王香秀抹了一把眼泪,说:“我自然是晓得的,可是家里就是这么个条件我有什么办法。”

    白奋斗咬牙:“这样,我下午去河边看看,不就是鱼吗?我就不信我钓不到。”

    金来立刻:“我也要去。”

    白奋斗:“好好好,领你们,领你们三个一起去,奋斗叔带你们去钓鱼。”

    王香秀咬咬唇,她其实是想让白奋斗给钱或者买了直接给她的。但是眼看白奋斗这样说,又想到他最近两次赔了十五块,又是过年,又是买车,料想手里也没有多少钱了。

    她在心里叹息一声,说:“那,你们注意安全啊。”

    “这你放心。”

    白奋斗安抚住了苏家人,却不晓得,别人家都趴在窗户上偷偷的看热闹呢。姜芦趴在门上,低声嘲讽:“让你算计我家周群,活该你被寡妇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