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救命!攻略的美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27章 奖励
    赵桂花找了一根很趁手的木棍子做巡逻的武器。

    别看赵桂花不像是明美从小就练武的姑娘, 她也是比一般人强不少的。毕竟,她八十的时候还是广场舞的弄潮儿,九十的时候还带着小区一干老太太一起打太极。

    所以说, 她觉得她比一般人强!

    别管是不是花架子,她拎着木棍儿倒是也能舞的虎虎生风。

    赵桂花是坚决要巡逻的,这个大家谁也拦不住, 吃完晚饭没一会儿天色黑下来时间差不多了,王大妈过来找人。各家各户都一起出门, 大概因为今天是第一天的关系, 各个儿还都挺有精神头的。

    明美也套着棉袄说:“妈,我跟你们一起。”

    赵桂花摇头:“那倒不用, 我这边人多着呢,你在家待着吧, 别给我添乱。”

    这既然谁也劝不住, 老庄家也不强求了。

    庄志希看了看情况, 说:“应该没什么事儿, 让妈去吧。”

    倒不是他不心疼他妈,而是他也看出来了, 他们劝不住人。而且一起巡逻的人也不少, 左右就算是有什么事儿也轮不到他妈出头。再说了,他妈本来就是十分咋咋呼呼的性格,这一起巡逻邻里邻居的唠唠嗑儿,闲话个家常也未尝不可。

    赵桂花瞅了庄志希一眼出门, 跟大家一起会和,虽然是过完年了, 但是天气还挺冷的,一个个穿的都不老少, 赵桂花林拎着一个木棍子,跟孙悟空似的。

    别说是她,其他人也是一样的,第一天么,大家都有点准备的。

    大家一起出门,小分队十来个人,王大妈为首,大家顶着夜色走出了大门,今天阴天,倒是一点不月光也没有,暗戳戳的,赵桂花说:“月黑风高杀人夜。”

    其他人:“……”

    苏大妈抖了抖,说:“老赵你别说这个,怪吓人的。”

    白老头儿立刻附和说:“就是,你看你,你说这个干啥。苏大妹子你别害怕,凡事儿有我呢,我在总归不能让大妹子你受伤。”

    苏大妈柔弱的笑了一下,赵桂花在不远处瞄见了,抖了一下。

    讲真,这老娘们年轻的时候来这一出儿,真的很有看头儿,但是现在多大岁数了啊,五十多了,比她岁数还大呢,还来这一出儿,跟个老妖怪似的。

    她嫌弃的快走几步,走在了巡逻队伍的最前面,看到他们的做派真是反胃。

    周李氏本来走在前头呢,一看赵桂花也上前了,立刻就不乐意起来。她阴阳怪气的开口:“呦,这还怎么走的那么快了?前边是有什么能给你捡吗?”

    赵桂花冷笑:“我可不像有些人,整天想着不劳而获天上掉馅饼。”

    周李氏:“你!”

    她正想骂人,一下子想起赵桂花今天白天发飙,不得不说,周李氏还真是有点怕了。她这个人就是这样,恨人有笑人无,更是欺软怕硬。

    赵桂花今天火气似乎很大,周李氏差点挨揍。

    不得不说,她多少还是不敢死命的得罪赵桂花的,谁让赵桂花家里人多呢。赵桂花就是个泼妇,家里还有好几个大男人,周李氏家里也算是人丁单薄了。

    她咬咬牙,决定暂时不跟赵桂花这个老不死的一般见识。

    她看向了后头的白老头儿,再次怨恨起白老头儿年轻的时候不肯跟她合为一家。其实她周李氏也不是相中白老头这个人,这人要个头没个头,要长相没长相,她也看不上。可谁让这人有一个正式的工作呢。

    她是想着白老头只有一个儿子,又有正式工作,正好能帮衬他们家。至于说白老头的儿子白奋斗,她还没放在眼里,给碗青菜汤饿不死得了。

    一个小孩子,还不是随便拿捏?到时候长大了能挣钱的还能给她和她儿子当牛做马。周李氏想一想就觉得这个主意真是贼好。她想的千般好万般好,本来觉得拿住白老头儿不过是手到擒来。

    可怎么也没有想到白老头儿压根没有看上她,他这狗东西竟然看上了苏大妈,要说这个院子里周周李氏最恨的是谁,那么当数苏大妈了。

    以前她男人还在的时候就整天偷看苏大妈,还偷偷给苏大妈窝头,后来她男人走了,苏大妈的男人也走了,两个人都是寡妇又被无尽的对比。

    就连白老头这老不正经的也是对她有心思,这是周李氏恨极了的。

    她觉得他们院里,除了他们家,没有一家好人,最恶心就是苏家。可是……她抿抿嘴,垂眼,赵桂花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现在赵桂花过也不差,家里又人丁兴旺,她不能不想办法啊。

    只靠他们家,哪里能跟赵桂花作对呢。

    如果笼络了周大妈就相当于拉拢了白家两父子,她觉得,虽然最恨苏大妈,但是短暂拉拢也是可以的。不然这赵桂花倒是越发的嚣张了。简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再一个……她还想着苏家的童子尿呢。

    这院儿的小孩儿不少,但是王大妈和李芳都在家,李军军李伟伟不好抓空子;而庄家吧……他家倒是有个小男娃儿,但是总是领着妹妹到处跑。俩小孩儿也不分开,倒是也不怎么好找机会。

    唯一合适的就是苏家三个男娃儿中最小的铜来了。

    铜来今年五岁,比虎头还小一岁呢,肯定更好忽悠。

    她眯眯眼,持续盯着苏大妈,王大妈看见了,微微蹙眉,小声儿:“这老周怎么怪怪的。”

    赵桂花:“没憋什么好屁。”

    她晓得的,周李氏最不是个东西。其实她也看不上苏大妈,但是苏大妈做事情是有目的,没有好处的坏事儿,她是不会干的。但是周李氏不是,这货就能干出损人不利己的奇葩事儿。

    她嘀咕:“她别来招惹我,不然我非扇她。”

    王大妈一愣,随即笑着说:“你最近这火气有点大啊,她怎么你了?”

    别看大家是一起巡逻,但是三三两两的,倒是也是边走边唠嗑。这让庄志希猜对了,都在东家长西家短呢。王大妈跟赵桂花走在一起,说:“她是有点不讲究,不过你别跟她一般见识了,她脑子钝。”

    赵桂花可不觉得周李氏是脑子钝,她说:“她纯粹是坏吧?什么钝?你看她那嘴脸。”

    虽然嘲弄了一句,不过赵桂花也晓得,王大妈作为管院儿,肯定是希望大家都和和气气的。免得这个事儿那个事儿的,也耽误她的精力。

    她笑了笑,转移话题,说:“赶明儿我去后海钓鱼,你去不?”

    王大妈调侃:“人家都去后海滑冰,你去后海钓鱼。我听说你买鱼竿了,咋样?有成果不?”

    赵桂花:“快了快了。”

    她说:“我觉得我这水平,几天就能习惯。”

    王大妈:“……”

    这还真是不怎么相信的。

    她笑着说:“你去吧,我可不去,我不得意那个,我家老李没事儿倒是去转转。哎对了,我听街道办的小陈说。你大儿媳妇儿总是去街道办找工作?”

    其实是街道办不乐意了,让她过来跟庄家说一下,让梁美芬没事儿少去街道办哭诉,明明是条件不错的人家,干啥非得跟贫苦户抢工作?再说,她自己原来不是有正式工作的?

    如果家家户户都像她这样,把自己的正式工作让出去又找街道介绍工作,那么街道的工作还要不要做了。这个事儿,街道的工作人员其实已经几乎就差明说了,但是梁美芬是个脸皮厚,还是隔三差五的去。实在是不胜其扰。

    这不,作为管院儿,就找到她这儿来了。

    其实这个事儿年前那几天就有了,不过正好赶上过年,她觉得这过年,梁美芬总是不能去的,所以没着急说。毕竟大过年的去跟人家说这个,也不是什么好事儿,给人家添堵。

    你说巧不巧了,正好今天有这么一个机会,王大妈都觉得现在谈一谈这个事儿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了。

    她说:“其实这个找工作的事儿,我觉得还是得自己想办法,总是去街道赖着不走,这有什么用呢?要是有用,我家李芳天天去了。你说对吧?”

    赵桂花一听这话还有什么不了解的?

    她直白的说:“梁美芬给你们添麻烦了吧?”

    王大妈笑:“嗐,我倒是还好,不过街道那边就觉得她这人真是没数儿。”

    别看梁美芬自己不觉景儿,但是她在这一片儿也是小有名气的,小有名气的——蠢。这自家还有一儿一女呢,这都不管儿女吃喝还想着娘家的弟弟,把最最重要的工作让出去,这是多蠢?

    反正这一片儿大院儿就没有一个比她还蠢的。

    赵桂花也晓得梁美芬现在的名声,她干脆的说:“行,这事儿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让她去街道给人添麻烦。”

    王大妈:“我就知道你深明大义。”

    赵桂花睨她:“这倒是也不用给我戴高帽儿,我也是不想她再去丢人。就她自己不觉景儿,其实不晓得人家一个个的背后怎么说她呢。”

    王大妈叹息一声,说:“正是这么个理儿啊。”

    她说:“你说你家这个大儿媳……哎对了,我看你家小儿媳人不错啊,整天一张喜庆的笑脸儿,人咋样?”

    赵桂花:“挺好的。”

    赵桂花:“说起来,过几天我去你家借缝纫机用用哈。”

    王大妈:“行,这有啥,你要干啥来我家用就是了。”

    他们大院儿,就两个缝纫机,一个是王大妈家的,另一个就是周李氏他们家的,那是姜芦的陪嫁。赵桂花回头看周李氏,周李氏凑到了苏大妈身边,不知道嘀嘀咕咕什么。

    反正这人一看就没什么好的心思。

    她冷笑一声,心说你可别犯到我的手里。

    王大妈也看了过去,看见白老头,有点嫌弃的别开眼。

    王大妈眼看他们两个跟别人拉开了点距离,小声说:“老白头领着白奋斗来找我了。”

    赵桂花:“嗯?”

    王大妈:“他还是想找个黄花大闺女,这不是让我给介绍吗?”

    提到这事儿,王大妈嘴角抽了抽,带着几分不可置信的意味儿跟赵桂花抱怨:“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你知道他家啥要求吗?他家要求人家姑娘必须是头婚,还必须二十五岁以下。说是年纪大了不好生养,他家白奋斗都是三十一,哦不,这都过年了,他家都三十二了。好意思吗!除此之外,还得有正式的工作,家里没有负担,长相身段儿在王香秀那个档次就行,要保证能生男娃儿。同时家庭条件也不能差了,家庭条件最好像姜芦。就算不像姜芦,也得比照你家明美的家庭条件。不可以更差。”

    说到这里,王大妈唾了一口,说:“他家怎么有脸提的啊!我他妈听了都震惊了。”

    她真是不想说人家坏话,这可真是实在忍不住了。她做媒也有十几年了,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没有逼数儿的。她低声:“你说他是不是疯了啊。”

    赵桂花也震惊了,她很肯定的点头,说:“疯了,而且病得不轻。但凡是一个有正式工作的二十五岁以下的小姑娘,都不怎么想找他好吗?更不要说还有后续那些条件,咋想的啊。姜芦结婚的时候,陪嫁了一辆自行车,一个缝纫机,还有一块手表,这可是三大件儿,一般人家买不起的。这可是咱们厂子的独一份儿,到现在还没有人打破呢。他就敢要?”

    “谁说不是呢。”

    赵桂花:“还最差也得是明美的家庭条件,他真是敢开口。他是真不知道我家明美条件多好。我说句实在的,要不是我家老三长得好,就算我家老大和明家大小子是同学,他们俩也没戏。就白奋斗……他那长相?三十多瞅着跟四十多似的,还没几根儿头发,跟寡妇搅合在一起人也不灵光,人家小姑娘是疯了吗?真是脑子不清楚的。我看他就不是成心找,他就是想去添寡妇的臭脚。”

    “噗噗!”

    王大妈掐了赵桂花一下,说:“你可别跟旁人这么说。”

    “大实话。”

    “实话不好听啊。”

    俩人都笑了出来,不是他们笑话人,而是白奋斗属实没有自知之明。

    这男人,真是对自己一点避暑也没有,呸!

    第一天的巡逻,在欢乐的八卦里悄然结束。果然,今天一天屁事儿也没有,其实赵桂花有点不记得上辈子小偷出现是哪一天了,而且三天轮流巡逻改成了四天轮流巡逻,会不会撞上他们也真是不好说。

    不过不管好不好说的,赵桂花反正觉得如果遇到了,就呼吁大家一起打人,如果没遇上,那就没遇上。她也不强求。相比于明美很盼着在工作岗位上出现小偷儿,她一个老太太可属实没有这样的需求。

    赵桂花觉得,明美就属于那种艺高人胆大的。

    随着巡逻的事情开展起来,机械厂也很快的开始上班了,庄志希他们是初七上班的,这过年啊,是他们一年之中放假最多的时候了,初七早上一大早,庄志希就来到单位,第一天上班,总是要好好打扫一下。

    好在,大家都是这样想的,大家来的都早,一起忙活很快医务室就干干净净。

    庄志希随身带了一点碎茶,他昨晚表现太好,媳妇儿赏赐的。这不今天提了热水,就给自己泡上了,能喝一天呢。王医生笑着说:“呦,小庄,不得了,你这都喝上茶叶了啊?”

    庄志希喜滋滋的点头:“那可不,我媳妇儿给我准备的。这有了媳妇儿和没了媳妇儿,可真是一点也不一样啊。”

    王医生调侃:“那不给我们分点试试?”

    庄志希一本正经:“这可不行,这可是我媳妇儿的一番心意,让我媳妇儿知道我把她的心意给了别人,那可肯定要伤心的,我哪儿舍得伤我媳妇儿的心啊!”

    “哎妈呀,就你有个媳妇妇儿了,真是娶了媳妇儿,整天媳妇儿长媳妇儿短的。”

    庄志希笑:“可不,以前没结婚不知道有个媳妇儿的好。”

    大家立刻都笑了出来,带着几分暧昧的意味儿,这就懂的都懂了,庄志希是医务室最年轻的,现在连他都结婚了,其他人自然都懂了。一个个笑的厉害。

    大家正说说笑笑呢,就看一个丰腴的女人推开了医务室的门,这不是旁人,正是王香秀,她眼光一扫,视线落在庄志希身上,随即轻声笑了一下,说:“小庄啊,秀姐有点不舒服,过来找你看一看。”

    庄志希微笑,客客气气的:“苏嫂子啊,你看,你跟奋斗哥还真是心有灵犀,之前他就把我当成医生,还让我给你儿子看狗咬的毛病,这你又来找我了。我不是说过了,我不是大夫啊,你们就算心有灵犀都把我当做医生,我这也不敢胡来啊。我就一收费的,跟医生可一点也沾不上边儿。”

    秀姐个屁的秀姐,他可不给她套近乎的机会。

    他疏离的笑,说:“你不管哪儿不舒服,都得让医生好好看看,我可不成。”

    王香秀抿着嘴,媚眼如丝的瞪了庄志希一眼,说:“你看,姐就想省点钱,你咋还一点也不帮忙呢。姐相信你,你给姐看就行。用不着别人。”

    庄志希耸耸肩,一本正经:“苏嫂子啊,你是不是来看脑子的?”

    王香秀懵了一下,随即说道:“嗯?你瞎说啥?”

    庄志希挠挠头:“你说你不是过来看脑子,咋连我说啥都听不明白了?苏嫂子啊,不是我说你啊,你省钱可不是这么省的。这脑子有问题,得去大医院好好的看一看。可不能为了省几个钱就乱来。你找我这样完全不懂医术的,跟去小巷子里找那个蒙古大夫,有什么区别?”

    他一副“我是真心为你好”的表情,说:“你看哈,你家可还有三个孩子呢,就算为了孩子好好长大,你也不能脑子有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