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34章 野兔与看电影
    傍晚太阳西下, 赵桂花蹬着自行车呼呼的往回奔。

    还别说,别看现在天气一样很冷,但是毕竟已经过了立春了, 天黑的倒是越来越晚了。赵桂花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机械厂下班,工人们三三两两的往家走。

    远远的还能听见机械厂大广播放的“咱们工人有力量”。

    李厨子跟女婿杨立新也在队伍里,他们最近可是人群的焦点, 毕竟,他们这条街最近可经历了不少的事儿, 大家好奇也不奇怪啊。谁不好奇呢。

    他们这条街的工人, 那在厂子里可受欢迎了。

    这一场场大戏那是跌宕起伏的,让人恨不能自己就在现场。

    李厨子翁婿两个正跟大家白呼的起劲儿呢, 就看一道身影飞驰而过,李厨子眼睛多尖啊, 立刻叫人:“赵桂花。”

    赵桂花的自行车嘎吱一下子停下, 回头看了过去, 说:“李厨子啊?叫我干啥?”

    李厨子微微拧着眉梢儿看着她, 说:“老赵同志啊,你这是干啥去了啊, 造成这个熊样儿?”

    这真是不怪李厨子这样说, 换了谁都要感叹一下子的,赵桂花身上沾了些土,就连头发上都有小刺毛球儿呢。看起来相当的狼狈。他疑惑:“你是去跟人打架了吧?”

    赵桂花眼睛一瞪,说:“你会不会唠嗑啊?我怎么就去跟人打架了, 我是那种人吗?”

    李厨子心里默默的说:你是!

    赵桂花哼了一声,说:“我可不是那闲着没事儿干的, 看见没有?我抓了一只兔子。”

    赵桂花从背篓里捏起兔耳朵,往李厨子面前一晃荡, 李厨子:“呦!!!”

    他眼睛也放光了,他们做厨子的比一般人家吃的可好,那是不缺嘴的,但是这年头再不缺嘴看到肉,也是要眼睛放光的。更不要说,这还是不要钱的肉。

    他惊讶的感叹:“你行啊老赵,有点本事。”

    再看赵桂花这个狼狈就不用说了,一看就晓得赵桂花是为了抓兔子造成这样的。这么想着,倒是也很值得了,不就是脏了点?回家洗一洗又没什么。

    那可是一只兔子啊。

    他竖起大拇指:“厉害,你哪儿抓的?”

    赵桂花:“这不是去钓鱼?半道儿看见的,为了抓它,我这一天啥也没干!”

    李厨子微笑,心道:就你这水平就算去钓鱼,这一天也白瞎了,不会有什么收获的。现在能抓个兔子,已经是十分惊喜了。不过这个话,李厨子可没敢说出口。

    这老娘们太凶。

    他笑着羡慕:“庄老蔫儿可有口福了。”

    赵桂花:“那还用说?”

    赵桂花:“哎,你看见我家庄老蔫儿了吗?”

    李厨子摇摇头:“没,估摸着还在后面吧。”

    他们厨房事儿少,下午收拾好了,半下午就没事儿了,无非是给明早做一些准备工作。相比于其他人下班了还要收拾工具,他们早就做好所有准备,就等着走了。

    要是遇上有什么事儿,偷偷先走也未尝不可。

    李厨子很得意自己的工作的。

    他说:“你家会做兔子吗?要不你把兔子交给我,我来搬你们下厨,我跟庄老蔫儿喝一杯。”还别说,有点馋兔子肉了。

    赵桂花:“你别想了,死心吧,没可能!”

    这啥事儿也没有就请客,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李厨子本来就是搂草打兔子,没成就没成,他感叹:“这运气,嘿。”

    两人闲聊了两句,赵桂花没慢慢的跟着走,很快的骑上车,奔回了家,他们老爷们回家吃现成的,她赵桂花还得回家做饭呢。倒不是说梁美芬不能做,而是梁美芬这个人吧……你不说做什么,她就能等着。

    你让她做决定,她不敢。

    不过赵桂花可不觉得梁美芬胆子小,小事儿胆小有屁用,大事儿不胆小啊。

    她很快的骑车回家,虎头和小燕子两个小孩儿在院子里跳格子,两个人嘻嘻哈哈,小燕子嚷嚷:“我厉害,我比哥哥厉害。”

    虎头也不恼,乐呵呵的,要说虎头这孩子吧,不像爸爸不像妈妈,他最像的是庄老蔫儿。憨厚又好脾气,怎么着都行。一般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可没有愿意带着妹妹一起玩儿的,但是虎头从不嫌弃,领着妹妹到处溜达,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的。

    虎头看到奶奶回来,开心的奔过来:“奶。”

    他们兄妹都是赵桂花照顾大了的,跟赵桂花的感情可比亲爸妈好。赵桂花揉了揉虎头的头,说:“看,今晚吃这个。”

    虎头:“嗷!!”

    兔子!

    他激动:“吃兔肉吗?”

    赵桂花:“对。”

    “哇哦!”

    两个小孩儿高兴的不得了,虎头:“我奶奶最棒了。”

    听到欢呼,梁美芬也急匆匆的出来,眉眼都是喜色,这年头谁不想吃点好的。她上前:“妈,今晚做兔子啊?咱们这就吃了?”

    赵桂花:“做了吧,最近大家胃口都不好,也吃点好的补一补。”

    梁美芬:“行!那咱是切一半儿还是切四分之一?”

    赵桂花大手一挥:“全做了,你看这只兔子,顶多也就二斤不到,咱家这么些人,你做的少了能够吃吗?你给处理一下切成两半儿,一半儿做辣炒兔肉;另外一半儿炖土豆儿。”

    她安排好了兔子的命运,去水槽子接水洗漱,这兔子跑的真是挺快的,她抓兔子废了老了劲儿了,如果不是她这人有毅力,早就放弃了呢。

    不过人啊,多少还是应该有点毅力的,不然现在也吃不到这个兔肉不是?

    她吩咐虎头:“虎头,你去把暖瓶给我打出来,我洗个头。”

    虎头:“好。”

    梁美芬正准备处理兔子呢,一看儿子过来拿暖壶,赶紧说:“我来!”

    她碎碎念:“你烫着不要紧,要是给暖壶摔了怎么办。”

    虎头:“……”

    总觉得,妈妈这个话,哪里不太对。

    其实现在天气还挺冷的,但是一点也没影响大家在院子里洗头,别说赵桂花,其他人也是一样,除非结冰,否则大家还是习惯在院子里,这样就不用搞得家里到处都水唧唧的。

    四合院格局的关系,外面风虽然也挺大,但是院子里也还好,赵桂花洗了头,把毛巾包在头上,严严实实的,这才脱了外衣和裤子,换上了其他的。

    她这个人就从来不会把棉袄棉裤外穿,要知道直接外穿的习惯可不好。像是前几天,不就有一个渐上了粪点子没法儿处理的吗?所以可见,人做事儿得考虑下一步。

    赵桂花给自己收拾妥当了,说:“等一下做菜我来。”

    不是她信不过梁美芬,而是辣炒兔肉这个,梁美芬未必能做好。他们家一般不太做特别辣的菜色,梁美芬掌握不好的。赵桂花做晚饭,梁美芬很有眼力见儿的去给赵桂花换下来的衣服洗了。

    在干活儿上,她从来没有怨言不偷懒的。

    梁美芬直接去院子里洗衣服,苏大妈轻轻推门出来,也凑了过来,她过来接水,一般人家都有一个水缸,苏大妈家也不例外。但是他家还是经常做饭的时候出来现接水,你也不晓得他家的水缸到底是不是个摆设。

    苏大妈看着梁美芬洗的是赵桂花的衣服,轻声细语:“大庄媳妇儿你可真是勤快,整天就看你为家里忙活了。这是你婆婆的衣服吧?你说赵桂花怎么就这么好命呢,儿媳妇儿勤快又懂事儿,真是让人羡慕。”

    梁美芬得意的翘了翘嘴角,笑着说:“这儿媳妇儿孝顺婆婆都是应该的,我也就是做好我自己的本分。”

    苏大妈:“你看看,你就是这么实在的,这媳妇儿做事儿是本分啊,但是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远了不说,近了咱们院儿也不是没有做不到的。你这人啊,孝顺。”

    梁美芬心里那个熨帖啊,虽然自家婆婆是个泼辣的老婆子,一点也看不到自己的好,但是外面的人能啊,你瞅,这不是就看到她的好了吗?

    要说苏大妈真是院儿里最心善的,她说:“大妈,你家秀姐没下班啊?我看李厨子还有小杨都回来了。”

    苏大妈:“还没呢,估计快了。”

    她弱气的笑,说:“咱哪儿能跟厨子比,你看你家人不是也没回来?”

    话音刚落,就看庄老蔫儿进门,手上还拎着一块板子,苏大妈好奇:“老庄大哥,你这是……?”

    庄老蔫儿:“嗐,这不是挑粪的老包头找我家老三帮忙做一个板子?我家老三做好了,他去接他媳妇儿了,我给他捎回来。”

    苏大妈:“小两口感情真好。”

    她是恨不能挑拨一下庄家两个妯娌的感情的,说:“这老三媳妇儿工作这么忙,家里活儿是一定也顶不上的吧?”

    她刚才绕来绕去,想说的还不是这个?

    当然,她也不是白白挑拨的,她可不是周李氏那个蠢货,干那损人不利己的。她挑拨这两妯娌,自己还是有利可图的。她可不是真的为梁美芬着想,在她看来梁美芬就是个没有脑子的蠢货,又无脑又不知道攒钱,这种人从来不在她的计划里。又没有钱可以被她图谋,她就算是对梁美芬好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她的目标是有钱的明美。

    她就是想让梁美芬跟明美不和睦。

    到时候,她再主动安慰一下明美小媳妇儿……呵!

    明美身边除了恶婆婆就是脑筋不清楚的嫂子,到时候还不跟他们家成为朋友?只要成为朋友,那就少不得要接济他们家了,苏大妈做事情,从来不看一时的眼前,那是要走一步算三步的。

    所以现在不过是刚刚开始罢了。

    不过既然庄老蔫儿在,她自然不好说的更多,只又小小的挑拨:“这个家里,多亏了你。”

    梁美芬正要说话,赵桂花瞬间拉开了厨房的窗户。说:“你不挑拨能死啊!”

    她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赵桂花大声:“你管好自己儿媳妇儿就得了,别在其他人家里挑拨离间,收起你那套小把戏。梁美芬,你还不赶紧洗,你是谁儿媳妇儿啊。人家说什么你就听什么,还沾沾自喜,怎么不蠢死你?”

    梁美芬一听,立刻飞快的搓洗起来,不再跟苏大妈说话了。

    她不敢说了啊。

    苏大妈脸色变了又变,不过很快的就恢复正常,轻声细语:“赵桂花,你误解我了。你看,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啊,如果有的话,我们说开了就好了,你看你最近对我可冷漠……”

    赵桂花看她一副委屈又可怜的样子,深深觉得,那些老头儿着了她的道,多少是有原因的。不过,她一个老太太可不吃这一套,她呵了一声,说:“你少挑拨几句,就没有人误解你了。”

    她又吼道:“庄老蔫儿,赶紧回家,在外面看什么呢。”

    庄老蔫儿:“哎,行。”

    他拎着木板子进来,赵桂花扫了一眼,说:“写的个啥?”

    庄老蔫儿一下子就微妙起来,他的表情都奇怪的不行。

    赵桂花本来就是随口一问,但是眼看他这个奇怪的表情,也瞬间好奇起来,说:“什么啊?”

    庄老蔫儿犹豫了一下,抬起了手,说:“你看。”

    此处禁止游泳!

    赵桂花纳闷儿的挑眉:“这也没什么啊,此处禁止游泳,有什么问题?”

    至于这么奇怪吗?

    她低头准备剁兔子,只是这一菜刀还没下来,冷不丁的,她猛然间想起来。这他娘的,这不是要树在厕所的吗?此处禁止游泳???

    她嘴角抽了抽,无语的说:“庄志希真不是个好东西。”

    这小子,就会搞这些东西!

    蔫坏儿。

    庄老蔫儿一听也是点头,他说:“你说这么写是不是不太好啊。我也觉得不太好,别人看了,多尴尬啊。特别是邻里邻居的,你说周群还有白奋斗他们看了,这不是要糟心死?”

    庄老蔫儿推己及人,觉得如果是他看见这个牌子,再想起自己掉进去过,心里肯定是要破大防的。

    赵桂花看了一眼,随即又看了一眼,很快的,她就淡定:“没事儿,跟咱们有什么关系,这不是包老头拍板定下来的?再说,人家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啊。”

    庄老蔫儿:“那听你的。”

    这是一个相当没有原则的人。

    庄老蔫儿很快将这件事儿抛诸脑后,他感叹:“你真厉害,这兔子这么敏捷的都还能抓到。”

    赵桂花得意的笑,说:“那是当然,你不看看我是谁,我明天还去,反正有兔子就抓兔子,没兔子就钓鱼,我这收获,可不能少了。”

    庄老蔫儿:“……”

    沉默一下,他憨厚点头:“你肯定行。”

    鱼竿儿也买了大半个月了,还没看见一条鱼。

    不过庄老蔫儿可不敢招惹媳妇儿,但他这人实在的很,说:“过几天放假,我跟你一起去钓鱼吧。”

    他其实也不怎么会钓鱼,但是到底还是几次经验的,自认为比赵桂花强上了那么一点点。

    “行,这现在冰都有点化了,我们不能用老办法抓鱼了,得想个新法子。不然光靠钓鱼,能钓几条啊?”

    庄老蔫儿瞬间警惕起来,说:“你不会又想去卖鱼吧?”

    赵桂花:“没!现在又卖不上价钱,还冒着风险,你当我傻?我不过是想趁着多的时候多抓点,做上咸鱼干,也能吃很久的。”哪有人嫌弃好吃好喝的少。

    庄老蔫儿:“是这么个理儿,不过咱们做咸鱼,也没地儿晒干啊。”

    这邻里邻居的怎么可能不发现呢。

    鱼这种东西,味道很大的。

    赵桂花也懂这个道理,点了点头,说:“可不是!”

    “妈,我们回来啦。”明美下班就像是一只小喜鹊,热热闹闹的,赵桂花笑,说:“你看她,她要是回来,整个院子都能知道。”

    庄老蔫儿:“年轻人啊。”

    这年轻就有活力。

    明美跟庄志希手牵手一起进门,明美一进门就嚷嚷:“妈,晚上去看电影啊,他们机械厂放电影呢。”

    “看电影,我要看电影。”

    赵桂花还没反应,虎头就冲进来了,蹦蹦跳跳,小孩子最喜欢这些了,他央求着说:“奶,去看电影,去看电影。”

    赵桂花:“行,去看,吃完饭就去。”、

    “那早点吃饭吧!去晚了人可多。咱们就没好位置了。”梁美芬也着急了,现在消遣少啊,看电影就是很不错的了。她也着急了,以前上班还有点热闹,现在在家闲置才两个来月,这感觉就格外的憋闷了。

    她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一致同意,就连赵桂花的动作都快了起来。

    还是那句话,刚重生的时候,赵桂花看这个土那个锉,这真真儿没几天就适应了这七十年代的生活。想当初上辈子呦,她连电视都不爱看了,他家还搞了个大投影呢。

    现在,别说电视了,收音机都没有一个。

    赵桂花现在听到看电影,就觉得脚底生风。

    “啊,妈,咱家什么时候弄来的兔子啊?”明美后知后觉的看到兔子,惊喜的叫:“是您抓的吧?肯定是您,别人不行!”

    赵桂花洋洋得意,你看,这小儿媳妇儿就这点好,火眼金睛,一看就晓得这么厉害的事儿,旁人干不来。

    明美也不是拍马屁,别看她嫁过来时间不长,但是家里就这么几个人,她都摸清了哎。公公庄老蔫儿,几乎没有存在感。大哥大嫂,不用多说;就连庄志希都不是能抓兔子的人。

    这唯一的高手,可不就是她婆婆么!

    “我们怎么做啊?”

    “俩菜。”赵桂花说:“辣炒一个,炖一个。”

    明美打了一个响指:“棒!”

    自家人没得什么隐瞒的,赵桂花絮絮叨叨的把抓兔子的事儿说了说,明美立刻来了精神,说:“妈,下次我放假,你带我去呗。我可厉害了。”

    家里人中,她是一次也没有去过的。

    赵桂花睨着她,说:“你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