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人王〕〔隐婚总裁:女人,〕〔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39章 介绍对象
    一切都是为了房子。

    这真是恒久不变的道理,即便是的五十多年后,依旧是如此。

    赵桂花倒是能明白周李氏失了分寸的发疯,但是明白归明白,她是不能理解的。其他人也不能理解,如果闹一闹东西就是她的,那么怎么不去故宫闹呢。

    给你给你都给你!

    想什么好美事儿呢,简直是做梦。

    不过大家倒是没有想到,张副厂长会过来。但是很明显,蓝老头儿是知道的,要不然也不是这么个态度。大家再次在心里给这个老头儿提高了一个层次的“不好惹”。

    张副厂长陪同蓝老头儿留在这里,指挥几个人干活儿,大家干活儿就更卖力了。像是苏大妈这样会来事儿的还主动给他们搬了凳子,倒了水。

    那可真是相当的有眼力劲儿。

    好在,一间屋也不是很大,人又多,收拾的特别的快。

    赵桂花过来瞅了一眼,很肯定的断定:“你们今天刷了墙,晚上肯定干不了,今天搬不了的。最快也得明后天了,您老人家是在我们家凑合一天还是回你闺女那边。”

    作为亲戚,赵桂花倒是很随意,她说:“你如果去你闺女那边住,你这些东西都放在我家,暂时不要放在这边了,不然丢了就不好说了。”

    蓝四海天眼看了赵桂花一眼,一下子就了然了赵桂花话里的意思,这院子里有人手脚不干净。他点点头,说:“行,先放你们家,我去我闺女那边住。”

    张副厂长也有点不好意思,他们给人分配房屋,不仅有恶邻,房子还挺不像样的,他主动说:“您修整房子的费用,得厂子出,这是我们工作不到位,这次一定给您搞妥当了。”

    蓝四海倒是不以为意的摆摆手,说:“不用的,我这个人不讲究这些,别让那些疯狗过来影响我的生活就行。其他的,我这个人生活上是有自己的习惯的,不用别人多帮忙规整。”

    张副厂长笑了出来,说:“成,都挺您的,邻居这个事儿我们一定给您安排妥当了。”

    话是这么说,但其实该出的钱他们还是会出的,又没有多少,何必让人心存芥蒂呢。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他们没想给蓝师傅安排在这边的,这也是巧了,正好蓝师傅的外孙女儿住在这边,他们也是奔着小辈儿能够照顾一点老人家的心思,所以才安排到了这边。但是还真是没想到,竟然还有个不要脸的大妈。

    张副厂长十分的厌恶周李氏,不仅仅是因为周李氏影响他的工作,还有他骂自己是个矬子,真是让他相当愤怒的。当着矮子不说矬,他以为这是人的基本素质,但是没想到这人竟然这么不把他当做一回事儿。

    而且那话里话外的意思,那个吹嘘,好像周群比他厉害似的,这就让张副厂长更不满意了。

    “张副厂长,我这边有这么些徒弟呢,您不用在这边陪着我,您忙您的。当领导的,活儿也是不少的。”蓝老头客气的说:“我这边能照顾好自己的,如果我这点事儿都规整不明白,哪好意思在这里做大师傅教别人?”

    张副厂长笑了起来:“您老人家是个能耐的。”

    蓝老头:“一般一般,全国第三。”

    张副厂长:“噗!”

    该说不说,在他们大院儿的人来说,蓝老头看起来可真不是什么随和好相处的人。但是对于张副厂长还有厂里的领导来说,蓝四海老同志是很厚道很讲究的。

    他没有要求厂里有任何格外的待遇,就连住宿开始不太愉快,也没有太过计较。

    所以张副厂长对这位老师傅印象很好,他确实没再这边久留的,但是走的时候还是叮嘱了一下王大妈,她作为管院儿,家属又是他们厂子里的人,张副厂长是希望她能多少照拂一点老同志的。

    至于庄家,那不用说的,他们是亲戚,这个就不用他叮嘱了。

    蓝老头儿中午在庄家吃的午饭,同时在这边的还有几个徒弟还有……王大妈。

    关于找老伴儿这件事儿,蓝老头还挺积极的,大家坐在一张桌,蓝老头提了自己的意见:“我这边的情况是一儿一女,不过他们都不用我照拂,当然我也不用他们照拂。我是不要他们交什么养老钱的,所以如果找个新人,也不用她跟我儿女来往。过年过节坐在一起吃个饭,维持表面的平和就可以了。我不用她在我儿女面前充什么后妈,我也不会去她的儿女面前充什么后爸。我的女儿不会给她养老,她的儿女也不用给我养老。我这边是有工资的,一部分退休工资还有一部分返聘的工资。除了生活费,我每个月单独给女同志五块钱做私房钱,我是不管她怎么花,给谁花的。我这个人就讲究个吃。所以我找老伴儿,得做饭好。长得吧,不难看就行。年纪上我也没要求,但是只有一点,得身体好。”

    王大妈听着这个要求,怎么说呢?

    其实仔细想一想,还不算是要求很高。

    除了儿女相处那一点有点奇葩,但是别的倒是都还好的。

    蓝老头儿继续说:“我自个儿身体挺好的,所以我也想找个身体好点的,我都死了三个老伴儿了,再不找个身体好的,我还得送走第四个……”

    “噗!”

    王大妈喷了。

    几个徒弟也都噎到了,一个个面面相觑,不晓得说什么,垂着脑袋不说话。

    他们也都是三四十岁的人了,还真是没见过这样的事儿,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唯有赵桂花,只有赵桂花一派淡定,这有啥不淡定的?

    她都听过一遍了。

    不过她倒是忘了,这老头儿的原配是走了十几年,但是老头儿可不是一直没找!这老头儿还没少找,就是运气差了点。

    接连又死了两个,第四个还两地分居离了。

    说起来吧,赵桂花隐约听她亲家母酒醉的时候说过,嗯,上辈子说过,蓝老头子再找,是明美她外婆,也就是蓝玲的亲妈要求的,这家人跟传统人家不一样。活着的时候注重享受,屁也不攒,临终要走了也洒脱。老太太临死还说呢,自个儿一辈子也不亏,老头子继续活,也别亏着自个儿。你找个好看点的,不能比我差。她先下去了,保不齐在下头还要找个英俊小伙儿。

    那个时候赵桂花跟亲家母蓝玲处的不错,蓝玲倒是也没有必要撒谎。

    不过吧,这就……反正赵桂花就没见过这样式儿的。

    就很时髦了。

    蓝老头:“你们不用这样的,人的生老病死都是常事儿,谁也不能不死。我找老伴儿,如果我先走了,我分的这个房子就给她了,我的任何儿女都要不去。这都立在书面儿上。如果她先走了,我给她发丧。但是有一点,我这人怕麻烦,别给我找家庭太复杂的。其他的我就没啥要求了。”

    王大妈看向了赵桂花,努力使眼色,赵桂花淡定夹菜,说:“大叔本身工资不错,然后有一间房,没有儿女负担,可以每个月拿出五块钱给女方做私房钱。他好吃好喝,吃穿用有点讲究,如果嫁过来,日子肯定过的不差。然后大叔的要求是,做饭好,身体好,家庭不复杂。再有就是,这段感情就是他们老一辈儿的,跟双方的儿女没关系。”

    她抬眼说:“大叔这个条件也不算难找吧?”

    王大妈被蓝老头搞得有点懵,但是听赵桂花这么复述着盘了一下,又觉得好像还真是不难啊。

    主要是这老头儿的条件挺不错的,虽然老头儿没说自己的工资,但是想也知道不会很低的。王大妈这么一想,猛然间就发现,这老头儿给的比白奋斗多,但是要求比白奋斗还低啊。

    这要是真的给老爷子找对象,可能比白奋斗好找啊。

    白奋斗那个瘪犊子样都要求这个要求那个,女方嫁过来还要照顾父子两个的衣食起居,但是再看蓝老头……王大妈上下打量了一下,瞬间觉得就从外貌上来说,蓝老头也是占优势的。

    人家是个衣着干净,一丝不苟,精神抖擞的老头儿。

    白奋斗那小子整天邋里邋遢的,也不像个样。他们保安队那服装穿着可是很英俊的,但是硬生生的被这小子穿的像个街溜子。有时候啊,人最怕就是对比,王大妈也不往远处对比,她就对比眼前的人,立刻就觉得,给蓝老头介绍对象不难了。

    不过她也问:“大叔您都娶了三个了?这个能说一下吗?”

    蓝老头:“不,我娶了四个。”

    “噗!”

    大家又喷了。

    屋里的男同志们都羡慕的看着蓝老头儿,觉得自己活的还不如一个老爷子,想一想还有点小悲催的……

    蓝老头倒是很平静,他说:“我老伴儿十四年前走的,当年我就续弦娶了一个比我小四岁的大妹子,我们结婚了三年,她私会情夫的时候被情夫的老婆发现,慌乱之中被推下楼摔死了。她死了半个月后我又娶了一个比我小七岁的大妹子,我们结婚了七年,她患了重病,在医院住了半年去世了。第二年我又娶了一个,今年我要调到四九城,她不想离开儿女,所以我们和平离婚了。如果再结婚,我就是五婚了。”

    王大妈:“……”

    其实现在乱搞男女关系还是很被人诟病的,但是这位老同志虽然结婚次数多,但是每一次也都是有理由的,倒是能够说的清楚。而且也没人说媳妇儿死了不能再找……

    就是,反正作为女同志,王大妈是觉得处处都别扭。

    但是你顶多说这老头找的挺快的,却不能说这老头儿乱搞关系。

    王大妈:“那……行吧。我帮你留意着。”

    赵桂花笑着说:“老王你也不用压力太大,遇见了合适就介绍,不合适的就暂时不用介绍,也不急于那么一时半会儿。我也相信蓝大叔提的这些要求都是自己结了这么多次婚的经验,他肯定是不乐意放低底线的。你卡着线给他找吧。”

    王大妈:“……行。”

    不用多想就知道,蓝老头四婚的事儿,肯定是要流传的。

    不过蓝老头愿意说出来,很显然也就是没那么在意了。

    赵桂花:“蓝大叔,以后咱们不仅是亲戚,还是邻居,我晓得您不乐意别人掺和您的事儿,但是邻里邻居的,您岁数也不小了,有些事儿也别逞强。尽管叫我们,远亲还不如近邻呢。您要是不好意思叫我们家其他人,叫您外孙女婿,让我家三小子过去帮忙。”

    蓝老头:“可以。”

    蓝老头不阴阳怪气的时候,说话还是很干脆的。

    “还有,您初来乍到,不晓得咱们院子情况,咱们院子也不止一个寡妇,就今天那个想抢您房子的,就是一个寡妇。还有旁的寡妇,如果您没有什么意思,最好还是能避嫌就避嫌,不然让人家误会,惹出这样那样的麻烦,可就不太好了,您说对吧?再说你没相中人家,可不代表人家别人相不中您。反正咱们该有的距离还是要有的。”赵桂花该说不该说的,可是都在往外突突。

    她可不想再重温上辈子的事儿,所以这该说的话,一定要早早的说在前头。

    上辈子苏大妈就相中了蓝老头,她不是一开始就相中蓝老头,毕竟还要顾及点自个儿一贯经营的人设,可是也很快的,她发现蓝老头是真的条件好。这个时候就难保不动心了。

    而且她才五十多岁,蓝老头七十一了,苏大妈相中的不仅仅是蓝老头的钱,还有蓝老头这个房子,她家房子在院儿里已经算是大的了,但是人没有满足的时候,她还想要。

    谁让她家是三个男孩儿呢,蓝老头的房子虽然只有三十来平,但是收拾的比别人家可好,再说他挣得也不少,苏大妈很快的开始行动。她不是那种直来直去的人,她向来是能够装模作样的,再接二连三的靠近试探下,蓝老头儿无动于衷。但是白奋斗他老爹白老头儿反而是恼了。

    他坚定的认为是蓝老头勾引自己的人,找茬儿也就算了,还曾经动了手。

    虽说因为庄家人在,他没占什么上风,但是也惹了不少的闲言碎语,加上蓝老头儿本来就是结婚好多次,舆论对他反而不好。厂里训斥制止了好多次,效果不大。

    毕竟管不住旁人的嘴啊。

    也亏得蓝老头自己不在意,不然真是要气出个好歹。

    所以这一次一开始,赵桂花就把这话茬儿拉出来了:“这日子啊,且过且看,您是聪明人,看得透的。”

    赵桂花说完了,就见蓝老头若有所思。

    上辈子蓝老头就是一开始没有特别明确的制止苏大妈的靠近,才有了那些问题,所以赵桂花希望这次不要再有这些事儿。上辈子他们不好意思直接说这些,而且那个时候,赵桂花还没觉得苏大妈很有心机,所以倒是都中了招。

    但是这辈子吧,赵桂花是要第一时间说清楚的,她相信这老狐狸也听得明白。

    蓝老头:“我晓得了。”

    他难得的露了点笑脸儿,说:“你这人倒是不错。”

    哎呦呦,难得夸人的时候不是阴阳怪气的口吻。

    赵桂花:“我这人本来就很好。亲家大叔以后你相处就晓得了,我这人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顿午饭,吃的还是很不错的,赵桂花准备了鱼和肉,几个老爷们胃口都不小。吃的干干净净。不过蓝老头也没让赵桂花花钱,他们过来吃饭,可不是占人家便宜。

    五个老爷们吃饭,那可真是能顶人家吃好几天呢。

    不过这个粮票和肉票也不是蓝老头拿的,张副厂长虽然走了,但是临走之前倒是留下了中午的饭钱,毕竟啊,从外地来的老同志,他们多少还是要照顾的。

    蓝老头的一个徒弟比较憨厚,直接感慨:“赵大姐这饭菜做的是真不赖,我家媳妇儿做不出来这个味儿。”

    “那你不看人家做的是啥?”

    这菜里可是有肉的,有肉和没肉,能一样吗?

    “那倒是。”

    蓝老头下午收拾的差不多,就回闺女那边了,这边还要晾晒一天才能入住,他把自己的一些行李放在了明美他们家,自己则是跟着几个徒弟一起离开。

    明美下班回来,她外公已经没影儿了。

    明美:“??”

    她到处找,说:“我外公呢?我专门提前下班来着,他人咋还不见了?”

    明美从小到大跟外公来往的都不多,毕竟相隔两个城市,好多年都见不到一次的。不过明美是个自来熟儿,又是自己的亲外公,所以自然是热络的。

    赵桂花:“你外公今晚回你爸妈那边住。这边刷墙了,今天住不了。”

    明美哦了一声,感慨:“我外公是比较讲究这些的。”

    他这人可以不住大房子,但是一定得住的舒适;可以不吃山珍海味,但是一定得吃的好一点。

    明美这边跟婆婆碎碎念呢,那头儿庄志希还在单位没走呢,他这人一贯都是一下班就第一个窜出去的,坚决不多上工一分钟。但是今天吧,倒是有点例外。

    这消息传得快啊。

    这不,还没怎么着,消息已经传开了,人人都晓得,他们厂子从金陵过来的大师傅是庄志希他媳妇儿的外公,而这位老人家刚来第一天,就把电工组周群他老娘弄到保卫科了。

    据说,快中午那会儿,周群正在办公室里喝着小热茶,门就咣当一下子被用力推开,电工组的组长就跟骂自家的三孙子一样,把周群训个狗血淋头。

    周群不明所以,一下子脸就涨的通红,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很不愉快地问:“组长,您这是什么意思?这好端端的怎么就来骂人,我平时工作也是兢兢业业的,您这样未免有点欺负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