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兔子杀手(三更合一)
    虎头没有什么大事儿。

    不过也是轻微的食物中毒了,大夫仔细问过才晓得,这小孩儿放学的时候跟小朋友们一起摘了路边的野果子吃了,好巧不巧的,这个野果子是有轻微的毒的。

    大人身体强壮感觉不明显,可能只是有点点不舒服,但是小孩儿不行啊。

    小虎头这么小,当然格外的不舒服,他躺在病床上,小脸儿白白,声音很虚弱,说:“爸爸,我再也不摘野果子了。”

    野果子这么难吃还把他害的这么苦,小孩儿真是恨死坏果子了。

    庄志远坐在床边,给虎头揉着肚子,说:“你啊,看你还敢不敢贪嘴了。”

    要不是看这个小孩儿遭罪的小脸儿苍白,虚弱的不像样,遭了大罪,他都想揍这个小崽子的屁股了,真是没见过的东西都敢吃。真是胆子太大了。

    “往后没见过的东西别张口就吃!”

    虎头委屈巴巴:“我就吃了一口,涩涩的麻嘴巴,不好吃我就扔掉了,都没有给妹妹!”

    这也是小燕子没事儿的缘故,庄志远眼看儿子这个为自己申辩的模样儿,说:“你啊,还疼不疼了?”

    小孩子不会假装,说:“还疼,不过没有刚才那么疼了。”

    小孩子轻轻的啜泣了一声,小脸蛋儿埋在枕头上,问:“爸爸,我明天能回家吗?”

    庄志远:“不行。你奶去交费了,你得在医院住三天,观察一下。”

    虎头大眼睛都黯淡了几分,说:“我还要住三天啊~”

    “对。”

    庄志远一眼就看出儿子一点也不想留在这里的,但是他们又不懂医,大夫的话,那是要严格遵守的。而且大夫说的也有道理,孩子还这么小,多观察观察,别有后续问题也是好的。

    总归是让大人更放心一些。

    再说了,他也是再打两天的吊瓶会更好一点。

    庄志远:“你这小家伙儿不用担心什么,你就好好的休养,你妈在这边照顾你。”

    “我想要奶!”

    虎头也是有自己的要求的,他最喜欢奶奶了。

    梁美芬小声嘟囔:“你个小没良心的。”

    虎头倒是委屈巴巴的扯出一个笑容,“我想要奶奶,我要找奶奶~”不舒服的小孩儿有点任性。

    “你奶缴费去了。”

    刚说完,就看赵桂花匆匆进门,脸上满满都是震惊,她一副遇到大八卦的表情,庄老蔫儿一眼就看出来了,赶紧问:“咋了?”

    赵桂花:“你们猜我刚才在楼下遇见谁了?我遇见咱们大院的人了,白奋斗和周群互殴,进了医院。”

    “啊?!!!”

    庄志远惊呆了,他实在是不明白,这两位老哥年纪比他还大,怎么还能这么冲动。

    他说:“他们在哪儿啊?”

    赵桂花:“在二楼的处理室呢,具体情况我没详细问,白奋斗还哗啦哗啦淌血呢,他们一群人也都各个挂彩,我哪儿敢耽误他们治疗。”

    赵桂花记得,上辈子没有这个事儿,不过也不意外的。

    毕竟他们院子一贯热闹。

    三天两天的大架小架。

    “我去看看。”这样的事儿,谁不好奇啊。

    赵桂花:“去吧,咱们院很多人都在呢,他们送人来的。”

    庄志远嗖嗖的出门,梁美芬犹豫了一下,说:“我也去看看。”

    赵桂花没拦着两个人,她反而是冲着庄老蔫儿说:“你想看热闹也过去。”

    庄老蔫儿笑:“我过去干什么,反正他们回来也能说。”

    病房里不止他们一家,赵桂花眼看天色也不早了,说:“那你回家吧,明天还得上班呢,我们几个都没事儿,留在这里无所谓,你还是回去休息一下,不然白天没有精神。”

    庄老蔫儿:“这么一宿我扛得住。”

    赵桂花蹙眉:“抗什么抗,你当自己还年轻?赶紧的,别等我再说第二遍,你这人怎么不听劝。”

    赵桂花一凶,庄老蔫儿立刻就窝窝囊囊,他犹豫了一下,说:“要不我在这儿凑合一宿吧,反正回家也睡不了多久的。”

    他们这个病房还有两张病床空着呢。

    赵桂花想了想,说:“那也成。”

    这回家也挺耽误时间,倒是不如在这里睡,明早直接去厂子,她说:“那你睡吧。”

    这个时候小虎头也昏昏欲睡了,小孩儿早就困得眼皮打架了,完全是因为肚子疼才睡不着的。赵桂花盯着吊瓶,说:“奶给你盯着,你也睡觉。”

    虎头轻轻的哦了一声。

    赵桂花将虎头的被子往上拉了拉,拍着小孩子,小孩儿很快的睡着。这时已经是下半夜,大家都睡了,病房里倒是显得格外的安静。赵桂花却又没有睡,小虎头再打点滴,是要盯着的。

    她坐在床边,看着大孙子,她这些小辈儿,孙子孙女外孙的,虎头是最憨厚的,也是最豁达的。要说三岁看老还真是有点道理的,虎头小时候就是个听话憨厚的小孩儿,长大了也是一样,他也是在她身边陪伴最多的孩子。

    倒不是说其他孩子不孝顺,他们家的孩子还是都很孝顺的,不过一直在她身边照拂着的,就是这个大孙子。她看着小孩儿苍白的脸色,心疼的很,其实孩子有什么错呢。

    现在的小孩儿,哪里有不馋的。

    赵桂花琢磨着,怎么着变着法儿能让家里吃点好的。如果连吃都吃不好,未免也太白瞎她重来一次的机会了吧?做人可不能这么没用。

    赵桂花为了家里的伙食沉思起来,但是她却不知道,他们家从大到小,都觉得他们家吃的挺好的。相比于很多一个月也就吃一两次肉的家庭,他们家的伙食那是相当不错了啊。

    毕竟,一周里,他们家最起码有一次鱼,有一次肉。

    就算是工人家庭,这都不一定做的到呢。

    病房内安静的紧,赵桂花深深沉思。不过病房外面倒不是了,他们三楼倒是不明显,但是二楼此时却热闹的不像样。庄志远夫妻下来看热闹,刚到就看到白老头正在跟姜芦要钱。

    在他看来,不管是他的伤还是他儿子的伤,都该姜芦拿钱。

    姜芦却也火了,指着白老头就骂人。她在院里,一贯都是有点文化的小媳妇儿形象,这突然撒泼,怎么不让人震惊?其实姜芦也不是仅仅为了钱,如果不是白奋斗,她男人就不会受伤,这是让姜芦很愤怒的事情。

    两家就这么在医院里互相叫骂起来,姜芦是一点也不客气,嗷嗷的:“我们抓小偷,你儿子不仅做梗还先打人,我们打死他都行!你看我,你看我男人,我们可是苦主,现在你还跑我这儿耀武扬威了?白大爷,就没有你这么办事儿的!”

    “你这小媳妇儿怎么说话,那不是上一茬儿的事儿,那一茬儿不都结束了,你男人又砸我家玻璃!咱们一码归一码。”

    “没有你儿子维护小偷,没有你儿子先动手,怎么会有后来这些事儿,怎么会这样!”

    “你们吵什么吵,这里是医院!”一个护士大姐出来呵斥:“还让不让其他病人休息了?”

    “这件事儿不怨我,是他们家……”

    “你们家就是跟贼一样……”

    双方你来我往的,吵得天崩地裂,别说庄志远夫妻了,就连二楼病房里的人也都出来了,一个个穿着病号服凑过来看热闹。这样的事儿,他们没怎么见过啊。

    庄志远看着这个场景,牙疼一样,说实在的,他们院里好多人都一直觉得,姜芦是最温柔的。但是吧,果然人不可貌相。你说姜芦有这个能耐劲儿,怎么就能让周李氏拿捏的那么惨呢。

    不懂,真是不懂。

    梁美芬也吓了一跳,不过她想的倒是跟庄志远不一样了,她想的是,这婆婆的果然就是天生的能压住儿媳妇儿,姜芦骨子里这么不好惹,在周大妈面前还不是要伏低做小,唯唯诺诺。

    所以做儿媳妇儿的啊,还是得熬着,总有一天能给老婆婆熬走,也终有一天能多年媳妇儿熬成婆。

    他们围在人群里看热闹,就见王大妈很快的就钻出来了,王大妈不能不出来啊,作为同行人,她实在是觉得丢人啊,这么丢人,她可真是扛不住。

    他们大院儿,屁事儿怎么就这么多呢!

    这个时候王大妈倒是很羡慕庄志希和明美小夫妻了,你看看人家多精明啊,直接不来。这不来啊,就对了!

    丢人!

    王大妈在浓浓的丢人现眼下,尿遁了。

    王大妈虽然觉得丢人,但是也有觉得看热闹不错的,不过热闹还是那么好看的?第二天一大早,他们院儿好些个人都顶着大大的黑眼圈,那眼袋都要耷拉到下巴了。

    倒是庄志希夫妻状态还不错,毕竟他们夫妻可是在家睡觉的。

    不过庄志希这早上起来倒是没做饭,他起的也不算早了,索性直接动用自己的私房钱买了早饭,他端着盆去买了油条和豆汁儿,小燕子一早起来跟在明美的屁股后面,明美给她梳了两只小辫儿。

    明美贡献了两只红色的小皮筋,小燕子高兴的眼睛弯弯,甜滋滋的说:“谢谢小婶婶。”

    明美:“不用谢呀。你的小嘴儿真甜呀。”

    小燕子骄傲的拍着胸脯说:“老师说,小朋友就是要有礼貌。”

    明美憋着笑嗯嗯了两声,说:“小燕子说得对。”

    “你们说什么呢?”庄志希买东西回来,说:“小燕子洗手了吗?”

    小燕子大声:“洗啦!”

    她的大眼睛黏在油条上,动也不动,吞咽着口水。

    别看他们是四九城人,可能在这个时候早饭吃上一顿油条,也是相当不错的家庭了,就像是赵桂花,她穿越到现在,也就买了两三次而已。

    所以小燕子一看见油条,眼睛都不会眨巴了。

    庄志希:“吃饭,吃完了我领你去医院给你哥送饭。”

    “送什么饭?”

    庄志希一回头,呦吼了一声,说:“妈,你怎么回来了?”

    再一看,他大哥庄志远也在,他赶紧招呼:“快坐下吃饭,我买的多,本来还想吃完了去给你们送的。虎头怎么样了?”

    赵桂花他们一早回来,肚子正是咕噜噜。

    赵桂花率先就干了一大碗豆汁儿,别看很多人喝不惯这个味儿,觉得跟泔水似的。但是作为老四九城人,赵桂花最得意这一口儿,她倒是觉得,这个时候的最正宗了。

    她说:“虎头轻微食物中毒,不过人没事儿,大夫开了三天的吊瓶,人住院了,也正好观察一下。”

    庄志希:“他吃了什么?”

    赵桂花:“嗐,小孩子,还不是摸着什么吃什么,我……”

    她讲了一下虎头的情况,又说:“我昨晚一宿没睡,回来睡一觉,你大哥回来收拾点东西再回医院,现在你嫂子在医院看着孩子呢。”

    庄志希:“要不我今天请假过去照顾虎头吧,你们都休息一下。”

    庄志远:“不用,我跟你嫂子照顾的来,再说还有妈帮衬着呢,你别请假了。这总是请假,领导怎么想你?同时怎么想你?你还怎么进步?你也不能一辈子就在医务室做一个收费员吧?做人啊,得是有追求的,你这样不行,你平时该是多读书看报,学习一下现在的政策,争取早日……”

    “你可拉倒吧!”

    赵桂花真是忍不下去,这货整天怎么那么多道理。

    她说:“你吃饭就吃饭,别一堆屁话。”

    庄志远委屈的扁扁嘴,他妈真是独断,他说的明明很对。

    再看他弟弟,这货吃的热乎呢,一点也没走心。

    他幽幽叹息,他们家,只有他这个人比较上进了。他低头默默的吃饭,不过这个时候赵桂花倒是开口了,说:“他们昨天闹得挺激烈啊,我怎么看见他们两家的门都踹翻了,他们这是怎么打的啊?”

    “噗!”庄志希差点喷出来,他立刻捂住嘴,随即笑了出来。

    明美眨眨眼,不好意思的说:“都是我踢的。”

    “噗!”

    这下子又令人震惊了。

    明美立刻说:“我是帮忙来着。”

    她就无辜。

    庄志希:“可不是,我媳妇儿可是仗义为人。”

    “小婶婶厉害的,小婶婶一甩,人就糅的一下子飞出去了……”小姑娘还配音呢:“吧唧,摔在门上,门门就倒了!”

    赵桂花微笑。

    庄志远吞咽了一下口水,弟妹这么厉害的吗?

    赵桂花:“没事儿,踹就踹了。”

    庄家兄弟纷纷给老娘竖起了大拇指,果然他妈也是个狠人。

    明美则是翘起了嘴角,说:“我就知道妈一定是向着我的,妈,你不知道哦,昨天啊,他们这样……然后……后来……白奋斗被姜芦扇了一个耳光,他就呱唧一下子趴在了周群的身上,但是周群就嗷了一声,啧,那场面……”

    赵桂花和庄志远光知道是两家子打起来了,但是可不知道,前边还有这么多事儿。这一出儿一出儿又一出儿,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赵桂花听了好半天,咋舌:“他们可真行。”

    明美:“谁说不是呢。”

    明美正说的火热,庄志希突然开口:“媳妇儿,你再不走上班就迟到了。”

    明美:“啊!”

    她尖叫一声,飞快的窜回屋子,跟那兔子似的,一溜烟儿就背包儿蹬上自行车就走了。

    庄志希:“你小心点!”

    “知道~”远处传来明美的声音,她那自行车骑的,真是一路火花带闪电。

    家里这头儿也不用庄志希了,他也赶紧收拾收拾上班,把小燕子塞给老娘,说:“妈,你送她去幼儿园哈。”

    小燕子软软的说:“我想去看哥哥。”

    赵桂花果断:“放学我带你去。”

    小燕子:“……哦。”

    其实现在的幼儿园就是瞎玩儿,特别是小燕子这种小班的,去不去都无所谓,但是赵桂花还是把她打发去了。虎头不在家,把这小不点留在家里还得看孩子。

    赵桂花打算今天上山的。

    虽说庄志远说自己要上山,但是这突发意外,肯定是不成了。

    赵桂花专门去蓝老头那边的房子看了看,说:“今天肯定还搬不了,得明天了。老人家如果过来你就招待一下。我眯一会儿,然后出门一趟。”

    庄志远:“昂?妈你去哪儿啊!你……”

    “你是妈还是我是妈?没事儿少问那么多。”

    庄志远:“好吧。”

    这倒不是赵桂花存心要瞒着儿子,主要是这说一件事儿,就得再解释这个说那个的,那还不如一开始就别废话。赵桂花昨晚琢磨了很久。开动脑筋回想,想仔细想一想自己怎么能改善家里的生活质量。

    其实他家好几个人上班,钱还是有点的,但是现在偏是个花钱都买不来东西的年代。她倒是可以频繁的去黑市儿,但是那地儿也没有多安全,再说如果被人盯上,也很烦。

    赵桂花琢磨了大半宿啊,思来想去,总算是想到了一茬儿。

    哦,这倒不是上辈子的记忆,而是前些日子的。她前些日子上山钓鱼没成抓了一只兔子,依稀记得,追着兔子跑的时候好像看到远处有一颗板栗树。

    当时她忙着兔子,没太留心,但是依稀记得是有点。

    她打算过去看看情况,如果真是板栗树,倒是可以等成熟的时候采一些回来做点心。这玩意儿,吃个新鲜也是很好的。再加上,如果有个板栗树,那么想必也能招一些小动物,她守株待兔,未尝不可。

    除此之外,她还打算带上火柴,上一次她也算是摸到了兔子的巢穴附近,虽然不知道现在那边还有没有兔子了,但是她还是打算去看看,如果没有风,她倒是可以鼓捣点火攻,看看能不能抓到兔子。

    这事儿吧,是个没谱的,不一定成不成,所以赵桂花也不想说的太细致。

    赵桂花:“行了,你给收拾一下,我先去睡一会儿。”

    赵桂花一宿没睡,这精神头还很是有点扛不住,要不说这有点年纪啊,就不能太熬夜,虽说感觉自己扛得住,但是还真是不行的。赵桂花也不换衣服了,合衣躺在床上,一秒入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