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救命!攻略的美强〕〔我的武道靠破案〕〔占有欲超强!软糯〕〔重生:崛起香江〕〔霸婿崛起〕〔全民攻略:这个剧〕〔温僖贵妃她不想奋〕〔天才神医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卖房子也得治(三更合一)
    蓝老头搬家。

    说起来虽然是叫搬家, 但是“搬”的真的不多,蓝老头从金陵过来只带了衣服,现在厂子给分了住房, 拾掇了一下,买了一些家具桌椅板凳、锅碗瓢盆。

    明美她妈蓝玲过来给东西都规整出来,明美跟在她妈身后打下手儿。

    她今天休假, 这就是大厂子和小单位的差别了,像是庄志希他们机械厂是万人大厂, 大家都跟着固定的时间休息, 如果你有事儿就只能请假。可是请假了全勤的那个补助就没有了。虽然只有两块钱,但是这对大家来说还是很多的, 一般人都不舍得,所以大家都是尽量不请假的。

    像是明美他们客运站就不同了, 她们客运站上上下下二百来号人, 明美又是站子弟, 接她妈班来的, 几乎年纪大的都是从小就叫叔叔阿姨,年纪小的也是认识的多, 好多都是为了不下乡接班的。

    正是因为大家都是熟悉的, 所以他们客运站排休,就相对比较人性化,谁有事儿都提前打个招呼,这样可以轮班休。如果实在是临时有事儿, 找个人顶班,下一次再还回去就可以了。

    所以明美放假时间还是挺自在的, 她一早跟着她妈忙活,这个房间又不大, 很快就整理好了,一进门看过去左边就是一个开放式的小厨房,房间正中摆放了一个四角桌,墙边是一排柜子,右边隔断里面是一张双人床,大衣柜床头柜都有。

    房间粉刷过,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就连窗户上的玻璃都是新的,铮明瓦亮的,蓝玲把她老爹的衣服都整理出来。扑在隔断的台面上,将罐头瓶子里装满了热水,然后在衣服上重重的一寸寸压过。

    赵桂花好奇的问:“这是干啥啊?”

    这亲家母来了,她自然也在这边,这是待客之道。虽说不是来他家,但是都是亲家,一个院子的,她肯定要过来的。不过赵桂花还真是没看懂蓝玲的操作。

    蓝玲:“我烫一下衣服,衣服没褶子。”

    赵桂花:“……”

    学到了!

    其实这个法子,有些讲究的人家就会用,但是赵桂花他们家都是工人,不那么讲究,所以还真是没用过。赵桂花感叹:“这还真的挺麻烦的。”

    蓝玲:“其实也还行。”

    确实还好,蓝玲动作挺快的,虽说老头儿衣服不算少,但是蓝玲动作麻溜儿,今天是蓝老头搬家,按照他们的说法,今天是要“温锅”的,所以一大早的,明美她爸明向东就出去买菜了。

    他这样的大车司机,门路比别人多,买金贵东西都是他的活儿。倒是明美的兄嫂没来。明美她哥哥火车站比较忙,跟车去南方了,昨天上午走的;明美她嫂子娘家的老娘时日不多了,她最近每天都要过去,实在是顾不上这边了。

    不过蓝老头也不介意这些,他都不要求自己儿女在身边,自然更不要求一个外孙媳妇儿。他正在院子里跟庄志希唠嗑儿,庄志希今天是实打实的请假了,不过厂子给假期倒是挺痛快的,毕竟也是知道他今天是给蓝老头搬家。

    蓝老头看着旁边那一家门只是虚虚的靠在门框上,说:“他家人还没出院?”

    庄志希:“没呢,估摸着得住几天。”

    虽然周家和白家都被踹了门,但是白家已经把门修好了,白奋斗虽然还在医院,但是白老头已经回来了,毕竟他就是一些抓伤,问题不大的。

    庄志希坐在小马扎上,说:“姜芦回来过,给周群收拾住院的东西,也顾不上门了啊。这门还是王大娘给竖起来的。”

    周家没有功夫管什么门不门了,但是王大妈作为管院儿不能什么也不管啊。她也怕再闹贼,要知道,今次这个事儿就是闹贼引起的,所以王大妈是实在害怕再次出现这个问题,这两天每天晚上,他们大院儿都要在里面拴上插销的。

    她还专门挨家的谈了谈,总之还是防火防盗防小偷。

    重点是最后一句,防小偷。

    总之,不能再丢东西了。

    庄志希笑着说:“在我们院儿做管院儿可不容易的。”

    蓝老头点头:“看出来了,这么和谐又安宁的大院儿,不多见,真是不多见。”

    他又问:“那这两家是不着急出院了?”

    庄志希:“白奋斗是出不来,他虽然只是被砸了一板砖,但是砸的那可是脑袋,他都昏过去了,还淌了不少血,大夫肯定是要让他住几天的。他就算是不想住院都不行。至于周群,听说他因为被砸了一下,扭伤了腰。一般这种,大夫都说可以回家养着的,在医院也是养着,回家也是养着,都一样的。不过姜芦不干,姜芦生怕她男人有事儿,坚持要住院。说是要好好的治一下。喏,还不知道能住多久,我估计啊,白奋斗出院了,姜芦都不能让周群出院。”

    他昨晚儿可是去医院看过热闹了。

    蓝老头好奇的说:“那……他这腰子到底伤的咋样?”

    庄志希:“那谁知道呢,我昨晚去看我小侄子,可听他在病房里嚎叫。你说巧不巧了,白奋斗和周群都跟我们家小不点是一个病房呢。”

    蓝老头:“这是一个坚强的腰子啊。”

    庄志希:“那可不是,真是太坚强了!”

    赵桂花出来提水,就听到这两个家伙的话,她嘴角抽了抽,无语的很。

    庄志希:“妈,我来我来。”

    庄志希倒是有眼力见儿,赶紧把他妈的水桶接过去,说:“外公这边还是得买一个水缸,用起来方便。”

    “也对,赶明儿我去买一个。”

    庄志希笑:“什么赶明儿啊,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了,咱现在去?”他说:“我晓得哪里有卖。”

    蓝老头:“可以。”

    庄志希给水提进屋,这才跟着老头儿一起出门。王大娘出来看见了,感叹:“你家老三倒是个热情人的,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赵桂花:“那可不是嘛。”

    她问:“让你介绍对象的事儿,你看的怎么样了?”

    王大妈立刻震惊,这才几天啊,也就两三天吧?这就催了啊。

    大概是听到“介绍对象”四个字儿,蓝玲和明美娘俩儿也立刻从屋子里出来了,双双看向了王大妈,蓝玲温温柔柔的笑,说:“王大妈,您还记得我吧?我是明美的妈妈,这闺女嫁过来了,现在我爸也搬过来了,往后都在一个院儿里住着,少不得给你们添麻烦,还请多多包涵。”

    王大妈:“嗐,你看你说的这个,都是一个大院儿的邻居,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谈不上谈不上。”

    蓝玲轻声笑,说:“那我就放心了,其实我爸开始搬过来的时候,我们也希望他老人家跟我们一起住,但是奈何老人不愿意。没办法,我们这当儿女的只能由着老人了,你看都七十多了,这么大岁数了,我们做儿女的就是希望老人家能过的快乐一点。所以也顺着老人。不过老人到底年纪不小了,真心是有点不放心。好在啊,这亲家也是在这个院子住,有事儿能给我们通风报信,那就很好很好了。我们家老爷子是从金陵过来的,他年纪大,生活习惯又跟这边不同,可能有些生活上的小摩擦,还请院子里的诸位一定多包涵。”

    王大妈:“我懂我懂。”

    一看这个老头儿就很有个性,你这个柔柔弱弱的样子,可说服不了老头儿。

    王大妈是东北人,本身就长得高大,大嗓门也个性飒爽,她是十来岁来四九城的,四九城大妞儿也都有些飒爽劲儿,所以她处的很习惯。倒是这个明美妈妈,说话温温柔柔的,声音软的不像样,她一个女人都觉得不舍得大声跟她说话了。

    “明美妈,你放心,我也帮你多看顾一些老人家。”她拍着胸脯保证。

    蓝玲:“谢谢,对了,我听你们说找对象,是我爸的事儿吧?”

    王大妈点头:“是这个。”

    她观察蓝玲,想看这个女儿对老爹再找是个什么想法。

    蓝玲浅浅的笑,说:“那还要多麻烦您了,您放心,我们家一定不让您白忙活,媒人礼一定给您准备的高高的。”

    王大妈有点诧异,不过又一想,他娘的这老头儿都找过好几个了,人家都四婚了,当女儿的就算是有意见也该习惯了。所以她还真是不用想那么多了。

    她说:“我最近再寻摸呢,已经打听了几个,等我给你探一探别人的口风。”

    蓝玲含笑:“谢谢。”

    这时对门儿也出来人了,苏大妈端着衣服出来洗。她家的衣服,惯常都是王香秀下班了再洗,可没怎么见她忙活这个,今天倒是头一遭。笑着跟几个人打了一个招呼,认认真真的干了起来,但是这耳朵吧,少不得要竖起来了。

    赵桂花挑挑眉。

    蓝玲也挑挑眉。

    王大妈有点若有所思。

    明美眼巴巴的凑过去,好奇的问:“妈,我外公想找个什么样的啊?”

    她抓抓自己的头发,总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节奏,她外公这就要再找了吗?

    蓝玲:“你外公喜欢厨艺好的。”

    这当女儿的还是有点了解亲爹的,她这么一说,王大妈赵桂花就点头。王大妈又看了一眼苏大妈,话里有话的说:“其实有时候这找老伴儿,也不是那么坚定的就按照条条框框来。有时候看对眼了,再多的要求也不当回事儿了。”

    蓝玲垂垂眸,轻声笑,说:“人的喜好其实不太容易改变的,我虽然常年不跟我爸在一起住,但是多少也算是晓得他。他还比较喜欢个性爽直大方,健健康康的。那种柔弱又不能自理的,肯定不成。遇事儿先是哭三分,我爸怕是能呕死。再说了,我们不给我爸添麻烦,也不希望他养着别人一大家子。您说对吧?”

    她似乎是很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水槽子的方向。

    饶是王大妈是个大大咧咧的个性,也在这一瞬间晓得了。

    她想说什么,这蓝玲大妹子竟然看出来了。

    而她也已经明白了蓝玲大妹子想说什么,说真的,其实在蓝老头要找对象的时候,她有那么一瞬间是想到了苏大妈的。苏大妈虽然柔弱,但是人很坚强的。这也不怪王大妈,毕竟王大妈也不像是赵桂花,看透了苏大妈的本质,她本身对苏大妈印象还可以的。如果不是苏大妈总是护着小偷儿一样的孙子,王大妈会觉得苏大妈更好。

    不过人哪能没有缺点,所以王大妈觉得苏大妈其实人不错的。

    这也得益于苏大妈在院子里对自己名声的经营,在这一点上,其他人就做不到。像是周李氏,那是有名的刻薄人。像是赵桂花,她也有泼辣的名声。

    王大妈就更是如此了。

    只有苏大妈,精明的很,很会为自己经营,这不,王大妈对她多少是有些同情的。这次的事儿,她就觉得挺适合苏大妈。

    只不过吧,因为蓝老头说了自己想找健健康康的,她才没有乱点鸳鸯谱。只是这心里未尝不是想着,晚一点介绍,大家一起在院子里住着,彼此互相了解一下,保不齐就看对眼了呢。

    她宁愿不要谢媒礼,也是希望这么多年的老邻居能找个合适的人。至于说白老头,王大妈还真是一开始就没有考虑白老头,这一点她觉得自己看的清楚,白老头就是一厢情愿,如果苏大妈真的愿意跟白老头在一起,还能等到今天?

    短短时间,王大妈倒是真的想了不少,她很快的反应过来,人家恐怕是看出了她的打算,暗戳戳提示她呢。王大妈这人不是坏人,一看人家从当爹的到当闺女的都不乐意,立刻说:“你说的对,这事儿我晓得了。”

    蓝玲笑了笑,说:“今天我们给我爸温锅,大姐你也一起过来吃吧。你看这还没搬进来就已经麻烦上你了。您可不能不来。”

    王大妈:“嗐,麻烦什么?我既然答应了,就用心给你们寻摸。”

    先头儿是她想多了,既然摆正了想法,就快一点吧。毕竟,院里还有两个老寡妇呢,早点找一个也成的。王大妈就是这样一个人,既然知道自己原来的想法不成也不过多的纠结,立刻就调整。

    蓝玲:“那您可得过来吃。”

    王大妈犹豫了一下,说:“那也成,我来给你们打下手儿。”

    “等会儿做饭打下手吧,我爸这边都收拾好了。”

    王大妈:“成!”

    几个老大妈立刻也聊了起来,明美妈妈其实也就比赵桂花小两岁,但是保养的可比赵桂花好,你说差十岁,也有人敢相信。相比于王大妈这样五大三粗的,就显得年轻的更明显了。

    这不管啥时候,女人啊,都少不得这样的话题。

    赵桂花:“亲家母,你看咱俩才差这么小,我看着比你老这么多,你可得多跟我说说。”

    蓝玲含笑:“我这人啊,打小儿就金贵自己,愿意拾掇,从小就用蛤蜊膏,后来稍微大一点攒点私房钱,我就买雪花膏。我现在用的是百雀羚呢。在这上面,可不能不舍得花钱。又不是吃不上饭,要把钱都攒下来,咱们家里也是有工人的,日子既然不差,干啥不对自己好一点?人活一辈子,总是要让自己开心的。”

    赵桂花默默的感叹,她这亲家母,思想真超前。

    王大妈:“唉,话是这么说,但是这哪舍得,家里孩子还小,还能不给他们攒点?长大了都要娶媳妇儿的。我家两个大孙子呢。”

    蓝玲:“攒多少是多啊,儿孙自有儿孙福。”

    王大妈不怎么同意这个观点,他们也没攒多少啊,现在攒钱多难啊。

    她嘟囔:“如果美丽需要花钱,那我宁愿丑着。”

    明美:“噗!”

    赵桂花也笑了出来,说:“老王你可真是……不过要让我买百雀羚,我也心疼。但是如果能买吃的,我乐意。多吃点好的有营养的,身体也好。”

    蓝玲点头:“这也对的。这个就看个人了,每个人想要的都不一样。”

    明美嗔道:“那我又想吃好的,又想穿好的,又想用好的,怎么办呢?”

    蓝玲扫了一眼赵桂花,弹了闺女一个脑瓜崩儿,说:“就你爱说话,我们大人说话有你什么事儿?去去去。”

    明美:“我也听一听学一学啊。”

    她左边坐着亲娘,右边坐着婆婆,那都是很有人生阅历的人呢。

    不过明美还没学到什么真经,她爸就回来了。

    “小玲,我回来了!”一声大嗓门响起,明美赶紧起身:“爸。”

    明向东虎虎生风的走进来,他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上还背着一个大南瓜。

    他说:“来,你看看,还得准备点啥。”

    蓝玲:“够了够了。”

    苏大妈的眼珠子一下子就黏在鸡鸭上了,她默默的吞咽口水,越发的憎恶这一家子,这臭显摆什么啊,就显摆他们家吃得好啊。这又鸡又是鸭的,要是给他家的孙子吃,那可是极好的,最起码够吃两三天呢。

    她吞咽着口水,想着王大娘既然都能蹭饭,她应该也能的。

    她一甩手,柔弱的走过去,说:“我也来帮忙吧,大家都是邻居,我家里一个人也没事儿,正好过来帮帮忙。往后老大哥如果有啥衣服要洗,你交给我,我一件也是洗,两件也是洗,都一样的。”

    蓝玲:“那不用的,我爸这人要求多……”

    “哎呦,哎呦呦,你看我这孝顺的闺女啊,趁着我不在家,就在外面给我宣扬好名声啊。”蓝老头也回来了,庄志希和一个陌生的小伙子抬着一口缸,都出汗了。

    小伙子听从老人家的吩咐把缸放在了厨房,蓝老头掏出去一毛钱,交给小伙子:“行了,谢谢你。”

    小伙子美滋滋的收起来,说:“大叔,以后有活儿您叫我。”

    庄志希擦着汗,说:“我这刚走的时候还觉得缸一点也不沉,这越走越沉,你看我这个汗。”

    他拉着媳妇儿卖惨,明美掏出手帕给他擦汗:“你傻啊,就不能多花一毛钱在找个人?”

    她小声嘟囔。

    别看现在政策紧巴巴,但其实有些老行当,还是能找到干活儿的人了,不过大家都不放在明面儿上了。你别问,问就是为人民服务免费帮忙。

    至于钱?

    哦,那不是先头儿欠的一毛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