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宝藏荒山(三更合一)
    赵桂花作为庄家的绝对大佬, 那可是主掌大局的。

    她眼看着庄志希和明美在周遭跟野兔子似的乱窜到处看,说:“差不多行了,我们来分工一下。”

    明美:“成, 您说!”

    他们可是上山来搞鱼的,可不是来春游的,明美也认真起来:“您说咱们怎么搞就怎么搞!”

    明美鲜少上山, 对这样的郊外荒山一点也不了解,不过她这人性格好, 自己不懂的从来不拿大, 是很听从安排的。赵桂花满意的点头,说:“咱们兵分两组, 老头子,我们两个人一起在这边钓鱼, 我还跟王大姐借了渔网, 不行咱们撒网试一试。看看情况。老三, 你跟你媳妇儿提着篮子在周围转一转, 看看有没有什么野果子之类的收获。如果没有的话,你就找找艾蒿, 拔一些回家。”

    停顿一下, 她说:“你认识野果子吧?”

    庄志希委屈的很:“妈,我连吃的都不认识,不是二百五了?你当我是虎头那样的小不点啊。放心吧。”

    赵桂花点头,说:“成, 那咱们上午先这么分配,你们等一会儿晌午就过来吃饭, 咱们吃过午饭,下午再看情况调整。看看是挖野菜, 还是去兔子洞那边看看。”

    庄老蔫儿:“兔子很聪明的,你上次直接堵了它们,估计那个兔子洞就没有用了。”

    他多少还是懂一点的,赵桂花倒是也不太过纠结这个,点头说:“行,反正咱们下午过去看看,搂草打兔子,有更好,没有也没啥。这次上山,咱们主要可是要钓鱼的。我还真就不信了,我赵桂花咋还就一条也钓不上来?”

    她说:“我这鱼饵也没问题啊。”

    她真是很忿忿了,自己也练了挺长时间了,但凡是有时间,都会去钓鱼,有时候也专门骑车上山,但是这收获嘛,就很不理想。哦,等于零蛋。

    真是气人。

    “难道是先头我们抓鱼太多了,这里没鱼了?”

    “噗,那怎么可能。”庄志希一说完,就接触到老娘的死亡视线,他立刻咳嗽一声,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亲妈,顾左右而言他:“哎呀,明美我们是不是该走了啊?”

    赵桂花重重的哼了一声,说:“你个小兔崽子。”

    庄志希拎着筐,牵着媳妇儿,飞快的逃窜。他跑走了还小声跟媳妇儿说小话儿:“我觉得我妈钓鱼上没啥天分。”

    赵桂花河东狮吼:“庄志希,你个王八犊子,我听见了!!!!”

    庄志希立刻捂耳朵,明美笑弯了腰。

    他们夫妻很快的离开,庄志希左右看了看,说:“我们做个记号吧,别走远了找不到回来的路。”

    明美诧异的看了庄志希一眼,说:“没事儿,我记得路。”

    庄志希立刻笑了起来,说:“我媳妇儿这么厉害啊。”

    明美得意叉腰,故作嚣张:“那你以为呢,我小时候就经常爬到我爸的车上,跟他出去,我很会记路的,习惯了呀。”

    庄志希竖起大拇指。

    明美:“走啦,我还没怎么上过山呢,这个季节有野果子吗?果子不是都秋天才成熟?”

    庄志希:“到处看看呗,反正有就摘,没有也没关系。反正我妈说午饭后再看情况调整。”

    明美点头,笑着说:“行呀。”

    她骄傲的说:“我这个人运气一贯就不错的,说不定我们能找到不错的东西。”

    庄志希笑了出来,调侃:“你跟我吹牛啊?”

    明美:“……什么吹牛,我说的是真的。”

    两个人一起转悠,春天里出来转一转,真是顶顶好,就算是什么也找不到,这也感觉舒坦。整个山上多绿了,跟年前他们上山可是一点也不一样,庄志希还有感触,明美倒是没有。

    她毕竟是第一次来嘛,乐颠颠的到处看,庄志希:“我妈上回还摘了一些草莓回去,可惜啊,小虎头住院,都给他带过去了。自从有了虎头和小燕子,我就不是我妈最爱的崽了……”

    明美戏谑的看着庄志希。

    庄志希幽幽叹息,不过很快就高兴的说:“不过,好在,我哥也是这么说的。”

    明美:“噗!”

    庄志希笑着说:“我哥和我姐年纪差的小,他们两个一起感觉不大,但是我跟他们还是有几岁的年龄差的,所以我出生的时候,我哥我姐多少都有点懂事儿了。我哥就时常说我抢了我妈的疼爱。当初我抢了他的,现在他儿子又抢我,你说真是因果循环啊!”

    明美:“噗。”

    庄志希看她乐不可支的样子,说:“你这怎么跟喷水壶似的。”

    明美娇嗔:“我乐意……哎,哎哎,你看,那边有草莓哎。”

    “哎我看看!”

    庄志希立刻就回头:“哪儿呢,哪儿呢。”

    果然不远处的地上趴着一串野草莓,两个人立刻凑过去,庄志希摘了一个通红的递到了媳妇儿嘴边,明美也不嫌弃,一口吃下,眼睛一亮:“很甜啊!”

    庄志希:“我尝尝……”

    明美立刻捂住自己的嘴,说:“尝什么尝,你给我老实点。”

    庄志希无辜的说:“你看你,又误解我了不是?我说的尝一尝是摘一个尝?你想到哪儿了?哎不是媳妇儿啊,你现在可是有点色心啊。”

    明美直接掐向了庄志希的腰,庄志希:“啊!!!”

    明美拍他:“叫叫叫,叫什么叫,爸妈误会了怎么办?”

    庄志希:“误会什么?”

    他眨眨眼,调侃说:“我还能在这儿跟你干什么?”

    明美的误会,是指“在山上遇见野兽遇到危险”,这种误会。

    但是很显然,庄志希想的是另外一种误会了,就很离谱。

    两个人追追打打的闹了一通,终于采好了草莓,用树叶包好放在了背篓里。这个季节,他们这边除了草莓,也就只有山樱桃和山枣了,小夫妻两个又找了一会儿,果然是找到了山枣。

    明美看着收获满满小半筐的枣子,高兴的说:“这可是真的不错,你说城里的谁想到这郊外这么多野果子呢?如果真的有人知道,肯定很多人上山。”

    庄志希笑:“你当都是我们那么闲啊!如果不是这边能钓鱼,你问问妈会不会专门为了摘野果子来。”

    明美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他们家这是有自行车,如果没有自行车,往城郊走是要坐公交车的,一个来回,两毛钱就没了。野果子又不能当饭,所以还真的未必愿意来。

    当然山上可能是有的野兔野鸡,但是那也得能遇到能抓到不是?

    所以啊,也不是他们运气好,而是大家也不是傻子,多少也考虑实际情况的。上山会有收获,但是又未必有那么多,真的算不得合适的。

    明美:“走,我们继续,妈每次来都能抓到兔子,堪称兔子杀手,我就不信我们不行!”

    庄志希笑了出来,说:“那我们继续努力。”

    两个人相视而笑,明美说:“我……唉我去!!!”

    明美正跟庄志希说话呢,冷不丁爆发出一句,她一个健步上前,飞快的就窜了出去。庄志希比明美慢了一分,也很快的跟了上去,这个时候两个人都看到了,还真是有一只野兔。

    你说,这兔子也是个蠢兔子,人家正聊着它们呢,竟然自投罗网了。

    两个人很快的追着兔子跑,一前一后,明美动作可快,她跑了两步,停了下来,直接就抄起一块石头,瞄准了呼啦一下砸过去……咻!

    兔子一个踉跄被砸到了,明美飞快的扑过去,一把捏住兔耳朵:“我让你跑!”

    她得意的回身,炫耀地说:“你看,我厉害吧?”

    庄志希笑了出来,认真说:“牛啊媳妇儿!”

    兔子还在蹬腿儿,庄志希戳了一下兔头,说:“这兔子逃跑技术不过关啊。”

    明美笑了出来,说:“明明是我厉害,它跑得再快,也逃不出我的魔掌。”

    庄志希噗嗤一声笑出来,说:“那你是大魔王?”

    明美娇嗔着扬了扬下巴,说:“不行吗?”

    她挠挠头,说:“大魔王这个称呼,听起来不怎么好听,你给我换一个。”

    庄志希失笑,说:“你跟个仙女儿似的,什么魔王不魔王的,都是你男人我胡说八道呢。”

    他瞅着旁边有一颗柳树,直接薅下来几根柳条儿,给兔子“五花大绑”,他说:“走,再看看,我们抓了兔子,总是要再给兔子它老它孩子也抓到,让他们一家团聚。”

    明美乐不可支:“你怎么这么坏啊。”

    庄志希:“瞅你说的,我这不是为了大家吃顿好的?”

    明美:“呦呦呦。”

    “你说,公公婆婆那边有收获吗?”明美看着他们还不错的战斗成果,好奇的问庄志希,庄志希一直跟明美在一起,自然是不知道的,但是不妨碍他们揣测一下嘛。

    庄志希:“不好说,肉眼可见,我妈钓鱼水平不怎么样,不知道能不能想到别的办法。像是冬天砸冰树枝深搅合这个真的挺绝的,乍一想奇奇怪怪,但是实际上还是很有道理。不过现在天气都暖和了,冰都化了,老方法就不能用了。如果我们家有个渔民,那么可能更容易一网打尽。但是很可惜,我们不是。”

    明美歪头想了想,说:“我觉得婆婆可以的。”

    她婆婆是重生的,见识那么多,法子肯定多,就算是钓鱼不行,她肯定也能想到其他的法子。今天想不到,明天想不到,后天还想不到么!

    所以明美觉得,她婆婆总有一天能够钓上来鱼的。

    她说:“我是相信婆婆的。”

    庄志希睨着她,幽幽叹息:“你这么崇拜我老娘,我都要吃醋了,我才是你最最心爱的心肝儿啊。”

    “呕!”明美生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抖个不停。

    她说:“呃……你可真行。”

    庄志希理直气壮的:“难道我不是你的小心肝儿?”

    这人就是能一本正经的说出奇奇怪怪的话,让你觉得,完全都是你大惊小怪。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庄志希就是有着这样强大的心和厚脸皮。

    她咋舌,说:“你小时候就这么说话吗?你妈真的不打你吗?”

    庄志希反问:“为什么要打我?我这么可爱,我小时候就是我们这条街最好看的男娃儿,那个时候还不像现在,□□俗还有呢,好多人结婚都找我压床呢。你瞅哥们厉害吧?我靠着压床,都能给自己挣糖块儿吃了。”

    明美没忍住又笑了出来,她戳了一下庄志希的脸,说:“你个厚脸皮。”

    庄志希笑:“我这是靠劳动挣钱,你懂啥……”

    “就是厚脸皮。”

    “没有吧?”

    “你有!”

    小夫妻边斗嘴边转悠,倒是也乐呵的很,反正已经有了一个兔子在手,还有半筐的水果呢,他们夫妻两个反正是收获颇丰的。就算是现在回去,也不是什么都没有,所以两个人还挺开心,笑笑闹闹……

    要不说,这当妈的了解儿子,当儿子的也多少有点了解当妈的。

    庄志希猜测他妈钓鱼不太行,这话真是一点也不假,她钓了好一会儿,毫无动静。倒是庄老蔫儿网了六七条了,扔在了岸边的篓子里。兴致勃勃。

    一个阴郁浓浓,一个兴高采烈。

    真是很鲜明的对比了。

    庄老蔫儿试探了水的深浅,找了一处下网。他虽然打年轻的时候就是工人,也属实不怎么会,但是他们院子不是有个李厨子吗?

    李厨子这个人,真是一点也没有对不起自己的职业,但凡跟吃的有关系,他都能搞出个一二三四,他就时常找大家伙儿帮忙,他们一群爷们一起去河里下网捞鱼,然后按照劳动分配。

    只不过也没几年,后来他们就人手不够了。

    老苏和老周都走了,除了他们,还有几个是不乐意掺和的。到了最后,也就剩下李厨子还有他和老白。他们三个力不从心,后来政策不一样了,他们也不敢这么一起下河打鱼了。毕竟这城里管的更严谨一些。

    时间长了,早就不怎么记得了,但是吧,虽然不记得,可是找找手感,反倒是觉得,那种感觉,他又回来了。

    这不,他可比他家老伴儿效果好,接连搞上来好几条,乐颠颠的,他说:“哎哎哎,来了,来了来了,老伴儿,这次肯定是大鱼,你快来帮我一把,这鱼有点沉!”

    赵桂花一听,顾不得个人的强烈失落,飞快的跑过去,鞋子一脱,裤子呼啦呼啦的往上挽起来就冲到了池塘里,庄老蔫儿:“快!”

    两个人一起拽着渔网,用力向上走走,“一二,加油,一二!”

    “我们肯定是网到大东西了。”

    这最高兴的,就是有所收获。

    “冲!”

    两个人终于把渔网拽了上来,只是这一看,老夫妻两个也都哈哈大笑起来。

    庄老蔫儿手差点一松:“这他娘的……哈哈哈哈哈!”

    赵桂花:“你干什么,抓紧!快,加油!抓上来在笑!”

    她其实自己也憋不住啊!但是不能泄气,捞上来不是终点,拽上岸才是!两人憋着笑,赶紧给渔网拽到岸上,赵桂花累的直接坐在地上,指着渔网就哈哈大笑,乐的不行,她说:“怎么还有这种事儿啊!”

    庄老蔫儿也是笑的厉害,不过他还是上前,捡起石头砸了两下,将“三个家伙”分开!

    三个家伙?

    是的,三个家伙!

    他们可不是网到什么水草或者是网到什么石头,还真是实实在在的网到了一条大鱼,这大鱼长得有点大,差不多有将近一米了,天知道这么大的鱼怎么会在这个小池塘里。

    可能大概真的是,这里没人发现吧,它们真是野蛮生长。

    不过这么大的鱼一般可不会往水浅的地方跑,这条鱼之所以这么不长眼的钻进了庄老蔫儿的网里,完全是这条大鱼倒霉催的,它竟然,遇袭了!

    可可怜怜一条鱼!

    这也不知道这条大鱼是怎么招惹了两只王八,哦不,甲鱼。

    两只王八还跟它玩上兵法了,两侧一边儿一只,死死得意咬着它。估摸着这大鱼是咬疼了逃窜,硬生生的撞到了庄老蔫儿的渔网里。便宜了他们。

    赵桂花指着三个家伙哈哈大笑,庄老蔫儿也笑着,不过还是用石头砸了砸,老甲鱼疼的松了口,缩回了壳子里。庄老蔫儿并没有把渔网扯开,仍旧是困着他们,没办法啊,他们这筐还真是装不下这条大鱼。至于两只王八,那也不成,一旦扔进去它们凶性大发吃了小鱼呢。

    小鱼虽小,但是也是他们的收获啊!

    庄老蔫儿一向内向,这个时候也难得带了几分炫耀,说:“你看,我这年纪虽然大了,但是人还是很行的吧?不是我说,就算是李厨子善于钓鱼,也没看他钓到这么大的。”

    赵桂花笑着点头,说:“你特别厉害。”

    庄老蔫儿立刻红了脸,虽然一把年纪,但是人也是会害羞的嘛。

    庄老蔫儿咳嗽一声,立刻起来,起了更大的干劲儿,他说:“那我继续下网!”

    赵桂花摇头:“甭,这网还网着鱼呢。”

    她的视线落在庄老蔫儿的腿上,就见他的腿和脚都冻得通红了,虽然裤脚挽了起来,但是裤子也是了不少,这网鱼就是这样,再小心都少不得的。

    虽然现在的天儿已经暖了,但是还真是没到能肆意下水的地步。

    她果断的说:“你别下去了,你来钓鱼。我捡些树枝儿生个火,你烤会儿火,不然要着凉的。”

    庄老蔫儿支支吾吾,支吾了半天,哦了一声。虽然如此,心里却又是喜滋滋的,他家老太太,就是关心他,嘿嘿!

    赵桂花脚也湿了,索性也不穿鞋,光着脚走。庄老蔫儿赶紧说:“你小心点地上的石头和枯枝。”

    赵桂花:“这还用你说?我这人最是小心不过。”

    她就近捡了一些树枝,最近都没有下雨,树枝十分的干燥,赵桂花忙忙碌碌,捡了一堆的柴火,眼看有不少的婆婆丁,索性又蹲着挖了起来,他们大院儿可没有这样的“好东西”,别看是野菜,但是不少人还是会挖的。

    能吃的东西,挖一点就省了自家的买菜钱,该省总是要省的。

    现在正是婆婆丁很嫩的时候,赵桂花埋头苦干。

    庄老蔫儿回头看到老婆子蹲在地上猛挖,笑着摇头,正在这时,他的鱼竿儿有些微微的动作,他立刻收杆,哦豁,不错!

    虽然不是什么大鱼,但是也相当不错。

    不得不说,庄老蔫儿在钓鱼这件事儿上的天分是比他老伴儿赵桂花强一万倍的。

    他得意的翘了翘嘴角,带上了嚣张的笑容,这人啊,但凡是有收获,总是快乐的。人生开门四件大事儿,吃喝拉撒,你看,吃就排在头一个呢。

    庄老蔫儿高声:“桂花,我钓上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