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上山进货吗(三更合一)
    庄志希和明美两个人刚才还被追的逃窜,但是这个时候倒是来了精神,一点也不害怕了,两个人围着大蛇团团转,虽然看起来还是很恐怖很恶心,但是这个时候明美倒是不嫌弃了,不仅不嫌弃了,还满脸都是喜悦,说:“我觉得,看它能长这么大,一定是有毒的,不然一只单纯无害的无毒小蛇怎么可能这么不怕人呢。”

    庄志希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不过绕着蛇转了几圈儿,他说:“可是问题是,我们怎么给这玩意儿弄回去?”

    要不说庄志希和明美害怕呢,这条蛇,真是很值得人害怕的,它足有一个成年男人的大腿粗了,长也有一米六七的样子,这不吓人,什么吓人?

    简直是恐怖极了。

    这要不是明美一刀准的又准,直接砍在了七寸,怕是很难制服这个家伙,就算是明美会功夫,也不成。毕竟对付这种东西跟你会不会这种东西没有什么关系。

    幸运的是,会功夫准头好,明美又会使巧劲儿,这才一刀毙命。

    庄志希:“这个筐,恐怕都装不下它。”

    蛇盘起来是很大的一坨,真是令人瘆得慌。

    明美:“硬塞吧,我们总不能直接干抬着吧,恶心不说,你路上也容易吓到人的。”

    庄志希点头,说:“只能这样了,妈,你看呢。”

    赵桂花也是赞同的,他们确实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她说:“我们的准备,还是不足啊。”

    “这准备的再足,谁能想到我们能遇到这么一个大家伙?”庄老蔫儿感叹:“你说我们今天咋都遇到这种大家伙呢?”

    庄志希立刻问:“你们抓到大鱼了?”

    要不说这小子反应快呢,一听到这话就明白了。

    庄老蔫儿:“可不,我们抓了一条大鱼,还有两个王八呢,你不知道,那两个王八……”

    赵桂花:“行了,回家再说吧,我们先把这个蛇装进背篓里。”

    她来到庄志希和明美的篮筐前,一看,沉默下来。

    她木呆呆的抬头,问:“这些都是你们抓的?”

    明美和庄志希纷纷点头,嗯了一声,庄志希说:“我媳妇儿抓的多,她是真的厉害。”

    赵桂花再次看向了明美,心里幽幽的感叹:这他娘的比她看过的福气包女主还离谱。你们不是上山摘果子,是上山进货来了是吧?不是说兔子贼精明不好抓吗?你们这一只只的,是白捡吗?

    “妈,怎么了?”

    赵桂花:“我是感叹明美是真的厉害。”

    庄志希说:“难道,这很奇怪吗?刚才她一刀干掉了大蛇,你就该有所觉悟啊。”

    赵桂花:“呃……”

    特么的,好有道理,竟然无法反驳。

    她儿子说的倒是很对,明美这么厉害,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她早该知道了。她深吸一口气说,“这样吧,把这些枣子还有草莓什么的的都找大树叶子包上,多包几层,然后放在兔子这个筐里吧。这个装水果的,装蛇。”

    大家比划了一下,说实在的,真是不怎么能装得下,还能漏出来一大截儿。

    毕竟,这条蛇太大了,而他们自家用的背篓儿再大能有多大,总是要符合人的身体状况吧,一时间,大家真是有点为难,赵桂花:“我再找一些柳条在筐上面接一段儿。”

    “妈,你会?”

    赵桂花摇头:“不会。糊弄上就行,这个时候就别管什么好看不好看了,能凑合回家才是正经的。咱们不会编筐还不会编辫子吗?就个往上先凑合着接,不让人看到吓到人就行。”

    “那行。”

    赵桂花:“等一下,你跟你爸两个人做公交车回去,我们给你们送上车,然后我们骑车回去。”

    这条大蛇,载是载不回去的。

    “行!”

    一家子很快的行动,明美看着这条大蛇,真是格外的麻爪儿,一看她这个熊样儿,真是想不到刚才一刀挥过去的人是她。你现在让人来猜是谁干掉的这条蛇,让他们猜三次都不可能猜对的。

    明美缩着脖子说:“我、我我……”

    赵桂花:“晓得你害怕,我跟老头子来塞,你们先过去。卧槽,我那边还有火,你们赶紧过去看看!啊啊啊,我的烤鱼啊!”

    庄志希和明美赶紧往池塘边跑,他们倒不是怕鱼怎么着,而是怕引起山火,两个人飞快的跑过去,这一看,总算是放心几分。赵桂花这人做事儿还是很有分寸的,她生火的位置距离林子还有点距离,自己还在周围垒了一些小石头,算是一个小遮挡,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再看这两条烤鱼,没忍住都笑了出来。两条烤鱼,已经变成了两条碳鱼,就算是扔给狗,狗都不吃!

    而且因为一直没有添柴,火也灭了不少,只剩下一点点小火苗儿了。

    庄志希转头找了找,找到了那条大鱼,他一看就震惊:“我的妈呀,你看,这鱼真大啊!”

    明美:“好厉害!”

    她感叹,“竟然能抓到这么大的鱼。”

    庄志希心有戚戚焉的点头,也觉得他爸妈还真是有点东西啊,他看了看,说:“你在这边盯着,我过去帮一下爸妈,你再添点柴,让火旺一点,等下回来再烤鱼。”

    明美:“行。”

    庄志希回到爸妈身边,幸好他们往回跑的时候动作很快,两头的距离很短,他去而复返,就见他爸妈两个人正在塞蛇,庄志希忍着头皮发麻上前帮忙。

    这玩意儿别说明美害怕,他一个大老爷们看了都觉得瘆得慌,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格外的难受。

    他说:“我来。”

    赵桂花:“不用,我装上了,咱们再采一些柳条儿,去池塘边加固,然后我们就准备下山。”

    “行。”庄志希也是这么想的,他们就算是再有收获,恐怕也是拿不下山的,毕竟那头儿还有一个大鱼呢,别看他们有四个人的,但是实实在在的也要考虑实际情况的。

    几个人这才一起回到池塘边,明美:“我们还烤鱼吗?”

    赵桂花:“你们弄点吃吧,我就不来了,我刚才弄过蛇了,实在是不想用手抓着吃东西。”

    她心里犯膈应,其实现在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大家生活都这样,能吃就不错了,像几十年后那样处处讲究干净,那是没有的。生活也不允许。所以就像是刚才,鱼也是刚出来,他们一样是直接烤了就吃。

    洗都没洗的。

    但是吧,一码事儿归一码事儿。

    这要是抓了蛇,就不同了,现在赵桂花还能感觉到那蛇皮在手上的触感——呕!

    反正她不好好洗手,是绝对不可能拿任何吃的!

    明美:“我们不吃饭,哪有劲儿干活啊?”

    她想了想,说:“我跟志希哥没有动蛇,这样好了,我们来烤鱼,然后穿上树枝儿,你们拿着树枝儿吃,也不用动手。你们看成不?”

    倒不是明美贪嘴,主要是不吃饭没劲儿啊,还有好多活儿呢,他们要给这些东西倒腾下山,就算是做公交车,回城之后也有活儿呢。明美的提议得到了庄志希的同意。赵桂花想了想,说:“成,就这样。”

    几个人这个时候又给大鱼装在装鱼的篓子里,鱼还有三分之一在外面呢,也亏得鱼已经奄奄一息了,不然鱼尾巴再动一动,只会更增加他们运着东西下山的难度。

    可是谁又能想到,他们这么大的收获呢。

    赵桂花:“老三,你找柳条儿给王八缠上,然后放在鱼篓里一起。”

    庄志希:“行。”

    大家分头行动,庄志希和明美搞鱼,赵桂花和庄老蔫儿给装蛇的篓子加固加高,赵桂花边干边说:“老三,明美,这条蛇是你们杀的,我们老两口就不占这个便宜了。”

    两个人齐刷刷的转头,看向了赵桂花,有点不可思议。

    虽说,他们确实没有分家,但是本质上来说,跟分家差的也不大。可是那是钱,粮食和吃的又不同了。之前几次梁美芬跟着一起上山,东西都是交给家里的,现在他们据为己有?这个一开始两个人都没有想过,所以这下子倒是有点懵逼的。

    赵桂花看他们呆滞的样子,说:“我知道你们怎么想的,但是我也有我自己的一套标准。你们抓的这四只兔子一只野鸡,还有这些野果子,都交给家里了。但是这条蛇不行,这是你们冒着危险干掉的,我们不能要。”

    庄老蔫儿点头:“对,不能要。”

    庄志希:“嘿嘿,这怎么好意思?”

    明美倒是不说话,她是儿媳妇儿,有些话,说的好不好了都不合适,她才不说呢。这个她出嫁的时候他妈就交代过她的,让她收着点。不该掺和的不掺和,自有自家男人去争取。她不必枉做小人。

    再说她也不会。

    她眨眨眼,无辜的大眼睛水汪汪的。

    赵桂花:“如果这条蛇是你大嫂抓的,我一样是不会要的,这跟几条鱼,一只兔子一只鸡、野果子一点也不一样。你大嫂和我上山,都是我们两个配合才有的收获。咱们一起上山也是,如果有兔子,那算是家里共同的收获。但是你要是抓到一条大蛇,一只羊一头牛的,我还要充公,这就很不像话了。咱家是没有分家,但是吃的怎么都行,是改善大家的生活,但是这个既然能卖钱,我就不能要了。”

    庄志希还想推拒。

    赵桂花说:“行了,别跟我演戏了,你都要高兴的笑出来了,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知道我的意思。”

    庄志希笑了,说:“那,谢谢妈。”

    赵桂花翻白眼:“谢什么谢,我跟你讲,我不管你那些有的没的,我这菜刀是怎么都不能用了,你必须给我买一个新的赔给我。”

    庄志希:“啊?”

    赵桂花:“啊什么啊,那这个杀过蛇,我哪敢回家再用?再说谁知道蛇有没有毒?总之是不行。”

    庄志希:“好的好的,我来想办法。”

    他还不忘显摆:“妈,你看我们夫妻厉害吧?我们可是给家里贡献了四只兔子一只野鸡呢。就我大嫂,她可没有我厉害。”

    赵桂花冷漠的看着庄志希,幽幽:“年前,我光是卖鱼就卖了二百大几,快三百了。还换了六七十斤的肉。这些都是靠着我和你大嫂两个女同志一起忙活的,你们这几个男同志才帮了几次?那可都是我们的功劳,你大嫂可没要什么。就算是她没去卖,但是这个功劳她占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总是占得上的吧?我是给小孩儿做衣服了,但是你那么精,看的出来吧?我买的布头,并没有多少钱的。所以啊,你大嫂虽然不着调,但是也是为家里奉献很多的。你别是只看到她的不好,其实她也有好的地方。如果不是怕给她钱,她就嚯嚯了,我其实当时也想给她分一些的。我不给她分钱,少不得在其他方面稍微贴补她一点,你别总是吃醋,还是不是个男人了?还不如你媳妇儿豁达。”

    庄志希:“唉我去~妈,你怎么还误解我啊!我才没吃醋。”

    赵桂花睨他:“知道,你就是怨恨她在你结婚之前起幺蛾子,这个事儿她没得洗,她就是心怀不轨。我知道你结婚之前对家里的贡献比你大哥大姐多,那个是妈的错,是我就想岔了,该是明白你们个人是个人,就算是兄弟,也总是会有自己的家庭。我会调整的,现在既然你们都结婚了,往后也是各攒各的钱,妈不会让你吃亏,当然,你也别占便宜。妈晓得你膈应你大嫂,我也不要求你跟你大嫂处的多和睦,差不多面上过得去就行。别整天叽叽歪歪的哈。其实你大嫂不是个坏人,就是脑子不太清楚。如果她惹到你,你确实不用客气。但是如果没有,你别主动攻击她,可以吗?有那个精神头琢磨一下怎么过日子多好,跟她个脑子不怎么清楚的人计较,显得你很厉害吗?”

    赵桂花难得这样推心置腹。

    庄志希是没想到他妈直接拆开了说,他看了一眼他媳妇儿,他媳妇儿正在烤鱼,那个认真劲儿啊,仿佛那条鱼,是绝美佳肴,这世上不会有东西比这个更好吃。

    那个认真啊。

    不过如果细看就能看到她的耳朵竖的高高的。

    他认真:“妈,你别说这个,我从来没觉得你做的错,我知道你很疼我们的,如果不是我们交的生活费少,你也不会总是想着帮我们改善生活,出来搞这个搞那个。我懂的。”

    他上前揽住老娘,靠在她的肩膀说:“我知道你最疼的是我,你可千万别跟我说这样的话,我听了会心酸的。”

    他带着几分撒娇,不过又说:“既然你说以后让我不要找我大嫂的茬儿,那我就不找就是了,我保证!”

    赵桂花:“行。”

    庄志希笑着说:“不过该攀比的时候我还是要攀比的,嘿嘿,忍不住啊。”

    赵桂花也笑了出来,戳他的额头:“你个小兔崽子。”

    庄志希哇哇叫:“啊啊啊,妈,你刚才用手抓过蛇啊,又来戳我,啊啊啊啊……”

    “你嫌弃我?”

    “我嫌弃蛇啊……”

    “哈哈哈哈哈哈。”庄老蔫儿笑的厉害。

    一旁的明美也跟着笑。

    大家都笑够了,庄志希突然说:“我的娘咧,妈,你够能藏的啊。你卖鱼赚了这么多啊。”

    赵桂花:“要你管。”

    庄志希:“哎不是……”

    赵桂花:“你少给我问三问四,没你的事儿,有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

    庄志希挑挑眉,说:“妈你真是很会藏钱哎。”

    赵桂花:“滚!”

    刚才还和谐的母子关系,一秒崩塌,明美这时笑了出来,说:“鱼烤好了,明美专属烤鱼,味道呱呱叫。”

    “来来。”

    大家很快的就吃了起来,庄志希赞赏的说:“我媳妇儿真厉害,味道特别好。”

    明美娇嗔:“那是当然,我可认真了。”

    她说:“唔,这个鱼好鲜啊,我觉得烤的鱼和炖的鱼完全不是一个味道,不过好吃也是真的很好吃啊。”

    四个人吃的倒是挺快的,这鱼不大,烤完了一些小鱼刺都已经烤酥了,吃起来也香香的,都不用专门挑鱼刺了。几个人吃饱了,明美打了一个嗝儿。

    再一看,她公公庄老蔫儿已经拿起钓竿了,又坐了过去。

    她蹲在一边儿看热闹。

    庄志希:“爸,别钓鱼了,到时候弄不回去。”

    庄老蔫儿:“咋不成?到手这装大蛇和大鱼的篓子都跟着我们两个坐公交车,我们再塞两条鱼,也没关系,放在地上又不用拿。”

    “那倒也是哎,不过还是算了,太沉了我们也不成啊。”

    赵桂花一想,确实啊,这“大件儿”是两个男同志带回去,那么他们东西其实不算多的,她说:“那再拔点艾蒿,绑在车后头拿回去。”

    庄志希吐槽:“妈,你还说艾蒿防蛇虫鼠蚁,你看看,我们也拔了一捆艾蒿了,那条蛇一点也没害怕,还追了上来,我们可真是太难了。它也不怕啊。”

    “它都这么大了,当然不怕这么一点点了,我们城里也没有这么大的蛇啊,要是有还不要了人老命了?”赵桂花:“咱们防一点它的孙子就成,不用想着防它了。就这大东西,你就算是人来也防不住……”

    “有鱼咬钩了!”明美叫了出来,果然,庄老蔫儿一提,就提起来一条鱼。

    他高兴的很,说:“你看看,你看看这个收获,早该来了,我们早该来了啊,我原来这么能的。”

    赵桂花开始翻白眼,呵,气人呢吗?

    她就不行?

    呃,她真的,不太行。

    “你差不多得了哈,还往不往回走了?”

    他们平日里下山可以骑车,自然是快,今天不成了,东西太多要推着车走的,所以确实也该早早的下山,赵桂花:“我们收拾一下走?”

    “成。”

    大家很快的整理起来,赵桂花专门去使劲儿踩了火堆,还专门弄了池塘的水浇了浇,确保不会死灰复燃。

    庄志希感叹:“妈,你觉悟太高了。”

    赵桂花:“要是起火,容易引起大问题的,真是出了事儿,我们不是要后悔一辈子?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该小心总是比出事儿再懊悔强。”

    虽说这山上平时真是人不多,但是也不是没有人的,这是起了山火,连累人就完了。就算不连累人,如果引起了山火,也是大事儿。总之赵桂花是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