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蛰伏十年才出道〕〔最长一梦〕〔洪荒:我带领混沌〕〔冤种玩家的人生模〕〔从神探李元芳开始〕〔时空穿梭到1984〕〔诸葛重生,熬死司〕〔北雄〕〔霸武〕〔胤祚今天气死康熙〕〔饲蛟〕〔高天之上〕〔年代文男主的亲妹〕〔虽然是1级菜鸡,但〕〔玉花女神〕〔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昆仑一黍〕〔当真酒成为漫画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50章 三百巨款
    话分两头说。

    那头儿赵桂花一行人已经回家了,这头儿庄志希没跟他爸一起下公交车,反而是在医院门口这一站下了车。好在很多从乡下进城的,有的也是为了看病,所以从乡下进城的车,有一站就是在这里。

    庄志希本来想先让他们医务所的大姐给看一看的,但是又一想,其实也没有必要。这医院不是私人家的买卖,总归不能骗人的,要是那样真是不用干了。

    庄志希直接来到了医院,真是,后背背着大背篓,里面装着一条巨蛇,真是觉得浑身都头皮发麻。但是这个时候也只能硬撑着了。他除了头皮发麻,也是因为这个真的挺沉的。

    他直接去了办公室,敲门,医院就是这样,他们可没有什么礼拜天,都是正常有人坐班的。这边一直跟庄志希对接的姓江,老江听到敲门声一开门就愣住了,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庄志希这个熊样儿。

    要知道这小伙子一贯都是体体面面的,每次过来都引得那些小护士偷瞄呢。他笑着问:“你这是去哪儿了?下乡了啊?还是收废品去了?”

    他开玩笑了一句,庄志希倒是点头:“是啊,我这不刚回来?老江,我这边有一条蛇,你看看咱们医院收不收。”

    老江纳闷儿:“蛇你送到收购站或者自家吃啊,这咋拿医院了?”

    话一说完,自己都反应过来了,说:“你怀疑是有毒的?”

    这要是毒蛇,那他们肯定是要的,他们自己是有对接药厂的。他赶紧正色起来:“啥样的我看看。”

    他:“这怎么这么大的筐……”

    “你别吓到哈,一条大蛇,不然我也不能累成这个熊样儿。”这要是个年轻人,庄志希还要开个玩笑的,但是老江可快五十了,庄志希可是赶紧提醒,别是一下子打开看到吓出个好歹来。

    老江:“大蛇?你不会告诉我这里面都是吧?”

    庄志希点头:“就一条,一筐。”

    “卧槽!”

    老江看他不开玩笑,也谨慎起来他掀开上面的草帘子,瞬间就是优美的中国话:“卧槽卧槽,我他妈……这他妈……”

    庄志希:“我没骗你吧?”

    他抹了一把脸,说:“我当时差点吓死,我都以为这玩意儿能吃了我。”

    老江震惊的看着庄志希,整个人都带着几分尊敬,说:“小庄啊,你行啊,你杀的啊,你这也太厉害了吧?这看不出来啊?”

    庄志希,庄志希是很想吹牛逼的,但是有的牛逼可不是人能吹的。要是以后在有这样的事儿找他,他死不死!他赶紧摆手:“不是我不是我!”

    “不是你?”

    庄志希:“是我……”关键时刻,他的话拐了一个弯儿,说:“是我妈!”

    他本来想说是他媳妇儿,但是关键时刻,停顿了,这要是说是他媳妇儿,指不定别人怎么编排他媳妇儿是个母老虎了。这些人他太懂。

    他直接说:“我跟我妈去钓鱼,这家伙就来追我,我妈为了救我,阴差阳错的砍死了它。”

    “令堂真是高人。”

    庄志希:“也不是,我妈就是普通家庭妇女,这不是她儿子面临危险吗?她这么英俊潇洒又贴心的小儿子遇到危险,当妈的能算了?那简直是爆发出一百二十万分的威力。”

    老江嘴角抽搐:“……你说话就说话,不用给自己贴金。”

    庄志希:“你看这说实话还不成,哎不是,这个收不收啊?”

    老江:“你等我下,我去留下叫一下负责收购的十方。”

    “行。”

    庄志希把东西抬进办公室,等在了原地,他坐下还没歇一会儿,就听到几个匆匆的脚步声,老江口中的十方很快的过来了,庄志希跟这个十方不认识,但是倒是脸熟,毕竟是对口的单位。

    十方是个四十来岁的汉子,按理说的做医生的都是读书人,看起来多少都有几分书卷气。即便不是书卷气不然也是老江这样的,一看就是坐办公室的。

    但是这个十方大哥。

    这大哥五大三粗,剃了个平头,不仅小眼睛还是吊梢眼,目露凶光。一只眉不晓得是受什么伤没长好,断了一截儿,小小的断眉更显得凶气。当然,人总归能不能以貌取人,但是这位大哥真心看着就不像是好人,这要是在路上拦个人问路,都得让人觉得是抢劫的。

    不过庄志希倒是很快的笑了笑,说:“十方大哥你来看一下,我有点拿不准是不是有毒的,如果这蛇没毒,就单纯是伙食好长成这个熊样儿,我就给它弄到收购站做盘中餐。如果是有毒的,那我就看看咱医院收不收。也算是我为医院做贡献了。”

    老江挑眉笑,这小子,明明是想换点钱,还要说成做贡献,真是会给自己贴金。

    十方粗声粗气:“我看看。”

    他低头一看,直接开口:“卧槽,这蛇的脑袋砸咋成这个狗样了。”

    庄志希:“我吓都吓死了,不给它打的死绝了,我哪敢装上。”

    十方回头瞅了庄志希一眼,说:“不是你杀的吧?”

    庄志希笑了,说:“好眼力,不是我。不过脑袋是我砸的。”

    “看出来了。”

    十方低头看了几眼,幽幽叹息。

    庄志希:“???”

    老江:“???”

    这咋还叹息上了?倒是是不是有毒的啊?这有没有的,价钱可不一样呢。

    庄志希眼巴巴的看着这位大哥,等待他的结论,十方叹一声说:“如果你没给头砸烂就好了,真是可惜了。”

    庄志希赶紧问:“对价钱有影响……呃,我的意思是,影响它作为一条蛇的价值么?”

    十方又叹息:“不影响,但是影响美观。”

    庄志希:“……”

    滚你妈的美观!

    它囫囵的时候也一点都不美观。

    他露出笑面儿,问:“那它……”

    十方:“你运气不错,而且命大,这是条毒蛇。”

    他也不嫌弃,直接给整条蛇给倒出来了。庄志希看过了,都觉得有点发麻,老江嗷的卧槽了一声,直接躲在了庄志希的身后。整条蛇瘫在地上,格外的大。

    十方:“老江你这胆子也太小了,这有啥害怕的?都死透了。”

    老江:“这是死透了不死透了的事儿吗?这玩意儿看着就瘆得慌,谁知道它怎么长这么大的。”

    他越看越可怕,别别扭扭的说:“你咋还在我办公室的地上开始嚯嚯?太不尊重人了。”

    十分:“你还是不是个爷们了,怎么屁话这么多。这真是个好东西,你等着,我去找领导!”

    他飞快的窜出去,快的不得了,看得出来,他是真的觉得这是个好东西。庄志希看着十方的背影,说:“十方大叔真是风风火火。”

    老江古怪的看了庄志希一眼,突然就如同掐着嗓子一样问:“十方……大叔?你以为他多大?”

    顿了一下又说:“你这小子,当面叫人家十方大哥,背地里叫人家十方大叔。”

    庄志希立刻:“口误,真是口误。”

    老江:“你还没说他多大呢?”

    庄志希琢磨了一下,这人看着四十开外,但是应该不到四十?不然老江也不至于问,他咬咬牙,说:“三十出头吧。”

    他这人最善于的就是睁眼说瞎话,直接就砍了十来岁,他微笑说:“我刚才真是口误,老江大哥你误会我了。”

    老江:“……”

    他骂:“你个小子竟是糊弄人。”

    庄志希纯良的笑,真的很纯良。

    不过,就这,老江也拍着庄志希的肩膀说:“小子,告诉你吧,你猜错了。十方今年二十八。”

    庄志希:“卧槽。”

    老江看他震惊的样子,哈哈大笑,说:“没想到吧?十方年纪真不大的,他是当得起一句大哥的。他就是长得老成一点。”

    庄志希心说这也太老成了,不过还是点头说:“那确实是,不过男人么,都是看能力的。男人哪里需要看脸?又不是做小白脸,你说是吧?”

    老江:“……”

    你一个这么白净的英俊青年说脸不重要,委实没有什么说服力。

    老江:“呵。”

    庄志希:“您看您,跟我冷笑什么,我这说的都是实在的。不过我是真的没想到十方大哥这么年轻,不过我记得他是负责收购的吧?这么年轻就是负责人了,也是年轻有为。其实我也不是因为长相,我是觉得他都能做到领导了,肯定年纪不小,没想到不是这样,而是真正的年少有为。”

    老江:“嗐,主要是因为他的长相,他是占了长相的光。你不知道,上级安排咱们这个级别的医院,都得有一个收购点,专门收购人参灵芝鹿茸蛇胆那些东西,反正就是什么稀罕收什么。但是这种东西肯定少啊,这个科室想做出成绩太难了,稍微有点能力的,资历也够的,人家都不乐意去。而且你说拿这样东西来医院出手的能是什么好说话的?听说他们那边还遇到过来卖虎骨的,你说老虎都敢较量的,他娘的都是什么人啊!这要是找我这样的在那边的做领导,真是分分钟都能被人欺负了。就得找个凶的,他一来就在那边做事,干了两年他领导飞快的拎包儿调走,他就走马上任了。他本来就长得凶,还不会说话,还脾气差,真真儿适合他啊。”

    庄志希:“……”

    他说:“老虎是保护动物吧。”

    “是啊,我说的是早些年的事儿,好些年了。”

    庄志希深深觉得医院也不容易,能遇到周李氏这种一言不合就打滚闹事儿的,还能遇到这种看着就凶猛敢来卖虎骨的,真是,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两个人正唠嗑,十方就又领了一个领导过来,说:“您看,就这个,一看就是刚断气儿没多久,咱们快点处理,妥妥的,好东西。我这边定下来把好东西拨出来,肉还能给食堂加个餐。”

    “啊???”

    庄志希还没说话,老江就开始怪声了:“这玩意儿能吃吗?它长这么大,吃了没问题吗?谁知道它吃过什么啊?”

    “你不吃就完了。”十方直接来了一句,随即看向了主管副院长,副院长:“真不错,真是太不错了。果真是好东西。”

    “那行,小庄,庄志希是吧,这个蛇就放这儿吧,我等一下来装,你跟我下楼开票,我们医院收购了。”十方一挥手,说:“你跟我走。”

    庄志希:“我的背篓,我的菜刀……”

    “等会儿都还你!”

    十方领着庄志希下楼开票,他说:“这个票据你收好了,这是证明你财物来源的证明,如果你丢失了,可以来我们这边补一份。不过一般来说,你不疯狂的买这个买那个,也没人知道你有钱。我们这次收,是按照整条蛇来收的,蛇胆蛇毒蛇皮蛇的身体,整条的价格是三百块钱,收购标准贴在墙上,你自己去看。”

    庄志希:“我知道了。”

    他总是过来,虽然没来这个科室,但是也是懂的,这个东西也不是个人定的。都是有标准可循的。

    “你这个算是特大那一栏的标准,上面没有比他更高得了。一般来说,我们默认超过五十斤的蛇就算是特大,你这个我刚才掂量的时候就能感觉到明显百十来斤了,我再给你准备两张票做搭头。”停顿一下,他抬头:“别人没有的,咱们都是一个系统,格外给你的。不过吧,以后再有这样的,你别给脑袋砸的那么碎了。真耽误事儿。”

    庄志希真心实意的说:“那我希望自己不要在遇见这种玩意儿了,吓都吓死了。我这次是运气好,下次就不好说了。”

    十方嘴角抽了抽,说:“我看看能给你申请下来什么票。”

    庄志希立刻开口:“有菜刀票吗?我家菜刀这砍了这玩意儿,家里实在是不敢用了。”

    他苦笑一下,说:“我妈还嚷嚷着让我赔菜刀呢。”

    十方再次抽了一下,不过倒是点头说:“这个行,你等我去楼上找领导签字。”

    庄志希:“行。”

    其实正常的收购,就是普通的草药没有这么麻烦的,但是这种大件儿,或者是什么人参之类的,这样的好东西价格又高,才需要反复的签字。别看老江说过来卖东西的都不好惹。但其实这边除了收购这种珍稀的能入药的东西,还收很多草药的。如果全等着好东西,哪有那么多好东西,所以其实这边平常收草药才是大头儿。

    这边的活儿还是很琐碎的。

    庄志希坐在这间办公室,打量了一下,这间办公室是在从外面一进大门右拐的角落,往前走就是厕所,只要在一楼上厕所一定要路过这里。前边是玻璃窗,玻璃窗并没有上下都是,下面留出了一道三十厘米左右的空隙,可以方便有人递东西进来。

    玻璃窗上红色油漆写着:收购,草药。

    一边儿俩字儿。

    庄志希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外陆陆续续往厕所走的人,觉得这个科室被安排在这个位置也未必是因为不受重视,也可能是因为这里比较醒目。

    虽然跟刚入门的大厅比差了不少,但是只要上厕所必然能看见,是很利于寻找的。毕竟他们觉得这里格局挺简单,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有些从乡下过来的,可能就是会觉得这里环境很复杂,不好找。

    他垂垂眸,正在这时倒是听到了耳熟的声音,还别说,是很熟悉的白大叔。

    白大叔:“王香秀,你给我玩的工资领走了,怎么没给我?”

    庄志希一听立刻竖起耳朵,开饷那天他也在,王香秀确实这么干了。他猜到王香秀想据为己有,但是没想到白老头会找王香秀。因为在他看来,白老头就是苏大妈的一条狗,怎么会舍得跟他家要钱呢。

    可是没想到,白老头面对王香秀的时候,语气还挺强硬。不过这俩人怎么跑到这边了?病房不是在三楼?

    “就算是你躲着我也没有用,这钱,你必须给我,你要是不给我,我就要去找厂里的领导了。不仅是我的钱,还有我家白奋斗的钱,一分都不能少。你跟我家也没关系,咋能给我代领呢。”

    白老头继续开口,语气很是不客气,听得出来他对王香秀很不满。

    庄志希再次挑眉,默默的往角落里缩了缩,虽说他是在办公室里,但是也不想被看见,多影响听八卦啊。

    王香秀楚楚可怜:“白大叔,这不是奋斗住院了,他也不能去单位开饷,我就想着大家都在医院,多少也帮个忙给领了。那是人家问我要不要给你也领了,我才领了的。结果回来就来医院看我婆婆,倒是也没到处功夫给您,您真是误会我了。再说,再说我想着您反正也是要给我婆婆交费买饭的,其实这钱放在您那里和放在我这里,也是一样的。我做儿媳妇儿的其实更懂我婆婆的口味,我来买也更合适的。您说对吧。”

    白老头虎着脸:“你买你花你自己的钱啊!怎么着你花我的钱,我还得谢谢你的好意?你觉得可能吗?以后不要这么做了,不然我可是要去找出纳好好的说道说道的。啥事儿都是一码归一码,这钱放在你那儿和放在我这儿可不一样。你要是有孝心就该自己给你婆婆买点好的。你婆婆日子过得多难?她全心全意就是为了你们,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喝,就算是住院了也想着你们。为了你为了孩子,付出多少她都愿意。现在她住院了,你一点表示也没有?王香秀,做人不能这样,有你这么当儿媳妇儿的吗?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楼下堵你吗?就是要跟你说道说道,就算这次你不领我的薪水,我也得跟你说道说道,你这个小媳妇儿,做事情不能太自私。”

    王香秀不可置信的看着白老头,她哪里自私了?她是全心全意的为了这个家的,他们苏家也是她在支撑着,她怎么就自私了?

    “白大叔,你要是说这个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对我婆婆,也是天地可鉴的。我知道你觉得我不舍得花钱,可是白大叔,您算算我的工资,我一个月工资多少钱,我家里几口人,几个小子都是大胃王,我日子过得多难,我……”

    她开始掉眼泪:“我容易吗我!”

    “你哭也没有用,你哭就说明你心虚。”白老头硬邦邦的。

    庄志希窝在办公室,心里呦吼一声,他还真是没想到,白老头不吃这一套啊。果然白老头只有在苏大妈身上才会栽跟头,其他人,不行不行的!

    就连王香秀这种小媳妇儿,都不给力。

    这爱情真是感天动地,爱的深沉啊!

    十方一进门,就看到庄志希都要挂在墙上了,紧紧贴着,歪着头:“你……”

    他疑惑的很,这是闹哪一出儿?

    庄志希:“嘘。”

    十方:“???”

    他默默的坐下,庄志希小声:“外面是我邻居。”

    十分探头看了一眼,就见一个老头儿和一个丰腴的小媳妇儿,他眨眨眼,脑补了一出爱恨情仇,默默也竖起了耳朵,看热闹是人的天性啊。

    “我跟你婆婆两个两情相悦,这么多年,我们不能走到一起,完全都是为了你们,你婆婆说她抛不下你们,又不忍心让我负担跟我毫无关系的这么多人的生活。我心里难受,但是我知道她都是为我好。但是你看你,你婆婆出事儿了你不着急来看;你婆婆住院你不给她做点好吃的补一补;今天更是过分,你婆婆需要休息,你还把孩子带来了。你说你像话吗?你说你不自私,你说你日子难,可是你日子难,就能狼心狗肺吗?王香秀啊,但凡你婆婆十分之一的品德,我都不会这么看不起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病娇修罗〕〔疯狂进化的虫子〕〔上门龙婿〕〔赛博英雄传〕〔豪门替嫁:重生王〕〔穿越年代农家女〕〔豪门总裁你欠揍〕〔赤之沙尘〕〔神豪从吹牛纳税开〕〔黎明医生〕〔魔兽之鱼人城市攻〕〔乱穿是一种病〕〔我在大康的咸鱼生〕〔封林徐若影〕〔龙浩赵晴赵贝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