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51章 甲鱼炖萝卜
    赵桂花是第一次炖甲鱼,这个,她还真不会。

    不过好在也有帮手,后院儿的李厨子看不过眼,过来帮忙,这好好的东西,他们做不好就要糟践了的。正好,庄老蔫儿和赵桂花也顺势邀请他过来一起吃,李厨子砸么一下嘴儿,应了。

    虽然他们食堂也换了一只,但是那是领导的伙食,他是厨子不假,吃不上啊。

    李厨子能在机械厂食堂混迹这么多年,还能给自己女婿弄过去,到底是有些真本事在身上的,没一会儿,这大院儿里就传来的香喷扑鼻的味道。

    好几家都出来找味儿,寻摸到了庄家的门口,天气暖了开窗做饭,味道也真真儿浓郁。

    “呦,李厨子,怎么是你在这边啊?”

    李厨子:“他家抓了一条甲鱼,他们哪会做?我过来搭把手。”

    “这香味儿真霸道。”

    “那可不是吗?这可是很补的。”

    “春天,进补也是最好不过额。”

    “赵大妈,你这鱼竿买了小两月了吧?可总算是有点收获了,真不错啊。”

    赵桂花的脸色瞬间冷漠下来。李厨子一看,噗嗤一声笑出来,刚才说话的人还有什么不懂的?这不是赵桂花钓上来的,他眼看赵桂花园眼带杀气,立刻:“哎呀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嗖嗖嗖,脱离了战场。

    反正这甲鱼汤也不能给他们喝,憋招惹找老娘们了。

    赵桂花冷哼:“我还就不信邪了。”

    庄老蔫儿赶紧的:“老婆子你这么能,肯定行。”

    “就是就是!”

    庄志希在一旁帮腔,这个时候庄志远也已经回来了,说:“妈,赶明儿放假我跟你一起去钓鱼吧,我也试试手。”

    他本来还想着一鸣惊人的,做家里第一个钓鱼成功的人,没想到倒是被他爸给抢了先,唉,他看向他家虎头,要不是虎头突然食物中毒,他也不至于打乱原先的计划。

    满园飘香,一家子大人小孩儿的都凑在厨房附近,等着晚饭呢。

    王香秀领着三个孩子往家走,刚走到门口,就闻到这霸道的炖肉香,这是谁家这么豪横?这个时候炖肉?她心里妒忌的撇嘴,不过很快就打起了小算盘。

    甭管谁家,她上门要一点未尝不可。

    她快步进门,一进门就找到味道的来源了,对于庄家,她真是恨得呀恨得呀还是恨得呀。自从庄志希结婚,老庄家几个孩子就都算是成家了,这赵桂花一改以前的作风,反正每周都有一回肉,她都闻到味儿了,这日子过的这么豪横,真是给她气瘪犊子了。

    要是一般人家这样,她还能去要个一碗半碗的,但是这庄家,她接连三次上门了,油盐不进的。

    他们,不给她。

    王香秀只觉得这家子都是狼心狗肺的玩意儿,一点也没有爱心,也没有同情心,他家这么惨,不给她家就该死!王香秀咬着唇,还在琢磨怎么开口。这边她的三个儿子顶不住了,金来是个盗圣不假,但是他是小,不是傻,知道啥样人家能偷啥样人家不能偷。

    他默默的看向了周家的大门,这种人家偷得,但是庄家偷不得,他家那个新进门的小媳妇儿,是个母老虎。

    他神情怏怏的不说话,铜来仗着自己年纪小,就地一躺就开始打滚儿:“我要吃肉,我要吃肉我要吃……”

    他嗷嗷的叫了起来,一边看着他妈,一遍瞄着庄家,等着这家人给他肉吃。

    他这么小,又是男娃儿,凭啥不给他!

    赵桂花戏谑的看着这熊崽子,要说这家的三个孩子,一个比一个熊,最后也都没有落个好,要是这么看,这家子也是一家子卧龙凤雏儿了。

    苏大妈和王香秀这一套,是深深影响三个孩子的。

    要是现在仔细的说起来,苏金来还算是三兄弟中,也就这个铜来没进去过,还算有点钱。

    金来从一成年就开始就接二连三的一进宫二进宫三进宫,走看守所就跟走城门似的,人生大半的时间都是在里面蹲着,出来也是三更穷五更富。他媳妇儿就领着孩子在家伺候婆婆和太婆,任劳任怨,绝对是乡土剧女主原型,她也是真的等来了金来的浪子回头,不过浪子回头的时候,都五十好几了,能偷也跑不动了。

    银来就是跟一群街溜子混在一起,他比他哥进化了,他不偷了,他混社会,跟着一群街溜子大哥给人家录像厅台球室游戏厅看场子。隔三差五打架斗殴。因为砍人也进去了,他这一下子是进去十五年,出来之后跟不上社会的节奏,就跟着他家老三铜来,给他看场子,铜来吃肉他喝汤,倒是勉强没再干坏事儿,算是把日子过下去了。后来也是他最安稳。

    至于铜来,铜来这孩子是老小儿,也是三兄弟里最有心眼的了,他倒是没像两个哥哥,他长得还不错,凭借一张小白脸,做起了拆白党,专门哄富婆。

    还别说,后来苏大妈和王香秀的日子,全是靠他这个儿子了。

    毕竟金来银来常年银手镯,也完全指望不上。就连金来的儿子都是铜来出钱养大的。他是他们院儿最早富起来的,人家十八岁就敢找五十岁的港商台商富婆,如同有一颗铁肾。

    不过再铁的腰子也不抗熬。

    三十大几可能就力不从心了,人家凭借富婆的钱又包装成为一位成功人士开了家俱乐部,俱乐部一水儿的细高挑儿小伙儿,具体干啥,不用多说猜也猜到了。

    不过就这,他在外面还一群女朋友呢,这货其实长得也不算是顶顶英俊,但是就是女人缘儿好,也会拿捏。这不,虽然他在富婆那里力不从心了,但是外面小姑娘不断的。还有好些个小姑娘排队给他花钱,就很离谱。

    只不过后来他这生意被查处了,听说是他的女人做法人,直接进去了。他倒是没什么事儿,后头又搞了几回类似的生意都没成。最后领着一帮小姑娘搞带颜色的直播……打着擦边球。

    五六十了还靠女人养着呢。

    赵桂花看着现在躺在地上打滚儿要吃肉的熊孩子,这是很难跟十多年后的小白脸联系在一起。她啧了一声,转头儿说:“老大媳妇儿,你去副食品商店买一块豆腐,等下放在鱼里。”

    一个菜可不够吃。

    还得炖个鱼的。

    梁美芬立刻:“我这就去。”

    她接过钱,匆匆的赶紧出门,路过王香秀母子几个,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心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占我家的便宜。有我婆婆在,但凡是让你占到一点就算我输。

    铜来短暂的停顿了一下,随即又嗷嗷的喊:“我要吃肉,我就是要吃肉……呜呜呜!”

    梁美芬嗤了一声,很快的出门,赵桂花索性拿了一个板凳出来,在门口一坐,翘起了二郎腿儿。

    王香秀有点尴尬,不过她这人是个厚脸皮,腆着脸说:“赵大妈,你家炖肉呢啊?你看我家孩子这哭的……就是馋的,能不能、能不能……”

    她转头儿想起来自己前几次用孩子说事儿,人家没给面子。

    当时怎么说的来着:小孩子嘴馋,打几次就好了!

    她临时转弯,又说:“我婆婆病了,在医院还一直没好,这几天总是念叨嘴里没味儿,我这一直都想着买点肉,但是每个月那点肉票早就用完了的。您看看,能不能匀我一点,我下次还您。”

    她说的可真诚了,但是如果赵桂花能听心声,八成就要暴躁了。

    王香秀心里想的是,只要你借给我,就别指望我还!还?还什么还,我凭本事借的,怎么可能还!

    她的小九九赵桂花看在眼里,是完全无所遁形的,虽说她是个暴躁冲动老太太,但是吃过的盐比王香秀走过的路还多,哪里不知道她想什么瘪犊子。

    她笑了笑,说:“秀儿啊,你要是这么说,大妈可得说你几句了。这过日子可没有这么过的,谁家的肉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看我家这么多人,就连小美的外公都不好意思过来吃,那也是拿了面条过来的。你这嘴巴一张一闭就要借一点走,我们也不够吃啊!今天老李给我们忙活了半下午,我们请人吃饭,总不至于不让人吃饱吧?你来开这个口,做的就不对。再说了,这昨天还是前天你们才开的饷,你今天就没有了?你说这个话,合适吗?要是真的花了,大妈可真是要好好说说你了,过日子没有你这么败活的。这才开饷不到三天,你竟然就都花掉了。你这是过日子还是过日子吗?你也别说你婆婆住院呢。咱都知道的,你婆婆住院可是老白在帮衬。你该不会是趁着你婆婆住院,偷偷在家开小灶大吃大喝吧?”

    赵桂花狐疑的看着王香秀,眼神很是怀疑,她蹙着眉,表情很是不赞同。

    “我没……”

    “什么!你在家开小灶,好啊,我说你怎么不好好给你婆婆送饭,王香秀,你这个女人心肠歹毒至此,亏你婆婆还把你当成个好的。你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苏大妹子看错了人,看错了人啊!”白老头跟王香秀前后脚回来,本来就是回来堵她要钱的,没想到竟然听到这样的话,真是叔能忍,婶都不能忍了。

    别看他一心舔着苏大妈,也别看自己儿子白奋斗一心爱慕王香秀,但是白老头对王香秀的观感其实只能说一般,毕竟,这又不是他媳妇儿,他心疼什么。

    再加上,他隐秘的小心思多少是觉得王香秀和三个孩子拖累了苏大妈,耽误了苏大妈和他修成正果,所以隐约总是有几分厌恶的。这一听这种话,比赵桂花还暴躁,立刻就冲了上去,直接就薅住王香秀,叫骂:“你个贱女人,你还拿了我跟我儿子的工资不还我,我当你还是个好的,原来你就是贪钱。可怜苏大妹子善良单纯,竟然着了你这狐狸精的道儿。装的跟个人似的,却竟是不干人事儿!”

    王香秀也没想到白老头突然就爆发了,她气的喘息:“你你,你胡说什么,我根本没有……”

    “你还敢狡辩,你婆婆住院,你一顿好吃的也不准备,全是窝窝头,要不是我,她连医院都住不进去,你个丧尽天良的贱人……”

    白老头薅住了王香秀不撒手,说:“快把我的钱交出来!”

    “你……”王香秀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到这个地步,这老不死的竟然在这个时候发作了。不就拿他几个钱吗?至于这么凶吗?她做出委屈的样子,说:“大叔,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不是有心拿你的钱,奋斗病了,我是替你们代领啊。”

    “用不着你这个贱人!”

    两个人的争吵声很快的就引来了围观群众,大家都匆匆出门看热闹,有的正在吃饭,手里还拎着窝头儿啃呢。

    赵桂花也是看的饶有兴致,他们院子就是这样,极品奇葩相当不少,但是你要说惹到头上的时候教训一下,那赵桂花还真是没正面正式认真对线过。

    因为,每次对线,还没说个开场,这话题就被旁人抢去了,没办法,大乱炖啊!

    就算是争吵,都有人抢的,就像是现在这样。

    白老头和王香秀你来我往的,一个骂一个抱怨,委屈的不得了。

    两个人对线,苏金来忿忿的瞪着白老头,突然就冲上去,捶打起来:“我让你薅我妈,我让你薅!你个老不死的!!!”

    白老头一口气差点上不来,这孩子是他看着长大了,从刚出生到现在,吃到他嘴里的好东西,多少不是他买的,但是现在竟然拿出这幅样子。果真是个白眼狼。

    可是就这,他倒是也没动手,他不是心疼孩子,不是自己的崽,不能给自家传宗接代,男娃儿也是放屁。他是怕打了人,苏大妈心疼。

    他最见不得的,只有心爱之人的泪水。

    “你这孩子,大人争吵,你在这里裹什么乱,给我一边儿去。”

    “你打我妈!”

    “对,你打我妈。”

    三个小子围着白老头捶打,打的相当厉害。

    别看是小孩儿,但是架不住这三个小孩儿敦实啊,白老头一时间还有点不能招架。王香秀心里高兴极了,暗暗的唾了一声活该,不过面儿上还是装着和气,说:“你们干什么,快放手,这可是你们最值得的尊敬的白爷爷啊。”

    “他打你,就该死。”金来凶得很。

    不过围观的邻居们看了,却又纷纷的摇头,觉得这王香秀不会教育孩子啊,你看三个孩子都养成什么样了。白老头为他们家花了多少钱,现在就换了一句“该死”,真是白眼狼都没有这么过分的。

    “这三个孩子长大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可不是,妈,你还总说看他们可怜给点吃的,你看看,这白眼狼值得给吗?咱们往后可别着边儿。”

    “三岁看老,这孩子真是不行。”

    “就是啊。”

    ……大家议论纷纷,王香秀听了心里气的不行,但是又不能直接发飙,她如果直接发飙,这些人保不齐以后更加不会帮他们家了,他们家现在需要的,就是多方帮助,那是一点也不能少的。

    她这个时候总算是哭出来了,要不说,王香秀这个戏就不如的苏大妈呢,苏大妈那眼睛就跟水龙头似的,想哭就哭,王香秀的表演就没有那么真诚与自然了。

    她说:“你们快放开,不然妈要生气了,妈不是跟你们说过吗?所有帮助过我们的都是好人,我们不能这样没有礼貌,你们上学学了知识,要做懂事的好孩子。”

    王香秀还在巴拉巴拉,这头儿老庄家的豆腐炖鱼都已经出锅了,那梁美芬的飞毛腿,可是很快的。

    赵桂花看了一会儿热闹,知道这种事儿肯定最后又是不了了之,没看,王大妈都不惜的管吗?反正也不能动手闹出大事儿,吵几句就随他们。不过要是白奋斗在,王大妈就不能这么淡定了,毕竟那个混小子是真的能动手的。不过他爹倒不是的。

    王大妈跟白老头这么多年邻居,晓得这个人就是个嘴炮型儿选手,你真让他动手,他还不敢呢。所以王大妈都不管的。

    赵桂花眼看甲鱼汤炖好了,找了一个大海碗,她率先夹了几块甲鱼,蓝大叔喜欢的萝卜也不少,还有面条,满满当当的一大碗,汤汤水水很实惠。

    赵桂花端了出来,她不出来还好,一出来这香味儿立刻蔓延,这味道可是顶顶霸道的。

    赵桂花:“蓝大叔,我给您送过去。”

    蓝四海也在看热闹呢,看到晚饭到了,说:“给我吧。”

    他上手就接,金来一看这大海碗的“肉”,心里一下子就不平衡起来,这件事儿本来就是从吃肉引起的啊,他一下子爆发,直接扑过来:“把肉给我!这是我家的!”

    这样恬不知耻的话从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嘴里说出来,真是令人看不起。

    他上来就抢,真是吓了人一跳,大家还没等反应过来,就看蓝老头直接一脚过去,啪的一声给这熊孩子踹倒在地,他可不是白老头,不敢得罪自己老心肝的小心肝儿。

    “你敢踢我哥哥!你个棺材秧子!”银来也冲了上来打人,蓝老头揪住银来,啪啪左右开弓,两个耳光。

    他可没有不打孩子的座右铭,这老头儿的人生格言就是:人生在世,洒脱快活享乐足以!

    其他的,滚犊子吧。

    “你怎么回事儿,你怎么打孩子?他们还是孩子啊!”王香秀尖叫着冲过来,伸手就要挠人,蓝老头也不客气,一下子握住她的手腕,错身用力向前一推,王香秀直接踉跄着向前甩过去,啪!

    “啊!”

    整个人摔在白老头的身上!

    这给白老头造了一个大红脸。

    他可是光棍二十多年了……

    王香秀踉跄着站起来,也闹了一个大红脸。

    蓝老头叉腰,不客气的很:“王香秀是吧?你别以为我是新来的就能随便拿捏我欺负我,上一个在我面前扎刺儿的已经去保卫科了,你是不是也想试一试?你要是管不好孩子,做邻居,我就好心的帮帮你。别他妈以为谁都惯着你!这要饭不成还要明抢?这一大碗这么烫,你儿子这一扑,是想抢东西还是想要人命?烫坏了人怎么办?你们家是看人家赵丫头不给你们,存心想害人吧?哎呦,你们家可善良,太善良了,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善良的大善之家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