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盖世人王〕〔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都市沉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52章 存款暴涨的甜蜜小夫妻
    明美数钱,庄志希在一旁看热闹,明美把人推开,立刻去开自己的小金库盒子,庄志希看她小财迷的样子,觉得很好笑,他索性坐在椅子上,撑着下巴看着明美,就看明美把钱点好了放在了盒子里,然后一层层的锁上。

    庄志希调侃:“你可好好数,别是转头儿又忘记了。”

    这是笑话明美第一次数钱的时候就这个傻样儿。

    明美:“我本来还想跟你说一下我的家底儿的,但是看你这样,不想说了。”

    庄志希噗嗤一声笑出来,赶紧说:“好媳妇儿,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你告诉我好不好?”他这个人,十分能屈能伸,就算是喝的脸色发红,该伏低做小的时候也一点都不含糊。

    “媳妇儿……”

    这一句真是叫的黏糊拉丝儿的,明美被他逗笑了,凑过去得意的说:“我很会存钱的。”

    庄志希:“哦?”

    明美:“我原来有五百块钱,这次卖了三百块,哎不对啊,你不是说你还买了一把菜刀?可是你给我的还是三百啊。”

    她眨眨眼,觉得这个账目不对的呀。

    庄志希笑了:“这三百是个整数,我想着还是按照整数存起来,我用我私房钱买的,菜刀票是跟医院要的。”

    他掰着手指说:“媳妇儿啊,你看我一个月拿五块钱的零花钱,一点也没有乱花吧?”

    明美:“嗯嗯,没有。”

    庄志希笑了,说:“那你亲我一下。”

    明美一下子睁大眼,怎么话题就拐到这个上面了哦。但是看着庄志希的表情,她并没有犹豫,微微前倾,吧嗒一声,亲在了他的脸颊,庄志希一下子把人捉住,深刻的“教育”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亲。

    明美:“唔。”

    两人深入交流许久,庄志希放开了明美,这下子好了,明美的脸也通红通红的,像是一只红苹果,明美嗔道:“你干嘛啊,还算不算账了。”

    庄志希拉过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说:“你说吧。”

    明美:“……这怎么说啊。”

    庄志希理直气壮的说:“让你做软和一点的椅子,你还不乐意?”

    明美:“……”

    真是强词夺理哦。

    不过她这样靠近庄志希,可以看到他长长的睫毛,黑亮的眼睛还有的白皙的面孔,一个男人,怎么就长得比女人还秀气啊。明美看着他不眨眼睛。

    庄志希笑了,说:“我这么好看么,你都看痴了。”

    明美:“你竟是胡说。”

    她的脸更红了,嗔道:“我才没。”

    话是这么说,但是人却还是看着庄志希,庄志希:“要不我们在家洗个鸳鸯浴得了。”

    明美一下子跳起来,说:“胡说什么你,竟是给我胡说。算账算账。”

    庄志希看她如同受惊的兔子,哈哈大笑,笑够了说:“好,你说。”

    明美:“刚才说到哪儿来着?”

    她挠挠头,开始抓起自己的头发来,庄志希:“我看小燕子就是跟你学的,一有迷茫的事儿就抓头发。”

    明美:“……”

    这好事儿就没有学她的,坏事儿就是学她?

    再说,小燕子又不是她的孩子,跟她接触也不算多,怎么就是学她啦。

    明美:“才没,不要诬赖我。”

    庄志希笑了笑。

    明美:“算账。”

    她重新开始:“我原来有四百块,结婚的彩礼还有我妈给的嫁妆,加上我零零散散的钱,一共还是五百四十多的。然后我们领了三个月的薪水,我这边每个月三十多,之前见义勇为每个月还有补贴。你那边要交生活费,还有五块钱的私房钱,你每个月给我十三块五。再加上这次的三百块,我手里现在有……”明美深吸一口气:“九百九!”

    算完了,明美自己都吞咽了一下口水,不可置信:“我们这么有钱了么!啊啊,我以为我们还要攒一攒才够一千的,可是原来现在我们就只差一点点了吗?啊啊!差的好少啊!”

    庄志希也疑惑:“我们结婚到现在没花钱吗?”

    明美想了想,摇头:“没花!”

    她也疑惑了,说:“我以前挺喜欢买衣服买吃的,可是为什么最近我都没有花钱呢。”

    明美相当的疑惑不解,而同时庄志希也有点纳闷儿了,不过很快的,夫妻两个的视线对上,幽幽的说:“是因为最近的事情太多了。”

    明美默默的点头。

    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这院子里三天一件小事儿,五天一件大事儿,他们吃瓜吃的不亦乐乎,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回家,生怕回家晚了,下一场大戏就跟不上了。

    这逛街的时间都没有了。

    这就省了钱。

    然后吧,他们闹事儿就闹事儿,还时常走的恶心人的路线。例如跟巷子口的公共厕所结下了不解之缘,以至于……怪恶心的,完全没胃口。

    这零食也吃的少了。

    老庄家的饭菜还是很不错的,也不刻薄人,她食量本来就不大,所以每次都能吃饱,院子里闹的欢腾,经常怪恶心人的。所以除了吃饭,明美都不怎么吃零嘴儿了,这钱啊,可不是就呼啦呼啦攒下来了。

    明美:“唉呀妈呀,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效果。”

    庄志希笑了:“他们也算是为咱们家的存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了。”

    明美:“……”

    庄志希看着明美傻乎乎的样子,说:“钱你自己收起来,以后不用给我报账,这都是你的钱。我都没为你贡献什么,这里都是你自己赚的。”

    说实在的,确实是如此,庄志希一个月才交十三块五,也才交给明美三个月。

    也就是说,这将近一千里,庄志希才交了四十来块,剩下的都是明美赚的,就算是卖蛇,也是明美杀的。作为一个老爷们,庄志希可不是那舔着脸觉得自己也贡献了的人。

    他直接把头靠在媳妇儿的肩膀,说:“我果然是你养的小白脸吗?”

    明美哭笑不得,嗔道:“你胡说什么,我们是一家人。你要是不交生活费,我怎么能把工资都攒下来?再说,咱们家吃的真不差,我娘家算是条件蛮好,也算是家属院里比较好吃的家庭了,其实生活水平也就跟现在差不多的。”

    这就是虽然好吃,虽然舍得,但是有时候物资真是不够的。

    现在这样,明美觉得还蛮好的。

    庄志希觉得他媳妇儿真是很豁达,他笑了出来,说:“我媳妇儿真好。”

    明美哼了一声,戳着他说:“既然我这么好,那你可得好好的对我,可不许给我三心二意。我跟你讲,我可是很严格的。如果你让我不满意,我就揍你。”

    庄志希:“揍我啊?怎么揍?”

    明美:“把你打成猪头,而且我可告诉你,我的帮手也很多的。”

    庄志希:“你不舍得的,你看我这张脸,你舍得打吗?”

    明美骄傲的扬了扬下巴:“有什么不舍得的?我自己长得也很好,可多人喜欢我了。”

    庄志希的眼神闪了闪,笑着问:“那,我亲爱的明美同志,你给我说一说,都谁喜欢你?”

    明美叉腰:“可多人了,怎么的,吃醋啊?”

    庄志希失笑,将她揽到怀里,说:“对啊,吃醋。不过别人喜欢你也没用啊,可爱的小明美都跟我结婚了。”

    明美再次咯咯咯的笑了出来,俏生生的小声说:“我吹牛的。”

    庄志希:“……”

    他媳妇儿可真是实在人。

    明美:“吹牛总是可以的,我妈还说当年追她的人从金陵排到广州呢。”

    庄志希:“……”

    岳母这还真未必是吹牛。

    虽然明美好看多了,但是明美这人直来直去,还真的未必会有丈母娘会拿捏人。

    不过庄志希是很喜欢明美这种个性的女孩子的,她虽然没有什么心眼,单纯的很,但是又带着几分四九城大妞儿的洒脱,人也不会劲劲儿的。

    就是,明美是典型成长在条件不错家庭里的女孩子,最起码是不愁吃穿的,家里人又宠着,所以她的个性很单纯活泼,有时候咋咋呼呼的,但是很可爱。

    庄志希捏捏明美的脸蛋儿,说:“我媳妇儿真好看。”

    明美笑了出来,她说:“你只会看脸。”

    庄志希:“你不是也只会看脸?”

    两个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倒是觉得相当有道理。

    他们两个人啊,都是颜狗啊。

    明美娇嗔:“行啦,收拾一下东西,等一下我们去洗澡啦。”

    庄志希:“嗷。”

    两人一起,明美突然问:“你以前相过亲吗?”

    这是一副要挖地三尺的意思了。

    庄志希:“没有,你是我第一个相亲的人。”

    明美哦了一声,又问:“那,你上学的时候有喜欢的人吗?有喜欢你的人吗?”

    庄志希嘴角翘了起来,说:“怎么的,结婚前你不问,现在要问了啊?”

    不过话虽这样说,他还是很实在的说:“我如果有喜欢的人,就不会相亲了,我再怎么也不至于坑女同志吧。至于喜欢我的人,应该有吧,不过管他有没有呢,我自己是不怎么在意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喜欢她们。那你呢?我都这么坦白了,你也该跟我说说吧?”

    明美:“……”

    她脆生生的:“我小时候不是就跟着大伯习武吗?人就比较厉害啦,也很会打架,我们那一片儿,就是我们家属院,都叫我小明姐的。”

    她虽然长得娇俏秀丽,但是吧,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谁不知道谁呢?

    所以打小儿,明美就没有什么桃花。

    毕竟,小孩子可不知道什么好看不好看的,他们就知道,挨打很疼!等慢慢长大了,这种感觉已经刻入骨髓了。大家都是兄弟姐妹,提什么爱情?

    庄志希听了明美的话,忍不住捂住了脸,明美立刻反应过来,说:“庄志希,你什么意思啊,你笑话我?”

    庄志希:“……没。”

    他的肩膀在颤抖。

    明美用力的踩了他一脚。

    “哎呦。”庄志希:“媳妇儿媳妇儿,我错了还不成吗?我就是觉得好笑。”

    明美:“笑什么笑!”

    大概是打开了一个名为往事的话匣子,明美说:“不过我曾经差点跟人订婚了。”

    庄志希:“啊?”

    他惊讶的看着明美,明美摆手:“都是长辈乱点鸳鸯谱。我爸他们货运站副站长的儿子,从小就跟在我屁股后面转的一个鼻涕虫,整天挨欺负,我给他出头了几次。他爸就觉得我超适合他儿子,竟然就说两家要结娃娃亲,你说离谱不离谱?不过我爸以孩子都小给搪塞过去了。后来我们长大了一点,十五六岁的时候,他爸又旧事重提了,我们家肯定是不愿意的,我干啥要愿意啊,我又没看上鼻涕虫。鼻涕虫自己也不乐意,他最怕我了,怕挨打,于是连夜跟我告别,偷偷的报名参军了。一溜烟儿逃跑了。”

    庄志希:“噗!”

    明美:“因为这事儿,他家一直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毕竟是鼻涕虫逃跑了嘛。去年国庆的时候,我爸去他家喝酒,回来就说得赶紧给我找个自己喜欢的对象,因为鼻涕虫有可能转业。如果他转业,那么保不齐老同志又要再次提起结亲这个事儿。如果真是提了,直接拒绝肯定很难看的。反正我也到了该找对象的年纪了,不如相看起来。当时我哥哥就说起了你,也不知道你给我哥哥灌了什么迷魂汤,我哥哥真是把你形容的贼好,天上有地下无的好青年啊。所以我爸妈才同意相看的,没想到我们倒是一见面就看对眼了。”

    这也是明美当初着急结婚的原因,如果让她跟鼻涕虫相亲,她肯定是不乐意的,这日子怎么过啊。当然也是可以拒绝的,但是两家的关系肯定就彻底完蛋了。

    因为鼻涕虫家也就这么一根独苗儿,一直当个宝的,她如果嫌弃,两家关系肯定玩完了。虽说,就算是玩完了也不能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但是反正她都要找对象,不如提前一点。

    这样也避免了得罪人。

    庄志希听到这里,揉了揉媳妇儿的头,说:“我媳妇儿果然招人喜欢。”

    明美睨他:“可不是吗?鼻涕虫都吓跑了,我果然招人喜欢。”

    庄志希:“不是,我是说,我媳妇儿就是那种长辈会喜欢的儿媳妇儿。”

    这人性子爽快直接,不搞弯弯绕,而且还不是那种会怼人的爽快,反而是软萌萌的,很好说话,这自然得长辈喜欢了。没看他老娘那么泼辣的人,对明美态度都很好吗?

    这样可爱的女孩子,谁舍得大声说她啊。

    庄志希:“那我倒是应该感谢你大伯,如果不是他小时候就教你习武,恐怕现在就没我什么事儿了,追求你的人保准从咱们杏花里排到天津卫。”

    明美噗嗤一声笑出来,娇嗔:“就你会说话。”

    庄志希:“我便宜都占了,当然会说话了。”

    他低声笑了出来,语气十分的开心:“我喜欢你。”

    明美脸蛋儿红红,说:“我也稀罕你。”

    庄志希与她的额头抵在一起,说:“那……我们鸳鸯……”

    “滚!”明美立刻起身:“我去问一下妈,咱们什么时候出门去洗澡。你啊,少给我说有的没的。”

    她嗖嗖嗖的跑出去,这个不正经的。

    两个人在屋里腻歪了好一会儿,出来的时候果然见大家已经吃完了,李厨子是喝到正好,吃的快活,哼着小曲儿往后院儿走,明美探头:“妈,咱什么时候去洗澡?”

    赵桂花:“现在走吧,再晚的话,就要来不及了。”

    “行。”

    梁美芬幽幽叹息,她来那个了,去不成啊!

    亏了,又亏了。

    不过大家很明显都没管她是个什么情绪,赵桂花:“虎头,你跟着你爸;小燕子你跟着奶。”

    “好。”

    小孩子洗澡不要票,都是跟着大人一起的。

    虎头和小燕子两个都格外的高兴,这个时候小孩子没有什么好玩儿的东西,无非就是老鹰捉小鸡,跳格子踢毽子调皮建,男孩子搞个“打仗”,骑大马之类的,就不错了。

    但是去洗澡,相当于“去玩水”,所以小孩子们还是很喜欢的。

    虎头小声呢喃:“我想跟着奶奶。”

    庄志希:“我还想跟着我媳妇儿呢,可能吗?”

    这换来赵桂花和明美的白眼儿,这人真是胡说八道,也不想想,啥话都往外说。

    赵桂花端着盆,说:“走了。”

    随即又叮嘱梁美芬:“你在家看家,就别出去了,咱家今天吃得好,如果都出门,保不齐有馋猫子摸上门。”

    梁美芬立刻严肃起来:“行,妈你放心,我盯住了!谁也别想过来偷走一分一毫。”

    赵桂花点头:“你明白就好。”

    大部队一起出发,路过厕所,庄志希感叹:“哎呀,真是有点想念周群大哥还有奋斗哥了,他们不在,我感觉少了好多乐趣啊。这厕所都没有人游泳了。”

    “臭臭!”小燕子捂住鼻子。

    其他人都笑了出来,一家子来到澡堂子,赵桂花拿出澡票又买了票,大方的说:“我请你们。”

    庄志希嬉皮笑脸的:“妈,我就知道你是最豪爽的。”

    赵桂花:“给我起开。”

    他们领了钥匙,各自走向男女浴池,这个时候人很少,池子很干净,明美进来之后直接下了水,将毛巾沾上水,盖在脸上。赵桂花也领着小燕子进来,小燕子开心的转圈圈,说:“玩水玩水。”

    赵桂花:“别滑到了,来奶这里。”

    她抱着孩子下了水,小燕子靠在池子边,大口的喘气,说:“好热哦。”

    赵桂花:“扛不住吗?”

    “能!”小燕子不乐意出去呢,小孩儿在水里晃荡,明美给毛巾拿下来,仔细看看,整个浴室除了他们三个,只有一个人,那人这时也洗完了,披着毛巾出去。

    赵桂花笑:“咱们这跟包场了一样。”

    明美:“还是人少好,清净,人多了闹得慌。还没结婚那会儿,每次年前洗澡,都要遇到一群人,有时候为了抢一个水龙头,都要大打出手的。”

    别看平时里没人来,但是快过年那几天可不是,几乎天天都爆满,为了争抢水龙头,保不齐都要干仗的。

    明美感叹:“不过说来也奇怪啊,咱们这边好像人少一些,年前我过来的时候,就不像是我家那边那么拥挤。不过也不对啊,这边机械厂家属院都在这边,明明该是人更多的啊。真是搞不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全民种田:我的农〕〔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