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救命!攻略的美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54章 藏钱
    庄志希化身媒婆,开始为蓝老爷子牵线搭桥,倒是明美这个正八经的外孙女儿不怎么操心。明美这个人心大,而且有点不拘小节。她更好奇的是,这些人都出院了,会不会作什么妖啊。

    不管作不作妖,明美都觉得蛮有意思的,这些人丰富了她的生活以及——存款。

    明美现在看电影都少了,没办法啊,他们院儿的八卦更多,但凡是一个不留神,就跟不上了。这么看来,电影真是一点也不算什么,哪有看八卦有意思。

    不过出人意料之外,不管是周大妈还是苏大妈,出院之后竟然都很安分,真是令人觉得怪惊悚的,他们安分,还真是挺吓人的一件事儿。

    倒是周群上班第一天回来脸色漆黑,他走在巷口时候正好跟明美遇见,他勉强露出点笑容,打招呼:“小庄媳妇儿下班了啊。”

    明美嗯了一声,声音清清脆脆,她好奇的看着周群的脸色,说:“周群大哥,你这是上班了啊,没再休养一段时间吗?”

    周群:“我们都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也是厂子的一枚螺丝钉,这厂子的运转是需要无数个螺丝钉,缺不得我的。我们电工组人本来就比别的组少,如果我一直请假,其他人少不得就要多忙碌不少,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影响了所有人。你说对吧?”

    明美点点头心道这个大哥说话好虚啊。

    这种虚了冒套的话,她是半点儿也不相信的,不过明美眨巴眨巴眼睛,倒是很给面子的没有再说什么。她不说话,周群倒是来了兴致,叨叨个没完。

    “我看你还年轻,少不得缺少一些人生的阅历,在这一点上,我是比你强很多的。其实怎么说呢,我们都结婚太早了,不是说结婚早不好,而是结婚太早,其实不清楚人要的是什么,可能选择未必就很对。而同龄人也未必能给与我们很好的指点,像是小庄,他的工作其实就是没有什么更深层的好发展,这一点结婚之前你一定是不懂的。也不知道你家人为什么没有提点你。不过你该是知道的,只有搞技术,才是有职业发展的。像是我,现在已经是七级电工了。我们机械厂像我这样年轻的七级电工,也就独独我一个。不管是从那个方面,我都能拍着胸脯说一句自己算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如果你有工作上的人生上的困惑,都可以来找我。我作为比你年长几岁的过来人,是很乐意为你解惑的。都是工人阶级,该是互相帮助的。小庄媳妇儿啊,要不我叫你明美吧,你的名字听起来十分的……”

    明美立刻:“那你还是叫我小庄媳妇儿吧,我不习惯完全不熟悉的人叫我的名字,或者你可以跟别人一样叫我小明同志,这样也可以的。”

    她也叭叭的说个没完:“不过周群大哥啊,我觉得你这话说的一点也不好,怎么我们家庄志希就没有前途了?我觉得我们家庄志希挺好的。是,我们家庄志希是不像周群大哥你这样志向远大,想做厂长,但是你也不能直接说我们没前途啊。”

    周群:“……”你她娘的是听不懂人话吗?重点是庄志希怎么样吗?他有没有前途重要吗?重要的不是你该仰慕我吗?周群脸色微变。

    再说,他脸色更黑,难堪的不行。

    他已经知道他老娘在保卫科做的孽了,她怎么就敢,就敢说自己是要做厂长的,这让大家怎么看,更重要的是,让那个厂长怎么看。周群本来就因为这个事儿上火。

    没想到现在更加的雪上加霜了。

    “哎不是,周群大哥,你现在是电工,那要升到厂长,中间需要几步啊?”明美好奇的问,她说:“破格提拔,可以直接提拔成厂长吗?那你要是做了厂长,是不是就有单独的分房了,那你还住在这个院子吗?你搬走的话,你会带你妈一起吗?”

    明美还在叭叭叭:“听说你妈要给张副厂长好看,罚他去扫厕所,你会听你妈的吗?”

    “哎对了,听说你还要开除保卫科的人,是真的吗?你要是这么做,会不会挨打?”

    周群:“……”

    他嘴角抽的厉害,深深觉得,庄志希的老婆跟庄志希一样的烦人,有没有眼力见儿,又讨人嫌。

    他深吸一口气,说:“我妈都是开玩笑的,你们不要当真。”

    明美一双眼睛可认真了:“那怎么就是开玩笑的了?听说说的可认真了呢。可惜我不是你们厂里的人,不能去保卫科偷听,听说你们厂好多人都去保卫科偷听了呢。周大妈真有牌面!你看,她在我们四合院呼风唤雨的,在你们厂里一样能够吸引所有人的眼球注意,就连的苏大妈生崽的消息都要排在你妈后面,真是厉害!”

    周群:“……到家了。你赶紧回家吃晚饭吧。”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想跟明美说话了,他本来还有点乱七八糟的心思,但是现在就有什么也没有了,再看明美,就觉得这张脸有点面目可憎。

    就他妈你会叨叨!

    一个女人,即便是面容再好,没有一个温婉会伺候人的性格,也注定走不远。

    周群冷冷的嗤了一声,转身回家,明美也推着自行车回家,庄志希好奇的问:“你跟周群说什么呢?”

    明美大眼睛带着笑,说:“他想挑拨离间,我就扎一下他的心。”

    她若有似无的笑了笑,别以为她没心眼就能忽悠她,她是涉世不深,但是也不是个傻子。

    “这狗东西不怀好意。”

    明美吐槽了一句。

    庄志希脸色没变,但是却扬了一下嘴角,意味深长:“把心思打到我家了啊……”

    明美揉着庄志希的脸,说:“放心吧,我才不会上当受骗了,我又不是个傻子,相信这种人。他别想在我这边占便宜,他敢惹我,我就敢扎心,看谁难受。”

    这种死要脸面的人来说,撕他的脸皮就让他痛苦至极了。

    庄志希低头看着他媳妇儿,说:“他要是敢招惹我媳妇儿,就给他一记佛山无影脚。”

    明美噗嗤一声笑出来。

    夫妻两个一起手牵手来主屋吃饭,昨天吃的比较好,今天就清淡了一些,炒了两个青菜,还有两个小咸菜。这是赵桂花前一段日子做的泡菜,一个是萝卜一个是白菜。

    因为口感跟一般的咸菜有点不同,还是比较受大家的欢迎的,吃起来很爽口。

    现在比冬天强,菜色没有那么单一,不过四月初的天气,菜色也不算是十分多,添一个菜多一个口味,也是很不错的。明美就很喜欢吃萝卜泡菜,觉得味道很爽口。

    相比起来辣白菜倒是差一些。

    “妈,这个是怎么做的啊?我在娘家的时候没吃过。”明美好奇的问。

    赵桂花:“朝鲜族的,咱这边不怎么流行这么吃,我是听别人说的,自己做着试一试,没想到还成。”

    明美:“我觉得蛮好吃的,我能问问怎么做,教我妈吗?”

    她就是这样,有什么就直接说,能行就行,不能行也没有关系。反正也不含含糊糊的话里有话,反正就是直接的很。

    赵桂花:“你别问了,你问了也说不明白。你要是觉得好吃就叫你妈过来跟我学。我教她。”

    赵桂花跟明美妈妈蓝玲关系是相当不错的,虽说现在双方只是不太熟悉的亲家,但是对赵桂花来说,却又是几十年的老姐妹了。

    明美:“好啊。”

    梁美芬动了动嘴角,想说也叫她妈来,但是她这人就是这样,想得好处,但是自己又不想开口,她抿着嘴,期待的看着婆婆。然而……没有然而了。

    她婆婆这话题就结束了。

    梁美芬心里又开始难受了,不过赵桂花愣是不看她,这些小事儿,赵桂花才不会放在心里,说句难听的,你想要的你自己不争取,指望谁主动送上门呢。

    得了便宜还卖乖,那就不要想了。

    赵桂花又看庄志希:“你跟王大妈说过那个罗小荷的事儿了吗?”

    庄志希点头:“说了,王大妈帮我打听一下情形。”

    赵桂花心中感叹,果然那个啥蝴蝶什么的是存在的,你看,一点点小小的改变就会有很多大的改变,上辈子没有住院的这茬儿事儿,所以就没有什么罗小荷的事儿。

    但是这辈子有了住院的事儿,现在就有了罗小荷的事儿。

    要说起来上辈子蓝四海老爷子倒是也相亲了几次,不过都没成。这倒不是蓝老爷子看不中,而是女方那边明明看的都可以,转头儿就不愿意了。

    后来他们才晓得,是周大妈在背后作梗,上辈子也有房子的事情,不过没像这一次这样严重。但是也有这么个事儿,周大妈怀恨在心,从中挑拨。又有苏大妈从旁帮衬,自然每次都事半功倍。

    这两个老大妈关系虽然不好,但是又能因为个人的利益走到一起。那个时候苏大妈还是想跟蓝老头有发展的,自然是乐于配合周大妈这样做。

    不过这一次,赵桂花倒是觉得事情必然不会如同上辈子一样发展了,毕竟阴差阳错的,女方那头儿还是从这两个老太太那里知道的消息。自然知道他们的恶意。

    “妈,你想什么呢?”

    庄志希好奇的问,赵桂花:“没想啥。”

    几个人正吃饭呢,突然间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尖锐的哭声,赵桂花:“又开始了……”

    只要人一回来,立刻就作妖儿,真是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精神,她感叹:“这真是不消停。”

    庄志希端着饭碗直接奔着门口,往周家眺望,是的啊,这正是周大妈的哭声,她每次都跟掐着嗓子一样,哭的吓人。家里其他人也好奇的凑过去看热闹,倒是赵桂花淡定吃饭。

    “周群肯定是因为厂子里那些传言跟他妈发火了。”

    “那搁谁能扛得住?你说他妈,不帮忙也就算了,在儿子的工作上扯后腿。周群又是个要强的……”

    “周群不是挺孝顺的吗?”

    “孝顺也架不住周李氏胡搅蛮缠啊。”

    周家的动静引得大家都出了门看热闹,一个个的真是生怕乱子不够大。

    蓝老头更是动作快得很,第一个出来。毕竟啊,他早就听说这个院子很热闹了,但是真正的看热闹,还是第一次呢,他端着一碗面条,哧溜儿个没完,十分有兴趣的看着周家,感叹:“真是难得的和睦家庭啊!”

    围观群众:“……”

    不过,你一个老头儿,吃的也太好了吧?他不仅吃着白面的面条,碗里还有肉丝儿呢,人家吃的是肉丝儿面。

    苏大妈也看见了,眼神闪了闪,说:“老蓝大哥,你这吃的也太好了,我家孙子好久没吃肉了……”

    蓝老头:“你家那个不是盗圣?没吃不是到处偷?还怕缺嘴?”

    苏大妈一下子脸就黑了,气的直发抖,她心眼儿是很多的,但是也只限于正常沟通,像是蓝老头这样的人,她真是一秒就破防。谁让这蓝老头总是拿她最重要的大孙子说事儿,别的事儿她都能抗住,但是唯独这个不行。

    三个孩子是她心头肉,就连装她都装不下去,她尖锐的说:“蓝老头你怎么说话呢!”

    刚才还是老蓝大哥,现在就是蓝老头了。

    真是一秒改变。

    蓝老头理直气壮:“我这说实话也不行?别以为我刚搬来就想糊弄我,我也不是啥都不知道的。”

    苏大妈气的颤抖,白老头儿这时也出来了,赶紧上前:“大妹子你看你跟他说这些干啥。”

    随即又瞪着蓝老头,说:“老大哥,你看你这个事儿办的,就不爷们。欺负一个寡妇算什么英雄好汉。”

    他可听说了,这个人要找对象,王大妈竟然一下子筛选出了不少合适的,这让他十分的嫉妒。虽然,虽然这些年是他自己不想找,但是王大妈作为邻居,竟然也没主动提过要帮他介绍,真是一点也不仗义。白瞎了大家一个院儿住那么久。

    正因此,他看蓝老头是十分不顺眼的。

    蓝老头懒得理会这个老家伙,直接说:“我爷不爷们还用得着你来管?你可管好你自己吧。你瞅瞅你,明明比我小了二十来岁,瞅着像是我的同龄人。也不知道怎么蹉跎的,自己都没管好还管别人爷不爷们。”

    难得蓝老头不阴阳怪气说话,但是实话更是气人啊!

    “你你你!”

    众位过来看热闹的邻居这一瞅,嘿,还别说,蓝老爷子说的没有错啊,他们两个老头儿至少差了二十岁,但是只看外表,就像是同龄人,要是真的说起来,他们还能猜蓝老头年轻点。毕竟人家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衣服也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再看白老头,一看就是一个老光棍儿。

    不修边幅,头发油的都能炒一盘儿菜,衣服更是脏兮兮的。

    这人根本就不收拾自己的。

    “爷们不看外表的,老白大哥,你别计较这个。”苏大妈可不想在闹起来,这个蓝老头是技术大拿,背后有厂长,手里还有好几个徒弟。他们惹了要吃亏的。

    苏大妈可不管谁吃亏谁不吃亏,但是如果白老头如果也有点什么事儿,那么不是又要花钱?这个她是万万不能同意的。白老头的钱,那就相当于她的钱。

    浪费了可不成,她还想着夏天给自家孙子一人做一身衣服呢。

    这又想到儿媳妇儿明明领了工资却又交出去,苏大妈更是恼火,觉得王香秀果真是半点用处也没有。只要她不在,这个贱人就撑不起这个家。

    她脑子飞快的转,赶紧安抚白老头,说:“白大哥,大家都是邻居,也不好总是闹来闹去的,让人看笑话。咱们不至于的……再说了,有些事儿其实就是误会,说到底还是我们家过的太困难,孩子想吃肉……”

    “这有什么,你等我,赶明儿我去买一斤肉,你做给孩子吃。”白老头大气的很,他在别的地方其实很抠门的,但是在苏大妈这里却不是这样了。

    果然,这换来了苏大妈含笑的一声:“老白你就是局气!”

    白老头得意一笑,看向了蓝老头。

    不过蓝老头倒是看戏一样看着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这眼神儿让人觉得很不舒服。他正要为自己找补两句,就听周大妈又嗷嗷的大哭起来:“我做错了什么,我一心为了你们好,你们竟然一点也不体谅我,如今还埋怨我。姜芦你就是个扫把星,你个不下蛋的母鸡还敢来编排我,我打死你!”

    “妈,你在家怎么闹,我都听你的,但是你不能在外面给群哥丢人,你知道他多难吗?你口无遮拦说的那些有的没的,给他造成多大的影响……”姜芦据理力争。

    她这几天没去厂子,自然不晓得那些流言,今天才晓得发酵到这个地步。本来她还想着这件事儿也不算大事儿,但是看着周群愁的眉头紧锁,她心里哪能不心疼?

    再加上周群跟她细细分析,她真是忍不住要跟婆婆好好说道说道。

    不然这样下去,只会给群哥添乱,哪里还能让群哥有什么发展?

    婆媳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倒是吵得不可开交。

    大家在门口吃瓜吃的一口撑,倒是赵桂花并不怎么感兴趣,说实在的,周群这一套,她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他想掌握姜芦,就不断的用他妈打压姜芦;他想敲打周李氏这个老娘,就用姜芦敲打周李氏。

    反正不管怎么的,他自己倒是置身事外,一副好人的样子。实打实的一个伪君子。

    赵桂花眼看家里人都去看热闹,索性自己去刷了碗,小虎头在一旁跟着转悠,说:“他们为什么总是吵架?”

    小不点很迷惑。

    赵桂花:“还不是闲的。”

    她并不看热闹,转身回屋把小燕子的连衣裙拿出来,这两条连衣裙都做好了,缝纫机也没买到,看来这缝纫机票果真是不好找啊。赵桂花说:“小燕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