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盖世人王〕〔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都市沉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55章 凶狠男人
    清明时节雨纷纷。

    这每年的清明节,好像是注定会下雨的。

    一大早,明美套着雨衣,嘀嘀咕咕,她是很不喜欢这样的大雨天上班的。其实她还是蛮喜欢下雨天的,可她不喜欢下雨天上班,多了上班两个字,意思就截然不同了。

    明美幽幽叹息,说:“这天儿可真糟心。”

    庄志希安抚她:“下班我去接你?”

    明美立刻摇头,拒绝了庄志希,说:“不用的,你下班直接回家就成,大雨天的来回折腾什么呢,没必要。”

    明美夫妻一起出门,又遇到了蓝老头,他们几乎每天早上都能遇上,明美立刻眼巴巴的看着外公,蓝老头掏出一颗大白兔奶糖……这老爷子是把她当成小孩儿了。

    明美软乎乎的提点:“外公,今天下雨,你骑车小心点啊。”

    蓝老头睨她:“我是那种不谨慎的人?”

    明美娇俏的笑了一下,说:“小心一点总是对的嘛,您年纪也不小了。”

    这话换来不服老的蓝老头一个白眼,明美一看外公不高兴,立刻骑着自行车一溜烟儿闪人,倒是庄志希笑眯眯:“外公,你带我一段儿呗。”

    蓝老头:“这么近,自己走!”

    说完,直接骑车嗖的一下子窜出去。

    庄老蔫儿乐呵呵的出门,别看他跟小儿子是一个工厂,但是他们父子两个鲜少一起走的,庄志希每天都要跟媳妇儿一起出门,走个百八十米,也是好的。

    庄老蔫儿也是打年轻的时候过来的,才不讨人嫌。

    不过今天嘛,父子两个倒是一起,就连庄志远都跟他们一起走,不过庄志远气色不是很好,那肯定的啊,想也知道了,昨晚吵得那么大声,他们自然能听的见。

    庄老蔫儿倒是也不问儿子发生了什么,倒是说:“下完雨就能采蘑菇了,以前还有鸽子市儿的时候,每年春天雨后都不少乡下的农民进程卖蘑菇换点小钱。我还跟你妈上山去采过蘑菇。”

    虽说是城里的工人,对乡间地头儿的活计不是那么了解,但是也不是什么都完全不懂的,像是采蘑菇,他们还是做得。毕竟,这玩意儿要是吃不好,那可就直接躺板板吃席了。

    “可惜明天不是周末,不能去采蘑菇。”庄志希有点感慨。

    庄老蔫儿:“可不是。”

    父子三个走到路口,就见路边不知道有一处烧过纸的痕迹,虽说今天一直下雨,也不允许搞封建迷信,但是架不住清明节的□□俗在,总是有人偷偷这么干。

    只要没抓到,谁也不好说什么的。

    庄老蔫儿感叹:“真大胆。”

    庄志希笑了笑,说:“没人看见还还真是没啥。”

    倒是庄志远兴致不高,也没说什么,只是说:“我往那头儿走了。”

    毕竟不在一个单位上班,正好在这个路口分道扬镳。庄老蔫儿看着大儿子的背影,说:“这夫妻两个,最忌讳的就是吵架,多伤感情啊。”

    他跟他老伴儿,就从不吵架。男人么,让一让女人有什么的。

    庄志希:“大哥要是让一步,大嫂就能搬空庄家。”

    庄老蔫儿:“……”

    庄志希也不怎么想聊大哥的私事儿,毕竟他又不能给人做决定,再说大哥大嫂是同窗同学,那可是有感情的。他这个做弟弟的不管是明里暗里都没掺和的必要。

    庄志希:“爸,城里有近一点采蘑菇的地方吗?”

    庄老蔫儿:“有是有,不过都很少,估摸着明后天人也多。哎不是,你明天也不放假啊。”

    庄志希:“对啊,我就不能下班去?”

    他说:“我想吃小鸡炖蘑菇了。”

    庄志希想到这样的美味,抿了抿嘴,觉得自己馋了。他是很喜欢吃蘑菇的,真是觉得怎么做都很好吃,炖上鸡就更是美味无敌了。其实他家现在比以前吃得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是吃的好了,他反而越馋嘴了,以前还不觉得,现在真是馋得很。

    庄老蔫儿:“……”

    他幽幽:“别想那个美事儿了。”

    庄志希:“咱家不是还有一只熏干了的野鸡?”

    他还挺理直气壮的,但是庄老蔫儿倒是很直白的告诉他:“你别想了,这才喝了甲鱼汤两天,你就别指望你妈能在做荤菜了。啥家庭啊,还能天天吃荤的?”

    庄志希:“……”

    哎!

    父子两个边走边说,一路看着白奋斗骑车过去,白奋斗因为有车,得意的按着车铃:“你们这咋不骑车啊!下雨天有车多快啊!”他嚣张的显摆了一下,骑车而去。

    没一会儿又看到周群载着媳妇儿过去……

    这种时候骑车可是很有优越感的,车子飞快的过去,周群也带着几分得意。

    庄志希:“哎不是,这给他们嘚瑟的,一个个嘚瑟什么啊。当谁没有车吗?我们还是不骑。”

    因为今天大嫂要回娘家,所以他们默认就没有骑车出来,不过平时他们也不太骑车的,毕竟也不是很远。走路是一样的。

    庄志希呵呵:“我们家也不是没有,我们家还有两辆车呢。”

    庄老蔫儿:“你置什么气,他们显摆他们的,我们走我们的。”

    庄老蔫儿一贯都不在这种事儿上争,他这人吧,就是你不打到他的脸上,就怎么都成。很少抻头儿,要不能将庄老蔫儿嘛。庄志希也晓得他爸的性格,继续碎碎念……

    庄老蔫儿:“……”

    他这人话不多的,但是他儿子怎么就是个碎嘴子呢?

    爷俩儿一路去了机械厂,走到门口,就碰到了张三儿,庄志希笑着打招呼:“今天又轮到你们值班啊。”

    张三儿:“嗐,可不是吗?你说我这运气,一到下雨天就这样。”

    张三儿:“哎对了,等会儿我去找你,跟你打听点事儿。”

    他压低声音,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儿。

    庄志希点头:“成。”

    下雨天不能不上班,庄志希他们都已经进了厂,他们四合院儿的人也都少了起来。没出门的,几乎都是没工作的家庭主妇。梁美芬等了一早上也没看婆婆有什么变化,终于死心的晓得,婆婆是不会给她任何东西带回娘家了。

    她心里苦涩,不过还是不敢当面问。

    她等了又等,终于等不下去,说:“妈,我今天要回娘家,我这就走了哈。”

    她试探了这么一句,赵桂花头都没抬,说:“走吧。”

    梁美芬更加低落,哦了一声。

    不过很快的,她又想起另外一点,咬着唇说:“妈,你今天用车不?如果不用我就骑车走了。”

    这样倒是省下了来回的公交车钱。

    她娘家跟明美的娘家差不多,都不在这一片儿,走路是不行的,如果不做公交车,就得骑车。

    赵桂花在这一点上也不为难人,说:“你骑吧,这大雨天的,我能去哪儿?你送两个孩子去幼儿园,然后直接骑车回娘家吧。”顿了一下,赵桂花抬头,语气冷飕飕的:“你怎么骑过去的,就给我怎么骑回来。”

    梁美芬一下子愣住,随即苦涩的说:“妈,你误会我娘家了,不管怎么的,他们也不能把自行车留下来啊。”

    赵桂花皮笑肉不笑:“那谁又知道呢。”

    她摆摆手:“走吧。”

    梁美芬本来心情就不好,因为这个话变得更差,她就不明白,为什么庄家上下都看不上她的娘家,她这个做女儿的长大了有出息了,帮扶娘家不是很应该吗?帮扶弟弟更应该啊。

    这娘家兴旺了,她在婆家才能说得上话,才能不被欺负啊。

    这样简单的道理,竟然人人都不懂。

    她苦着一张脸载着孩子出门,虎头和小燕子两个人叽叽喳喳,小孩子的活泼总算是让梁美芬的心情好了不少。她把孩子送到幼儿园,这才回娘家。

    她的娘家也是住在这样的大杂院,不过比这边机械厂家属院破败一些。

    这边的四合院早些年都是家里有点小钱儿的富人家或者是芝麻小官儿的宅邸,基本上都是两进三进的院子。算是有点小讲究,解放后也都分给了工人家庭。所以维护都不算差的。

    不过梁美芬的两家那边就不是了,那是城郊实实在在的大杂院儿,解放前就住着穷人家,周遭还有大车店子什么的,就是一个典型的社会底层居住的地方,她家在那边住了几十年。

    现在那边也是相对来说都是穷人家住的,就说同样是混着住的大院子,她婆家这边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工人。但是娘家那头儿就不是了。好些个都是靠着街道的一些糊火柴盒,剪线头儿,缝抹布这样的零工来生活。

    正因此,梁美芬算是大杂院飞出来的“金凤凰”。

    别看庄家条件也不算是富贵,但是已经是梁美芬最好最好的归宿了。如果不是跟庄志远在学校就处对象,她就算是高中毕业,也不可能找到这个条件的对象的。

    她从来都是父母炫耀的孩子,那可是鼎鼎有名的。

    她嫁的不错,每次回来更是大包小卷的,因此很是被人羡慕。

    不过今年过年,她倒是给她爸妈丢脸了,虽说她带的礼物也是大杂院回娘家带的最多的,但是比往年却少了。往年她手里有钱,婆家不准备,她也自己买。

    可今年没了工作,她每个月的钱也都贴补娘家,一下子就麻爪儿了。

    为了这个,她爸妈脸色很不好,姐姐弟弟也是阴阳怪气,这次又是空手……她叹了一口气,心情沉重的回娘家。一进院儿,就遇到了邻居楚大娘,楚大娘的眼神儿直接就扫向了她的全身上下,随即笑着说:“呦,三丫回来了啊,这咋空着手呢。你爸妈可说了你是最孝顺的。”

    其实也不怪人家楚大娘这样说,主要是梁美芬的爸妈整天出来显摆,日久天长的总是让邻居们心里憋得慌。

    这样眼看她空手儿,还不是得好好的说道一句。

    梁美芬脸色有点不好看,虚应着笑了一声,说:“我……”

    还没张口说话,就听到开门声,是她老娘的胡婆子,胡婆子听到声音,赶紧开门,笑眯眯的:“三丫你回来……”声音戛然而止,落在梁美芬空着的手上,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

    “回来了还不赶紧进家,大雨天的你在外面唠什么!是闲的了是不是!”

    她的话茬儿立刻就变了,语气也不咋好。

    梁美芬赶紧把自行车推进屋子,他们这边可没有廊檐儿,停在门口就都湿了。刚停好一回头儿,就见她老娘盯着自行车,眼睛黏黏糊糊的。

    “你家这是买车了?”胡婆子开了口,语气缓和了不少:“你们夫妻倒是知道置办东西。”

    嗯,看来三丫还是有钱啊,还得掏!

    梁美芬赶紧摇头,说:“不是,这是我婆婆买的,没让我们掏钱。”

    胡婆子不以为意,反而是满意的点点头:“女婿是长子,那这就是给你们得了。”

    这话一出,梁美芬一下子就难受起来,她打小儿就晓得男娃儿是好的,长子更重要。这是她爸妈深入骨髓的教育,然而,庄家不是这样啊。

    她都嫁过去八年多,快九年了,对老庄家现在是门清儿了。

    她苦涩摇头笑,说:“妈,你也不是不晓得,我婆婆那人不看是不是长子的。”

    她叹了一声坐下:“我那个妯娌,就是个马屁精,给老太太哄的高兴得很。老太太且看中她呢。”

    之前是跟男人一起回娘家,这话她没法儿说,但是今天倒是肆无忌惮了。

    “她条件好,先头儿我婆婆念叨家里没茶叶,她还拿了高碎回来。这更得我婆婆的心意了。你不晓得,她外公也搬到我们院儿了……”

    “什么!这怎么行!”胡婆子立刻跳脚:“干啥,还让她养活?”

    梁美芬赶紧摇头,说:“那没的,那老头儿独行的很,不乐意跟儿女凑合在一起,人家日子好过着呢。都七十来岁了,还被机械厂当做专家从外地请来的。人家搬家,副厂长都过来的。你说她这样的家庭,我这在我婆婆那里,可不是更说不上话了。”

    胡婆子蹙眉:“那也是长子,将来养老还不是要跟着你们……”

    胡婆子觉得,亲家老两口真是拎不清,将来是要跟着长子过的,怎么还不偏着长子呢。

    梁美芬再次摇头。

    胡婆子瞪大眼:“咋?他们不跟长子要跟小儿子?这不怕人戳老大的脊梁骨?他们老两口糊涂啊!”

    梁美芬艰涩的开口:“那也没,我婆婆说他们老两口还不一定能不能指望上我们,我们也别想在她面前拿乔。”

    胡婆子可不服气:“你听她的,她现在就是说一说,那以后年纪大了,不指望你们才怪。”

    梁美芬可不敢像她老娘一样抱有幻想,摇头说:“我看够呛,自从我小叔子结婚,我婆婆现在更有主意了。人还更凶了。”

    她幽幽叹息,觉得老娘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处境。

    胡婆子手指头戳着女儿的额头,说:“你个没用的,你说你,你嫁过去这么多年了,怎么就一点也把握不住你婆婆,反而让一个新来的抢了先。”

    梁美芬心说人家大大方方的不贴补娘家,这当婆家的当然乐意。

    她虽然拎不清,但是也是有儿子的人,自家儿媳妇儿要是向着娘家,她肯定也不喜欢的。

    “妈,我这有什么法子,我婆婆那个人,你也不是不晓得,油盐不进的。再说,她现在看我且不顺眼着呢。”

    “那也是你不行,你要是行,这么多年就是块石头也给你捂热乎了,你看看现在这事儿让你整的……”虽然埋怨女儿,但是胡婆子还是盯着这自行车看个不停。

    她没带犹豫的,说:“这自行车,借家里几天吧?”

    梁美芬的心啊,那是瞬间直冲九天,她冷不丁就想起临走时婆婆的话了,她尖叫:“不行!!!”

    胡婆子被吓了一跳,说:“你这是干什么!好端端的叫唤什么。”

    她觉得自己闺女真是越来越不顾家了,面色也黑了起来,说:“我给你好吃好喝的养大,又供着你读书,你看看你的姐姐弟弟的那个有你念书多?现在帮衬点家里就这么不乐意?你还吼我?”

    她可不会说,梁美芬的姐弟都不是读书那块料才不读的。

    梁美芬赶紧点头:“我知道的,妈,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自行车真不行……我要是敢把自行车借出去,我婆婆就敢让我离婚。”她苦涩一笑,说:“你不知道,这话她已经警告过我好些次了……”

    这话真真儿让胡婆子吓了一跳,她立刻说:“什么!她敢!”

    “她有什么不敢的?”

    梁美芬难受:“现在我在家里,是没什么地位的。”

    “那也不行,我去找她,我就不信女婿也……”

    梁美芬赶紧拉住老娘,说:“妈,你要敢去,我婆婆真敢揍你的!志远是不会帮我的!”

    胡婆子没想到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怏怏的:“他们怎么敢!”

    “那有什么不敢的?自从我听你的偷偷把工作让给了小弟,他们全家都看我不顺眼的。妈,你别去,我婆婆可不是好惹的。”

    胡婆子尖锐:“你怪我?”

    梁美芬赶紧的:“没的,妈,你是知道我的……我日子过得难。我不瞒你,昨晚我还跟志远吵了一架,他提到你们,就跟提到臭虫一样……”

    “他,他怎么敢!”胡婆子气的颤抖,但是又一想,她又有些发虚,工作这事儿,是他家办的不厚道了。但是,帮衬弟弟有什么错!拆骨吸髓都应该,谁家女儿重要了?

    不过她也真是不敢闹翻的,毕竟,她还有自己的打算呢……

    她看着女儿这不成器的样子,叹息一声说:“你说你,你这做姐姐的不帮衬弟弟,还能指望谁?我这次找你回来也是为了他。”

    梁美芬:“妈,是出什么事儿了么?是小弟在厂子怎样了?”

    胡婆子摇头:“不是,是你弟弟的对象,你也知道,你弟弟年纪也不小了,这不是工作也有了,就商量跟他那个对象结婚了。但是那家子也是只有一个儿子,打算用闺女换亲的。所以这彩礼就高了点,另外还要三转一响,三十六条腿儿……我想着,你这做姐姐的,总是得承担起来。不如就给他全准备了……”

    梁美芬不可置信的看着亲妈,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不行,不行不行,妈你说什么呢?我哪里来的钱搞这个,这些年我根本就没攒下什么钱,你是知道的。现在工作都让给弟弟了。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不说,在婆家那边还十分没有地位。你要是让我跟婆婆借钱,她能直接撺掇离婚。你不知道她多憎恶你们……再说你们也是了,就我弟那个对象,你们惯的她。她什么条件啊,还敢要这么多。人家干部家庭也没要这么多。她以为自己是谁啊!七仙女儿啊!再说小弟也是的,一个女人都拿不住还叫什么男人啊!你们怎么就能由着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全民种田:我的农〕〔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