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59章 赵桂花艰难一夜
    周群最近很忙碌。

    毕竟啊,人要刷好的名声不容易,要刷坏的可是很容易的。

    他老娘这个搅屎棍,没给他带什么好风评也就算了,还给他招惹了麻烦,他真是够够儿的。但是到底是自己老娘,即便是一千个一万个看不上,就冲着名声,周群都得好好的对待她。

    可是这事儿已经造成了,他总是要弥补的,所以他现在要表现的可不是一个野心勃勃的野心家。而是一个勤劳肯干又踏实的人。他们电工组的组长明年就退休了,他对这个组长可是势在必得。

    虽然还有一年,但是他也要早早的刷起名声了,毕竟他老娘给他带来的影响,在厂领导那边可不是很好。

    不过这刷名声,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像是现在就是,他接连几天认认真真加班,已经很多人都在背后夸奖他了。虽然他老娘确实是不着调,但是多少也给他带了几分同情分。

    一个勤勤恳恳的宫人,家里有一个不着调的老娘。

    其实卖惨有时候还是很有用的。

    周群勾了勾嘴角,冷笑了出来,他这是跟王香秀学的,靠着卖惨,他家得到的可不少,周群觉得,不管什么计策好用就行。他现在,多少就有点如鱼得水了。

    他心情不错,撑着夕阳西下的晚霞往家走,一到巷子口,远远的就看到他们院儿的门口聚集了不少人。周群微微挑眉,揣测又是谁家的事儿。

    那肯定不是他家了,他跟他妈谈过,他妈虽然不着调,但是还是很听他的话,应该晓得最近不是闹事儿的时候,会十分的谨言慎行的。

    不是他家,难不成是苏家的金来又偷东西了?

    嗯,很有可能,这个孩子是彻底完了。

    他嫌弃的撇撇嘴,觉得这样挺好的。

    凭什么呢?

    凭什么苏家就能有三个大小子,他就一个孩子也没有,他们都又偷又摸才好呢。一个个都混成社会的渣渣,最好拉过去吃花生米,苏家就绝后!

    看他们家还能显摆生的是儿子!

    所以啊,惯着他们!

    只要不偷他们家,他就要赞扬孩子,就要为孩子说话,惯着他们,他们才能越来越差!

    他阴暗的笑了一下,随即做出一副关心的样子,赶紧上前,说:“怎么了?我们院儿是出什么事儿了?”不知道是谁家倒霉了,呵呵,真是太好了。

    看到别人过的不好,他就过得好了。

    他快走几步,状似关切,门外围着的人们齐刷刷的回头,有志一同的露出了同情的眼神儿,那当然是同情了,这能不同情吗?八成腰子都出问题了。

    男人哪里都能出问题,就是腰子不能出问题!

    “怎么了?”

    这眼神儿,怎么这么奇怪?

    很快的,他就闻到这受不住的味道,说:“这是怎么了?谁家又掉厕所里了?”

    他更是畅快起来,不能只有他掉进厕所,大家都掉进去过,那他掉进厕所这事儿,就不明显了!他心里得意起来,说:“这谁这么倒霉啊,大家让一让,我进去看一下。”

    “没人掉进厕所。”

    “那个,时候不早了,我回家吃晚饭了……”

    “我也得走了。”

    “周群啊……”拍拍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周群:“???”

    这个时候,他冷不丁有点反应过来。这些人是不是又看他家笑话了?不然怎么是这个眼神儿呢,他心里一突,赶紧进门,呃……不用多说,这味道就是他家传来的。

    周群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他疾步回家,几乎是压抑着自己的怒火,低声问:“你们又在家里干什么!”

    周李氏听到儿子的声音,飞快的回头,赶紧说:“小群回来了?马上就能吃饭了。家里没怎么的,就是煮东西有点味道。”

    她又一想,立刻把这事儿推到了姜芦身上:“你媳妇儿给你买了蛋要补一下,谁曾想这东西味道有点大。大家不怎么高兴,不过都是小事儿。”

    她觉得,自己处理的很好,没看大家都默默离开了吗?

    本来就是啊,你说要是真是有个什么的,那么过来兴师问罪还可,可现在他家可是很无辜的,不过就是做吃的,谁家不吃呢。怎么能因为这个事儿不高兴?

    所以她觉得自己处理的还不错的,她说:“味道是大了点,也是咱不会做,不过没关系。这东西大补。”

    周群听到老娘的话,心里放松了几分,原来大家是因为味道大找来的,那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儿。他点头,说:“我洗洗手,等下就能吃饭?”

    “能。”

    周家两婆媳飞快的拾掇桌儿。

    庄志希这时还趴在窗户上,看的很热闹,说:“哎。周群怎么跟没事儿人一样,没发火呢?”

    明美轻声:“可能他比较有肚量?”

    庄志希噗嗤一声笑出来,说:“我相信太阳打西边儿出来都不能相信他有肚量。他肯定是不知道具体的情况。”

    赵桂花:“你们差不多行了哈,赶紧过来吃饭,怎么那么好事儿呢,这事儿跟你们有什么关系。老三,你来说说这次借调你的事儿。”

    她明显对这件事儿很有想法的。

    庄志希也坐了下来,这个时候全家都到齐了。

    庄志希把事情大体一说,又说:“我是想抓住这个机会,不过能有多少效果就不知道了。到时候看情况吧。反正尽全力!”

    赵桂花点头,十分赞同儿子的看法。

    这是赵桂花最喜欢小儿子的地方,别看这人看着不着调,平时也吊儿郎当的,但是每次关键的时刻,他都能拼尽全力。抓住机会。正是因此,上辈子没有她重生的事儿,小儿子混的也比他哥哥姐姐强。这不是说庄志希能力就比他哥哥姐姐强许多许多,而是他这个人能抓住每一次的机会。

    像是这一次,赵桂花就知道,他儿子是凭借这次劳动节晚会调到了厂宣传科的。

    这一次晚会,正好赶上了一位相当有身份的老领导走访,他看了节目之后直接赞扬了庄志希半路出家却主持出色,表演精湛。这导致庄志希毫无悬念的被调入了宣传科,堪称机械厂十大神话之一了。

    其实老领导过来也不是临时突发,其实是早就通知过了。这是往年也有的情形,就是上级领导部门会在劳动节走访四九城各个企业,慰问工人群众。

    四九城的工人可不少,各行各业都要走遍了,那分在每一家的时间,估计也就是几分钟。所以大家真是没觉得领导会在现场看节目。但是有时候事情就是那么神奇,大家都觉得不可能,但是偏偏就可能了。

    按理说,这位老领导确实就是该讲两句话就走,但是偏生有人太紧张,是的,有人,杨白劳。

    白老头儿当时是下一个上台,也就是说,领导上台讲话之后的下一个节目就是他。而这位老人家紧张的过分,直接撞到了椅子,椅子又撞到了桌子,桌上的水直接泼在了老领导的身上。

    就她娘的很寸。

    当时是庄志希救了一个小场,而领导整理衣服,就顺势看了一个节目。

    嗯,按理说,这个节目是白毛女,但是白老头本来就紧张到爆炸,这下子更是哆哆嗦嗦腿软上不了台,大家谁也不肯代替他,还是庄志希发扬风格,直接破棉袄一裹,弓着腰上台演杨白劳了。

    就因为这个,让领导记忆犹新,现场就夸了好几句,什么“临危不乱”、什么“风格独特”,什么……

    反正接连三个词儿,直接让厂领导也记住了庄志希,直接给人调到了宣传科。

    庄志希看着老娘发呆,碰了碰她,说:“妈,你想什么呢?”

    赵桂花摇摇头:“没,我在想,既然是接了这个活儿,你就得多用心。而且你是主持人,就算是不演,你也得对每个节目门清儿,这样有个突发状况,你才能游刃有余。”

    她提点儿子。

    庄志希:“我知道。”

    “奶,啥是主持人?”虎头不懂。

    赵桂花:“就是报幕员。”

    现在还不怎么有主持人的说法,大家都叫报幕员。

    “报幕员是啥?”

    赵桂花:“怎么哪儿都有你?边儿去!”

    虎头:“……”

    他奶真凶。

    赵桂花:“这是难得的露脸儿机会,你好好做,谨慎认真点。”

    虽然按照上辈子的经验,她这小儿子确实是个谨慎的人,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又多说了几句。

    庄志希:“这个我晓得。”

    庄志远默默下巴,说:“你哪天的活动?我去看个热闹。”

    庄志希:“劳动节,你们单位还能没有活动?再说你看我干什么,在家不是天天都能看?”

    庄志远抬头:“我就不能看看你人五人六的样子?”

    庄志希:“看看看。”

    庄志远:“我明天出差,跟车去广州。”

    “成。”赵桂花:“现在走五一也能回来。”

    小虎头和小燕子都撇嘴:“爸爸又要出差了,爸爸总是出差。”

    庄志远:“我还不是挣钱养你们小不点。”

    虎头和小燕子表示不服,明明是奶奶养他们,小孩子也是有理有据的呀。喏,他们家交十块钱,小叔家也是交十块钱。那……多的不就是他跟小燕子?

    那他们就是爷爷奶奶养的呀。

    别以为他们还是小孩儿,就什么也不知道,小孩子偶尔也能听到大人的话的。也不是说自家人说什么,而是院子里的人多少有些议论,小孩儿听见了,也就记下了。

    不过小孩子不敢扎刺儿,老老实实。

    赵桂花:“你出门在外,也注意安全。”

    庄志远笑了,说:“这个我晓得的。”

    他自认为自己这边倒是没什么,别看同样都是跟车,但是像是明美他们家那种开大货车的,和庄志远这种在火车上做列车员的,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他们这边大部分情况下是没有什么风险的。

    开大货车走山路倒是不怎么安全,真就能遇见劫道儿的,他们这种吧,就还好。

    梁美芬一听男人要出差,脑袋一下子就耷拉下来。这心啊,更沉重了。她娘家老妈受伤了,她还想领庄志远和孩子一起回去看一看,但是庄志远这出差一趟来回要十多天。

    再加上,她还记得她小弟彩礼的事儿呢。

    自从分家,他们家管钱的就是她男人,她这可怎么办。

    她是晓得自家男人对她弟弟的厌恶的,就连两个小孩子都晓得,舅舅每次来就跟土匪进村一样,要这个要那个。所以小孩儿也不喜欢姥姥家人。

    这让梁美芬十分难做。

    她陷入无尽的沉思,恨不能当场嘤嘤哭泣。

    就很想哭!

    她是很想哭的,但是赵桂花倒是琢磨起别的来。

    其实,她今天约了人,约了谁呢?许久不见的老神棍莲大妈。

    这买便宜货这事儿啊,那是真上瘾的。

    上一次的料子用完了,赵桂花果断的再次找到了莲大妈,谁让真是能淘到好东西呢。赵桂花想,莲大妈的生意应该很好,因为,只要进来了,就很难一次就结束,基本上都会成为常客。

    因为这个一点也不亏,只要不亏,自然是舍不得的放弃的。

    不过如同上一次一样,这事儿还是只有赵桂花和他家庄老蔫儿知道,至于旁人,那是一点也不晓得的。她可不会告诉几个儿子让他们跟着瞎操心。

    深夜时分,赵桂花顶着味儿出门,按理说,这蛋也不至于这么大味儿啊,就是不知道那婆媳两个怎么搞的,肯定是没处理好。赵桂花啧了一声,悄么悄的出了门。

    赵桂花与莲大妈准时会合,依旧口罩挡脸,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毕竟,她也不是一个人,还是小心为上。

    果然,相比于第一次,这一次又多了两个陌生的老太太,两个老太太其中一个跟赵桂花搭话儿,赵桂花只点头和摇头,不言语。不过这老太太倒是很自来熟儿,即便是赵桂花不言语,她还是凑过来问这个问那个,打听赵桂花家里的情况。赵桂花索性不开口。

    两个老太太撇撇嘴,这两个是互相认识的。

    莲大妈也不多说什么,大手一挥,说:“走。”

    赵桂花又见到了上一次的男人,就是笨手笨脚,跟赵桂花一样是个新人那个。不过这一次他倒是安静的很,一看就是熟练人儿了,保不齐中间来了几次呢。像是赵桂花这样来一次很久才第二次的,那才是真真儿的比较谨慎。

    除了他们,还有两个男人,赵桂花也是不认识的。

    除了莲大妈,三男三女。

    两个老太太看赵桂花不搭腔,也不晓得她是个哑巴还是不乐意说话,也不再理会她,两个人边走边说,小小声的。

    其中一个说另外一个:“你哈,你家那丫头得改名,我就说你名字起的不行,这闺女的名字笔画儿比小子多,那不是压着小子了?”

    “还有这个说法?”

    “那可不?”

    “这名字哈,就不能这么起的,别看你家女娃儿是老二了,但是也不行的……”

    赵桂花撇撇嘴,这只要重男轻女,真是在什么地方都能找到重男轻女的点。

    她上辈子大抵也是有一点的,毕竟是老思想。可是就算是有一点,她也从不亏待自己的闺女,都是自己辛苦生的,要死要活累的,干啥对着不好?

    她再次撇嘴,好在带着口罩,也没人看得见。

    几个人顺利的抵达,按照流程进入了仓库,赵桂花一下子就扑到了布头儿里。负责的老头儿倒是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这一次这边有料子往外兑,你们要不?按米算钱,的确良的灰料子。”

    “啊?那多少钱?”跟他们一起的那个老爷们赶紧问了起来。

    老头儿报了一个数儿,跟供销社一个价钱。

    你可别小看这个价钱,如果是跟供销社一个价钱,但是他们就是赚了。因为,供销社要布票啊,现在布票也是很不好攒的,所以如果有不要票的,他们还是很激动的。

    “啊这咋不早说呢,我没带钱啊。”

    莲大妈充耳不闻,反正她是不买的。

    谁不知道布料好?但是价格也不低啊。

    她是做东西偷偷往外卖的,所以用不上大块的料子。因此并不参与,赵桂花:“我要。”

    别人不要,她要。

    这种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的事儿,她不放过。

    而且这钱留着也不能下崽儿,东西却是可遇不可求的。

    赵桂花出手了,当然也有其他人出手,倒是赵桂花第一次见的那两个老大妈没有出手,站在一边儿撇嘴指指点点,眼神儿怪怪的,看的让人发毛。

    其中一个说:“可惜我没带钱,不然我肯定是要买的,这个太合适了。”

    另外一个说:“可不,要是我,就可劲儿的多买。这可比供销社还有百货公司合适多了。你说我出门怎么就美多带点钱。要不我给整匹买了都是乐意的。”

    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其中一个还跟赵桂花说:“大姐你会说话啊,我还以为你是个哑巴。你多买点吧,这个真合适。”撺掇赵桂花。

    赵桂花瞅她一眼,不言语。

    不过吧。

    赵桂花心里一突,不知道怎么的,她有点不放心起来。

    赵桂花倒不是把人往坏了想,而是不管什么时候都有坏人。就说现在多少也算是夜不闭户,但是那就完全没有小偷了吗?一样也是有的。

    他们自个儿都抓到过。

    所以什么事儿都要小心谨慎才是。

    虽然心里打了突,但是她还是很快的加入了挑布料的行列。相比于上一次,这次她就有经验多了,只有一次的经验,但是也晓得该装什么样的。

    她飞快的装袋子,没一会儿,就大半袋子了。

    其他的人也是一样的,这个时候可没有人多说什么话,时间就是金钱啊。

    赵桂花在这一堆儿的布头儿上翻找,突然就拽出来一球儿布头儿,乱糟糟的缠在一起,但是吧,看着有点怪,赵桂花用力的拽了拽,露出一块儿叠的板板正正的料子,她飞快的给装到了袋子里,紧跟着继续,很快又找到几块,这都不是布头儿,而更像是裁剪下来的大块料子,看起来很好。

    赵桂花这心里更突突了。

    今天这料子,好的也太多了吧。

    这种一看就不是裁剪的,更像是故意的,而且还是有人藏的,不然也不能使劲儿往小了叠,混在布头儿里。

    她接连继续找,找了五六块都是叠好的,这心里都开始发慌了,这她娘的……不对劲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