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61章 三拨儿听墙根
    庄志希发誓,他这种正直青年一点也没想去偷看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

    但是吧,他的位置一抬头,正好就看到周群和王香秀那“滋啦滋啦”的一眼,真是火花带闪电的黏糊。他抖了抖,觉得真是辣眼睛,虽然现在还不流行这个词儿,但是庄志希已经后知后觉能深刻的体会到这个词儿的意思了。

    他低头啧了一声,虽然八卦,但是八卦也有点底线的,人家没惹他,他倒是不去揭穿别人那狗屁倒灶的事儿。不过如果别人招惹他。那就不好意思了,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他正要低头继续吃,却看到杨立新竟然站起来,跟了出去……

    庄志希挑挑眉:“这……”

    这要是说起来,他们大院儿还真都是神人啊。原本觉得杨立新挺安分的,但是你看,其实也不是省油的灯。不过庄志希和杨立新关系倒是还成。

    虽然白奋斗总说杨立新不是四九城爷们,不局气。

    但是庄志希觉得,杨立新这样不嚣张也未必是坏事儿,至于小心思,那人人都有了。

    他默默的笑了一下,该吃吃,人家干啥,他不掺和。

    反正跟昨晚的事儿有关,虽然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但是庄志希晓得,他们家赵桂花同志肯定是知道的,她也不可能白蹲了那么久。

    他晚上回家好奇的打听一下去。

    庄志希哼起了小曲儿,他这边正乐呵呵的,就看宋主任嗖嗖嗖的冲进食堂,一看见庄志希立刻过来:“小庄。你跟我来一趟。”

    庄志希:“???”

    喵?

    他立刻合上饭盒跟上,问:“主任,这是怎么了?您急成这样。”

    宋主任:“放电影的小何今天上午去乡下放电影的途中摔了,腿摔断了!”

    庄志希:“啊!”

    宋主任:“我去看过他了,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这至少要休养很久,下乡放电影的事儿能等,但是劳动节下午给厂职工放电影,这个没办法等。”

    要是按照平常可以在外单位借个人,但是那一天每个厂子的人都要忙活自己的事儿,肯定是管不了他们的。只能自己找人顶上,宋主任:“我跟小何说好了,你来代替他一下,这几天你每天去医院跟他学两个小时。千万不能掉链子。”

    庄志希这个时候总算是弄清楚现在是怎么个情况了,不过弄清楚归弄清楚,他心里还是一突,他说:“主任,这玩儿意好学吗?也就剩下大半个月的时间了,我又要主持又要参加表演,现在又要学放电影,我就算是个猴子,也不会七十二变啊。忙不过来啊。”

    宋主任:“你尽量协调自己的时间,年轻人,多干一点。”

    他其实也是没有办法,其实他肯定是希望他们宣传科的其他人来学这个放电影,如果真的有事儿也能互相之间替个班,协调一下。但是小河扭扭捏捏的不肯干。毕竟这也算是一门技术了,他摆明了不想让别人喝这个汤。如果真是学会了,顶替了他怎么办。

    虽说他们宣传科各司其职,但是放电影和一般的文员还有点不同,放电影是有油水儿的,他们去乡下放电影,哪个大队能让他们白跑一趟?

    所以小何肯定是不乐意把手艺教出去,这教出去了给自己多增加一个对手,而且这样的情况,连个师徒名分都没有,他不是白白的做了好人?小何肯定不愿意,但是他要是拖着耽误了厂子里的事儿,他也晓得厂里十有八-九必然是要拿他开刀,也放不过他。所以他果断的做出了判断。

    他选择了一个出乎宋主任意料之外,但是又好像是在宋主任意料之内的人——庄志希。

    庄志希没有门路,他肯定调不来宣传科,那么他学了放电影也就只能替班。不可能顶替自己。至于替班,小何倒是不太担心,这样根本没有办法在自己这里占据什么优势的。

    所以他跟宋主任力荐了庄志希,宋主任作为领导,他可不管小河有什么心思,他要的不过就是这件事儿圆满解决,这好几年不搞这种大活动,这要是一搞就掉链子,不是说明他们的工作没有做好?

    宋主任:“小何乐意教你,但是你自己也得多学习。技术这种东西,多学一点不压身。”

    庄志希其实也门清儿现在这个情况,这咋不清楚呢?真是一看就什么都知道。不过他也只是犹豫了一下立刻酒店头说:“行,主任你放心,我会用心学的。”

    虽然这一堆事儿都落在他一个“外人”的身上,但是庄志希觉得宋主任说的也对,这技术多学了总是好的,别人想学还没有这样的机会。

    而机会这个东西,肯定是不常有的。

    “我带你过去,你放心,小何肯定是会尽心尽力的教你,这个你甭担心。”他也给庄志希吃了一个定心丸。不管是谁,庄志希还是小何,在这样的大事儿上如果还要搞小动作,那么他肯定是不能算了的。

    这一点,大家都清楚,所以大家还是都很安分的。

    “你虽然去学放电影,但是咱们这边的事儿也不能放松哈。”

    庄志希点头,两人边走边说,就看到杨立新一脸的怀疑人生,简直像是没看见他们一样飘过去了。宋主任肯定是不认识杨立新这样的小人物,倒是庄志希好奇的看了杨立新一眼,有点疑惑这人怎么了。

    这人不是刚刚跟着周群和王香秀的脚步离开的么?

    这一会儿怎么就这么个表情了。

    话分两头说,庄志希这头跟宋主任正搭话儿呢,那头儿杨立新确实是跟着王香秀的脚步离开。杨立新也有自己的考虑,他总归是觉得,白奋斗在这件事儿里占了自己的便宜。

    他仔细想过,自家那个盘子,或者说碗,确实是有一条小裂缝,但是十分十分小,不提醒都看不清楚那种。他觉得只有这样小的纹路,根本不足以产生那么大的影响。

    他属实是是觉得,一个小裂缝是不可能产生一辆自行车和一张自行车票这么大的影响的。

    别说是他,就连他岳父李厨子也觉得绝对不可能。那白奋斗,百分百是在其中贪墨了。真是个手脚不干净的,那金来是跟谁学的。保不齐就是这么个人。

    总之这翁婿二人心情都很恶劣。

    虽然拿到了一张自行车票,但是李厨子反而不着急去买车了,他安排杨立新盯着白奋斗和王香秀,但凡是他们凑在一起,一定要过去的盯梢儿。

    他们就不相信,这世上还有不偷腥的猫,白奋斗为王香秀付出那么多,绝对不会是只想看看,李厨子的想法是,抓到他们两个人的尾巴,然后逼问白奋斗具体的情况。

    这是他们的打算。

    所以杨立新跟上了王香秀。

    说实话,庄志希是看到周群和王香秀两个是互相使眼色了,但是杨立新却并没有看到。他是真的没看见,之所以跟着王香秀是因为他今天没看到白奋斗。

    那也是正常的,白奋斗昨天没睡好,今天中午趁着放饭的时间补觉呢。自然是没来吃饭。可是杨立新又不晓得,他看到王香秀没吃完就赶紧走,以为她是要给白奋斗送饭,可不是立刻就跟上了……

    不得不说,真是一个会让白奋斗高兴的美丽误会,然而……事情并不是这样。

    杨立新悄悄的跟上了王香秀,眼看她去了小仓库,立刻提起了神。

    啊,啊啊,啊啊啊!

    这要是没有点猫腻,谁能相信?你找白奋斗就直接去保卫科啊,这来仓库干什么?你一个女人偷偷的来不用了的小仓库,所图何事,真是令人不言而喻。

    杨立新一看这一茬儿,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凑上去。

    而与此同时,周群也抱住了王香秀,王香秀一进门将兜子放下,巧笑倩兮:“群哥~”

    两个字拐三个弯儿,这是柔软的不行。

    她扭捏的闪躲了一下,说:“你这死鬼,也不怕你媳妇儿看见,她可是也在厂子里呢。”

    杨立新:“???”

    媳妇儿?什么媳妇儿?谁的媳妇儿?白奋斗哪有媳妇儿?

    白奋斗要是有媳妇儿至于跟在你一个寡妇的后面舔-臭-脚?

    杨立新后知后觉,又极快的突然反应过来,不对,这不是白奋斗。

    如果是白奋斗,这个话就不对了。

    可是小仓库没有窗户,他看是看不到的,只能竖着耳朵倾听。

    就在杨立新琢磨这人是谁的时候,这个男人开口了,足以让杨立新目瞪口呆。

    “她一个不下蛋的老母鸡,还敢管我?”周群捏着我那个香秀,带着猥琐的笑容:“我想你了。”

    王香秀:“你个冤家……我当我不想你?我看到你受伤,是多么的心疼,你摸摸,我这心啊,疼的一抽抽的。可是我又哪里敢凑到你面前看你?你家姜芦还不撕了我。你也是个没良心的,还说喜欢我儿子。不就偷你点东西?你看你打的他!”

    王香秀娇嗔着抱怨,她可是记得这人打过自己儿子,旁的事情什么都无所谓,但是这个不成。

    周群眼里的厌恶一闪而过,这个王香秀,多少有点不知好歹了。还想拿捏他?

    他拍了她一下,说:“你儿子去别人家偷我不管,但是不能来我家。兔子还不吃窝边草,怎么的你儿子还来他野爹这里偷东西?有你儿子这样的吗?”

    王香秀一愣,随即脸红着说:“你胡说什么呢,什么野爹,这话让你说的,真是不中听……啊~哎~”

    小仓库内很快发出一阵声音。

    杨立新:我是谁?我在哪儿?这是干嘛?

    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小仓库跟王香秀私会的人竟然是周群。真是想破了天,也不会是周群啊。虽然他也是有点看不上周群的装腔作势的,但是谁不知道周群对姜芦一往情深?可是这是个什么情况?

    这真是,就算是说出来都没人信的。

    周群竟然跟王香秀私下有一腿。

    啊这,白奋斗可咋整?

    这一瞬间,杨立新觉得自己不该怪白奋斗,这货太惨了,他在王香秀身边又出钱又出力,连个手都不让摸一下,可是你看看现在,你看看人家。别说是摸手了,这都酱紫酿紫了。

    他抿抿嘴,犹豫要不要去找他岳父也过来看看,免得他睡了,老家伙都不相信。

    他正犹豫着,还没转身,就听到屋里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在短暂的几秒内,迅速的恢复了正常,结束了战斗。

    杨立新:“???”

    啊这……他们这,结束了?

    这,这么短的时间吗?

    杨立新都懵逼了,真是实实在在的懵逼,他觉得,刚才的时间绝对没有五秒。真是放个屁的功夫就结束战斗了啊。

    这个时候,杨立新终于知道姜芦为什么没有孩子了!

    这个时候,杨立新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周群跟王香秀搞在一起,没有被发现了。

    他这么快,怎么发现的了吗?谁能想到,几秒就能搞定这样的事儿?前前后后,加上寒暄唠嗑,连一分钟都没有,谁也不能说他们在搞破鞋啊!

    毕竟谁能想到还有这么快的事儿呢。

    杨立新眼看着这两个人已经结束,八成就要出来了,他赶紧飞快的跑开。这往回走,可不是就迷迷糊糊、浑浑噩噩了。主要是今天的信息量,太大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一切尽在掌握的,院子里的事儿,没有不知道的,但是现在事实告诉他,有的,其实还是有的。

    你看,他不就完全不知道这个?

    杨立新没有看到迎面而来的宋主任和庄志希,踩着虚无缥缈的步伐,走向了食堂。

    庄志希看他这个样子,心道这是看到什么事儿了,才能受这么大的刺激。

    宋主任也没在乎杨立新,毕竟在他眼里这是一点也不重要的。他停下脚步,说:“我去一趟厕所,你先去办公室等我。”

    庄志希:“行。”

    宋主任因为今天忙,吃饭都吃的急了,他肠胃不太好,这不立刻就要上厕所。宋主任走了,庄志希犹豫了一下,看向了转过去不远的小仓库。

    有点蠢蠢欲动。

    他本来是不想看这个八卦的,但是……杨立新吃惊成这样,他真的有点好奇了。

    人啊,好奇害死猫。

    庄志希显然是不太懂的这个道理,他犹豫了一秒钟,很快的凑过去,只是刚走到,就听到开门声,庄志希心里一惊,这特奶奶个腿儿。他是吃瓜都要引火烧身?

    他过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吧?

    庄志希根本顾不得为自己掬一把同情泪,眼神儿一瞄,飞快的就跑到了最近的遮挡物后头,不过他这心也是七上八下的。这边的遮挡,属实不是很好啊。

    可是眼下就这么个地儿了。

    庄志希再次感慨自己怎么就偷偷跑到这里来看热闹呢。想也知道,杨立新都闪人了,肯定是结束了,可怜他竟然一无所知,反而是也也跑过来了,这下子好了,自投罗网。

    庄志希躲在一个木板子后面,屏住了呼吸。

    这要是说起来,庄志希的运气挺不好的,但是也挺好的。他飞快的藏好了,王香秀倒是没有他想的那么快出来,反而是又跟周群腻歪了两句,她说:“群哥,你看这也快到劳动节了,厂子里整天的加班,很忙的,我这身体也受不住。你能不能给我弄点肉票。补一补?”

    她娇嗔着:“不然人家都没有精力跟你好了。你这么厉害,太累了。”

    周群一听这话,露出几分得意,这样的话,他是最乐意听的,但是他也不是个女人要什么就给什么的。他咳嗽一声,说:“这不是给你钱了?你自己买一点不就好了。厂子里的肉票都是有数儿的,我怎么可能不拿回家?”

    停顿一下,他意味深长:“你可以找白奋斗啊。”

    王香秀心里骂娘,只恨这个倒霉东西一毛不拔,不过嘴上却说:“我跟他没什么的,我是把他当做弟弟的,你也不想想,我都有你这个冤家了,怎么会喜欢他?”

    这个话,周群又信了,毕竟经历过他这种猛虎,肯定是看不上白奋斗那种泥鳅。

    他是出手大方,但是绝对也不能影响自己的生活,姜芦还是很有用的。

    他说:“这是两码事儿,你自己去买,我也不是没给你钱。这三块钱买什么不行?”

    姜芦咬了咬唇,心道你为什么不给五块?抠门的狗东西,一个月工资那么高,而且还自己捏着钱,竟然都不舍得多给她一点。王香秀咬了咬唇,正在这个时候,远处似乎传来了脚步声,王香秀来不及打招呼,立刻快走几步。跟周群拉开了距离,更是顾不得左顾右盼,飞快的离开。

    不得不说,这倒是给庄志希省了事儿,如果不是她走得快,保不齐就要看见庄志希了。毕竟这边藏人也不是很稳妥。

    王香秀虽然走了,但是庄志希丝毫不敢大意,毕竟周群还在呢。

    周群站在原地没动,冷哼一声,说:“什么破烂货,如果不是解闷,如果不是为了给白奋斗点颜色看看,你以为我看得上你?”这王香秀长得可以,身段可可以,在一众瘦巴巴的女人堆儿里,略显丰腴,有几分风情。

    可以说,她比姜芦长得好。

    周群找王香秀,图的也是这个。

    不过周群虽然还是图色,但是心里又不看不上王香秀。在他眼里,王香秀跟解放前那个半掩门没什么区别。干的都是一样的。

    他嗤笑起来,说:“等我勾搭上明美,就甩了你!”

    周群想的真真儿不错,他是觉得,自己这种工作上进体面,工资高的男人是可以拥有更多选择的。像是明美这种涉世不深的小媳妇儿,给她花点钱就好了。

    像是王香秀不就是这样?

    一点点钱,就可以让她投怀送抱了。

    这绿帽子啊,可不光是稳稳的戴在了死鬼苏家小子的脑袋上,也是稳稳的就戴在了白奋斗的脑袋上,拔不下来的。他低声笑了出来,觉得很是畅快。

    他心中越发的得意,下一个人,就是庄志希。

    周群觉得,他们院子最会娶媳妇儿的就是庄志希,庄志希他媳妇儿那小脸儿,可真是好看。四下无人,他发出猥琐的笑声,却不知道,庄志希已经黑了脸。

    “先在她下班的时候偶遇一起走~”他自言自语:“再买点零嘴儿,不在意的样子给她,没有人能逃得过这一手儿……”现在日子过得困难,这是相当有效的法子,他当初不就是利用这个勾搭上了王香秀?

    其实一点也不难。

    周群悠哉悠哉的离开,庄志希冷飕飕的看着周群的背影,浑身都要冒冰碴儿了。

    他真是就不了解,这世上怎么又这么恶心的狗东西。

    周群跟王香秀怎么胡来,这都跟他庄志希没有关系,但是周群现在竟然想对他媳妇儿下手?亏他一副道貌岸然的表情,背地里却这么恶心透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