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62章 都想补
    蓝老爷子领着两个小崽子出去吃吃喝喝,庄志希和明美两个人自然不能让老头儿掏钱,争争抢抢结账间,就听老人家发出真诚的问话:“一个月工资连一百块都没有,还好意思说请客?”

    庄志希:“……”

    明美:“……”

    你这就很伤人了,敢问,您老人家知道四九城人均是多少吗?

    就连五块钱的最低生活保障,也有很多人做不到的,您上来就走三位数,飘不飘?

    明美心道,这知道的是我婆婆是重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您呢,这口气大的呦。张口就三位数!

    蓝老爷子在庄志希和明美两个人的恍惚下,结了账,领着两个傻鸟儿一起出来,说:“该你们掏钱的时候,我就跟你们要了。不该你们掏钱的时候,也不用争抢。好像你们多富裕似的。”

    明美不服气,说:“我现在工资三十六块五了!”

    她仰首挺胸,十分的得意。

    她这个年纪,一般可没有这么高的工资,明美这是连续加薪两次才有的收入,再加上她上次的事情每个月还有补贴,算起来一个月的工资都有四十块了。

    要知道,就连庄志远这样工作十多年,还有额外出差补贴的人,也就是这么个工资。

    可见明美的工资真是窜的很快。

    而且,是难得的高工资。

    再加上,她还没有负担,真就算是有钱人一族了。

    明美:“如果算上我的补贴,我现在都要四十多啦,可一点也不少。”

    这个工资,他们夫妻两个其实都能过的相当不错,绰绰有余,更不要说,庄志希本身也是工人。说句嚣张的,他们夫妻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在四九城,至少可以盖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了。

    蓝四海睨着她,说:“哎呦呦,真多啊,这可真是好多啊。”

    明美哼哼:“本来就很多。”

    因此得到外公一个白眼。

    蓝老爷子:“走,吃完饭散散步,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明美:“……吃胖走瘦。”

    现在的人可没有以瘦为美,这要是丰腴一点,都是家里条件好的。

    吃完了就运动这个习惯,那是真没有,都消化了不是还饿?饿了不是还得吃?吃多少够啊!

    虽然嘀咕一句,但是明美倒是很乐意走回去的,毕竟今天吃的真是有点撑。

    他们在东来顺的时候,可一直没提这些事儿,但是这个时候,蓝老爷子倒是开口了:“小庄,你给事情说一说。”

    庄志希立刻点头,说:“好。”

    明美:“???”

    她疑惑的看着这一老一少,随即说:“我就奇怪哎,外公怎么就突然叫我们两个一起出来吃饭了,还真是有事儿啊?什么事儿?”

    她好奇的很,既然都要出来说了,想来是不能被人听见的?

    她挑挑眉,说:“你们不会是没憋什么好事儿吧?”

    庄志希打了一个响指,说:“被你猜对了,我媳妇儿就是聪明。”

    明美:“……我随口说一说的啊。你说说,什么事儿。”

    庄志希立刻把事情这样那样的噼里啪啦一声,听得明美撸袖子:“他娘的敢打姑奶奶我的主意!真是活腻歪了!这个混球儿!”

    骂人这事儿,明美也是会的。

    她就不能理解,怎么就有人这么不要脸!

    大大的不要脸,她愤怒的很,说:“这个倒霉催的……”

    她凶巴巴的:“你们说,怎么教育这个狗东西,教育他,必须好好的教育他!”

    想一想这个人打自己的主意,明美就觉得恶心的头皮发麻。表面上看起来十分正人君子的一个人,实际上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卑鄙小人了。

    饶是还在大街上,明美也忍不住口吐芬芳。

    蓝四海老同志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差不多得了,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还骂娘!”

    明美:“我没现在冲到他家给他揍成猪头,已经是我控制着最后的定力,我都要恶心的吐了。”

    蓝四海:“糊涂!”

    他隔空点了点明美,说:“我就说你像谁,你就是像你爹,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一点也不走脑子。”

    明美:“……”

    咋还教训人。

    蓝四海:“做人啊,得学着用脑子,你那脑子留着不用,是打算留着养鱼吗?”

    明美:“……?”

    庄志希也认真求教:“养鱼?”

    蓝四海:“脑子里全是水!”

    庄志希恍然大悟:“学到了。”

    明美嘟嘴:“外公,我还是不是您最疼的外孙女儿了?”

    蓝四海看她这个做派,险些把晚饭的东来顺吐出来,可花了不少肉票呢。

    他严重制止:“你给我把舌头捋直了说话!还有你那嘴,你给我正常点,跟猪拱儿似的。”

    明美:“伤心了!”

    她撇了撇嘴,觉得自家外公果然一点也不友好。

    他妈说的没有错。

    大舅说的也没有错!

    外公就是一个很不好相处的老人家,嘤!

    蓝四海:“说正事儿!”

    明美:“您说!”

    蓝四海:“你去厕所装神弄鬼吓唬他。”

    明美撇嘴:“这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吧?”

    蓝四海冷笑:“装神弄鬼,也有高端和低端,我走的是高端线路,你以为就是随便吓一吓?我这可是有剧本的。这一次绝对不让他好过!你不给他吓的心如止水,以后看到你心里还琢磨有的没的,你膈应不?”

    明美:“那肯定是膈应的。”

    她现在就要膈应死了。

    “那不就得了,敢欺负我外孙女儿,我让他以后看到女的就头疼!”蓝四海可不是好惹的。

    庄志希倒是开口:“这去男厕所吓唬人……不好吧?到底是男女有别。”

    蓝四海:“谁说是去男厕所了?我让他进女厕所!”

    庄志希:“他那人那么好面儿,不能进去吧。”

    虽然周群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这人是很要面子的,这种掉面子的事儿,估摸着他不会做。

    蓝四海:“那就想办法让他进,这法子有一万种,就看你想用哪一种了。”他看着这个外孙女婿,发出真诚的感慨:“你这脑子也不怎么够用啊!”

    庄志希笑眯眯的说:“我这当然不如您老人家啊,要不我能在您这儿做学徒吗?您说对吧?”

    这话总算是得到了老人家的认可,老人家微微点头,说:“你这话说的倒是还不错,我这一次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老头儿的手段。”

    他摸着下巴说:“我不仅让他对女人从此心如止水,我也让他从此对粪坑瑟瑟发抖。”

    庄志希:“啊……?”

    蓝四海:“我这次的终极目标是让他再进去徜徉一圈儿。”

    庄志希嘴角抽了抽,深深怀疑这老爷子是搬来的晚了,只听过江湖传说,没见过现场掉粪坑,所以想要自己创造一次机会看个大热闹。

    他觉得自己一点也没有看错。

    但是吧,庄志希十分真心的说:“外公啊,咱能商量个事儿吗?”

    蓝四海眼皮儿一抬,说:“你说。”

    庄志希真心的说:“咱能不搞这个吗?”

    他苦哈哈着一张脸,说:“你是不知道,那个多恶心,真的我不骗你。咱们一家人不骗一家人。这个真是恶心透了,上一次是大冬天,冷得很都恶心的够呛。现在天暖和了,唉我去……想一想我都觉得反胃。咱们对付这小子,也不一定非要往恶心自己上走啊。再说了,您还住他隔壁呢。到时候他回家一洗澡,我跟您讲,这粪水见了热乎水升高完了温度,那味儿简直绕梁三日。我一点也不夸张,一个礼拜都消不了。咱们不能自己折磨自己啊!”

    他不是想为周群求情,而是这个事儿真的恶心的无以复加。

    他们虽然折磨了周群,但是自己也难受啊。

    贼拉难受!

    庄志希:“你要是看完了,至少一个礼拜食欲不振。”

    他这真是为了自己好,要知道之前那回,一个礼拜,整整一个礼拜,他是看见地瓜都恶心。这可不是他独一份儿,据说他们那条街当场在场围观的人士,有一个算一个,据说哈。

    那一段时间都是闻地瓜色变。

    可怜的地瓜,它是招谁惹谁了,要面临这样的对待,就是一个委屈。

    庄志希觉得,这一次坚决不能让外公干出这种事儿,收拾周群可以,但是求不要跟粪坑沾边儿。大夏天的,肯定比冬天更遭不住啊。庄志希简直是发自肺腑的求饶。

    明美在一旁白着一张小脸儿用力点头,庄志希能想到的,她都能想到,真的,那个味儿真的扛不住。

    她也帮腔:“外公,你可给我们一条活路吧。我知道你没看成戏很失落,但是你不能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啊。再说,你自己还住在这个院儿呢。”

    蓝四海深深的看着这两个人,说:“行吧。我做一些准备,初步定后天晚上。”

    庄志希和明美互相对视一眼,随即点头说:“好。”

    他们他们也都想看看外公要干什么。

    不过如果能教训一下周群,他们都是鼓掌欢迎的,周群真是太恶心了。

    真是恶心的事儿总是有,最近特别多。

    三个人一边走一边说,倒是很快的到了家,一进院子就看家里的虎头和小燕子在院子里蹦蹦跶跶的,一起玩儿的还有的后院儿的几个小孩儿,金来几个小孩儿倒是都不在的。

    庄志希直接进门:“哦豁!”

    这一进门倒是看到好东西了,他惊讶:“唉我去~”

    他把媳妇儿拽进屋,随即把门关好:“妈,你去打劫了啊?这料子真不错啊。”

    赵桂花下午没事儿已经把麻袋里的东西整理出来了,这一次真是赚大了。

    她自己数了数,能够成为料子的就有八块了,加上她自己还买了一些,真是真真儿的收获颇丰。如果每一次都这样,那么他们指望着这个都能发财。

    不过很显然,她不打算再去了。

    哎,小命儿要紧啊!

    庄志希凑上来,说:“妈,你昨晚就是去搞这个了?”

    赵桂花点头,说:“我找到一个门路买布头儿,这是第二次去。”

    “您管这个叫布头?这也太好了吧?”

    庄志希戳着最大的那块料子,一旁的明美也点头。

    赵桂花:“这一大块不是,这个是我买到,其他才算是布头。”

    庄志希:“……那也很好了。”

    赵桂花:“我上次也去了,没有这么好,这次是意外。不过也就这一次了,我不能再去了,昨晚差点被黑吃黑。”

    “卧槽!”

    庄志希和明美立刻打起精神问了起来。

    赵桂花简单把事情说了一下,明美十分后怕,说:“妈,以后你别去了,真要是遇到点事儿就得不偿失了。”

    被人抓到都是小事儿,这要是真的遇到黑吃黑下手狠的再给一闷棍,那可完了。

    赵桂花点头,说:“我肯定是不去了的,以前他们就是卖一点布条儿,现在开始内外勾结了,既然是内外勾结。我就不能再去了,免得被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她可以确定,那边厂子肯定是有所察觉的,这都安排人开始盯梢儿了。那瞅着这几天必然要动手抓人了,毕竟这种事儿总是要人赃并获更好的。

    “妈,这料子,你别一下子拿出来。”

    赵桂花白了庄志希一眼,说:“这还用你说?我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都多,我不清楚这个事儿?你没看见,我连你大嫂都没说。如果不是你们突然进来。我也没打算告诉你们的。”

    庄志希:“妈,您这可不行,昨天还是我解救的您呢。如果不是我出去打茬儿,杨立新和白奋斗吵起来招来人,您可就麻烦了。您看您一点也不感激我。”

    赵桂花冷笑:“我还用感谢你?你不是我生的?那我生了你,你感谢我了吗?”

    庄志希震惊了,他老娘太能强词夺理了吧?这这这,这个时候还没有一个词儿,叫偷换概念。如果有,庄志希肯定是要说自己老娘偷换概念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只是感慨自己老娘会狡辩。

    赵桂花摩挲了一下几块料子,别看这不少都不是布头儿,但是要说做一件成年人的长袖衣服,其实也不够的。毕竟就算是内外勾结,也不是说要把事情捅破天。

    不过这么大的料子就很好搞事情了,毕竟正常一件成衣也不是一块料子做起来的,总是要裁剪的,她只要能在布头里找到相同的布料用在领子袖子之类的地方,就能做成一件毫无瑕疵的成衣了。

    赵桂花得意的笑了出来,庄志希凑过去问:“妈,那今年夏天给我做衣服吗?”

    赵桂花睨了他一眼,说:“再说。”

    庄志希:“那给我媳妇儿做一件呗。”

    他可真是没完没了,赵桂花嫌弃的说:“一边儿去。”

    她说:“料子的事儿,我得在琢磨琢磨。不是不给你们做,而是我今年夏天要给你爸做一件衣服,如果你们每个人都有,难免会让人产生怀疑的。所以我想等一等。”

    赵桂花跟自家儿子自然不用说的太多,但是儿媳妇儿还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呢,她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句。

    庄老蔫儿听了这话骄傲的抬头,他老伴儿对他最好,真是娶妻如此夫复何求,他真是太幸运了,有这么好的老伴儿。他笑着说:“我什么时候做都行,先紧着孩子们……”

    赵桂花:“你闭嘴。”

    她凶巴巴的:“他们的衣服都蛮新的,也不差那么一年半年的。但是你看你,你都多少年没做新衣服了?咱们年纪也不小了,不能所有好事儿都紧着孩子们。你也得为自己着想。他们都年轻,好日子在后头呢。”

    虽然赵桂花很凶,但是庄老蔫儿却是高兴的,他家老伴儿是向着他的。这能不高兴吗?

    明美立刻点头,说:“妈说的对。妈,你好厉害啊,还能找到这样的门路。”

    赵桂花翘起了嘴角。

    明美:“妈妈,等以后还有这样的事儿,你带我去吧。”

    她挥舞拳头,说:“如果再有人想要黑吃黑,我就对他不客气,非揍得满地找牙。”

    赵桂花摇头:“这倒是不必,你出手太明显了。”

    明美:“哎?”

    赵桂花:“这种事儿你们别跟着掺和,我自己也不是总去的,你们都有正式工作,为了这些事儿冒险不值得。”

    明美立刻拥住老太太,撒娇说:“妈,我就知道你最疼我。”

    赵桂花被她搂的起鸡皮疙瘩了,说:“去去去,你个小马屁精。”

    她说:“你都多大的人了,还撒娇拍马屁,你看我都起鸡皮疙瘩了。去,该干嘛干嘛去,别来打扰我。”

    明美:“哦,对了,大嫂呢?”

    赵桂花:“你大嫂今天下午回娘家了,她老娘上一次不是受伤了?她回去看看怎么样了,这还没回来呢。”

    明美哦了一声,并不在意,照她看,面子上的伤肯定是有的,但是内伤肯定是没的。

    “你大嫂……哎?什么味儿?”

    赵桂花突然又闻到一股子若有似无的味道。她立刻起身,来到窗口往外看,就见白奋斗蹲在门口,不知道洗什么,发出一股子难以言说的味道。

    “白奋斗这是弄啥呢?”

    庄志希:“我出去看看。”

    他很快的出门,溜达过去,“奋斗哥,你这是干啥呢?”

    白奋斗抬眼看了庄志希一眼,不怎么乐意理他,但是还是开口说:“羊—蛋!”

    庄志希:“噗!”

    他真诚发问:“你咋也搞这个了?”

    白奋斗:“我怎么就不能搞这个了?别人吃得,我吃不得?”

    庄志希:“那倒不是。”问题是,你一个单身狗,吃这个干什么?用不到啊。

    白奋斗:“那不就是了?别人可以吃,我也可以吃,我打算弄点吃,你知道这个怎么煮吗?”

    庄志希失笑,说:“这种事儿,你不是应该去问李厨子吗?最不济也该问杨立新啊。两个厨子在,你问我?这也太抬举我了吧?”

    白奋斗表情难看了几分,说:“我才不会去问他们。”

    这一家子得了他的帮衬竟然给他扔脸子,他是相当不乐意的。

    虽说,虽说哈,他确实从中赚了点,但是他冒着风险帮他们,难道就白干了?虽然他们也说了不会让他们白忙活,但是李厨子那个人是个什么东西,他可是清楚的。

    他爹说了,李厨子这人打从年轻的时候就是个抠门的,他可以占别人的,别人不能占他的。他们一个院儿几十年,他们也没有吃到这人一丁点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