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救命!攻略的美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68章 杀鸡给猴看
    有一句老话叫做: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但是还有一句话叫做:不能宣传封建迷信。

    所以保卫科刘科长一干人等,最起码刘科长是不相信有鬼的!如此说来,他更是相信有人装神弄鬼,但是其他人么,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的,但是调查一定是要调查的,这还能不调查?

    刘科长这边正问着,就看街道也来人了,他们街道辖区内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也不可能不过问的。双方会师,很快决定由厂里负责调查。

    说真的,这种事儿,街道也是不爱沾手的,有别人调查那真是最好不过。

    街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简直快的像是一阵风。

    刘科长:“……”

    看得出来,你们都是相信真的有鬼。

    当然了,除了调查“装神弄鬼”,还有就是关于“乱搞男女关系”这个事儿了。

    不过因为这件事儿只有一个证人酒蒙子,周群坚决不认,所以倒是成了各执一词。至于大家相信谁,这又是另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其实想也知道,大家都是相信酒蒙子的。

    按说,周群在群众里的名声比酒蒙子好一点,毕竟酒蒙子好酒,但是周群还是有个正人君子的名声的。只不过吧,大家仍是不相信他,毕竟,你让酒蒙子胡诌说醉话,也说不出那些人名啊。

    他压根就不是机械厂的人。

    再一个,毒誓也是很有用的。

    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了。

    赵桂花围观了一会儿,转头儿回家开始裁料子。她家老头儿好几年没做新衣服了,今年高低要做一个的。

    “大娘在家呢吧?”门外传来男人的声音,赵桂花起身一看,是一个小伙子,保卫科的。

    张三儿进门,笑着说:“大娘,我保卫科的,想问问您昨晚的情况。”

    赵桂花:“行,进来说。”

    她泡了一杯茶水,说:“来,喝点茶。”

    张三儿受宠若惊,赶紧道谢:“哎呦,这怎么好意思,谢谢您了大娘。”

    赵桂花:“嗐,谢什么,你们来调查这个事儿,也是为了我们大家伙儿的安全,是好事儿。”

    她心里则是感叹,这个时候保卫科管的还真是挺多的,估摸着那些八零后九零后的,都想不到这个时间段保卫科职权有多重要。至于零零后,那就更不用说了。

    她说:“小伙子你想问啥,直接问吧。”

    张三儿点头:“大娘您叫我小张就行,我叫张三儿。”

    赵桂花:“行。”

    哎这个名字真常见,之前那个小偷儿也叫张三儿。

    张三儿:“昨天晚上,您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赵桂花:“我出去的算是早了,这人岁数大了就睡觉浅,我迷迷糊糊的听到动静儿,立刻就给我老伴儿拽醒了。我老伴儿是厂里的,叫庄老蔫儿,我俩本来以为是闹贼了。我们这一片儿,年后那会儿闹了一次贼。我以为又是这么回事儿。所以我们屏住呼吸听了一会儿,然后就听到关大门的声音。”

    “关大门?”

    赵桂花点头:“我披着衣服出来,看到是白奋斗正在关门,我就赶紧出去了,紧跟着苏大妈,王香秀,还有后院儿的王大妈一家子,隋家的就都出来了。我们好多人都聚集在了门口。”

    “白奋斗是从外面回来关大门?”张三儿赶紧问到了重点,因为周群指认,白奋斗可能是害他的人。所以这个要重点问。

    赵桂花摇头,说:“那应该不是的,我出去的时候,白奋斗穿着大背心子大裤衩,还趿拉着拖鞋。虽说现在四月中,天气也暖和了。但是大晚上的就算是出去上公厕都没有这么穿的。还是很冷的。”

    赵桂花虽然也不怎么稀罕白奋斗,但是肯定是不会给人泼脏水的,她说:“我们都是听到外面有动静了,外面还有鬼火,这个我确实看见了。白奋斗他们家住在最靠大门的那一间房,他出来得早,看到大雾和鬼火,吓的赶紧关门。这也是为了保证我们大家的安全。”

    张三儿点头:“原来是这样。”

    他又问:“那你家人当时都出来了?”

    赵桂花:“我跟我老伴儿先出来的,后来我小儿子出来了,就是庄志希。也是你们厂子的,在医务室工作。”

    “啊,你是小庄他妈啊,我跟小庄可熟了,你看看,这还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我们关系可不错了。”张三儿笑着说:“我们时常聚在一起聊八卦。”

    赵桂花:“……”

    你们不能聊点什么正经的?

    不过她倒是笑着说:“那往后你多来玩儿。”

    张三儿:“好。”

    他说:“继续继续,您家不止一个儿子吧?”

    赵桂花:“对,不过我大儿子不在家,我大儿子是列车员,每个月能有一大半儿的时间不在家。大家陆陆续续出来之后不是让周大妈气的不行吗,很快又散了。”

    “那您觉得,周群还有什么仇人吗?”

    赵桂花冷笑一声:“周群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是他妈周大妈在这一片儿可是人憎狗嫌的,她为人刻薄嘴巴贱,昨天还骂我们断子绝孙呢,得罪的人海了去了。不过要说能专门对付周群的……感觉应该也没到那个份儿上,就算是要对付,也对付周大妈啊!毕竟嘴臭的是她。”

    张三儿点头:“了解了解。”

    作为保卫科的职工,他可真是见识过这个老太太有多嘴贱多恶毒的。

    不过赵大妈这话说得对,厌恶他们家,对付周大妈就成了啊。怎么回去对付周群,其实他心里啊,隐约是觉得,保不齐真的闹鬼……

    妈呀,想一想就好可怕。

    “那行,大妈我先出去忙,以后咱们回见。”

    “好嘞。”

    保卫科调查的情况,基本都跟赵桂花说的差不多,虽然周群咬的是有人装神弄鬼。

    但是其中难以解释的地方还挺多的,烟雾从哪儿来的,他们检查了整条巷子,完全没有烧过东西的痕迹;鬼火从哪儿来的,这火苗漂浮在半空中,完全不晓得怎么做到的,还有传说中会飘的女鬼。

    如果是“飘”,那肯定要借助工具的,可是厕所里的石头是周群自己搬的,也看不出有什么机关。

    一时间,刘科长还有点麻爪儿了。

    赵桂花是不管别人调查的怎么样的,她让梁美芬看家,自己则是提着篓子和鱼竿,准备出门。

    张三儿正在跟刘科长说话,一旁还有王大妈,眼看她出来,张三打招呼:“赵大妈,你这是去钓鱼啊?您这水平可以啊。”

    赵桂花:“嗯呐。”

    不知道为什么,张三儿感觉赵桂花说这两个字儿的时候,有点咬牙切齿。

    她骑车出去,王大妈小声:“老赵钓鱼水平奇差,你这提钓鱼两个字儿,都是刺激她。”

    张三儿:“不对啊,我记得我刚才过去,看到房梁上还挂了一条鱼啊。”

    王大妈:“昨天下午他家老头子钓的,她从买了鱼竿儿到现在,一次也没钓上来。大家一提她就要黑脸的,不过她瘾头倒是挺大,势要一雪前耻的。”

    张三儿:“……真是个不服输的老太太啊。”

    王大妈笑了出来,说:“可不是,对了,你们还想问啥?咱实话实说啊,我就觉得,这玩意儿不用调查,就是闹鬼了。什么装神弄鬼,就是周群的托词。”

    其实这话按理是不该说的,但是王大妈觉得这样大张旗鼓的调查,也挺累的,索性直接说。

    刘科长:“胡说,哪有什么鬼?”

    他眼神闪了闪,说:“我听说赵大妈的小儿媳身手不错?”

    如果真是有人装神弄鬼,总要身手好吧!

    王大妈:“你说明美啊,恩,她挺厉害的,都抓了好几次贼了,她可是我们院儿……哎不是,刘科长,你该不会是怀疑她吧?”王大妈狐疑的看着刘科长,无语了:“你想什么呢?怎么可能跟明美有关系啊,她还是身手挺好的,但是她会打架而已。这会打架和会飘可是两回事。再说了,明美嫁过来的时间不长,跟周群家都没有什么太多的牵扯。她吃饱了撑的啊。”

    “她外公不是跟周李氏有点矛盾?”

    要不说,刘科长能做科长,肯定不是张三儿之类能比的。

    他多少还是有些判断的能力的。

    王大妈更无语了:“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儿了,我跟你讲,就周大妈跟蓝老爷子的矛盾,在我们院儿都算是小矛盾。周大妈这人啊……你是不了解,她可是特别会得罪人的。再说了,当时她都受到惩罚了,不是你们保卫科关了三天?谁还会找后气儿啊。再说要找也是找周大妈,找周群干什么。”

    王大妈觉得,这个刘科长真是想太多了。

    刘科长:“那明美出来看热闹了吗?”

    王大妈仔细想了想,说:“开始没有,不过后来出来了,她还说要揍周大妈呢。”

    刘科长嘴角抽了抽。

    既然是人在院子里,那么应该就不是她!

    按照大家的说法,白奋斗是关了大门的,那么在院子里的出现的人都不可能是了。

    再说,她还要打人……如果真是干了坏事儿,这个时候肯定要降低存在感,躲都来不及,肯定是不乐意出头的。这么看这个明美跟这件事儿应该确实是没关系的。

    “她为什么要打人?”

    王大妈赶紧解释:“周大妈嘴贱,骂人家断子绝孙呢,大家都想揍她,你看到她的眼睛了吗?白奋斗当时没忍住动手了。”

    刘科长的嘴又抽了抽,相当无语了,这周李氏到底是有多讨人嫌啊。能够满院子树敌。

    “哇,哇哇……”

    正说着,一阵孩子的哭声响起,大家齐刷刷的回头,就看铜来哭的像是一个大傻子,因为昨晚的热闹,他们三兄弟今天都没上学,一个个的都在巷子里玩儿。

    “这又怎么了?”

    刚说完,就看到赵桂花拎着铜来进来,她高声:“苏大妈,苏大妈赶紧出来,你家铜来拉裤兜子了。”

    她这琢磨上个茅房再去钓鱼,刚从厕所出来就看到这小孩儿哥三儿趴在地上斗蛐蛐儿。还不等赵桂花走开,这小子就捂着肚子开始哭……

    邻里邻居,总不能不管。

    苏大妈匆匆跑出来:“怎么了这是?”

    她质问赵桂花:“你把我们家铜来怎么了?”

    赵桂花:“哎不是,你要点脸好吗?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家这个肚子疼拉肚子关我屁事儿啊,我还好心给你把人送进来。你倒是想赖我,你说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苏大妈:“呃……”

    赵桂花:“怎么的?你看我好欺负是吧?”

    苏大妈赶紧:“没,不好意思啊老赵,我是让这些破事儿弄得,人都有点糊涂了。你别跟我计较,对不起哈。”她这人能够游刃有余,精明就精明在晓得什么时候说什么话。

    现在虽说厂领导走了,但是保卫科都在,她是不会在这个时候留下不好印象的。

    她赶紧把孩子抱起来,说:“铜来啊,你这是怎么了?别吓唬奶,我我……”

    “奶,救命……”银来也跑了回来,身上散发着一股子难以言说的气味儿,而他身后同样味道的是金来,他大一点,倒是还算是有点羞耻心,整个人都怏怏的。

    苏大妈:“哎呀,这是吃坏了什么。”

    这一下子三个孩子都拉肚子,苏大妈还真是有点扛不住了。她叫着说:“桂花你来帮帮我……”

    赵桂花没好气儿:“滚蛋!刚才还想赖我呢,我是疯了才帮你。”

    她转头儿就走,可不做那个好人。

    钓鱼,今天必须一天全出去钓鱼,不然就得在院子里忍受这个味道了。

    苏大妈:“老王,你帮帮我……”

    王大妈:“我给你烧水,你赶紧给孩子们换裤子,这好端端的怎么了……”她转头:“刘科长你啊就是瞎想,咱们院的人不会做装神弄鬼这种事儿的。不跟你说了,我去帮忙。”

    她小声嘀咕:“就那鬼火,根本不是人为的,分明就是闹鬼了……竟是能瞎怀疑人。”

    她说话的同时抬头看向了赵桂花,赵桂花也正好看过来,她无语的撇嘴。

    王大妈苦笑一下,随即说:“这吃啥了啊?”

    苏大妈红了眼眶:“不知道啊,这怎么还能都拉肚子,你说我家吃的也都一样……”

    “好啊!你们家这个小贼!”周李氏突然就冲屋里窜出来了,冲上来就掀了苏大妈一个耳光,快的不得了,她叫骂:“我说我家昨天生的羊-蛋怎么没有了,原来是让你家孩子偷吃了!你家这三个该死的,我儿子在外面遭罪,他们倒是趁着我家没人进来偷东西,我打死你们这一家子贼……”

    “你干什么!”

    刘科长还没上前,就看白老头风一样的冲过来,直接又甩了周大妈一个耳光,“我忍你很久了,你平日里就欺负人苏大妹子,这还没完没了了。我饶不了你,我饶不了你这个臭老太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针对她!你就是相中了我,你就是嫉妒我对她好,所以故意趁机报复!”

    哦豁!

    赵桂花已经踏出门的脚步,很随心的又缩了回来。

    嗯,不钓鱼了。

    四九城胡同儿老年爱情故事,她值得围观。

    赵桂花默默的站在了门口,家家户户都出来了,默默的看着这边的情形。

    这幸亏刚才问询结束,不少人都去上班了。不然人更多呢。

    刘科长扶额,不禁发出灵魂的呼喊,这个院子,到底是有多少事儿啊。他觉得自己都应接不暇了。至于其他的保卫科同志,一个个更是看的激动不已。

    没见过,真是没见过。

    他们也是见过很多爱恨情仇的,但是真是没见过这个岁数还有爱恨纠葛的。

    周李氏脸色一黑,骂道:“你少胡说了,要点脸吧,我能看的上你?你也就配苏大妈这种脏东西。”

    白老头冷笑:“你又忘了自己送上门,还脱上衣说对我有意思的事儿了!我就是看透了你是一个什么恶毒的女人,才没有上当受骗。你说人家是脏东西?我看你才是最脏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周群的师傅有一腿,所以周群进厂才能进电工组。要说你们母子两个也是牛人。真是让我小刀拉屁股,开了眼了。你们是人家夫妻两个一个也没放过。你跟人家爷们有一腿,你儿子就去睡人家老婆。那么大岁数也下的去口!这是恶心透了。”

    要说白老头知道的真是不老少啊,谁让他在厂子里这么多年,而且干的是后勤,总是比别人多一点机会能够眼光六路耳听八方的。这一爆料,众人简直是不可置信,一个个瞪大眼睛,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

    卧槽,他们听到了什么?

    这是他们这些普通人该听的吗?

    送上门脱衣服?还勾了周群师父?

    这老太太玩的花啊,怪不得周群如此,这是……有样学样?

    白老头跳脚中:“你们一家子没有好东西!”

    “我打死你!”

    “我……”

    现场再次上演全武行,刘科长:“赶紧拉开,给人拉开,这他妈都什么事儿……”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王大妈说明美不可能了。

    因为那个矛盾,真的不是大矛盾,你瞅瞅,你瞅瞅眼下这个情况,这他娘的……

    他再次扶额,觉得周大妈真是宇宙一朵奇葩了。

    而保卫科的其他人一个个都兴高采烈的,没见过,厂里可没见过这么热闹的场景。他们真是恨不能白大叔在多爆料一点呢。会说你就多说点。

    嘤嘤,特想搬来这个院子。

    张三儿凑近了王大妈,说:“大娘,你们院子还有空房吗?”

    王大妈嘴角抽搐:“没有了。”

    生硬的三个字。

    张三儿惆怅的叹息,真是好失望啊。

    这好事儿,他们怎么就遇不见呢,跟这里比起来,他们的大院儿,真是平平无奇吖。虽然也有家长里短的,但是可没这个刺激。张三儿深表遗憾。

    其他人也是一样的想法。

    好想搬过来哦。

    刘科长:“……”

    就,心很累。

    他们折腾了大半天,狗屁没查到,还拉了一场架。

    周大妈:“好你个白老头,你自己跟苏大妈不清不楚,还要栽赃我,你休想把话题转移开。我家大前天买的羊-蛋,昨天我儿子就说味道变了,剩下的没吃。结果我刚才发现我家碗柜被人动过,羊蛋汤没了不说,还少了一个馒头,如果不是金来那个三只手吃的还有谁!我儿子也是没吃好这个才拉肚子的!他们也是这样,还不是他们偷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