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盖世人王〕〔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都市沉浮〕〔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70章 相亲
    庄志希在宣传科帮忙,一个人顶三个人用。

    当然也不是庄志希自己这样,其他人也是一样的,这个年代的人都比较淳朴。为了几毛几分钱算计,那是日子过得确实艰苦。但是在工作态度上,是朝气蓬勃的。

    不过学着放电影的活儿,庄志希还是推辞了。

    他的推辞也是有理有据的,他要给老黄做道具打下手儿,实在是分身乏术。

    宋主任也应了这件事儿,毕竟在他看来,大家不乐意跟老黄搭档,但是可是乐意学放电影的。所以放电影这边不难找人,老黄这边不容易。

    庄志希忙不过来提前跟他打招呼,倒是也没耽误了他的事儿。

    正因此,宋主任并没有在意。

    庄志希把这件事儿推辞了,也不管是谁接替他,反而是跟着老黄做道具画板报。要说为什么老黄更忙呢?除了要给小品做道具,搞一些背景,还有要给厂子画板报。

    当然他们宣传科也不至于就这么一个人能干,也有别人会,但是画功不如老黄。再加上,他们人手不够,要撑起一台晚会,一个人演好几个节目,大家忙着排练。

    倒是老黄性格拘谨不乐意演出,这些后勤的事儿反而都落在老黄身上了。

    庄志希跟着老黄打下手儿,倒是挺如鱼得水的。他心情不错,当然也有人心情不好,像是正在住院的小许心情就不好,他眼看着跟他学放电影的人换成了他们的科里的老曹,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

    他最重视的就是自己这个技术的,生怕被人学了,到时候取而代之,要知道他下乡放电影可不是不少好处的。虽然这话题没人放在面儿上说,但是大家心照不宣。

    难得有这个机会,老曹可不客气,他跟庄志希不一样,庄志希不是宣传科正式职工,但是老曹可是。

    小许不自然的问:“怎么换了你了,主任不是让小庄来跟我学的吗?这怎么还能临时换人?恐怕是不妥当把?做事情这样半途而废,可一点也没有年轻人拼搏向上的精神。再说老曹大哥你不是也有自己的工作。耽误不好把吧?”

    老曹似笑非笑的说:“小庄还要跟着老黄一起忙活呢,没那个时间来回往这边跑,正好主任觉得我原来有点底子,学起来更快,所以就把我调过来了。怎么?你就这么不乐意啊?”

    别以为他什么也不知道,他是知道的,人家小庄不乐意跟小许学。

    他们主任不管那些零零碎碎的事儿,但是他们都是一个科室的可互相了解,小许这人惯常爱贪便宜,一点事儿就吃拿卡要,他们门清儿呢。

    想也知道,他肯定是用这件事儿拿捏人家小庄了。

    小庄一个帮忙的,又不指望你小许如何,人家会愿意跟他打交道才怪,这不是立刻就撂挑子了。

    正好,他趁机接了这个活儿,他早就心水小许这个活儿油水大了。正好趁机插一脚,他说:“这可是主任安排我过来的,你不会是不同意吧?那你也太不懂的以大局为重了吧?难道还把这些东西当做你自己私人家的了?”

    小许一激灵,这话可能让老曹说,他立刻说:“那肯定是没有的事儿。”

    顿了一下,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这个可不容易的,岁数大了学的慢……”

    老曹:“我原来学过一些,你忘了么,我有底子。”

    他这边根本不给小许机会,而小许想在他这里搞小动作也是别想的。

    两个人各有心思,小许不禁有几分恨上了庄志希,如果不是庄志希撂挑子,老曹哪里有这个机会过来插手?他这心里厌气的很。除了要面对老曹,还有就是他的计划用不成型了,他本来还想踩着庄志希露个脸儿的。

    反正他们也不是一个科室的人,到时候得罪就得罪了,大不了不在来往。

    他可不怕一个医务室收费的。

    没想到庄志希竟然撤了,他脸色阴沉,但是却还是跟老曹应付着。老曹早些年学过一些放电影,当时的师傅是他爸,他爸为了让他进来,少不得搞了小动作。就这样,老曹不小心中了招,虽然学了一些,但是却没用他,最后还是他小许上来接了班。

    所以两个人算是有“旧仇”,而且他想踩着老曹是不可能的了。

    老曹被他爸算计过,肯定是格外的小心,又有经验,一些小动作根本瞒不过他。

    小许不乐意,老曹倒是觉得畅快。

    其实一开始宋主任就是想安排老曹过来的,毕竟有经验嘛!但是考虑他们关系不太好,加上小许自己极力保荐庄志希,他才用了庄志希。可计划没有变化快,庄志希忙不过来,他索性还是换上了老曹。

    反正有矛盾也不能打起来,总是要顾全大局的。

    当领导的,可不管那些呢。

    只要工作能处理好,其他的跟他有什么关系。

    庄志希不知道小许这边的情况,不过就算是不知道,大概也能猜测出一二,他过来学东西的时候,这人的表现就展现了他是一个实打实的小人。

    这种人不记恨才是怪事儿。

    他自己心里有数儿就成,反正这人也不能明面上真的敢对他干什么,也就是做点小手段,可是他们又不是同一个科室,他怕什么。再说了,就算是同一个科室,其实也没什么的。

    毕竟现在可不是谁都能胡来的时候。

    庄志希是个聪明人,但是生活经验是远不如蓝四海的。

    不过因为不用学放电影了,庄志希下班倒是正常时间回家了。他一进院子,就看到院子里人格外的多。

    庄志希:“哦豁,这是怎么了?”

    他好奇的问了起来,他老娘赵桂花低声:“蓝老爷子要相亲,大家都好奇呗。”

    王大妈去接人,其他人则是陆陆续续的出了院子,眼睛都要黏在蓝家的大门上了。

    庄志希:“……”

    他笑着说:“相亲而已,有什么可好奇的。”

    话是这么说,脖子抻的老长,摆明了看热闹。

    赵桂花斜眼看了他一下,心道这个儿子真不实在。不过吧,她随即也兴致勃勃的张望,其实人还没到,但是不妨碍他们的八卦。

    隔壁的苏大妈更是好奇的问:“这是见一个什么样的啊?长得怎么样?家里是哪儿的?农村的吗?是丧夫还是离婚?是丧夫吧?死了几个?”

    你瞅瞅这人心多脏,恨不能别人差到底儿。

    庄志希似笑非笑的瞅了一眼苏大妈,心里骂这个老家伙不做人,说道:“苏大妈您这可就猜错了,那人可比您强多了。人家是城里人,而且也有工作。”

    苏大妈脸涩立刻黑了几分,有些难看。

    她心里有些不愉快,其实她跟赵桂花是一辈人,比赵桂花大个几岁,但是比蓝四海老头可是小了不少的。她原以为院子里又来了一个老头儿,她的爱慕者肯定是又要多一个人了。但是没想到,这人竟然完全不为所动。对她也很不客气,这让苏大妈心里是十分不高兴的。她琢磨着,这人是不是欲……欲什么来着?

    对,欲擒故纵!

    她深深怀疑这个老头儿是爱慕自己的,所以故意对她冷淡,吸引她的注意力呢。

    毕竟,如果不这样做,怎么能得到她的喜欢呢,毕竟她跟白老头可是有些传言的。墙角可不是那么好挖的。苏大妈对自己的男人缘可是很有自信的。

    她年轻到现在,虽说长相上不算是十分有优势,但是凭借性格可是征服了不少男人。

    如果说一个男人喜欢上她,那一点也不意外。

    就在她左思右想的时候,王大妈领着另一位有些岁数的女人进门了,她看起来五十来岁,一身洗的发白的衣服,干干净净,面容冷淡,头发有几分银丝,但是梳的一丝不苟。

    怎么说呢?

    这人一看就不是一个温柔和气的老太太,一句话不说就是乍一看这个感觉就是一个很严肃的人。

    王大妈给她介绍:“我们这是个两进的院子,蓝大叔是今年才搬来的,住在前院和后院中间位置这间房,这房子是厂里分给他的,虽然不大,但是收拾的干干净净,家里东西也都置办全了。你看,这窗户这玻璃都重新换过新的,屋子也重新粉刷过。一进门跟新房子一样。”

    这年头,房子是十分重要的,不管怎么样,这个事儿总是要说清楚的。

    女人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王大妈:“来,是这一间,蓝大叔……”

    蓝四海立刻出来,他下班回来还换了一件衣服,白衬衫,灰长裤,戴了一块手表,头发也洗过了,很清爽。

    王大妈倒是不怎么意外,因为这个蓝大叔就是这样的,平时看起来板板正正的。

    很讲究,很体面。

    她说:“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蓝四海蓝大叔,这位是罗小荷。”

    蓝四海立刻伸手:“你好。”

    罗小荷也很有礼貌,与他握手问好。

    三个人就这样进了门,院子里的人真是恨不能堵在蓝四海的门口看热闹,不过吧……到底是成年人了,也不好意思。不过这不包括一个人……明美。

    明美竟然是跟在王大妈和罗小荷身后进来的,她直接把自行车交给庄志希,立刻就凑上去,整个人贴在了墙边偷听。

    嗯,光明正大的偷听。

    众位邻居:“……”

    明美才不管别人怎么想呢,这可是她外公。

    庄志希把自行车停好,也窜过来,与明美两个像是两只大壁虎一样,贴在了墙上。众人嘴角抽搐,有点觉得这样不好,但是又说不好到底哪里不好。

    毕竟,人家是一家人。

    赵桂花也乐颠颠的坐在门口,一直瞄着这边看热闹。

    别说是她,其他人何尝不是这样呢,今天院里的人,格外的活跃呢。

    大家都想看一看,这个相亲能不能成。

    他们原以为自己能最先吃到苏大妈和白老头的喜糖,不济也是王香秀和白奋斗,没想到这两边都没有什么进展,反而是人家蓝老头开始相亲了。

    这,后来者居上啊。

    白家父子真是怂包蛋,没用!

    而房间内,王大妈作为一位资深的老媒婆,十分恪尽职守的为双方介绍,其实双方彼此有些具体的情况都是清楚的。现在相亲可是事事都打听清楚才会见面。

    当然也有一些糊弄人的,但是作为一个有节操的媒婆,王大妈肯定是讲究的。那糊弄人的事儿,她才不干呢。

    她说:“这位蓝四海大叔是金陵来的,他是今年调到我们前进机械厂担任大师傅,现在是返聘状态,专门带徒弟。往后是打算在四九城定居的。家里有一儿一女,儿子在金陵,女儿在四九城。不过来往不多。咱们院里老庄家的小媳妇儿明美是老爷子的外孙女儿。有个亲戚在,其实也多个照应。”

    她介绍完这边,又介绍罗小荷,说:“这位是罗小荷同志,她家里除了老娘,还有弟妹。她是没有嫁过人的,不过定过亲。她的老娘现在是跟着弟妹一起住。”

    这些都是双方原本就知道的,毕竟早就打听到了,现在不过是正式的说一下罢了。

    王大妈笑着说:“其实有些背景大家都晓得了,大家也不是小姑娘小伙子,有什么直接聊出来就行。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媒人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们看看彼此熟悉一下?”

    蓝四海咳嗽一声,说:“既然大家相亲,那么我想我还是把自己的情况详细跟你说一说吧。”

    罗小荷点头:“您说。”

    蓝四海:“我是苏州人,六七岁的时候家里人都没了,我就跟着村里的长辈去了沪市讨生活,我在一家金铺子做学徒,这一干就是几十年。解放后东家跑路去了港城,我没走。因为我是大师傅,就被分配到了金陵的厂子。这就搬到了金陵。我跟我老伴儿有三个孩子,不过我大儿子在小时候就病逝了,只剩下一儿一女。我老伴儿去世后,我又结婚了几次,第二任意外去世,第三任病逝,第四任是离婚,你如果觉得我还成,就是第五任。”

    罗小荷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其实这些,她也知道了,她小弟住院的时候。同病房正是苏大妈周大妈白奋斗等人,他们可没少编排蓝四海,所以罗家姐弟是一清二楚的。

    事情如何,他们也不能光听这些人说道,但是大体肯定是知道了的。

    不过,谁也别说谁,蓝四海在这方面名声有点那个,她罗小荷也没有多好。她当年未婚先孕,还失了孩子再也不能生,其实在很多人眼里看来是更不像话的。

    是的,人生就是这么操蛋。

    她明明没有错,但是所有人都看不起她。

    罗小荷:“我的事情您应该也知道了吧?就是我不能生。”

    蓝四海笑:“你能生,也跟我没关系啊,我都这个岁数了。”

    他实在的说:“既然我们能坐在这里见面,就说明彼此还是对对方有些了解,并且愿意试一试的。既然是相亲,我也不瞒你,咱们有些话,总是要说在前头。我这个人比较自私,也比较自我,就连儿女,我都让他们少往我身边凑。我这人好烟好酒,讲究个吃好喝好,过的舒适。我不是那种会克扣自己的人,也不是那种希望找个人来管我的人。我自己的儿女,都别想管我的。”

    罗小荷认真问:“那你喝了酒,会发酒疯打人吗?”

    蓝四海:“这不能,我喝酒,就是一两。喝酒的滋味在于品味,不是如同牛饮。”

    王大妈:“……”

    我怀疑你在内涵我,虽然我没有什么证据,我们豪爽怎么就成了牛饮了?

    蓝四海:“至于耍酒疯打人,那我更不会那么没品了,我虽然有点自私,但是绝对干不出来这个事儿。一个大男人打女人,那也太贱格了。我要是这种人品,机械厂也不会找我过来,不够丢人的。”

    罗小荷放心几分。

    她又问:“那你外孙女跟我们一个院子,会不会看不上我,来找茬儿?”

    她这么大岁数了,也不是满心憧憬爱情的小姑娘,问的自然都是实实在在的话题了。毕竟,你要说第一面就相中了爱慕上,那不是开了大玩笑?没得可能的。

    大家都是有生活阅历的,自然要问清楚。

    蓝四海摆手:“那更不能,她没那个闲工夫找你。以后日子长了你就晓得了,她性格还是很好的。虽然二十多也挺天真。外表软糯性格爽直,不是那有心眼的。你不算计她,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不过你要算计她,她还是有点牛脾气的。”

    明·偷听·美对庄志希指了指自己,撅撅嘴,多了几分孩子气。庄志希笑着揉了一下她的头。两个人继续偷听。

    蓝四海这时也开口了:“我这个人不太喜欢生活被干扰,我儿女不行,旁人也不行。我晓得你还有一位母亲,不知道是你怎么打算的?”

    罗小荷语气冷了几分:“她会跟我弟弟妹妹一起生活,也不会打扰我们的。”

    停顿一下,她格外认真的说:“我为了家里操劳了半辈子,现在我想为自己活了。”

    蓝四海笑:“你不会说一套做一套吧?”

    罗小荷:“不会!”

    两个人都是干脆的人,摆明了车马,倒是觉得对方都挺好的。

    蓝四海不怎么喜欢那种黏黏糊糊没有主见的个性,罗小荷虽然硬邦邦了一点,但是她一看就不是软弱的女子。是能给家庭料理好的。而同样的,罗小荷对蓝四海观感也不错的,并不是她印象里邋里邋遢的老爷子,反而是十分精神抖擞,一看就是生活的不错,人也很直白。

    不管平日里怎么样,她是乐意在相亲的时候遇见直白的人的,合适与不合适,都把车马摆的很清楚。彼此清清楚楚也不会有什么为难。

    相比于这样的人,虽然直接的让人觉得不自在,但是却又是很适合她的。

    他们两个这边互相交流,作为媒婆,王大妈倒是觉得怪怪的,真的,就是怪怪的。

    因为:……

    蓝四海:“我岁数比你大挺多的,我们在一起,其实是我占便宜,不过我也会给你保障,等我去见阎王了,这个房子就给你。你放心,我儿子和女儿绝对不会来抢,如果我们能在一起,我给你写个字据,让你也有一些保障。不过你可别为了房子提前给我干掉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前夫他总是气我〕〔徐南南帅〕〔你不能这么对我[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