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救命!攻略的美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71章 家长里短
    蓝四海蓝大爷相亲的事情十分顺利。

    他跟罗小荷岁数都不小了,两个人互相摆明了车马,都觉得对方是还算合适的人,他们很快就开了介绍信领证。

    这速度简直就像是一阵风。

    不过虽说快是快了点,但是大家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现在都这个速度。就连年轻的小伙子和大姑娘,差不多见个几面都要定下来了。他们这样年纪的就更不矫情了。

    蓝四海和罗小荷两个领了结婚证,蓝四海提议:“我们去拍一张合影吧。”

    罗小荷点头,他们来到大前门儿的照相馆,拍照师傅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岁数这么大的来拍结婚照,表情相当的意味深长。这搞得罗小荷多少有点不自在,不过蓝老头倒是挺淡定的,他说:“咱们多拍几张。以后年纪更大的时候看一看,还觉得自己现在挺年轻的。”

    “噗。”

    不管是拍照的还是罗小荷都笑了出来。

    这一下子倒是不那么紧张了。

    其实罗小荷觉得有点浪费钱,但是并没有阻拦,这半路夫妻,总是要多磨合的。她以前也拍过照,不过少的不得了,难得过来拍照,表情有点僵硬不自然。

    蓝四海:“等一会儿,我们买一袋糖回去一人分点吧。”

    罗小荷:“成。”

    现在不提倡摆酒,讲究的是一切从简,不附庸旧习俗,所以两个人也没打算请客了。这小年轻结婚请客都简单的不得了,他们这岁数大的就更不折腾了。

    罗小荷今天领了证之后就把自己的行李搬过去了,蓝四海当时是跟罗小荷一起过去的,罗家弟妹都挺正常的,对这个姐姐也很亲近,倒是罗小荷的老娘有几分不满意。

    罗小荷的老娘跟蓝四海差不多岁数了,但是因为生活的苦难,倒是显得更苍老不少,一双眼浑浊泛黄,看着就是个阴郁的老太太。不过蓝四海也没太热情。虽然他跟罗小荷领证了,但是要说是一家人,那还真是有点想太多。

    双方并没有很热络,罗老太因为失去了一个养老的饭票而不高兴。但是罗家的妹妹罗小莲还有弟弟罗小虎都觉得姐姐愿意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样挺好的。

    虽说蓝四海是年纪大了点,但是姐姐嫁过去不算太吃亏,更不至于太遭罪。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这世上许多的根源都是因为穷,条件好一点,总归会过得轻松不少,罗家弟妹帮着罗小荷搬了家。没让他家的老太太过去认门儿。

    他们不提,蓝四海也不主动提,他也不是闲的。

    两人拍完照,又买了糖,这才提着袋子往回走。说真的,罗小荷这整个人都有点发飘,她是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结婚了,原本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离开家。

    但是谁曾想真是计划没有变化快。

    人的观点改变就在一瞬间,结婚与不结婚,就是随心而已。

    “今天是我们结婚,虽说咱们不宴客,但是也得吃点好的,我们买一只烤鸭,再买点猪脚,回去煲个猪脚黄豆汤。再做一个鱼吧,草鱼炖豆腐,你觉得我们在料理一个什么菜?”

    罗小荷感叹太丰盛了,但是却又觉得也对,毕竟是结婚,总是要跟往常有点不一样的。她想了想说:“我们这三个都是荤菜,在准备个素菜吧。炒个韭菜什么的。”

    “成。”

    两人一同回到大院儿,今天也不是周末,大院儿里的人都上班去了,只有赵桂花他们这些不上班的家庭主妇在,赵桂花和几个院里的老娘们小媳妇儿坐在一起,大家有的缝衣服,有的纳鞋底儿,各有各的忙碌。

    不过今天院子里的主力大将不在,也别说今天了,这几天周大妈都没有出门,她又丢了人,还得了儿子的埋怨,心里难受的很,这么要面子,自然是不乐意跟这些人在混在一起了。

    她没出门,一点也没妨碍大家讨论她。

    别看大家都是不工作的人,但是消息可是一样很灵通的。

    王大妈低声:“我听说厂里调查了,周群要重新进行电工七级验证。”

    “这样对,这样就知道他们有没有猫腻了。”

    王大妈:“他都考完那么长时间了,练也练会了。”

    “按理说,就不该验证七级,七级都考完这么久了,就该验证八级。”

    “没这个道理的,人家毕竟考的是七级,就说自己这些年没有进展,你也不能说什么,知道他是钻空子,可是真没法子。再说你们想啊,这事儿要是坐实了也算是厂里的丑闻了,估计领导也觉得丢人,肯定是不乐意坐实这件事儿的。”大家都在唠嗑,也有明白人的。

    赵桂花听了这个就深以为然。

    “这种人,就该撵回家,整天就想着弄虚作假。”说话的是隋家的,她吐槽完了,又说:“我听说,他师母七八年前就去世了。”

    这个时候大家已经晓得为什么周群提的是这几个人了。

    周群的师母,七八年前因为抑郁成疾,病死了。

    周群提到的杏花姨,在她男人退休的那一年摔倒,瘫在了床上,不到三个月人就没了。

    还有什么桃红,那是十来年前的一个半掩门,做的很是遮掩,但是仍是被人发现了,那女的早就进去了,按说早该放出来了,不过也是没有回四九城的。还不知死活,据他家一个远房亲戚时候,人已经去世了。不过不晓得真假。

    可见,周群怀疑女鬼是这几个,真的不是无的放矢,是经过考量的。

    当然了,周群还提了其他人的,但是酒蒙子没记住不是?所以就没有什么关于别人的流言传出来。只这么几个人,但是这几个人的名声传出来,对周群又是另外一种好坏参半了。

    好的就是,死无对证,既然你说我们之前有暧昧,那么来证明啊?来对峙啊?现在人都死了,还能怎么对峙呢?所以这件事儿是真真儿的死无对证。

    虽然用这个词儿也不是很好,但是确实就是这么个道理。

    但是也有不好的地方,不好的地方是,大家更加坚信周群不清白了。因为怎么就那么恰好,周群说的这几个人,都去世了。这更说明,周群和他们有关系,是明确知道他们情况的。

    不然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就那么清楚呢。

    虽说周群至今不承认自己说过什么,但是酒蒙子赌咒发誓,还是让人很信得过的。这段日子,巷子里的热闹一直都是这个,就连白奋斗跟王香秀闹掰,蓝四海老头相亲都没有打败这件事儿的流传速度。

    赵桂花:“周群什么时候再次考核啊!”

    “好像说是定在了明天,厂里也着急啊,不然任由这事儿传个没完没了的,厂里面子还要不要了?你们不知道,我昨天回娘家,我娘家在莲花乡啊,车程都两个半小时了,那么远都听说了。人一见到我就问,听说你们机械厂有个年轻人专门喜欢对老太太下手?你可得注意安全啊。你瞅瞅,丢不丢人啊?我这脸臊的啊,愣是没好意思说,那人不仅是我们机械厂的,还是我一个院子的。丢人现眼。”

    “你还说你呢,我家有个亲戚在通县也听说了。”

    “嗐,你们这算什么,我家有个亲戚是杭城的。这不是最近来这边走亲戚,也听说了。这事儿都得传到杭城去。”

    大家一个个的都十分的郁闷,这好事儿没说传千里,这坏事儿还传千里了。作为邻居,他们都跟着丢人啊。

    赵桂花安慰他们:“你们也别太闹心了,你们换个角度想啊,谁有我们见多识广?以后遇见多么奇怪的事儿,是不是都能淡定的很?咱可是有见识的人,见识过粪坑蝶泳,也见识过对老太太下手。见多识广,见多识广啊同志们。”

    王大妈一干老娘们都笑了出来。

    苏大妈也参与了他们的闲磕牙儿,听到这话有点不自然,毕竟了,她大孙子金来也是粪坑蝶泳的一员啊。她能高兴的起来吗?再看赵桂花就有点仇恨了,这都多久的事儿了,你咋还提个没完没了呢,就显得你家好是吧?

    她真是很看不上赵桂花,嘚瑟什么啊。

    不过吧,这人倒是还有点用,她咳嗽一声,问道:“桂花啊,你家那个亲戚蓝大叔,相亲的怎么样了?”

    大家齐刷刷的看向了她,苏大妈一愣,说:“怎么?怎么都看着我啊。我就是随便问问。”

    赵桂花勾了勾嘴角,说:“你不知道吗?他们成了啊,我以为咱们院的人都知道。你竟然不知道。”

    苏大妈:“!!!”

    她不可置信的瞪大眼:“成了?”

    她还没下手,这人就成了?

    她愤怒极了,赶紧追问:“成了?怎么没有人告诉我?”

    这一说完就晓得这话说的不好,赵桂花也没给她辩解的机会,说:“这跟你又没有什么关系,怎么还得敲锣打鼓专门去你家告诉你啊!这是什么道理?”

    赵桂花话里有话:“再说院子里都知道他们相亲成功了啊,你跟白老头黏黏糊糊的没留心吧。”

    苏大妈:“……”

    她更加的不自然,干巴巴的说:“我跟老白,那是清清白白。”

    这家两个寡妇特别有意思,老寡妇自称和老白清清白白,小寡妇自称和小白清清白白。可是这清白又总是花着人家的钱,赵桂花嘲弄的笑了笑。

    就在这个时候,蓝四海和罗小荷回来了。

    蓝四海:“呦,你们真是太忙了,太忙太忙了,都凑在一起说闲话了。”

    众人:“……”

    你他妈管这个叫忙?

    你不是就想说我们太闲了吗?

    大家都无语。

    赵桂花:“蓝大叔,你们今天是去领证吧?”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这二位,蓝四海笑了,说:“对,这是我们的喜糖。”

    他一家子抓了一把,说:“沾沾喜气儿。”

    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不上班的,所以在这边的闲磕牙的几乎是涵盖了各家,蓝四海这么一分,就不用挨家挨户挨个人给了。大家收了糖,立刻眉开眼笑。

    “恭喜恭喜啊!蓝大叔你动作快。”

    “就是,没想到您还真是雷厉风行。”

    “这位……”

    罗小荷看到大家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说:“我叫罗小荷,你们叫我老罗或者小荷都成。”

    王大妈作为管院儿,主动说:“以后有什么你说话,大家都是邻里邻居的,以和为贵。”

    罗小荷:“成。”

    大家寒暄起来,只有苏大妈,苏大妈的心,在滴血。她看着蓝四海和罗小荷提着的好东西,只觉得心在滴血,如果,如果她早早的把握住蓝四海,是不是就没有这个罗小荷什么事儿了?

    他家也能改善生活,她嗫嚅嘴角,说:“我家孩子最近拉肚子,肚子里空空的,也没点油水儿啊。”

    说话就说话,眼睛却黏在人家的袋子上。

    大家本来还都表达着对新邻居的慰问,可是没想到苏大妈倒是突然说起了这个。她图了什么,不言而喻。

    蓝四海嗤了一声,说:“你家孩子还能缺油水儿?如果缺油水儿不是早就去偷了?”

    众人哄笑出来。

    罗小荷虽然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女同志,但是还真是没有蓝四海这么“勇”。她一辈子都在意着旁人的眼光,压抑着自己的性子,过的很艰难。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飒爽的人,再看自己刚领证的老头儿,倒是多了几分崇拜。

    虽然说话难听,但是听着爽利啊。

    蓝四海还专门给罗小荷介绍:“我搬过来的晚,没见过他们掉粪坑这事儿,不过苏家的三只手偷吃周家的羊-蛋,也不知道是东西坏了还是虚不受补,哎呦喂那个拉的啊……”

    罗小荷:“我的天。”

    她们家原来住的房子是一个小的独门独院儿的一处民房,有邻居,但是跟这种群居的四合院不一样。她还没见过这么热闹的场景,而且自从相亲那天她就在冥冥之中有一种预感了,这个院子,肯定热闹。

    以后啊,有的是好戏看了。

    隋家的是个心直口快的,她快人快语:“蓝大叔,你说这些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不能让家里女同志跟你们隔壁的周姐来往。小荷,我跟你讲,你要防备的是隔壁的那个老爷们,就是那个看起来人模人样的周群,三十来岁,他专门对老太太下手,你初来乍到可别被骗了。多小心啊。”

    罗小荷:“!!!”

    这可真是……

    赵桂花看着他们震惊的样子,笑了出来,她说:“行了哈,你们继续说下去,一会儿人家周大妈要出来打人了,你们没看到她趴在窗口盯着这边吗?”

    大家顺着视线一看,哦豁,还真是。

    她趴在窗户上,一双怨毒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他们这边,乍一看真是吓死人。

    “真是啥人都有啊。”

    “可不是。”

    大家凑在一起聊了一会儿,赵桂花起身:“我去趟厕所,你们谁去?”

    “哎我跟你一起。”

    “我也去。”

    “我不怎么想去,不过还是去一下吧,不然等我自己了,我还害怕!”

    因为闹鬼事件,现在这一片晚上都没人说上厕所了,不到万不得已,是坚决不去的。就算是大白天的,也很少孤身一人,基本都是成群结队的。

    赵桂花是不害怕的,她也知道其中的猫腻,但是倒是也没有表现的太不当一回事儿。毕竟保卫科现在还调查呢。

    虽说,他们也有点走过场,但是到底也算是还在查,赵桂花不给自己惹麻烦。他们一群人出来上厕所,苏大妈从被蓝四海怼了的挫折里挣扎出来,也跟在大家一起。

    她往厕所走,突然说:“桂花,你还记得不?当初他们几个小子一人捡了一个带字儿的碟子回来?”

    赵桂花面不改色:“什么碟子?”

    她迷茫的看向了的苏大妈,说:“带字儿的?我怎么没有印象了?”

    “就是上面写着吉利字儿,我家那个是福,记得不?几个半大小子一起去玩儿,捡的那个?”

    什么一起去玩儿捡的,那次分明是打倒地主家的时候。一帮小子分的。

    不过赵桂花倒是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说:“你说那个啊,我想起来了?你怎么想起提这个了?早八百年前的事儿了。就连碟子都碎了。你还想起提这个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

    苏大妈面容一紧,死死的盯住赵桂花,但是却又没有从她身上看出一个所以然。

    这件事儿,她也是琢磨好几天了,他家那个,她自己确信摔碎了。但是庄家的那个,她毕竟没有亲眼看见。所以她想着还是再求证一下,如果他家没有摔碎,怎么都要给忽悠过来的。这个可都是钱啊。

    再说就算是摔碎了也没关系,只要没扔,有裂纹都能换钱,就是不知道,他家这个是什么情况了。苏大妈心心念念都是发一笔横财,她没有什么别的门路,只能考虑这个了。

    就算,就算真是一点可能也没有。她也觉得说出来更好,不能只有他们家心疼啊。她是希望看到赵桂花也心疼的嘴脸。

    她说:“你家那个,现在还留着么?”

    赵桂花疑惑的看着苏大妈,说:“你有病吧?这都好几年前摔碎的了,我留着干什么?早就扔了,不能吃不能喝不能用的,我留着下崽儿吗?倒是你,今天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来了来了。

    苏大妈做出一副愁苦的样子,说:“其实那个能值不少钱的,可惜我家那个摔碎了,没想到你家这个也摔碎了。”

    赵桂花:“嗐,我当你说什么呢,什么值钱不值钱的,你可别被人忽悠了,我觉得那破玩意儿也不值钱啊。说不定人家说值钱都是故意骗你的。我没看出来哪里值钱。”

    苏大妈急切:“你别不信,这个真的值钱。”

    赵桂花:“呵呵,你别自己骗自己了,我没看出来哪里值钱。”

    苏大妈:“你这人怎么听不进去人话呢。”

    赵桂花微微眯眼,说:“你看你,我觉得你倒是听不进去人话,这明显听着就不是真的啊,再说早就碎了的东西,你又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什么值钱不值钱的,不会是有人故意忽悠你的吧?我说苏大妈,你不能光涨岁数不涨脑子啊。这种话你也信,反正我不觉得值钱。”

    苏大妈险些一口老血上不来,这个赵桂花怎么一点都不懂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