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救命!攻略的美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73章 救场与调任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白毛女,老剧目,人人都喜欢看,每次看完都骂黄世仁不是个东西。

    不过这个剧不算是什么新剧目,情节上大家都晓得的,普通老百姓每日为生活奔波看得少,但是他们做领导的总是见识多一些的。像是过来的这位领导,他的注意力就不在剧情上,反而落在杨白劳身上,杨白劳弓了个腰,头顶上戴了一个破帽子,脸上抹的乌漆嘛黑的。不过就这,这位领导还是认出来了:“这不是刚才那位报幕员吗?”

    这时宋主任已经从后台屁颠儿屁颠儿的回来了,心里给白老头骂个狗血淋头,提着的心一点也放不下来。谁知道庄志希能演成啥样啊,要知道他们可一遍也没有排演过,完全是赶鸭子上架。

    他也难啊,可是其他人更顶不上,这些个没用的玩意儿,想一想就让人生气。

    宋主任一点也不敢松懈,眼看厂领导的眼色都给过来了,赶紧笑着说:“领导您真是好眼力,他就是刚才的报幕员。”

    领导微笑:“一般来说,杨白劳都是用年纪比较大的演员,比较符合实际情况。不过你们倒是大胆,启用了年轻人……”

    大家的心都要提起来了,就听领导继续说:“这种勇于创新的精神还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

    宋主任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相比于几个厂领导叭叭的拍马屁,他的心思还都在台上呢,倒不是他多热爱工作,而是他这是临时换人啊。如果演砸了,那么他肯定要挨批的。

    宋主任豆大的汗珠儿都落了下来。

    屁的什么勇于创新,如果不是白老头腿软的瘫在后台,他们至于这样吗?

    如果不是其他人个顶个的不行,一个个大有“你让我上台就是让我死”的架势,他们至于这样吗?

    台上的表演还在继续,大家倒是看得劲劲儿的,领导再次开口:“你们是怎么想到杨白劳启用年轻人的?”

    视线又集中在了宋主任身上,宋主任尴尬的笑,说:“这……”

    他一咬牙,心一横,说:“领导,其实我们原本安排的是一位老人家,不过因为一点小意外,这位老人家今天不能上场了。我们临时安排了小庄顶替。实不相瞒,他今天是第一次表演,也是第一次和台上的这些人合作,彩排一次都没有的,完全是即兴发挥。不管是他还是其他人,都是第一次对戏。”

    按理说这个话,宋主任不该说的,但是在紧张的短暂权衡里,他很快的就判断该说实话的。他在领导面前隐藏人家或许也能知道。撒谎可不是好主意。如果不说实话,出现小瑕疵领导就会觉得他工作没做好。但是如果说这些人都是第一次对戏表演,那么大家为这件事儿惊叹,大家反而会忽略演技上的青涩。

    以宋主任的见识来说,他们这个节目是有配合不上的地方的,虽然不明显,但是他看得出。所以这也算是他的补救了。

    宋主任这话一出,领导更惊讶了,几乎有点不可思议:“你说他们是第一次对戏表演?”

    宋主任:“对,这事儿我哪敢说谎?不过不是第一次表演,而是第一次配合表演。其他演员没换,只有杨白劳是小庄临时上的。”

    这位大领导恍然大悟,点头说:“怪不得,我觉得他表演有几分生涩,原来是因为这个,不过这位小同志很有天分啊,不仅临危不乱能够顶上节目,表演也可圈可点。生涩与生疏是有的,但是小细节处理的十分游刃有余,如果不是我们站在前面,恐怕都不能发现这是一位年轻人,他弓着腰,走路的状态很像是岁数大的人。可见是个对生活观察细致的人。现在的年轻人,大有可为啊。”

    宋主任继续抹汗,只盼着这一关能过去。

    “这个黄世仁是刚才独唱那个吧?”

    “您眼力好,是的,咱们虽然是准备劳动节活动,但是也并没有全厂总动员,还是要主要保证生产,因此我们没有从车间借调任何一个人。完全是利用有限的时间和有限的人来做这些。几乎每个人都顶八个人用。就像是咱们说的这个杨白劳,他除了是这场演出的报幕员,还做了很多后勤工作,像是您看到的这些背景,都是他配合我们科里的老黄同志画出来的。他们还承担了厂区内板报的工作以及道具制作工作。还有这位黄世仁,他因为唱歌最好,几乎每个歌曲类的节目都有他,我们排练的时候都不敢让他唱了,生怕嗓子累坏了,今天没有办法发声,如果是这样可就麻烦了。今天他可也是主力……”

    人么,卖惨赚点领导好感不寒嘇。

    他又没撒谎。

    大领导点头,赞同:“你们这一点做的很好,我本人也是很不赞同耽误正式的工作搞这些活动,这些活动本来就是慰问工人们的,如果让他们耽误本职工作来演出,我反而觉得这就违背了这件事儿的初衷。”

    “您说的对。”

    一场白毛女,看到人痛骂黄世仁,大家倒是没发现,杨白劳是庄志希,谁让庄志希刚才直接往脸上抹了一把灰呢,又抓了头发,简直邋里邋遢。

    不过毕竟是第一次配合,少不得有几处小失误,庄志希硬撑着往下演,愣是给这接下来了。没被大家发现。

    这位领导翘起了嘴角,点头赞赏:“这个小同志叫什么来着?”

    “庄志希。”

    宋主任心道,庄志希这小子难道是入了领导的眼?

    果然,就听领导说:“这小同志有点东西,不错!挺多才多艺又敢干肯干的,能担得起事儿。我们就需要这样的年轻人。”

    宋主任和厂领导互相对视一眼,感叹还真是入了领导的眼。

    就在大领导与几位厂领导的聊天下,一场白毛女,终于演完了,庄志希比别人找下场了一分钟,他飞快的洗脸,直接把脑袋扎入水中,用力一擦一甩。

    好在撤台子需要点时间,他脱掉外面的破棉袄,整理了一下衣服,再次出来报幕。

    这谁能想到,这个头发有点湿漉漉的小伙子竟然是刚才弓着腰的黑脸杨白劳呢。

    领导笑着说:“他这动作可挺快的,这年轻人如果都这么能干,我们的工作也好做了啊。”

    “可不是么。”

    大领导又说了两句,并没有在这边久留,如果不是刚才的小插曲,他们也不会多看一个节目,要知道,今天的时间是很宝贵的,他们要去很多个厂子慰问,这才是第三个,忙的很啊。

    领导一行人离开,节目照常演出。

    台上台下,压根就不知道领导他们说了什么,而远处的赵桂花一行人就更不知道了,不过赵桂花看着与上辈子相差无几的情况,不禁微微点头,觉得这件事儿八-九不离十了。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医务室不是不好,可是不适合庄志希啊,他为了进厂是没有办法,但凡是有机会,往上走一走也没什么不好的。

    “妈,不是说白大叔是要演杨白劳吗?但是怎么是老三啊?”庄志远好奇的问了起来,别人看不出来,他还能看不出来?那个就是他弟弟,当然明美也看出来了。

    赵桂花:“你问我,我问谁?估计白老头有事儿不能上场吧?”

    “他能有什么事儿,再说都临到演出了,有什么事儿也不能耽误啊。”庄志远不解。

    杨立新:“保不齐是吓的不敢上场了。”

    明美点头,赞同这个说法,不然真的很难说明了,她感叹:“幸好志希哥撑下来了。”

    赵桂花:“老三表演的挺好的。”

    大家附和着点头,一场演出的,大家看的酣畅淋漓,要知道他们平日里可看不到这样的演出,就连赵桂花这个重生的人,也觉得看的快活。

    她见识多,可是重来之后生活单调,能够看这样节目的机会不多。看演出还是很让人高兴的。

    “嘿,上面的人。”

    赵桂花听到动静,往下看过去,就见过来的人是张三儿,张三儿看到赵桂花探头,也笑了:“大娘,是您啊,你们这怎么还上房了?”

    他们负责保安,也负责巡逻,他就分在巡逻这一对,防止有人偷鸡摸狗或者搞破坏。溜达到这边就看到梯子了。

    还真有人爬到房顶上看热闹啊。

    赵桂花:“我们过来晚了挤不进去,这不,找了一个高处。保证不给你们添麻烦,我们看完就走。”

    张三儿:“今天大家都看热闹呢,没事儿,不过你们可小心点,别摔了。这要是摔了可完了。”

    他好说话,赵桂花也笑着说:“晓得晓得。”

    张三儿赶紧问:“这个位置看的清楚吗?”

    赵桂花:“挺清楚的。”

    张三儿点头:“那往后看电影,我倒是可以过来了。”

    赵桂花:“要是看电影,这边有点高,不过也行。”

    张三儿也不着急走,寒暄着:“你们那一片儿的公厕现在还闹鬼吗?”

    他可是很关注这个事儿的,多大的事儿啊。

    赵桂花:“没听说了,反正我们大家都没遇见,不过也是我们人多,现在上厕所都是成群结队的。没办法,都胆子小啊。虽说感觉上不会有什么事儿,但是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放心的。”

    “你们也不容易。”

    “谁说不是呢?”

    “没事儿,你们有事儿就来保卫科找我,我跟小庄熟,咱不是外人。”

    这大哥也是个自来熟的,一上一下的,倒是唠嗑上了。

    赵桂花:“呦,这可是谢谢你了,张三儿,你多大岁数了啊?结婚了没?”

    老年妇女唠嗑三部曲,第一步,你多大;第二步,结婚了没;第三步就要从结婚了和没结婚里分叉聊了。

    没结婚,你想找个啥样儿的?

    结婚了,你有孩子了吗?

    张三儿:“嗨,我结婚什么啊,还没呢。”

    “你想找个啥样的?”王大妈一下子窜出来了,说:“小伙子还认得我不?我也是桂花他们大院儿的。咱们在闹鬼那件事儿的时候还见过的。”

    张三儿:“晓得晓得,您是管院儿。”

    王大妈笑了:“对,就是我,你记性不错啊。你想找个啥样的啊?”她说:“大娘我给你撒么撒么,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张三儿喜出望外:“这敢情儿好!”

    他没想到自己还有收获呢,赶紧说:“我今年二十四,家里父母都在,有两个哥哥。他们都结婚了。我大哥结婚分了房子,搬出去住了。我还有我二哥一家,我父母,我们是住在一起的。我就住在这一片儿,不过跟你们杏花里不是一个方向,也是四合院,我自己有一间房。”

    王大妈:“你这条件不错的,你想找个啥样的?”

    张三儿:“我想找个好看点的,别的我都没啥要求。”

    王大妈:“你这要求也忒简单了吧?别的都没有?家庭条件没要求?户口没要求?工作没要求?”

    张三儿挠了挠头,说:“我倒是想找个什么都好的,但是也找不到啊,我自己就长得一般般,家庭条件也不说好的不得了,能随便挑人。人家条件的处处都好的也看不上我啊。我也不要求那么多,只占一样儿,我还是想找个样子好的。”

    王大妈:“那行,这个事儿你包在我身上。我保证给你办妥了。其实你这要求一点也不高。”

    张三儿:“那可得谢谢您。”

    张三儿跟王大妈接上线儿,高兴的不得了,哼着小曲儿离开。

    眼看人走了,王大妈说:“你看看,这才是正常人,没谁是十全十美的,得对自己有点数。像是白奋斗那样的,活该找不到媳妇儿。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状态,就要求女方这个那个的。人家张三儿条件可比白奋斗好,可是你看人家要求的,就一个条件,虽说只看脸有点……但是,懂的取舍,知道自己更想要什么,也是个聪明人。”

    赵桂花点头。

    你别看人家是不是只看脸,人家脑子清楚的啊。

    知道十全十美,也不会找他。

    “这白奋斗,也不知道猴年马月能结婚。”庄志远感叹一声。

    “难,我看是难。”

    赵桂花觉得,白奋斗至今仍是对自己毫无避暑,可不是很难了么。

    几个人又是看节目又是唠嗑的,倒是很快的就到了中午,演出已经到了最后的一个节目,所有人演出人员上场,一同大合唱。

    虎头看的意犹未尽:“演完了。”

    其他几个小孩儿也是一样的,一个个都觉得没看够呢。

    赵桂花:“以后肯定还有这样的节目,以后再有的时候,奶还带你们来看。”

    “好~”小孩子高兴了起来。

    “咱们走?”庄老蔫儿全程都没有什么存在感,这个时候拍拍屁股,倒是起身了。赵桂花看着人群跟蚂蚁一样密密麻麻的往外走,她犹豫了一下,摇头说:“我们再等一会儿吧。你看这么多人,踩到孩子就不好了。”

    这个时候的人们好像没有这样的意识,但是赵桂花看了可真是胆战心惊的。

    这踩踏的事儿,她看新闻就看过很多了。

    至于说上辈子他们这边没有发生,应该没事儿,可赵桂花还是小心至上,上辈子没有也不代表什么,该小心总是要小心的。赵桂花不同意,王大妈也一起等在了这里,不得不说,他们站得高,看着人群真是有种密密麻麻的感觉、饶是王大妈也觉得,真是不怎么安全。这人也太多了。

    几个人等在这里,眼看着大部队都出去了,他们终于慢腾腾的爬了下来。开始往外走。

    眼看走到大门口,就见白奋斗他们守在门口维持秩序呢,远远的,白奋斗叫:“王大妈,你给我介绍对象,介绍的怎么样了?”

    他是刚才听同事们说了王大妈要给张三儿介绍对象,心里不熨帖了。

    要知道,他可是找了王大妈好多次了,王大妈都没有给他介绍,现在倒是主动要给别人介绍,白奋斗多少有点急了。这事儿咋还没有个先来后到了?

    王大妈不可思议的看着白奋斗,没想到他还敢跟自己提这个,且不说他的要求多么的离谱。

    就说卖碟子的事情,他们两家也是很不愉快的啊。

    他怎么就能觉得,自己还乐意帮忙呢。

    要不说,王大妈是真的不了解白奋斗的脑回路。白奋斗压根就没把两个事儿放在一起想,他也知道自己坑了李厨子他们家五十块钱,可是在他看来,我坑是坑了的,但是你知道吗?你不知道,你也就是猜测。那你凭什么埋怨我?再说,我也帮您们家换了一张自行车票啊,我为你们冒了风险,拿这五十块钱,拿的心安理得,你们该感谢我。而不是埋怨我。

    就算真的是埋怨我,那也跟介绍对象是两回事儿。

    到时候介绍成了,我又不是不给媒人礼。我这是让你们家赚呢,说到底,都是你们家该感谢我白奋斗。

    所以白奋斗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问题,一点也不觉得。

    “王大妈,我可是先找你的,你就算是介绍对象,也得先给我介绍。”白奋斗大嗓门,叫的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王大妈真是气儿都不顺了,怎么就有这么一个小王八蛋呢。

    她毫不客气:“你那要求太离谱了,我可介绍不成,你找别人吧。我挣不了你这份儿礼。”

    “哎不是,我咋就离谱了,我……”

    王大妈丝毫不给他留脸,高声:“怎么不离谱?你瞅瞅你那个条件,你要家庭条件极好的,你还要必须是城里人,必须有正式工作,必须长得好,至少比你小十岁,还要人家至少得生三个儿子。哦对,你还要性格要温顺贤淑的。你这个条件,我是接不了这个活儿,别说我手里没这样的姑娘,就算是有,我把这种条件的好姑娘介绍给你。人家的家里人就得拿刀砍我!”

    “噗!”

    周围的人都笑了出来。

    再一想,可不是这样吗?

    谁家要是这种条件,那找一个厂里的小领导都正常了,怎么还可能要白奋斗这种人。

    白奋斗倒是很不以为意,说:“我咋就不能找这样的了?王大妈,您看看你这话说的多难听,有您这么说话的吗?我知晓您不喜欢我,但是我的条件,那也是有目共睹的。我白奋斗找这样的,再正常不过了,周群都能找的到,我找一个比他更好的,不是很正常?”

    大家都惊呆的看着白奋斗,不能理解他是为何如此没有避暑。

    虽然现在周群的名声已经烂大街了,但是要知道十多年前,人家周群条件还是不错的。

    不夸张,相当不错。

    虽说是单亲家庭,母亲脾气不太好,但是周群上进啊,同一批进厂子,他是升级最快的,工资就不低。人也经常去帮着师父还有什么领导家里干活儿,也传出了勤快的美名,虽说这个事儿现在证明可能是另有隐情,但是那个时候大家不知道。

    而且有一个老娘是比有一个光棍儿爹更讨女方的喜欢的。

    这做婆婆是能帮忙做家务带孩子的,这就省了不少事儿。一个老鳏夫可做不到的。

    所以白奋斗十多年前的条件就不如周群,现在周群名声臭了,他也没说多好,父子两个舔着人家婆媳两个。这谁不晓得啊,也没听说他攒下什么钱,人家女方是疯了?

    就算是女方疯了,女方的家长也没疯。

    像是现在,谁不知道姜芦她爸逼着女儿离婚呢?

    这天底下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白奋斗却不懂,还在叭叭叭:“你给我介绍一个好的,我这媒人礼是不会少了你的,如果不是看在我们都是一个院子的份儿上,我就找别人了。”

    大有,我可是看在邻居的面子上才让你赚这个钱。

    王大妈冷笑:“那你可赶紧去找别人吧。”

    她根本不想再理会白奋斗,拽着老姐妹一起离开。

    怎么说呢,作为一个院子的同龄人,杨立新还有庄志远是清楚白奋斗的奇葩想法的。所以他们不算惊讶,但是厂里的人不知道啊。大家还真是没想到,白奋斗对未来妻子的要求竟然是这样的。

    他自己都三十出头了,就算是有个正式工作,其实也不算是条件顶顶好。

    就这,竟敢提出这样的要求?

    是疯了吗?

    这个时候,大家有点能理解王大妈为什么那么气愤了,这不是砸人家的招牌吗?现在做媒婆的,靠的还不是一个口碑?虽说也有两头糊弄着的。

    但是绝对没人会把条件这么好的姑娘介绍给白奋斗。

    做媒婆的糊弄也是要看双方条件差的不是特别多,如果差的特别多还敢糊弄,砸了招牌,以后男同志可是会来找,但是女同志往后可不会在搭理他们这样的媒婆。

    这做媒婆,一定要手里的人多才能更好开展。

    没人会为了一个人干这种事儿。

    就白奋斗,也不值得啊!

    白奋斗不懂,白奋斗自我感觉很良好,白奋斗觉得,他的条件很好。

    他很不服气。

    但是其他人……其他人叹为观止。

    可以预见,他又会是接下来话题的中心了。

    回去的路上,王大妈还在愤愤然,“我真的要是认识这样的姑娘,把人介绍给她就相当于给人推进火坑。”

    赵桂花安慰老姐妹:“你何必气成这样,不理他就完了。”

    “道理我懂,但是就是生气。”

    赵桂花:“人家都是岁数越大越沉稳,他是岁数越大越不着调。”

    王大妈:“让你家庄志希刺激的,他之前找我介绍对象的时候说过的,庄志希比他小十来岁都结婚了,他还是个单身,必须抓紧了。”

    明美在一旁插话儿:“可是,他哪一点也不如志希哥啊,找不到不是很正常?”

    “问题是他自己不这么想啊。”

    大家纷纷撇嘴。

    一行人回到杏花里,他们院子里的人已经差不多都回来了,王大妈赶紧开门,说:“让大家等急了,不好意思啊。”

    “没事儿,这有啥。”

    “就是,人多我也是刚回来。”

    平日里看电影还能找个熟人一起坐,今天一去就发现,别说是找邻居了,找认识的人都费劲。人是真的很多。特别是往外走的时候,哎呦喂那挤的啊。

    “赵桂花,你家三小子是那个报幕的吧?我在后头,远远的看着就行是他。”

    赵桂花:“对,是他。”

    “真是出息了。”

    “以前咋没发现这小子这么英俊呢?”

    “这胡说哈,他小时候我就看出来他长得好,你瞅瞅,专门挑庄老蔫儿和赵桂花好的地方长,那缺点一点也没有。”

    “他家三个娃儿,都长得比父母强得多。”

    赵桂花:“……”你们说这个,我可就不高兴了。

    庄老蔫儿:“……”

    梁美芬已经不敢看婆婆的脸色了。

    好在大家很快的换了话题:“哎对了,不是说白老头也去演出了?没看见人啊。你看见了吗?”

    “没看见,你呢?”

    “没。”

    这说来说去,大家都没看见。

    这时刚回来的隋家小子八卦:“我知道我知道,我刚才走得晚,看了会儿热闹。白爷爷临上场吓的腿软,不敢上了。”

    “啊?”

    “卧槽。”

    “这就不好了吧?他不行他早说啊,这给人家搅合了……”

    大家七嘴八舌,而这个时候,宋主任指着白老头的鼻子,也骂了足足有半个小时了。白老头尴尬的无以复加,但是大家并不同情他啊。

    这就是这样,你要是不行。你早点说,我们可以安排别人,或者是找人替补。

    但是你说你临近上台了说自己不行,如果不是庄志希,他们这个节目就掉链子了,就连临时换节目都不成。道具抬上去了。领导都在下面呢。

    这可是重大的演出事故。

    这还真是幸好有个庄志希,不过虽然庄志希是顶上了,但是他们都知道,演出的时候好多个小瑕疵的,真是全靠着随机应变和厚脸皮给撑过去的。

    下来的时候,演喜儿和杨白劳的都坐在地上,好半天没动。

    这能不生气吗?

    平日里大家自娱自乐怎么都成,但是今天不一样啊,而且怎么就那么巧,正好赶在领导在的时候掉链子。真是要疯掉了。好在,大家真是凭借着一股子信念撑下来了。

    宋主任拍了拍庄志希的肩膀,说:“小庄,你这次表现的真是很好,我们大家可都要谢谢你挺身而出。”

    庄志希不紧张吗?也是紧张的要死,一上午都过去了,他还没怎么缓和过来呢。不过好听的话他也是会说的,他开口:“宋主任,不用谢我的,咱们白毛女这个节目,真不是我一个人救场,是我们所有人的功劳。就算我记得台词,如果没有人配合,我也一样是完蛋。真的,我后背这冷汗现在还没消……”

    这话是胡诌,明明是热的。

    庄志希:“我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这么大胆敢上去演,我当时想的就是,绝对不能让这节目掉地上,不然丢的是咱们全厂的人,好在大家都抗住了。”

    大家都纷纷点头。真的,这种临时出状况真的太崩心态了。

    他们真是死扛下来的。

    宋主任拍了拍庄志希的肩膀,说:“行了,收拾一下,回家歇一歇。”

    庄志希:“这边……”

    宋主任:“这些桌椅大家给收一下就行,有一些不用收,下午厂里还要放电影的。”

    庄志希点头:“那成,那我就回去休息了。”

    “回去吧,这些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我看你整天早出晚归的过来帮忙,真的特别辛苦,也是个实在人。”停顿一下,宋主任突然就笑着说:“对了,你是高中毕业吧?”

    庄志希点头:“对,我高中毕业。”

    “成绩怎么样?”

    庄志希:“这个不是我吹牛,我成绩特别好。”

    如果不是取消了高考,他是可以考上大学的,庄志希心里有一丝遗憾,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大学都取消了,他就算是考上了也读不了,至于工农兵大学这种需要推荐的大学……庄志希还真是不怎么感兴趣。

    地方上觉得这种大学极好,但是作为是一个实际工作中的人来说。

    庄志希知道,这个工农兵大学虽然叫大学,但是在各个部门实际上来说含金量都不高。就像是跟他一起做板报的老黄,提到工农兵大学都只说:都是去混的,能教出来个屁?

    你瞅瞅这个话。

    当然像是庄志希这种就算想去也去不了,这种需要推荐,怎么也轮不到他这种没背景的。

    宋主任笑:“那敢情儿好,我看你是个好苗子,在医务室收费可惜了。我看你挺适合我们宣传科的。”

    现场突然安静下来,都看向了庄志希。

    庄志希自己也惊讶的很,整个人都有点呆。

    宋主任笑了笑,说:“行了,回去吧,后天上班你直接去一趟人事科。”

    庄志希:“……”

    他站在原地,依旧呆滞:“我,我去人事科……”

    宋主任:“你这种好苗子该是来我们宣传科,当时怎么想的竟然考了医务室,那地儿不适合你,这不是蹉跎青春?年轻人又干劲儿,你来这边吧。”

    庄志希这个时候终于露出喜出望外的笑容,结巴:“谢、谢谢你、谢谢主任。”

    宋主任:“你谢什么,还是你自己表现的好。”

    他笑了笑,感叹人真是要看有没有那个运气。

    这个庄志希就有运气,别人在大领导来到了的时候掉链子,人家就能在这个时候露脸儿抓住机会。就连大领导都说他有才华是个好苗子,他们厂里谁会说不是?

    而且他确实也是有能力的。

    他在大领导面前露了脸,也在厂领导面前露了脸,更是给领导涨了脸,自然要给人放在更合适的位置上。

    宋主任的话让大家明明白白,庄志希这是要调入宣传科了。

    要知道,宣传科可是干部岗,可以说,庄志希这算是很明显的升了。

    相比于不受重视医务室,宣传科可是重要多了。

    这个时候,有人嫉妒有人高兴也有人赞赏,大家心怀各异,看着庄志希都有自己的心思。

    庄志希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原本觉得自己过来帮忙,只是奔着暂时先刷一个好感,然后徐徐图之。可是没想到,这运气来的是猝不及防,他竟然真的就能调入宣传科了。

    以至于,他离开的时候,脚步还发飘,整个人都带着几分难以言说的喜悦。

    这是得偿所愿的喜悦。

    医务室是清净,活少。可是他一个年轻人,根本不需要活少啊,谁还没有点雄心壮志了。

    他快活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觉得今天的天空格外的蓝。

    他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庄志希快活的往回走,却不知道,同样来宣传科帮忙的嫉妒的都要疯了,一个叫小丁的没忍住开口:“主任,这都来帮忙吗,为啥俺们就没有这样的机会啊?这不应该公平竞争吗?”

    宋主任还真是没想到,还真有人会问出口。

    他接触的人,惯常都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

    可真是少有这样的。

    他只是短暂的一个愣神儿立刻就笑着问:“那刚才演出的时候,我问谁能救场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来?”

    “呃……”

    他不是怕没做好,反倒是让领导不喜欢了?

    其实当时庄志希主动举手要救场的时候,他还在心里嘲弄庄志希是个蠢货,在这样的时候还敢跳出来。如果是演砸了,那么看他怎么办。虽然宋主任说一切后果都是他来负责,但是他可不相信领导说这样的话。

    他过来帮忙,是想在领导面前多露脸,争取可以调过来的。所以他每个节目都要参加,但是后勤的活儿干的很少。像是庄志希他们这样的去做什么道具,他都要笑死了。

    真是没见过这样的傻瓜。

    听说他为了这个还放弃了学习放电影,他更是觉得庄志希是个十足的蠢货。

    可是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结巴了一会儿,说:“我、我是一点也不会白毛女的……没法儿救场啊。可、可是我们都来帮忙,怎么就他一个人能调入宣传科,这不是不公平吗?”

    宋主任微微眯眼,看向这个小丁,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

    他们做领导的,都是有些城府的,晓得与人为善,但是这个小丁,他一看就毫无出息。

    水平一般还毫无城府,家里又没有背景还冲动瞎出头,这样的人根本就可能出头。

    他冷淡的说:“宣传科调你们过来帮忙的时候就没有说过要把你们任何人调进宣传科,我相信,大家应该都知道这个,不用我多说吧。这跟公不公平没有关系,我们宣传科也没有这个名额。现在庄志希可以调过来,完全是因为他救场得到了大领导的首肯。厂领导更是要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才给了我们宣传科这个名额。要说公平,机会摆在你们所有人面前的时候都是公平的。你们一个个的不想把握,那就不要怪没给你们机会。如果没有庄志希,我们宣传科也不会把这个名额给其他人,会直接取消这个名额。”

    小丁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其他几个帮忙的也都不言语了,其实大家都希望小丁闹起来,然后大家再来抢这个岗位,可是宋主任这样明确的一番话,就相当于是告诉他们。

    他们根本就没有入了人家的眼。

    相比于他们几个的嫉妒,白老头更是痛苦啊,他现在想的是,如果不是他当时腿软了吓蔫了,这个机会是不是就是他的了?

    这是他的啊!

    他难受的都要疯了。

    宋主任:“厂子不是你们耍小聪明的地方,庄志希不管是主持的水平还是救场,甚至是给老黄打下手儿,这都是领导看在眼里的,你们或许觉得自己表演的很好。但是做领导的什么没看过?人家看到的,是能在幕后也默默付出的人。而不是跳来跳去,寻求瞩目的人。我这话也许有点重,但是你们自己想一想把。我是很感谢诸位能来宣传科帮忙,但是机会从来都是给真的有担当有准备的人的。”

    啪啪啪。

    老黄默默的鼓掌。

    大家惊讶的看向老黄,一琢磨也拍马屁的鼓掌。

    他们宋主任,说的真的很好啊。

    宣传科的人本来就是正式职工,他们才不在乎庄志希会不会调过来,反正又不是跟他们争抢。而且庄志希能干啊,这多一个人,他们宣传科多一份力量。

    作为宣传科原来的人,大家想一想这也是个好事儿,自然是高兴了。

    “主任说的对。”

    “行了,大家该散都散了吧。大家也都累了这么多天了,回去好好歇一歇,以更饱满的心态来面对生活。我也相信,机会从来不是只有一次,今次可能你们没有把握住,但是未见得下一次就不会把握住。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们还是可以一起公事。”

    这么一说,几个帮忙的眼睛又亮了,确实是这么回事儿啊。

    虽然这次他们没有这个机会,但是庄志希被调过来不是也恰恰说明,只要在领导面前露了脸,也是可以给安排岗位的。他们或许就能在下一次,把握住机会。

    这么想着,好像也没那么难受了。

    虽然有点失落,但是又带着期待,大家一个个散了。

    宋主任看着他们都走了,交代身边的副主任:“以后别找这个小丁过来了,没有脑子的玩意儿。”

    副主任:“我知道。”

    你可以不聪明,但是不能犯蠢,如果争抢有用,那么还要领导干什么?特别是已经被领导决定了的事情,你跳出来质疑,显得你了?还公平?就是公平才不能用你这种水平不算顶顶好的。如果你确实有能力,可能还会被重视几分,可是问题是,你没有。一个如此冲动又对自己没有一点数儿的人,他们是谢敬不敏的。

    蠢人,在江湖上从来都只能是路人甲。

    后续的这些小插曲,庄志希是不知道的,当然就算是不知道,多少也能猜出几分,只不过他倒是不那么放在心里。毕竟,等消息传了出来,一样是会有人嫉妒的。

    所以他倒是很无所谓。

    他又不是大米白面,更不是肉不是钱不是票,不可能人人都喜欢他。

    太正常了。

    只要他自己好好工作,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那就比什么都强。想到这段日子的一切努力都没有白费,庄志希笑了出来,哼上了小曲儿,他这个运气啊,顶顶不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