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救命!攻略的美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74章 过渡与嫉妒
    庄志希工作调动了。

    虽说还没有办好手续,但是他回家倒是迫不及待的宣告了众人。

    赵桂花感慨这个时候的人民就是比较淳朴的,这要是搁了几十年后,不落实在纸上,那可真是说不好会不会被人搅合黄了。但是现在几乎还没有这样的情况。

    什么年代都有好人和坏人,不过现在大环境不那么复杂。

    这事儿庄家没有往外说,但是院子里的邻居们倒是很快的晓得了,毕竟还有一个大嘴巴白老头,白老头真是觉得难受极了,就心里酸的很。

    这个机会,本来是他的。

    如果不是他临时腿软没有上台,这个机会是他的啊!

    白老头只觉得自己错失了一个天大的机会,但是却不想,如果是正常的表演,可能就没有调动的事情。正是因为庄志希勇敢救场,并且没有掉链子,才让这件事儿定了下来。

    白毛女是老剧目,大家都知道个大概的情节,要说台词儿,也都知道个八-九不离十,可偏生别人都没有提出要救场,只有庄志希冲出来了。这种勇气与敢于担事儿的能力,就很值得赞扬了。

    白老头难受的都吃不下饭了,回来躺在床上,整个人都怏怏的。

    苏大妈眼看白老头回来就关了门,眼神闪了闪,整理起自己的衣服,准备登门。她是知道的,白老头演的是杨白劳,他都在院子里说了好几次了,他们都是记在心里的。但是很明显,今天实际演出的并不是他。

    后来隋家小子传了话儿,大家才晓得这货紧张的没上台。

    苏大妈惯常是喜欢在这样的时候冒头儿的,什么时候最能抓住男人的心呢?就是在他孤独寂寞冷的时候,当所有人都离开他的时候。越是这样的低落的时候,越是要表现自己的体贴。

    苏大妈出了门,来到白家门口敲门:“老白大哥,是我,苏大妹子。”

    白老头听到她的声音,没有犹豫赶紧说:“进来吧,门没锁。”

    苏大妈进门看到他躺在床上,问:“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无精打采的?你的事儿,我晓得了。”她也没装不知道,反而是体贴的说:“我晓得你心里难受,但是这临上场紧张,是在正常不过的了。毕竟咱们也不是专业的演员。你别太自责。你要是伤心难过伤了身,我们这关心你的人,也一样难过的。”

    白老头瞬间看向了苏大妈。

    苏大妈坐在了床边,说:“男人嘛,在哪里跌到就在哪里爬起来,总归还有下一次的。下一次,咱好好表现不就成了?”

    白老头叹息一声,说:“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

    苏大妈疑惑:“怎么?”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旁的事儿?

    白老头怨念不已,他说:“还不是那个庄家小子。”

    苏大妈眼神闪烁,赶紧追问:“是他故意算计你的?”

    如果是这样,可要宣传宣传。让赵桂花整天嘚瑟,必须给他家的丑事儿都说出去。想到这里,她更兴奋了几分,追问说:“你给我说说,怎么回事儿?”

    白老头抹了一把脸,说:“倒不是他算计我,要说这事儿就怨那个领导,要不是他绊了一下,我也不至于吓的腿软上不了场。结果错过了一次绝好的机会。”

    苏大妈:“什么机会?”

    白老头:“庄志希因为演出这个节目被领导赞扬,调入宣传科了。这个机会本来是我的啊,如果不是我腿软上不来台。哪里轮的到庄志希?这是我的机会啊!就这么硬生生的错过了。”

    苏大妈震惊:“什么,调入宣传科!!!”

    白老头点头,苦哈哈的说:“我现在是在后勤,定的是服务岗。如果我能调入宣传科,那可就是干部岗了,这工资都能高一点。更不要说工作可比后勤体面多了。大好的机会,大好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啊!”

    他简直仰天流泪,觉得命运跟自己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他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宣传科的活儿,也不是不能干啊!

    再说了,做办公室有什么活儿。

    错过了,真的错过了。

    她赶紧急切的说:“不能找领导说一说吗?这明明是你的机会,怎么就给他了,这凭什么啊,就没有这么办事儿的。可不能这样。”

    她希望白老头好,白老头如果过的更好,那么她也是受益的人;但是如果是赵桂花家里过的更好,她就不开心了,这家人又不会帮她。

    再说,他们都是差不多年纪的妇女,也攀比着呢。

    她不希望庄家蒸蒸日上。

    “这个事儿,可不能算了!”

    白老头:“你当没人提?当场就有人提了,结果被骂了。”

    其实宋主任真的骂人也骂了他,因为他实在是给人家造成太大的问题了,如果不是庄志希,就要开天窗了。宋主任骂的只有他,跟其他人,都是讲道理的。

    不过他可不能这么说。

    他说:“人家领导说了,就是因为庄志希救场表现好,领导才赞扬他,把他调过去的。如果不调他,也不会调别人。这不是有个岗位,我们竞争。而是庄志希不去,其他人没有去的机会。”

    苏大妈蹙眉,心里十分不虞,她抱怨说:“那他不是踩着你上位的?”

    白老头:“可不是,如果没有救场这件事儿,他未必有这个机会的。”

    苏大妈:“那他家得表示一下啊。”

    苏大妈撺掇:“咱们得找他家,让他家让出一部分好处,凭什么他要踩着你上位啊。必须给你补偿。”

    她可是很积极的给白老头撺掇,不过白老头自己倒是有几分犹豫,他迟疑了一下,说:“要不,还是算了吧?”

    苏大妈:“怎么能算了,你算了,人家还以为你是好欺负的,以后少不得肯定还是更加的耀武扬威的。再说,本来这事儿就是他们家做的不对,咱们要一点东西有错吗?根本没有。”

    白老头:“这……”

    苏大妈:“我是支持你的。”

    白老头一想,瞬间鼓足了劲儿,他点头:“你说得对,我四九城爷们,我怕什么,这事儿本来就是该有我一份儿的,我怎么能不找他。他的工资,至少要分我一半儿。”

    苏大妈:“可不是。”

    她赶紧说:“你现在就去找他们。”

    白老头:“行。”

    话是怎么说,人却没有动。

    苏大妈:“怎么了?你别想着给他们脸面,他们这样对你,也没讲究什么脸面啊。”

    白老头这人,别看在苏大妈身上无脑糊涂,但是做事儿比他儿子白奋斗还是有脑子一些的。虽然苏大妈的撺掇十分上头,但是人还没动,就晓得这事儿不能成。

    邻里邻居几十年了,他也不是周大妈那么没有脑子,他心里是知道的,赵桂花可不惹,这个老娘们,凶悍的很。

    再说,这个事儿虽然确实很气,但是却又找不到人家庄家的麻烦,他今天在后台被宋主任骂了半个小时,宣传科那些人可不会为他兜着,他们也算是恨死他了。

    演喜儿的,还有演黄世仁的,好几个人直接就不跟他讲话了。

    他真的是差点给这个演出造成了大麻烦,那些人还不一定怎么传他的小话儿呢。要不然怎么节目刚一结束,他们就知道了他没上场的原因。这些人都没按好心的。

    他这要是去找庄家的人撕撸,恐怕也是赚不到一点好吃的。

    不仅一点好处也赚不到,可能还要丢了面子的,他琢磨了一下,说:“苏大妹子,邻里邻居的,算了吧。这事儿闹大了也不好看。”

    苏大妈:“这有什么不好看的,老白大哥,我是替你委屈啊。你说你一直在宣传科练习。也算是兢兢业业吧?那临上场腿软,这能怨得了你么?我觉得怨不成。他们要是真的埋怨你,就是没有良心。那现在庄志希踩着你上位,他们还不为你说话?”

    白老头不自然:“他们都挺喜欢庄志希的,那个老黄,最是护着庄志希。这臭小子可能拍马屁了。宋主任和老黄,还有几个老家伙提到他眉眼都是笑。我跟他撕撸,还真是吃亏。再说,赵桂花也不能由着我跟她儿子要钱,那个泼妇,没理也能搅三分。你看她前一段儿跟周大妈打架,那大嘴巴扇的,我一个男人,真是不好跟这样的女同志搅合在一起的。她一个家庭妇女不要脸面,我可不行。”

    苏大妈这个时候也看出来了,白老头是不敢去跟庄家叫嚣的,她心里鄙夷几分,要不说她几十年都没跟白老头走在一起呢,这样的男人,关键时刻一点也顶不上用,她哪里能看得上眼?

    她不说找一个猛虎一样的男人,也不能找一个耗子吧?

    她抿抿嘴,再看白老头不自然的样儿,揣测他可能是在宣传科没落个好儿,知道是万万不可能的,所以才不去。这一想心里更是鄙夷,你不行你早说啊!

    这明明不行,还要装作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这不是臭显摆?

    真是白费她这么多的口舌。

    她心里嫌弃,面上却很能给男人面子,道:“这你说的倒是也对,虽然这事儿是他们家办的不厚道,但是邻里邻居的也不好闹得太僵。不然的话以后就不好相处了,其实我都是无所谓的,这个事儿也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我就是心疼你,替你委屈,也替你不值得。”

    白老头感动:“大妹子,我晓得你……”

    他一把握住了苏大妈的手,苏大妈:“……”

    她深吸一口气,说:“快松开,让人看到多不好。对了,你家奋斗呢?咋还没回来?他怎么回事儿?就因为秀儿那么几句话,到现在都不能原谅?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这么小心眼。难道他不明白,秀儿其实对他有多真心吗?不过这寡妇门前是非多,她是不想让奋斗牵扯进来才这么说的,没想到奋斗还不依不饶了,真不是个爷们。”

    白老头不怎么喜欢王香秀,说:“大妹子,你也别太单纯,王香秀……我看她吧,也就那样。她不跟我们家奋斗亲近也是个好事儿。我家奋斗的条件,找个二十来岁的黄花大姑娘不成问题的。虽说你家王香秀确实能生儿子,但是到底是个寡妇。”

    “寡妇怎么啦?你看不起寡妇?你是看不起我?”苏大妈一下子红了眼眶。

    白老头:“那不是,那当然不是的,只不过我儿子还是个大小伙子童子鸡呢,当然得找个黄花大闺女。”

    苏大妈勉强露出一抹笑容,说:“那,我跟秀儿说一下吧。”

    她以退为进,心里骂娘,啊呸,黄花闺女?你也不看看你那傻逼儿子配吗?

    配个屁啊!

    你连找寡妇都不配!

    苏大妈说:“既然这是你们家的想法,那我跟秀儿说一下,以后不会纠缠你家奋斗了。但愿你家奋斗有个更好的女人,更好的前途吧。”

    白老头:“我是这么想的,他找个姜芦那样家境的,是不会还能替补一些家里?你说对把?”

    苏大妈:“……”

    这他妈狗脑子。

    她勉强笑,说:“嗯,那是肯定的。”

    咕噜咕噜,她的肚子叫了起来。

    苏大妈:“那什么,大哥,我先回去了。这也到了饭点儿了。”

    老白赶紧的:“在这儿吃吧,我弄点白面擀面条,咱们一起吃。”

    苏大妈:“可是家里孩子……”

    白老头还做不到爱屋及乌,他说:“他们在家自有王香秀呢,你就在我这边吃点。别跟我客气。”

    并不邀请孩子。

    苏大妈眼看这个便宜是占不到家里,只叹息着说:“那好吧。”

    苏大妈在白老头这边很久没出来,周大妈凑在一边儿,鬼鬼祟祟,嘴里骂道:“奸-夫-淫-妇。”

    她恨恨的说:“真是不要脸的一对儿。”

    她眼珠子叽里咕噜转了转,说道:“你们可别想好!”

    他们这个院儿,其实也住了不少人家,可是要说死了老伴儿的,也就他们几个。这后搬来的蓝四海也是个老光棍儿,她倒是觉得更热闹了。可怎么也没有行到,这老家伙以迅雷而不及掩耳之势就找了新老伴儿。

    不得不说,这事儿对人刺激挺大的。

    她有时候贴在墙上偷听,只能听到笑声,心里这个恨啊。凭什么人家都能过的体面,她就是一个人,以前有苏大妈还有白老头,大家都是一个人,谁也别嫌弃谁,倒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

    但是现在人家蓝老头突然找了,白老头对苏大妈加紧了进攻,苏大妈对白老头也更亲近了几分。这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名声不好人品也不好,就算是想再找,都没有人愿意。

    周大妈真是愤恨的很。

    不管怎么样,反正苏大妈是别想找,必须陪着她一样一个人。

    必须的。

    周大妈心里恼火,但是却不知道,人家苏大妈虽然不做人,但是压根没想跟白老头搅合在一起。不结婚也能花他的钱,干什么要结婚呢?还要给他洗衣服做饭收拾家,少不得还要忍受他的臭毛病臭脚丫子,说不定还要照顾他那三十多还找不到对象的冤大头儿子的衣食,她可不遭那个罪。

    周大妈趴在白家的窗根儿,赵桂花这边是看的清清楚楚,在八卦的道路上,赵桂花永远都有忠实的伙伴,她小儿媳妇儿。

    明美凑在赵桂花身边,说:“妈,你说周大妈是不是真的爱着白大叔啊,你看她还过去偷听。”

    “偷听就是爱?”

    “那倒不是,但是她也太关注了。”

    一旁的梁美芬也加入:“可不是,先头儿白大叔就说过,周大妈还对他脱-衣-服。”

    哎妈呀,想一想就辣眼睛。

    梁美芬觉得,这样的画面看了估计隔夜饭都能吐出来。

    这老头老太太玩的可很花哨,他们院子这些小年轻还没搞个什么三角恋。他们岁数大的倒是搞起来了。也亏得是岁数大,不然真是要被当成乱搞男女关系的人抓起来。

    岁数大,救了他们啊。

    赵桂花觉得两个儿媳妇儿都没看透事情的本质,以她对周大妈的了解,那可没什么真爱。她年轻的时候找白大叔是为了钱和好的生活;现在找白大叔是纯粹生怕别人比她过的好。

    心里变态罢辽!

    她说:“这人有毛病的。”

    更多的话,她也没说,这些小年轻儿懂个屁啊。

    她说:“咱们明天去郊外郊游,有人不去吗?”

    大家纷纷看向了赵桂花,那可不能不去的。

    明美:“我恨不能一周七天假,天天都上山。”

    她还记得自己赚过的外快呢。

    赵桂花:“那行,咱们是六个人……”

    虎头举手,可怜巴巴:“奶,我也是人。”

    小燕子点头,凑到哥哥面前,说:“小燕子也是人。”

    她认真的说:“我想做人。”

    赵桂花一怔,随即笑着说:“好好好,让你做人,你放心吧。”

    小燕子认真的看了赵桂花一会儿,终于点头,她小声又欢快的说:“太好了,我可以做人了。”

    她生怕不算她呢,小燕子也想去,小燕子不想一个人在家。

    小燕子抱住哥哥的胳膊,一刻也不放松,反正不能不带她。

    赵桂花:“那这样好了,我们老两口领着两个小的一起走客车,你们两对夫妻,骑车走。”

    “可以的。”

    对于这个分配,大家都是没有意见的。

    这还是一次全家总动员,赵桂花:“我们得带点午饭,既然出去了,就别着急往回走。”

    “您说得对。”

    赵桂花其实不怎么乐意带孩子一起出门,但是虎头和小燕子都是很久都期待着一起上山郊游,虽然小孩子不知道上山多么辛苦,但是每每看到家里长辈都有收获,还是很想去见一见世面的。

    赵桂花:“咱们这一次多带点东西,说不定收获不错。”

    他们每次去,几乎都有收获的,所以赵桂花还是挺有信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