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78章 雨天也不消停
    明美还真是没想到,这人竟然打着这样的算盘。

    还真是阴险小人,利用周大妈给的消息抢劫姜芦她爸;再利用姜芦爸被抢劫这件事儿来证明他们的作法是有效果的,还真是一石二鸟。

    不过是个人都会觉察出其中有猫腻吧?

    呃,保不齐周大妈不是什么正常人,就是乐意相信这些骗子的话。

    她微微蹙眉,屏住呼吸继续倾听,不过屋里的人显然是觉没有什么可唠嗑的了,反倒是一起出了门,几个人也不看就要下雨的天色,坐在院子里一起吃饭,也不再讨论周大妈的话题。

    明美这时也不耽误了,她立刻从往墙头跳下来,很快的回到了刚才赵桂花闪躲的位置,赵桂花冲她摆手,明美赶紧上前,赵桂花:“快下雨了,先回家。”

    明美抬头看了一眼,真是乌云密布,黑压压的,她说:“我骑车可是很快的,妈,你跟紧我啊。”

    赵桂花失笑出来,说:“你当我慢?”

    婆媳两个飞快的就蹬起了脚蹬,明美骑车嗖嗖的,赵桂花也不遑多让,简直四九城车神,俩人动作快得路上的行人都看着他们,不过也只是瞟一眼就赶紧往家走,眼看雨就要下来了。

    他们可不想感受大雨淋在身上的滋味儿。

    明美:“妈,你猜刚才那个院子,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是搞封建迷信的哎。周大妈过去是找人帮她儿媳妇儿生孩子,还有对付姜芦她爸。因为姜芦她爸坚持要让姜芦离婚。”

    赵桂花:“搞封建迷信?”

    明美点头,把刚才的情况详细一说,还有点心有余悸,说:“他们也太坏了吧?”

    赵桂花:“那边有几个人?”

    明美:“有两个老太太,其中一个是神棍,另外一个倒是没怎么开口,还有四个男人,脸上长个痦子那个男人应该是他们几个男人的头儿。”

    赵桂花一对,果断的就认定了,这几个人就是上次去服装厂买碎布头打算黑吃黑的那个小团伙。

    妈的,这个小团伙也太不讲武德了,真是什么钱都挣。

    明美:“他们还说要踩点,不过我估计他们不用怎么踩点,周大妈把那边的情况介绍的可清楚了,你说她是不是个脑残啊,这样的人都能相信。”

    赵桂花蹬着车,沉默一会儿,说:“也许,她本来就没有相信。不管她相没相信,结果都是她想要的,那她何必在乎过程是什么样的呢?如果真的败露,她也只是被神棍蒙骗而已,可不是她有心教训人的。”

    要不说赵桂花还是年纪大,见识广,她这么一说,明美就懂了。

    “您的意思是,周大妈也没怎么相信这些人真的能通过作法对付姜芦爸,她可能也知道这些人是自己动手收拾人。但是她假装相信了,反正她本来就是想教训姜芦爸的。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就算是真的拆穿,她也能推脱自己是无知受骗。而不是真的心怀不轨。”

    赵桂花:“就是这么个意思。”

    明美:“啊这……这也太坏了吧。”

    她一直觉得,周大妈属于愚蠢而无脑的那种人,要不然也不至于给这一片儿都得罪了个七七八八,十分不招人待见。明美这么想着,就直接说了出来。

    赵桂花冷笑:“她是想不到,但是她不是还有一个好儿子?”

    她认真的说:“周群这个人,毒辣且狠毒,他可是坏在骨子里的。你看他这段日子吃了亏,人都没有精神。但是这可不代表这人是没牙的老虎。”

    明美点头,十分受教。

    她婆婆说的每一句话,她都是很信任的。毕竟重生党有经验啊。

    明美:“那这事儿……我们要不要想办法跟姜芦说啊。”

    如果不知道就算了,如果知道了还不说,那未免也太……明美心里有点过不起这个坎儿,谁知道那几个人会怎么动手。真要是把人打伤了怎么办。

    虽然素不相识,但是明美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

    赵桂花:“你别跟姜芦说。你前脚跟姜芦说了,后脚她就得告诉她男人。”

    这是她上辈子许多事情总结出来的经验。

    姜芦这个人,经过周群十来年的“调”“教”,已经深入骨髓的相信周群,并且被他pua入骨,就算他们好心想要拉姜芦离开这个泥潭,姜芦也只会觉得他们是破坏她幸福的小人。

    上辈子这个时间,因为小偷事件,庄志希被周群诬陷,他们已经知道周群不是什么好人。周群和王香秀的关系一样也被拆穿了,可是跟这辈子一样,姜芦就是相信周群的。

    后续还有更恶心的事情,赵桂花简直都不想说。

    就她儿媳妇儿这么单纯的人,听到这种事情怕是都要吐出来。姜芦因为迟迟没有孩子,还从乡下领回来一个姑娘给周群生儿子。他们是不知道这家人都是怎么商量的,但是却假称是周大妈远房的外甥女儿过来借住。屁咧,外人不知道,他们这些老邻居还不知道周大妈跟老家都几十年没来往了吗?

    她连跟老家都不来往,怎么可能会让老家的外甥女儿借住,她那么小气刻薄的人,想也不要想哦。

    这人来是为了什么,他们都一清二楚。

    甚至还被金来那些孩子看见那姑娘跟周群睡一个被窝儿,姜芦跟周大妈住。就这,还是一直没有动静儿,那个时候其实他们已经揣测是周群的问题了。估计姜芦自己心里也有数儿,因为赵桂花就曾经在医院看见过姜芦,她当时神色慌张,还被人撞掉了一张化验单,据说化验单上写的是不孕。

    再后来,姜芦就怀孕了。

    她设计陷害了那个生孩子的姑娘,撵走了她。

    周群和姜芦最后是有孩子的,但是姜芦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不是周群的,这一点赵桂花确信无疑。姜芦查出来不孕的单子不是她自己的,那么就肯定是周群的了。因为姜芦确认怀孕,又在医院生了孩子,这做不得假。所以当时那张不孕的单子不是她的。至于姜芦到底是跟谁有了这个孩子,最终当成周群的儿子生了下来给周家传宗接代,那就不晓得了。

    但是很显然,姜芦就是在外面“借”了一个。

    也不知道,周群最终晓不晓得。

    赵桂花想到这些过往的恶心事儿,使劲儿的摇头,真是脑袋都要摇掉了。

    为什么赵桂花重来一次,明明可以提点姜芦,却从来没有说过,因为其实上辈子和这辈子的时间点差不多,上辈子不管怎么都点不醒姜芦,姜芦还总是说他们不怀好意,就是见不得她幸福。

    那么这辈子又有什么可能呢。

    再说,她也不是姜芦什么人,她就是这种人,她何苦要去自讨没趣儿。

    自己家的事情还没管好呢。她并不想这辈子在浪费时间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妈,妈,唉我去,你小心啊~”

    明美眼看着婆婆骑车走神儿,就要摔沟里了,赶紧飞快的停车把他的车子拽住,真是……千钧一发。

    亏得明美动作快,但凡是换个人,都不行的。

    赵桂花赶紧回神,自己也吓了一跳,拍着胸口感叹:“哎我的天爷!”

    明美细细的打量赵桂花,问:“妈,您没事儿吧?”

    赵桂花抹了一把脸,说:“我没事儿,我就是想事情走神儿了,你也吓坏了吧?走,回家再说。”

    明美哦了一声,小心翼翼的说:“您真的没事儿?”

    不知道婆婆想起来什么,脸色难看的可以了。

    赵桂花:“我真的没事儿,走吧,这雨……唉我去~”

    正说着,豆大的雨点儿就落下来了,赵桂花急了,说:“快走快走。”

    婆媳两个这下子更不敢耽搁了,两个人飞快的骑车往家窜,恨不能骑出火花带闪电,赵桂花:“哎妈呀这雨还真是挺大的。”

    明美:“快快!”

    两个人飞奔回家,一路骑入巷子,还没到门口,就听到他们院子还有吵闹的声音,赵桂花都麻了,这些人真是一天不闹腾,都觉得晚上睡不好觉。

    她很快的停在了院子,就见吵架的竟然是梁美芬和王香秀。

    吃瓜吃到自家身上。

    梁美芬叉着腰,也不管正在下雨,指着王香秀骂的厉害:“你要是不教育孩子,我就去找保卫科,找公安,总是能有人教育的好小毛贼。你这个当妈的上梁不正,下梁也是歪的。你看看你家这几个小崽子,一个个没个好,整天除了爬门爬窗还会干什么?就是一窝子贼!”

    赵桂花:“怎么回事儿?”

    明美也凑上去:“怎么了怎么了?”

    梁美芬一见婆婆回来了,仿佛是来了援军,赶紧大声告状:“妈,你不知道这家人多离谱,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家。咱们上山春游,顺便套个野鸡,他们家竟然眼红的想来偷东西。你说做人怎么能不要脸成这样。”

    王香秀:“梁美芬,你怎么说话呢。我家孩子就是过去玩儿,让你这么说你家还进不得了?怎么就是偷东西了,这偷东西的罪名这么大。有你这么编排孩子的吗?你一个大人,你好意思吗?”

    “怎么不好意思。”

    梁美芬心说:我他妈不敢招惹我婆婆,不敢招惹我武力值很强的弟妹,我他妈还收拾不了你了?

    “你少给我放屁,也少给我卖惨,谁不知道你家孩子除了偷还是偷。你说是来玩儿,怎么的?我们两家的孩子可没怎么在一起玩儿吧?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整条街谁家孩子跟你家孩子一起玩儿啊。但凡是跟你们家孩子一起玩儿,你们家孩子就去人家偷吃的。谁家东西也不是大风刮来的,禁得住你们家造。就是看你们是孤儿寡母才没上门扇你们脸,还真是挺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怎么的?你非得让我给你遮羞布扯下去吗?我家孩子很少跟你家孩子一起玩儿,再说就算是一起玩儿,我家孩子都没在这个屋里,他们在家睡觉呢。这边没人,你们喊一声都知道,何必趁着我公公去厕所蹑手蹑脚的进去?当我是个傻子?大家来评评理,你们说有这样的吗?”

    梁美芬疯狂火力输出,她可不能让这倒霉孩子把自家的好东西偷走,谁家不想吃肉?

    缺德玩意儿。

    王香秀没想到梁美芬战斗力这么强,平日里就看她在自家婆婆面前唯唯诺诺,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不得不说这个院子里的媳妇儿都这样,姜芦也是在婆婆面前唯唯诺诺,但是对外,他们倒是都能重拳出击。

    “你怎么说话的呢啊?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我看金来是顶顶好的孩子。”白奋斗终于忍无可忍,出来帮腔了,他虽然嘴上说着的不跟王香秀来往了,要好好找个媳妇儿,但是还是舍不得王香秀,这一看她挨骂,就彻底忍不住了。冲了出来。

    梁美芬怒:“你给我滚一边儿去,你个臭不要脸钻寡妇被窝儿的,你可给我滚远点,信不信老娘抽你!”

    要是搁了以往,梁美芬可不敢跟男人扎刺儿,毕竟她可打不过大老爷们,特别是白奋斗这种没素质的,那是真的能敢跟女人动手的。所以梁美芬是不敢叫嚣的。

    但是!!!

    现在她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她可是看出来了,真要是打架,她婆婆那是真敢动手,扇周大妈还历历在目呢。而且啊,她还有一个收拾人跟玩意儿一样的妯娌,这吃亏是绝对不能吃亏了。所以她就算是对线老爷们,也丝毫不慌:“这是我跟苏家的事儿,有你他娘的什么事儿,用你跑出来冲大头儿?有本事你给王香秀娶了啊,我敬你是条汉子,不然的话,就给我滚一边儿去!”

    白奋斗气的颤抖:“你你你,你个泼妇!”

    梁美芬:“怎么,我乐意,我男人也乐意,管你什么事儿,你无名无分的在这里出头,真是不嫌恶心,苏小子知道你觊觎他媳妇儿,能直接从坟头儿爬出来半夜去找你!”

    哦豁!

    围观群众表示,这骂人真够狠。

    明美:学到了!

    虽然下雨,但是一点也没有影响大家看热闹的心。一个个打着雨伞呢。

    “你,你你!”

    白奋斗上手就要打人,明美立刻冲出来,一把握住了白奋斗的手腕,巧劲儿向后一甩,白奋斗踉跄了好几步。

    明美凶巴巴的说:“你动手给我看看来?我最他妈看不上打女人的男人,你碰我大嫂一下试试来!”

    她直接挽袖子,她说:“你动一下我看看来!这事儿要是我们家的不对,我不多说一句话,但是你什么意思?想入室偷东西还有理了是吧?我管你是不是和寡妇有一腿,我管你是不是是非不分,你要是敢给我在这里充大,老娘打的你满嘴找牙。不教训你一下,你是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了吧?”

    庄志希立刻擎着雨伞上前,说:“媳妇儿,打架归打架,咱们别淋雨。”

    白奋斗一看庄志希这个狗腿子样儿,指着他鼻子骂:“庄志希,你个没种的,让你媳妇儿……啊!!!”

    明美一个巴掌就甩在他的脸上,毫不留情:“我让你嘴贱,你欺负人上瘾了是吧?”

    她抬腿就是一脚,白奋斗咣当一声甩在水洼子里。

    “你你你、你个泼妇,你们庄家的媳妇儿都是泼妇。”

    明美冷笑:“泼妇?跟你这种小人就不用客气。”

    “就是,你也不看看你个狗样子,还以为自己多了不得,爬寡妇被窝儿都被人戴绿帽子,一副早衰的样儿,整天嘚嘚瑟瑟的,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巴拉巴拉……”

    梁美芬又冲出来疯狂输出,大风大雨都没有影响她的发挥。

    赵桂花看着两个儿媳妇儿,可真是称得上一文一武,她直接站在了廊檐下,抱着胳膊看热闹,倒是也不上前阻止。梁美芬骂完了又冲向王香秀:“你如果看不好你家孩子,再有下一次,我就找学校,找街道,找公安,找厂保卫科,我贴大字报,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儿子是个贼!!!”

    王香秀颤抖:“你,你欺人太甚。”

    苏大妈这个时候也出来了,泪流满面,轻声说:“我家,我家孩子不是那样的…他们只是好奇,只是馋了,不是真的想偷东西,是我们寡妇没有把日子过好,是我们的错……”

    “确实有点过分了,人家寡妇带着孩子也不容易。”这是和稀泥“正义使者”一号。

    “就是啊,其实小孩子哪里有不馋的,再说这不是也没动手?欺负寡妇干什么啊。”这是和稀泥的“正义使者”二号。

    “苏大妈和王香秀都不容易的。”

    梁美芬一时间倒是有点落了下成。

    明美冷笑:“什么叫欺人太甚?这话的前提就是她家儿子一定会来偷,如果她家儿子不会来偷,那么这些都不会发生,怎么就会欺人太甚?王香秀,我看你自己都不敢保证你家的贼不会出手吧?所以你才说欺人太甚。你觉得欺负人,前提就是你家儿子就是贼!还有你们说什么孩子没有不馋的,那么就让他们几个天天去你们家吧?你们这么好心,一定不会拒绝吧?我家人口多嘴多,可禁不起偷。喏,刚才谁说话谁就是不怕,你们家记得点吧。”

    明美瞅着软,但是该硬气的时候可硬气,这么一说,大家都怏怏的,立刻就有人改口了。

    “呃……话也不能这么说。”

    “哎对啊,他家要是不偷,这些都不存在啊。”

    “可不是,其实照我说,他家的孩子这么多次了,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大家都看着是个孩子不管,他家反倒是一次一次又一次。你说这咋整。”

    “我看啊,就该揍他们一次,彻底让他们知道,偷东西会是什么结果。”

    “就是就是。”

    嗯,人涉及到自己的时候,这话茬儿立刻就不同了。

    明美冷笑一下。

    梁美芬立刻又支棱起来了:“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下一次,再有下一次,我们抓到人可不管什么邻居不邻居,别怪我直接揍人。我揍一顿,然后送去公安!”

    “我看行。”

    “秀儿啊,你家多少也管管孩子吧,再不管,这孩子可就得进笆篱子蹲了。”

    “是啊,我们知道你家困难,但是你也不能由着孩子整天这么干,你每次都解释,但是你说你哪次道歉有用了啊?光说不改啊。”

    “就是,每次都是这一套,被抓了,然后道歉,然后下次还这样,偶尔还要放狗。哦不,放白奋斗……你们家可过分了。”

    赵桂花幽幽:“你家孩子再不管,以后这样下去,我看厂里也未必会让他接你的班。一个远近闻名的贼,厂里还要脸呢,再说,把一个贼弄进厂,不是老鼠进了米缸?”

    这话一下子刺到了王香秀。

    别的话她都无所谓,但是这个却是不能不放在心里的。

    毕竟,这可是关乎她儿子的前途啊!

    王香秀听着大家的话,心里难受的不得了,突然间他,她就爆发了,转头拎着扫帚就直接砸向了金来,怒吼:“偷偷偷,你整天就知道偷!不偷能死啊你!咱家是穷,但是你不能越穷越没有骨气。你看看人家都怎么看我们,你还要不要脸了?我们家还要不要脸了?你知道我跟你奶过的多难吗?你知道我们多委屈多想维护好这个家吗?你支会败坏这个家的名声,我打死你,我打死你个小兔崽子!我看你还敢不敢了。”

    金来三兄弟本来一直都站在门口的廊檐下,反正他心里知道的,什么事儿也不会有。但凡有事儿,他妈一定能帮他给事情解决。他妈解决不了,还有他奶呢,还有白奋斗呢。

    他只要低着头不说话,事情肯定很快就过去了。

    所以别看是低着头,似乎在忏悔的,但是他心里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他妈突然爆发了,一下子打在他的身上,一下下的,十分的重,他不可置信的看着亲妈,随即哇的一声哭出来,一旁的银来和铜来也挨了几下子。

    三个孩子哭的此起彼伏,王香秀也哭,她很少打孩子的,之前有几次,她都糊弄过去了。但是这一次,不行。

    虽然这次事情也不大,但是谁让他们家小子是一次一次又一次了,次数太多了。如果是刚开始,就算是做的不妥当一点,大家可能也会算了,但是架不住他家这孩子没完没了。

    而且也因为次数太多,隐约间,他们家孩子已经被其他孩子孤立起来了。别说他们院子,就连他们巷子,整条街,附近的孩子都不会跟他们家的孩子一起玩儿。

    这小偷的名声更是传的不少。

    在这么传下去,这孩子的名声就完了,就算是以后长大一点,也别想接班进厂的。这种名声,厂里都知道的话,肯定是不乐意一个贼进去。

    大雨哗啦啦的,大家都看着她边哭边打孩子。一旁的苏大妈哭喊着扑过去挡着孩子救驾,嗷嗷的叫,“是我没有教育好孩子,可是不能这么打,不能这么打啊……他们还小啊。”

    大家看着这一家子,有些动容。

    白奋斗心里难受,突然就大吼:“你们高兴了,看到他们这么惨,你们就高兴了?”

    哗啦啦的雨声十分大,大家都沉默。

    赵桂花站了起来,一字一句:“这又是演戏给谁看呢?”

    她反问:“还有你,你又是以什么身份来质问我们?真是可笑。”

    赵桂花不想看这场闹剧了,反正,无非就是哭一哭闹一闹卖一卖惨,她说:“你们几个都给我回来,他们乐意演,我们还不乐意看呢。反正往后咱们家以后不管什么时候都留个人,免得真的丢了东西,还要被人诋毁不仁慈。谁乐意好心,谁去奉献。”

    她说完了,直接转身进门。

    庄志希看了看现场,微笑:“你们继续。”

    他一手撑伞,一手揽着媳妇儿的肩头,也直接回家:“走,咱们回家,还没吃饭呢。”

    庄志远站在门口叫:“媳妇儿,你回家。”

    梁美芬还没骂够呢,但是又莫名觉得,婆婆这个话和这个态度很有范儿,就是看起来就是个不好惹的高人。特别是那一句云淡风轻的“演给谁看呢?”

    梁美芬觉得,妈呀,瞅着就不好惹。

    她赶紧回家,不能破坏婆婆的气势。

    讲真,果然有后盾的人就是不一样,她吵架都比平常更有战斗力了。

    她进了门,有点别扭的凑到明美身边,搅了搅衣服,说:“那个……刚才……”

    明美:“嗯?”

    梁美芬尴尬:“那个……”

    她真是有点说不出口,但是还是说:“那个,刚才谢谢你啊!”

    明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不用谢啦,都是一家人,你为家里出头,我当然也得为你出头啊。”

    梁美芬笑了出来。虽然总是跟这个妯娌比较,但是她还算是知道好赖。

    “那也得谢谢你,你们不知道,金来这个小鬼从我们一回来就盯着我们,我当时就察觉事情不太对,果然,这小子趁着爸上厕所的功夫,摸摸索索的就想进屋,被我一下子揪住了!幸亏我发现及时,要不然这小子不仅能偷东西,说不定还能发现我们今天的收获呢。”

    赵桂花点头:“你今天是立功的。”

    梁美芬得意一笑。

    她都占不着便宜贴补娘家,小贼还想来占便宜,特么的想得美!

    赵桂花:“咱们先吃饭,搞个羊肉泡馍吧。”

    庄志希:“呦,妈,你行啊,这个都会?”

    赵桂花:“我有什么不会的?”

    她得意的扬头,说:“老娘会的可多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这个时候赵桂花倒是反应过来,问:“虎头和小燕子呢?”

    “他们两个累的够呛,一回来就睡着了,叫都叫不醒。”

    他们大人都累坏了,更不要说是小孩子了。不过好在明天不上班在家还能休息一下,上班的人就不行了。明天还要辛苦上班。

    赵桂花:“咱们先吃饭,然后你们过来帮我弄一下肉,这肉都得腌上。”

    “成。”

    赵桂花一家很快的回家,撤出了主战场,这一下子吧,倒是让王香秀有点坐蜡了。

    她本想着,自己这么一闹一定能得到不少的同情分。就连庄家少不得也得主动退一步,不然怕不是要背上欺负孤儿寡母的罪名哦。只是不曾想,赵桂花一句“演戏”给她钉在了墙上,拔不下来了。

    她想解释,可是人家都退出战场了,她再解释,反而是画蛇添足,显得不合时宜。

    王香秀进退不得,她看着大家,大家又看她,就连苏大妈都被这一出儿整的不会了。她平时哭哭啼啼最是有用不过了。怎么卖惨,那是驾轻就熟,他家最擅长的,就是消耗别人的善良。

    可是赵桂花一句演戏就走,倒是把他们架在这儿了。

    而其他人也恰好是这样,再看他们这样,难免觉得很假,王香秀咬着唇,泪水与雨水交织,哭着说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不是演戏,我……这日子怎么就这么难啊。”

    她仿佛突然崩溃,转身就往外跑……砰。

    跟周群撞了一个满怀。

    这要是隔了以往,周群其实不会出来看这样的热闹,他这个人一贯讲究的是得体,他怎么可能掺和这样的事儿。但是最近事情实在太多了,太多太多了,他的心情不是很好,索性出来看看热闹。

    看的别人过的不好,他就高兴了。

    只是没想到竟然让王香秀撞到了,王香秀楚楚可怜的抬头看着周群,默默的落泪。一时间竟然没有离开他的怀抱。

    周群:嗞!

    姜芦一看这个姿态,瞬间火气上涌,她冲上前就是一个耳光甩在了王香秀的脸上,骂道:“你个狐狸精,你看什么看!在这可不是你家爷们。”

    她用力一推,王香秀摔坐在雨水里,金来挨了打,冲上来护住他妈。

    “你别欺负我妈!”

    他立刻冲上来对着姜芦拳打脚踢,虽说是个孩子,但是也十来岁了,姜芦倒是挨了几下,不过她可不受这个委屈,毕竟金来又不是她什么人,她一个耳光就呼过去,说:“你个小瘪犊子,给我滚开!”

    “啊,你敢打我儿子!”

    王香秀本来还自怨自艾,这时又冲了上去,周群:“你够了,没完了是吧?王香秀,你要点脸吧。”

    再有外人在的时候,他永远都是护着他家的姜芦,不会让她受委屈的,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姜芦哪里会对他死心塌地。他怒吼:“王香秀,你给我管好你儿子。什么玩意儿,一个没家教的贼!”

    “你!”

    王香秀愤恨的看着周群,这一瞬间,引发事端的庄家都只能排在第二了,她最恨的,就是眼前的周群,一日夫妻百日恩,他们之间可不止是百日恩,但是现在他竟然这么对她,真是个狠心的男人。

    周群并不知道她怎么想,就算是知道,周群也会不以为意,他们不过是银货两讫的事情,哪里有什么情谊可在。真的讲情义,当初别要钱啊。

    王香秀站在大雨中,大雨顺着她的脸往下滑落,不知道这是泪水还是雨水。现在天气暖和穿的不多,她只换了一件薄薄的上衣,雨顺着向下,勾勒出曲线。

    院里的老爷们眼睛斗眼黏上了,周群倒是装的颇为正人君子,他有什么可看的,他知道的可比别人更多。他目不斜视:“你儿子要是再敢对我媳妇儿动手,别怪我不客气!”

    王香秀恨得咬牙切齿,她猛地凄苦一笑,说:“好,你们都看不起我,都逼我,你们是想逼死我,那我就死给你们看。”

    她嗷了一声,转头就向外跑,高喊:“我死给你看。”

    白奋斗赶紧抱住王香秀的腰,说:“秀儿姐,秀姐你别难受,大家都不了解你,我最懂你,我知道你的苦。”

    王香秀回身抱住白奋斗,与他拥抱,哇哇哭:“奋斗,姐不容易啊,姐带着三个儿子,真的不容易啊。”

    两个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抱在一起,大家面面相觑,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说啥了。姜芦看了,呸了一声,骂道:“狐狸精。”

    金来阴郁的看着白奋斗,银来面色也不是很好,只有铜来什么也不懂,还能吸着鼻子,琢磨谁家又做吃的了。

    白奋斗搂住王香秀,把她护在怀里,高声:“王香秀就是我姐姐,就是我亲姐姐,往后你们谁欺负她,就是跟我白奋斗作对。我绝对不会算了!”

    众人:“哦豁!”

    白奋斗:“金来,往后你们几个小子想吃什么就来我家拿,奋斗叔给你们买!咱们不拿这些人的,都是些没有一点点同情心的秀气鬼!小气鬼喝凉水!”

    “哎不是你怎么说话呢啊。”

    “就是啊,你乐意被偷被占便宜是你因为你有别的想法,我们可没有。”

    “就是,都是千年的狐狸,玩儿什么聊斋呢,少装好人了。”

    “呵呵,还不是跟王香秀不清不楚……”

    白奋斗:“够了。你们说的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有你们这么龌蹉的吗?我们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

    他挥舞拳头:“想打架吗?”

    众人纷纷呵呵。

    大多数人都是墙头草,随风摆动,刚才还觉得苏家过的确实有点不容易,这转头儿就满满的嫌弃。至于全程没怎么开口的王大妈,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说:“李芳,领孩子回家,少在这里看这些,免得孩子学坏了。”

    她看白奋斗的眼神儿,跟看见粪坑里那玩意儿一样。

    真是多看一眼都膈应。

    李厨子一家也走人了。

    大家面面相觑一下,眼见白奋斗还搂住王香秀不撒手,一个个暧昧的笑了笑,随即也纷纷的散开了,不是不乐意看这种八卦,而是晓得接下来恐怕也没什么可闹的了,至于什么清清白白,鬼才相信啊。

    大家都散开,白奋斗得意的说:“你看,我在院子里还是有一点威信的。”

    他揽着王香秀不撒手,说:“走,回家,这么大雨天在外面,都湿透了,走,回去换个干净的衣服,洗个热水澡。对了,你家有姜片吗?喝点姜汤。”

    王香秀轻轻的摇头:“没有了……”

    她并不介意被白奋斗这样搂着,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说:“奋斗,你别管姐了,我难受。”

    “这怎么行。”

    王香秀不言语,苏大妈上前:“先回家,还是先回家。”

    一家子都湿透了,一个个狼狈不堪,金来三个孩子,特别是金来,又挨了打又淋了雨,一副落魄的样子。王香秀看着孩子轻轻哭,说:“是我没本事,是妈没本事,没本事让你吃好,让你只能偷偷摸摸,被人嫌弃,是妈……”

    她脸色苍白,一副要昏厥过去的样子。

    王香秀赶紧将人扶到炕上,说:“你躺会儿?”

    王香秀一副被抽干的样子。

    这时铜来突然开口:“什么味道。”

    他吸了吸鼻子,说:“好像是好吃的,是肉的味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吃。”苏大妈抱怨了一句,随即眼珠子眨了眨,冲着王香秀使了一个眼色,王香秀微微闭上了眼,苏大妈感激:“秀儿,秀儿你怎么了?”

    王香秀缩成一团,说:“我有点冷……”

    “妈……”三个小孩儿也害怕了。

    白奋斗更是急切:“怎么了?”

    王香秀:“冷,好冷……”

    苏大妈:“这是着凉了,这还是着凉了……”

    她哭着说:“你可不能倒下去,你要是倒下去,这个家就更完了。对,喝点汤暖和一下,发发汗,这伤寒了得吃点有营养的,鸡汤,我去给你买一碗鸡汤……”

    苏大妈说话间就往外走,呆呆的。

    白奋斗一看赶紧给人拽住,说:“苏大妈,你这是去哪儿买。这大雨天的,你还能去哪儿。”

    苏大妈:“可是秀儿,可是我的秀儿啊……她是天底下最难得的好媳妇儿,我不能让她有事儿……”

    “妈妈,妈妈你不要死……”

    白奋斗:“你们别去,我来想办法。”

    这样的环境,他一下子就上头了。

    “我来想办法,我去外面买,你们不用管了。”

    他立刻出了门,虽然大雨瓢泼,雨势更大了不少,但是白奋斗还是闻到了一点点肉汤的味道,他二话不说,直接冲到了庄家,庄家正在做羊肉泡馍。开门的是庄志希,庄志希冷淡:“有事儿?”

    白奋斗:“苏家是因为你们家才这样难过的,你们得负起责任,你给我盛一碗肉汤。”

    这样理直气壮,你都怀疑他脑子是不是窜烟了。

    庄志希呵呵一声冷笑,咣当一声,关上了门。

    “啊你……”

    庄志希:“什么垃圾玩意儿。”

    赵桂花冷漠:“你理这种二百五干什么。”

    “咚咚咚!”敲门声再次响起,赵桂花没开门,直接把厨房的窗户打开,冲着外面说:“白奋斗,你想死是吧?”

    白奋斗:“你们害的……”

    赵桂花微微眯眼,幽幽说:“你信不信我扇死你?”

    白奋斗一梗,他觉得他们院子的人真是太不善良了。

    一个个的,真是没有一点好心。

    他忍着埋怨,说:“那,我买一碗。”

    赵桂花冷笑:“你要买我就卖吗?我家晚安是正好的,不卖!”

    白奋斗:“难道你们就要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难受?”

    想到王香秀那个气若游丝的样子,他说:“求求你们了,让我买一点吧。秀姐真的很需要吃点营养的东西,喝点汤。”

    赵桂花觉得,两辈子的经验没教会她更多,但是却教会她,如果一个人要一条道儿走到黑的时候,千万别多管闲事儿。至于这样的人,更是要离得远一点,特别是这样的下雨天。

    免得雷劈蠢货的时候,不小心被连累到。

    她看着白奋斗,已经不想跟他说话了,不过吧……她眼神闪了闪,说:“我们今天去山上设套子,抓到了一只野鸡,如果你要,可以匀给你。”

    “啊!”白奋斗一愣,随即喜出望外。

    赵桂花默默的伸手,比了一个“三”。

    白奋斗:“……”

    他脸色垮下来:“要钱啊?”

    赵桂花冷笑:“不然呢?”

    白奋斗:“可是,可是一只家养的鸡也就两块钱,这还比野鸡肉多又肥呢。你一只野鸡,顶多一块五,遇到瘦的一块钱都能买下来。”

    这是正常的价格。

    至于三块,那是没有过的。除非是物资极为紧俏。不然可真是没有这个价钱……他觉得,赵桂花就是狮子大开口。

    赵桂花倒是无所谓:“你觉得不合适就算了。”

    她微笑:“反正大雨天,物以稀为贵。你出去找那一块钱的野鸡呗。”

    白奋斗:“呃……”

    这么个天气,黑市儿都肯定没人的,还别说,现在想喝鸡汤,还真是买不到一只鸡的。秀姐又撑不住,他犹豫了一下,说:“那,你们等着,我去拿钱。”

    他匆匆回家,随即又匆匆回来。

    他们家的两只野鸡肥瘦差不多,庄志希随便抓了一只给他,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白奋斗看到野鸡,终于露出了几分笑面儿,他不耽搁,赶紧的回到了苏家,喜滋滋的:“苏大妈,秀姐,你看我给你们带什么回来了。”

    苏大妈刚才都趴在窗户上偷看呢,还能不知道?

    她眉眼都是笑意,不过却又立刻装作凄苦,说:“我来,我来给秀儿熬个鸡汤。”

    白奋斗:“我来吧,苏大妈你们给衣服换了,这冷天可不成。”

    “哎,好嘞。”

    苏大妈看着白奋斗,说:“奋斗啊,将来要是哪个姑娘嫁给你,那可真是有福气了。你这么好的男人,真是不常见啊。性格局气,为人豪爽,仗义直率,乐于助人,又有一个好工作,家庭没负担还有房子,你说你找什么样的媳妇儿找不到,找个仙女儿都找得。大妈觉得这世上哪个女人要是找了你,真是几辈子修来的好福气。”

    白奋斗被夸得飘飘然。

    “大妈。这院子里,就您眼光最毒。”

    “那可不是,当初我一眼就选中了秀儿,就不就说明问题了,这儿媳妇儿多好啊。”

    “可不是。”白奋斗赞同。

    苏家的鸡很快的就拔了毛炖了起来,鸡汤的味道,那是刚刚的。

    院子里不少人家都闻到了味道,纷纷议论纷纷。

    “这谁家啊,怎么还炖上鸡汤了?”

    “好像是前院儿。”

    “那肯定是周群家,他家条件好。”

    “不好说,也许是庄家呢,他家今天是去郊外郊游,说不定抓到什么野味儿。”

    “赶趟儿还是白奋斗呢,他们父子两个光棍,钱也花不完,当然要吃得好……”

    “不是把,我觉得是蓝大爷,他才是真的吃得好。”

    “那不可能,蓝大爷他们家晚上一贯吃的清淡。他一般都是早上和中午吃得好。”

    “对哈。”

    不管什么时候总是有那好奇的,很快的,就有人转悠到前院儿,没一会儿就一脸神秘的回来,不可置信:“是苏家,苏家在熬鸡汤。”

    “唉我去~他家不是刚才还卖惨呢吗?这就吃上鸡汤了?”

    “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

    “我们可别乱发好心,你看看人家过的什么日子,咱家还没喝上鸡汤呢。”

    按理说,鸡汤的味道不比羊汤的味道大,但是赵桂花关门关窗的,他们家又已经开始吃了,反倒是显得味道不那么大了。而苏家这边正是刚熬起来,又开着厨房的窗户,这味道自然就散出来了。再说,她家厨房是靠近前后院儿过道儿的,不用往前走就能闻到是他家的味道。

    白奋斗一边烧火还一边扇乎,气哼哼的解气道:“让你们都看不起人,你们看不起人,晚上不过就是吃点粗粮吃点稀饭,秀姐可是喝鸡汤。”

    他倒是不知道,自己生生又拉了一波嫉妒。

    因为下雨,周大妈又没有伞,下了公交车还躲了一会儿雨,眼看雨势越下越大根本不停,这才没办法回来,她一进院子,就闻到苏家的味道,正好看到白奋斗在苏家厨房忙碌的身影,一口呸在了地上,骂:“狗男女!”

    白奋斗不敢示弱:“呦?这谁啊,这不是勾引我爹的周大妈吗?”

    周大妈怒斥:“我撕烂你的嘴!”

    白奋斗:“嘿嘿,您看您做得,我说不得吗?”

    周大妈冲上前就要打架,周群及时在门口把人拦住,说:“妈,回来吧,你这种人说什么,多说一句都丢人。”

    周大妈:“对。”

    她恶狠狠的瞪了白奋斗一眼。

    白奋斗叫:“我丢脸也比你们强,饥不择食。”

    周群:“你!!!”

    周群深深的平复心情,说:“妈,回来,这种人满嘴喷粪,不值得我们多说一句,清者自清,这种小人说什么,我们不用理会。”话是这么说,但是周群却怨恨的不行,怨毒的用力看了白奋斗一眼。

    心道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不会算了。

    不过白奋斗不较劲儿,自以为大获全胜,别看这些人逞强,可是还不是一个个败退。

    他畅快一笑,不过很快的,他疑惑的挠头:说起来,他爹呢?怎么还没回来?

    算了,不管他。

    *******

    鸡汤香味儿满院子都是,赵桂花正在杀兔子,如果不是靠近他家,根本闻不到一点味道。

    雨势很大,冲散了味道,又有鸡汤浓郁的香味儿飘散,他家这边,无人关注。

    赵桂花:“我可真是个大聪明。”

    卖掉一只野鸡,做的很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