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都市皇途〕〔聂先生又苏又撩〕〔重生之我要冲浪〕〔盖世人王〕〔隐婚总裁:女人,〕〔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81章 碎了
    _: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81章 碎了

    五月的大中午,四九城还是有些炎热的,宣传科的墙上挂着一块表,庄志希抬眼看了一眼,眼看时钟滴答滴答的不断的走着,似乎很快就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时间:两点!

    他状态十分稳定,仿佛什么也不知道,不过确实啊,这个事儿他是受害者,本来就什么都不知道,具体能发生什么,谁晓得呢。

    庄志希靠在椅子上面,整理了一下今年的文件,作为宣传科,肯定是要多看看上面下来的文件,领会一下各种精神,才能更好的工作不是?

    他这人能静得下心,正看的认真,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声音,崔大姐立刻冲到窗口,随即说:“小仓库那边打起来了!”

    他们这边的位置,只能看个影影绰绰的,大约能看到围了一群人,但是看不到怎么回事儿,崔大姐飞快的窜出去,跑的跟兔子一样快。还有几个好事儿的也都飞快的跑了出去。

    庄志希:“我也去看看热闹。”

    他很快的下楼,追上了崔大姐一行人,宣传科七八个人一起来到小仓库,这边已经里三层外三层了,除了车间的不好出来,什么保卫科的,医务室的,办公室的,食堂的,大家都已经聚集过来了。真是挤都挤不进去。

    庄志希仗着个子高,跳来跳去的往里看,就见现场一脸混乱,白家父子都挨了揍,鼻青脸肿的,保卫科的人拽着白家父子,一旁的周群夫妻两个也有些受伤,周群一只眼睛乌眼青,睚眦俱裂的盯着他们父子两个。

    双方对峙着。

    周围的围观群众更是屏住呼吸,大气儿不敢出,仿佛多说一句话,就能引来更大的矛盾,谁也不敢言语。

    张副厂长这时到了,呵斥:“让一让,都给我让一让,这边是怎么回事儿?”

    大家赶紧让开一条路,张副厂长挤进去,一看这个情形,站在中间破口大骂:“你们把厂子当成什么地方了?跑到这里打架,你们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了就给我滚回家,这里是你们打群架的地方?”

    他正跳脚骂呢,保卫科刘科长赶紧拽住张副厂长,在他耳边低语几句。

    张副厂长眼珠子差点凸出来:“卧槽!”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白家父子两个,说:“你们两个是疯了吧?”

    他这话一说出口,周群突然就暴起,又冲了上去,愤怒的扇白家父子:“你们两个丧尽天良的,你们卑鄙无耻!你们阴险下流禽兽不如!”他的大耳光甩的,庄志希站在外围都听到啪啪的声音了。

    庄志希嗞了一声,心道:活该!

    白家父子挨了揍,白奋斗有点不服气,叫道:“周群,你没完了是吧?我就是开个玩笑!”

    啪!真是重重的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打的白奋斗鼻子都淌血了,周群怒吼:“开玩笑?你就糊弄糊弄鬼吧你,我看你就是不安好心,就是看相中我媳妇儿了,我说你怎么不跟王香秀结婚,我说你怎么整天盯着我们家。我以为你是看我不顺眼,原来是相中我媳妇儿了。这被我抓个现行儿,你说是开玩笑,如果我没有来,我媳妇儿会遭遇什么,可就不好说了。大家看,他们两父子还带着锁头呢!如果不是没安好心,你干什么要骗她过来?如果不是我赶到,谁知道你能做出什么猪狗不如的事情?你们父子两个,狼狈为奸,就是两个该吃花生米的!”

    周群眼睛通红,简直想要吃人。

    虽然他在外面有人,但是可不代表他希望被人戴那有颜色的帽子。

    这话白奋斗还不干了呢。

    白奋斗叫:“谁看上你媳妇儿了,我眼瞎吗?我会看上你媳妇儿,就你媳妇儿那个蠢货,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啊!”

    一个大石头,直接砸在了白奋斗的头上,那血跟大呲花儿似的。

    姜芦颤抖着叫:“我打死你!你个禽兽不如的混蛋!”

    她捡起石头,就要砸第二次,保卫科赶紧给人拦住,不过男女有别,也不敢用力,只能攥住她的手腕,姜芦忿忿:“混蛋,你个大混蛋!我杀了你!我非要杀了你!”

    她被攥住了手腕,脚却不断的踢过去,一个劲儿的往白奋斗的某个不能言说的位置上踢,狠狠的,大有不踹废了不解恨的架势。

    在场诸位男同志都呲牙裂嘴,虽未经历过,但是只看着都能感觉到巨疼无比。白奋斗更是被踹的捂着自己蹲了下来,随即倒地打滚儿。

    他头上被砸的冒血似乎都没有这个疼。

    就这,姜芦紧跟着还冲上去继续踹,就算是白奋斗捂着,她也要踹,踹的白奋斗嗷嗷的惨叫。

    “我儿子还没孩子啊,他还没个后啊,你这个毒妇……”白老头哭喊出来,这不哭喊姜芦可能还没想起来白老头,一听到他的动静,姜芦几乎是迅雷而不及掩耳之势就挣脱了保卫科,她的石头直接飞过去,白老头好悬一闪,没被打中。他正要庆幸,就看姜芦照着他就踹,咣咣咣咣,接连四脚!

    “啊啊啊啊啊!”惨叫声几乎响彻天地。

    所有围观的男同志都默默的后退了一步,就连保卫科都忘记抓人了,姜芦过去又是几脚,反正专门踹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她仿佛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下子找到跟男人打架最该攻击什么地方了。

    白老头疯狂惨叫,跟白奋斗就像是二重唱一样,啊啊惨叫,响彻天地间。

    诸位男同志赶紧再次后退一步,不,是两步。

    这太可怕了。

    崔大姐等围观的女同志顺势赶紧往前挤一挤,这些男人,果真不行。

    姜芦还在发疯,张副厂长这时回过神了,叫:“你们还看什么热闹,赶紧的,赶紧的给姜芦拽开啊。”

    几个男人这下子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了,赶紧拖着人往一边儿拽,姜芦拳打脚踢的挣脱,嗷嗷的骂:“别拦我,别拦着我,我非杀了他们不可!”

    张副厂长赶紧的劝说:“小姜你冷静一点,你要是真的给他们杀了,你也是犯罪不是?我们晓得你是真的生气,也晓得这次你们是受害者,但是咱们教训这种人,教训一下应该,但是咱不能杀人,真不能给人打死啊。你为了这种人进去,值得吗?咱以后还有大好的人生呢。他们不死,你就是正义的一方。要是丢了命可就不行了。”

    他跟姜芦她爸爸,多少也算是一个相识了。

    总归不能让姜芦在他们厂里出事儿,这踢哪里都行,但是真的不能拿石头砸脑袋。这要是砸死了,多少也是个事儿。他安慰说:“你放心,这次厂里一定给你一个交代,肯定不让你白白的受委屈。”

    姜芦眼睛赤红,披头散发:“我要让他们去蹲笆篱子,一辈子别出来!”

    她吼道:“一辈子别想出来!”

    张副厂长眼看站在前头的崔大姐,赶紧使了使眼色,姜芦这个状态,不能不安慰啊,崔大姐虽然有点害怕,但是还是热心肠的上前:“小姜,来,你来这边,我看你也气坏了。你放心,有厂领导,还有保卫科,大家都在呢。肯定不会是让这事儿算了,你稍微消消气,你看你的手都擦伤了。咱们生气也不能让自己受伤啊。”

    她好生的安抚姜芦,姜芦终于忍不住崩溃的哇哇大哭,她说:“白老头,白老头说周群受伤了,让我过来,我一点都没怀疑他,二话不说就跟他一起来了。结果屋里只有白奋斗,周群,周群还怀疑我跟白家父子不清不楚,我容易吗?我是瞎了吗?会看上这种东西?狗都不要……”

    大家听了姜芦的话,看白家两父子的脸色都变了。有不少人来得晚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但是姜芦这话喊的多清楚啊。大家再看这两个光棍,眼里就都带着厌恶了。

    这种想骗女人占女人便宜的,就连是个小混混都是看不起的!

    “如果不是周群来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会遭遇什么,我根本不知道!呜呜呜!”

    姜芦哭喊到这里,突然又来了火气,飞快的冲上前,照着那个位置又踹了几脚。

    “啊!”

    庄志希远远的看着,也跟着呲牙裂嘴,作为男人,他也晓得男人的脆弱啊。

    但是不得不说姜芦……干得好!

    庄志希正看着热闹,就见杨立新挤到他身边了,一脸的心有余悸,庄志希赶紧拽住杨立新,小声问:“杨哥,咋回事儿啊?”

    杨立新真的相当一言难尽的,他张了张口,好半天没说出一个字儿,不是不想说,是他压根不知道怎么说,就他来看,就是白家两父子疯了。

    “怎么了?”

    杨立新:“这事儿吧……”

    事情要从中午说起,中午的时候,周群直接来了后厨儿,找到了杨立新。

    周群这人多少还是有点精明的,像是他就也发现了杨立新跟白奋斗有点不对付,虽然这两家子没有直白的表现出来,但是他还是看出来不少。

    所以这一次想要共同对付白奋斗,他就直接来找杨立新了。

    他来到后厨儿,将杨立新拽到了后院儿,杨立新诧异:“周哥,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

    周群直接了当:“我听说,白奋斗跟王香秀下午两点可能要在小仓库偷-情,怎么样?一起过去抓奸?”他笑了笑,说:“我知道,你也很看不惯白奋斗,给他一个好看,怎么样?”

    杨立新攥紧了拳头,努力平静,说:“你怎么知道他们下午会去小仓库?”

    周群:“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就是知道了,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正好我们都看白奋斗不顺眼,一起过去怎么样?我知道你跟保卫科的王二癞子关系不错,再叫上几个保卫科的,我们一起过去。白奋斗肯定要丢脸。”

    杨立新到底比周群和白奋斗都多了几分理智,他说:“这要是被抓到,他们就完了,被当做流-氓进去怎么办?虽然我看不上他,但是也犯不着对他这么狠。”

    周群眼神闪了闪,很淡定的说:“他跟王香秀,男未婚女未嫁,为了自保,他们肯定会结婚。那这流-氓,就无从可谈了。咱们厂子为了面子和名声,也不会一直追究,顶多是批评一下,留个底子。”

    杨立新倒是气笑了,说:“那我们跟着闹了一大顿,还让他得偿所愿了?我是教训他还是帮助他啊。”

    周群淡定:“自然是教训他,你觉得他娶了王香秀是什么好事儿?就不说王香秀给他攒的那一堆带色儿的帽子了,只说他们家那些个拖油瓶,你觉得他的日子能过得好?他跟王香秀结婚,可不是得偿所愿,而是噩梦开始。”

    杨立新:“!!!”

    尼玛,周群说的,竟然好像很有道理。

    “一句话,干不干!”

    “干!”杨立新深吸一口气,同意了。

    他真是看着白奋斗不顺眼。这个时候当然不客气了。

    “那咱们?”

    “你叫人,我们一点半在小仓库哪儿埋伏,等着抓一个现行。”

    “可以。”

    两个人说到就做,一点也不耽搁,杨立新很快的找了自己在的保卫科相熟的人,人喊人,这又多了几个,别看他们都是保卫科的,但是这就看出白奋斗的人缘不怎么样了,他们七八个人都知道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告诉白奋斗。白奋斗更是不清楚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他下午也是要巡逻的,不过只转悠了一会儿,就左右看了看,确认无人察觉,赶紧奔着小仓库过来了。

    白奋斗想好了,他要提前进去埋伏,等庄志希一到,出其不意的解决他。

    要是不这么做,那么是很有可能被发现的,毕竟庄志希也是人高马大的,虽然瘦,但是他高挑,手长脚长,怕是也不那么容易被制服。

    所以白奋斗提前过来,他蹑手蹑脚的进了小仓库,自己躲在了门边儿,他本来是想躲在柜子里的,但是这里的柜子摇摇欲坠的,实在是不太能靠得住,再说从柜子里出来也是耽误时间,他索性站在了门口。

    白奋斗进了屋子,埋伏在门口。

    杨立新还有周群一干人等的心瞬间就提起来了,这知道归知道,看到他来了,总归还是震惊的。杨立新也不知道白奋斗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毛病,这在家里施展不开了么?专门在厂子里和王香秀私会,难道是专门为了找刺激?

    真是奇葩他妈给奇葩开门,奇葩到家了。

    他总之是不能理解这人的特殊嗜好的。

    保卫科几个白奋斗的同事也都相当的一言难尽,不过既然有这么个事儿,自然要看个热闹的。他们过来也不一定是非要把人抓个当场,其实看热闹的心情更多。

    白奋斗整天白保卫科挤兑这个,数落那个,人缘儿委实是不好,多少人都等着看他倒霉呢。

    大家都盯着小仓库,就在大家的心跳一点点加快,等待的度日如年之际,就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是女人的声音,这声音是姜芦,姜芦担心地问:“白大叔,我家周群怎么跑到这里了?怎么会受伤的?”

    大家都躲得不远,那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谁也没想到,这过来的竟然是姜芦。

    大家原以为,白奋斗真是要跟王香秀偷-情的。就连周群都愣住了。

    他知道有可能不是王香秀,但是没想到,来的人是姜芦。

    姜芦还在说:“周群受伤了,怎么不送去医务室?”

    虽然很担心的询问,但是姜芦还是小跑儿,走的很快。

    周群:受伤?他没有受伤啊?

    可是这个时候他根本就来不及多想,就看白老头给姜芦领过来了,几乎是开门的一瞬间,白老头竟然一个用力,给姜芦推了进去。

    姜芦:“啊!”

    白奋斗:“啊!”

    他等待的,是庄志希啊,但是没曾想庄志希没先到,竟然是姜芦到了。而他爸根本不清楚这一点,直接按照他们的计划,给姜芦推进了门。

    姜芦一个踉跄差点摔了,再看屋里,除了白奋斗,哪里还有其他人?

    她脸色刷的一下子就白了!

    不管怎么样,眼前这个情况确实是很恐怖的。

    她尖叫:“白奋斗你想干什么!来人啊,救命啊!”

    这样的变故,白家父子没有想到,周群等人更是没有想到,周群本来是来抓白奋斗的,但是没想到白奋斗竟然想要“欺负”他媳妇儿,这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睚眦俱裂,嗷了一声就冲了出去。

    他奔到门口,白老头看到是周群,还露出了一抹笑容,毕竟在他看来,这样效果更好。可是他哪里想得到,庄志希根本没来,白奋斗的计划也根本没有成功呢。

    他正要绷紧了笑意说点什么,就看周群一拳打过来了,他这时可不是以往那样弱鸡,咣咣就是两拳头。白老头本来就感冒虚弱,一下子摔倒在地。

    周群一脚踹开门,冲了进去。

    “白奋斗,姜芦,你们在干什么!你们对得起我!”

    这样的变故,白奋斗根本就来不及解释,倒是姜芦飞快的扑向了周群,叫:“群哥,我是无辜的,我是被骗来的。”

    她跟白奋斗孤男寡女在一个屋子里,这要是传出去,她还要脸不要了?所以姜芦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喊了出来。她尖叫:“是他们把我骗来的,他们说你受伤了。”

    姜芦哭了出来,这是吓哭的。

    不管怎么的,姜芦也只是一个女人,遇到这样的事情,哪里能不害怕?

    周群一听,火气更大,嘶吼一声,扑向了白奋斗。

    一拳两拳的砸过去,白奋斗挨了两下终于反应过来,他不服气的很:“周群,你凭什么打我。”

    他反手就回击一拳,白奋斗到底是保卫科的,体力比周群强,周群一下子被打倒在地。

    姜芦眼睛赤红,叫:“我杀了你!”

    她也扑了上去,这个时候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了,说着的,大家真是十分的看不起白奋斗,虽然周群的名声在厂里已经跟过街老鼠一样。但是这个时候白奋斗做的事儿,却还是比周群更恶劣的。

    周群那再怎么说还能说是双方自愿,而且他们也没抓到什么现行。

    但是白奋斗,大家是眼看着白家父子把姜芦骗过来的,到底想干什么,作为男人,大家都懂。总之,大家对白奋斗鄙夷的心思,那是冲破天际了。

    有本事你抓迪特,有本事你抓坏人,有本事你见义勇为。

    你在这里欺负一个女人,想要图谋不轨,这是最最下三滥的。

    保卫科好多都是部队转业,看到这种更是恶心的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他做出这样的事儿,还敢还手,那就更让人看不起了。王二癞子几个飞快的上前,直接箍住白奋斗:“你做了这种事情还想打人?当我们都不存在是吧?”

    “真是个垃圾。”

    “快去叫科长过来!”

    保卫科几个把白奋斗制住,周群和姜芦发疯了一样上前,咣当咣当的拳打脚踢。特别是周群,这是夺妻之恨。他都恨不能给白奋斗杀了!

    刚才是打不过,现在有人按着白奋斗,他可不就发疯的打人。

    “放开我,你们到底是跟谁一起的,就由着他这么打我!”白奋斗叫了出来。

    “我们跟你可不是一起的,我们都是正派人,不是你这种阴险小人。真是看不出你是这种东西。打你?人家把你打死都是活该。”

    “我什么也没干!”白奋斗这时也多少有几分反应过来,他嗷嗷叫:“我就是开个玩笑。”

    “我让你开玩笑!”啪一个耳光,周群毫不客气:“我让你说这是开玩笑!”

    啪啪又是一个耳光。

    在保卫科的“帮助”下,周群单方面殴打白奋斗父子,没一会儿这两个老东西就已经鼻青脸肿了。而杨立新,杨立新从事情一开始就吓蒙了,他都没反应过来,事情就到了这个地步。

    他本来是来抓奸的,但是没想到竟然见证了一场预谋犯罪。

    杨立新也是刚才被刺激的狠了,一点也不隐瞒,倒豆子一样都说给了庄志希听。庄志希总算是把这件事儿前前后后都给圆上了。他这没想到事情是这个发展。

    不过,这样发展又是很符合情理的。

    而周围一干没怎么看明白的也终于从杨立新的嘴里知道了所有的经过。再看白奋斗父子,如同看两坨屎。

    杨立新在这边讲述事情的经过,那边姜芦气不过又冲上去踹人。

    大家听着这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觉得身体某个位置都跟着发疼,不过又深深觉得,这父子两个就是活该。该说不说,他们挨打,真是活该。

    不过吧……张副厂长看着白奋斗脑袋上还在冒血,也怕死人,说:“好了,你们大家散一下,周群姜芦,我知道这次的事情是你们夫妻两个受了委屈。这件事儿厂子里一定给你们一个说法。李四,你们几个先给人送到医务室,最起码得止血。”

    王大夫也过来看热闹了,根本不怎么想管他,女人对这样的事儿更加的看不起,她说:“这种人死了才好呢。死了是为社会做贡献。给他们止血都是浪费药。”

    张副厂长揉着太阳穴,也真是在心里给白家这不靠谱的两父子骂个狗血淋头,不过作为厂领导,又不能不管。

    你说,他怎么就那么倒霉,专门负责处理后勤。

    他宁愿管生产啊!

    哪里还用处理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

    他深吸一口气,说:“走吧,先止血。大家都回去,现在都回去,这件事儿厂里一定会仔细调查的。”

    虽然张副厂长这么说,但是大家谁也没走,都还围着,没办法,这种事儿,真是几十年都看不见一回。更不要说这个事儿是身边的事情了。

    杨立新扶着庄志希,都有点站不稳了。

    庄志希:“你没事儿吧?”

    杨立新:“你扶着我点,我腿软了。”

    他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毕竟,有人掉进粪坑的事儿,他都见过呢。属实是见多识广了。他们那一片儿,都是见多识广的人,但是今天这事儿,太刺激了。

    姜芦发疯一样专门往那个位置踹,作为一个男人,他真是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跟他没有关系,但是一点也不妨碍他的腿软。

    庄志希扶着杨立新,说:“我送你回后厨儿?”

    杨立新:“不!”

    他还挺坚定:“去医务室。”

    他可要掌握第一手的消息。

    庄志希这个时候倒是很惊讶的看着杨立新,感慨这人真是有点东西啊。都腿软成这样了,还不下火线呢?

    他说小声说:“张副厂长脸都黑了。”

    杨立新:“法不责众啊。”

    大家都不走,张副厂长也不能都惩罚了吧?

    庄志希:“……”

    你这想的还挺细致。

    他说:“那行吧,走。”

    大家无视张副厂长难看的脸色,浩浩荡荡的跟着往医务室走。

    这要是搁了以往,张副厂长也是会撵人的,但是今天吧,他实在是没有那个心情了。白家父子被架到了医务室。王大夫叫:“主任,你来看看吧。”

    医务室的头儿是一个秃顶大叔,五十来岁,上班当养老。

    正是因为这位的做派,所以他们医务室现在存在感才这么低,秃顶主任中午偷偷午睡,迷迷糊糊的赶紧出来:“哦豁。”

    这一看怎么这么多人。

    王大夫:“主任,你给这两个狗东……额,这两个人看一看吧。我技术不行,可看不好。”她压根不想管这两个。

    众人嘴角微微抽搐,别以为你改口了,我们就没有听出你想说“狗东西”。

    你这是侮辱狗。

    主任:“我来我来。”

    白抱头和白奋斗还捂住裆-部嗷嗷嗷叫呢。

    主任:“这咋了啊?”

    他说:“我先给头处理一下,不能这么继续流血。”

    虽然这二位都是鼻青脸肿,脸肿的跟猪头似的,但是白奋斗头上一直淌血是要处理的。还有他的鼻子也在流血……秃顶主任不知道发生什么,瞄一眼其他人不仅不上前帮忙还厌恶的看着白家父子,虽然不晓得是发生了什么,但是想也知道这两个人肯定是没干什么好事儿了。

    他简单处理了一下,就看他们还都捂着那个位置呢。

    他说:“都出去都出去,别围观,我得检查一下关键位置,你们都出去,留在这里不合适。”

    白老头:“嗷嗷嗷。”

    白奋斗:“嗷嗷嗷。”

    他们已经疼的说不出话了。

    “都出去都出去。”

    他把窗帘拉上,张副厂长:“我留下吧,作为主管后勤的副厂长,我总得知道个具体情况。不然都没法儿跟厂里其他人沟通。”

    刘科长立刻:“那我也留下来吧,这两个人做错了事情不思悔改还会还手,别是他们突然暴起,伤了你们。这就得不偿失了。”

    保卫科众位:“那我们也留下来吧,我们保卫科本来就是要保护厂里任何一个人的安全。如果白奋斗他们父子两个发疯,我门也能及时制止。”

    秃顶主任:“……”

    你们都想留下看热闹吧?

    他点头:“随便你们,不过女同志都出去,都出去哈。”

    诸位围观群众,终于被挡在了外面,大家一个个虽然进不去,甚至看不见,仍是眺望着。庄志希也在人堆儿里,就听屋内传来一阵剧烈的抽气声。

    杨立新:“这是咋了?”

    庄志希:“我怎么知道?”

    他也好奇啊,但是他也没有透视眼,隔着门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啊。

    不过也没让大家等很久,门很快的就开了。

    保卫科几个人维持现场,叫:“让一让,大家都让一让,人要送医院了。”

    “啊?这医务室看不了了?”

    “这得多严重啊?是废了吗?”

    “估摸着也不至于,咱医务室也就看个头疼脑热,技术一般。”

    这话要是这么说,秃顶主任不服气了,他说:“咱们医务室水平怎么一般了?虽然看大病一般,那是因为本身我们遇到的就少,经验也少。很多的专家都是通过病症多才能不断积累起来的。我们没有这个先天条件。不过你看,看头疼脑热,我们看的多,不是看的很好?很容易就判断情况?还有受伤止血,固定包扎这些,我们做的多,不是都做的很好?你们可不能误解我们医务室的水平。在小病症上,大医院都不如我们处理的多,见识的多,判断的迅速。”

    这一点,可是一定要说清楚的,没得这么看不起人的。

    “那他们咋往大医院送?”

    秃顶主任:“碎了,碎了不送大医院,我们怎么给他处理?咱们这边医务室看男科不行啊!再说缝缝补补的手段也不行啊。一旦搞个不好真的就废了,这还没结婚呢。我们能胡来吗?”

    哦豁!

    众人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二位,眼睛瞪的比牛眼睛还大。

    碎了,废了!

    大家都被这样的话题镇住了,大受震撼。

    白奋斗痛苦的呲牙裂嘴,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儿:“不、不要、不要说……”

    秃顶主任立刻:“好好好,不说,你都碎了疼成这样,就不要说话了。”

    白奋斗眼前一黑,妈的,让你不要说,你怎么还说个没完了。

    “赶紧的,赶紧把人送医院,他都翻白眼了,要休克啊。”

    庄志希围观揣测:你确定这个翻白眼,不是让你给气的?

    “快快快。”

    张副厂长:“刘科长,你安排几个人跟着去医院,另外再安排几个人陪同周群同志和姜芦同志回保卫科,这个事儿要详细的调查,必须处理的清清楚楚,给受害者一个交代,也给厂子里其他人一个交代。”

    他转头看向围观的众人:“行了。都给我回去,你们怎么的还想跟着去医院啊?是不是我这个副厂长说话不好使啊,你们还没完了是吧?赶紧给我走人!”

    大家眼看着人都要送走了,这还是上班时间,他们也不能跟着出去,再一看张副厂长是真的恼了,大家带着几分遗憾,怏怏的撤退。这时杨立新也终于恢复了一点,不用庄志希扶着了。

    他感叹:“碎了,那是不是以后就完了啊。”

    庄志希:“我上哪儿知道?我也回去上班了,这一天,真是太跌宕起伏了。”

    杨立新深深点头。

    他今天,一定要提早下班,早早的回去把今天的事儿传播一下。

    这种八卦,真是闻所未闻,其他人肯定都没见过。

    庄志希不晓得杨立新想什么,跟着大家伙儿一起往办公室走,崔大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庄志希身边,这一路啊,一百二十万个感慨啊。

    你说,怎么就有这样的事儿呢。

    大家一起回到了办公室,也有几个没出去看热闹的,像是老黄就没出来。他问:“外面啥事儿啊,你们都这样。”

    庄志希:“……”

    他倒是有点懂了刚才杨立新的心情,真是,这都不知道从哪儿开始说了。

    倒是崔大姐,噼里啪啦的就讲述了起来,这个的事儿,必然是要传遍全厂的。必然!

    “啥玩意儿,白奋斗相中了周群他媳妇儿?”

    “被周群捉在当场啊。”

    “我的妈,那蛋碎了,能缝补上吗?”

    ……

    此起彼伏,接二连三一百八十问,真是回答的都赶不上趟儿了。

    不得不说,这一天,是他们机械厂最热闹的一天,堪比五一劳动节联欢会。就连五一联欢会大领导到场,都没有现在这么激动。大家几乎各个科室,厂子的每一个角落,都流传着白家父子的消息。

    这神奇的父子两个,撑起了厂区八卦一片天。

    王香秀在车间干活儿,也听说了这个事件,虽然他们车间的消息比起其他的部门稍微慢了一点,但是外面这么大的动静儿。这么大事情,哪里瞒得住呢。

    没一会儿,就已经发酵的人尽皆知了。

    王香秀恍恍惚惚,有点不知所措,她是一点也不相信这件事儿的,毕竟在她看来,白奋斗爱的人是她,怎么可能去算计什么姜芦。他跟姜芦的关系,可不怎么好。

    如果说厌恶,那是有的。

    毕竟多少次打架,姜芦都跟周群一起向前冲,给了白奋斗不少难看。所以如果说白奋斗厌恶姜芦,她是相信的,但是要说白奋斗相中了姜芦,她觉得除非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不然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是什么魔鬼传言。

    可是大家都说的信誓旦旦,这让王香秀十分的迷茫。

    “王香秀,你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不敢相信啊,我看啊,这白奋斗对你也没几分真心啊。”这车间总归有看不惯王香秀的。一位大姐笑着调侃:“我可得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以前我是真的觉得你跟白奋斗有点不清不楚,还误会了你。没想到你们还真没事儿,你总是说你们就是亲姐弟一样的感情,以前我不信,现在是真的相信了。这白奋斗啊,稀罕的就是姜芦啊。怪不得总是听说他很是看不上周群,找到原因了啊。”

    “就是就是。”

    “不过这人也太恶心了吧?人家姜芦有男人的,他竟然还想图谋不轨。这种人就该拖出去直接给咔嚓了,让他再也没有办法作威作福。”

    “哪儿还用咔嚓啊,这不是都已经碎了?所以说老天爷总是有报应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看现在这个结果,可不就是活该。”

    “对,就是活该!”

    王香秀尴尬的立在原地,只觉得浑身难受。

    她犹豫了一下,说:“可能,可能其中有误会……”

    大家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她,随即撇嘴笑了起来,眼里带着鄙夷,说:“他们是被人抓在当场的,保卫科好多人都在呢。你当人家是傻子?如果不是周群领着人在,姜芦是要出事儿的。”

    “就是。”

    “我们知道你跟白奋斗关系好,你婆婆更是跟白老头搅合在一起,但是也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啊。”

    “可不是呢。”

    王香秀:“我、我没。”

    她赶紧低头干活儿,心里却越发的慌乱,她倒不是关心白奋斗如何了,白奋斗怎么样,她并不关心,她又没有真的爱上白奋斗。她担心的是,白奋斗如果出了问题丢了工作,或者进去了,往后他家该怎么办。

    他家现在能过的还不错,可是都亏着白家两父子的,如果说有问题,那么……她想都不敢想了。

    “呀。”

    一个铁环没拿稳,直接砸在了脚上,王香秀:“啊,好疼……”

    “我的天,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赶紧去医务室。”

    “快走快走,我送你过去。”

    “你看她魂不守舍的,这是担心白奋斗?”

    “她也是自作多情吧?”

    王香秀红着眼睛,只觉得脚疼的不得了。虽然大家看不上她,但是几个女工还是赶紧扶着她去医务室……

    这样轰轰烈烈的一天,一直到下班的时候,大家还议论不停,庄志希收拾东西下班,赶紧往家走,他今天还要去丈母娘家呢。庄志希回家拿羊腿,刚走进巷子,就看到他们这条街上的人都比以往多,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议论纷纷。

    乍一见到庄志希,赶紧叫:“小庄,白奋斗是碎了吗?”

    庄志希:“……我也不晓得啊。”

    “你怎么不晓得?你没去看热闹?”

    “就是啊,你说一说啊,有什么说出来没关系的,怎么还能藏着掖着?”

    庄志希赶紧说:“我是去看热闹了,但是当时关门了,只有保卫科和领导在,我这种小喽啰,挤都挤不进去啊。我就站在最外围的。”

    “哎,你说你,真是看热闹都凑不上去。”

    大家索性不在问庄志希了,又一起嘀咕起来。

    庄志希赶紧往家走,进了院子就看到没上班的人都站在院子里议论纷纷,而白家的所有玻璃都被砸了。周大妈坐在白家的门口,口吐芬芳,深刻问候他家祖宗十八代。

    作为现场的亲历者,杨立新站在院子的中心,好几个人围着他呢。

    赵桂花一看到儿子回来,眼神闪了一下,赶紧说:“你咋才回来?”

    庄志希笑着说:“妈,我一下班,立刻就窜出来了,这还慢啊,您要求也太高了。”

    赵桂花:“你今天还去你丈母娘家不?”

    庄志希:“去,我媳妇儿还在他们单位等我呢,我不去我媳妇儿也不知道啊。”

    他进了门,大家倒是也没怎么关注庄志希,毕竟第一手消息来源杨立新还在呢,庄志希进了屋,把羊腿放在了包里,说:“明显不?”

    赵桂花:“今天没人在意你,你走你的。”

    停顿一下,她看看院子里的人,压低声音说:“这事儿跟你有关系没?”

    庄志希笑容不变,说:“白奋斗其实是想算计我跟姜芦,不过……你也看到了,他自食恶果了。”

    说真的,庄志希是一点也不同情白奋斗的,这人多惨,他都不同情。毕竟他对自己下手也没留情,如果不是他妈提前听到了个模模糊糊,如果不是他这人机灵警惕性强,可能现在百口莫辩的,就是自己了。

    到时候不管是他还是家里的人,都要面对怎样的指摘?

    庄志希冷淡:“他遭遇这些,全是自作自受。”

    赵桂花咬咬牙,说:“对。”

    她没想到,这人还真是算计着他儿子,赵桂花微微眯起了眼睛,攥紧拳头。

    就算这人现在受了惩罚,她的拳头也硬了。

    “妈,我先走了,有什么晚上回来再说。”

    “好。”

    庄志希很快的提着包出门,果然,院子里虽然有人看到他,但是却没有过多的关心。这个时候,大家谁管这个啊。庄志希刚走没一小会儿,周群夫妻就回来了。

    他们作为受害者,厂里自然不会限制他们如何。

    周群因为受伤,简单处理了一下,脸上擦着紫药水,嘴角还贴了一块纱布。姜芦的状况好一些,但是眼睛都哭肿了。夫妻两个一路回来,后面跟了一串人。

    “小群!”周老太正骂的起劲儿,看到儿子儿媳回来,飞快的起身,冲上来:“你怎么样?白奋斗这个混蛋,欺负人欺负到家了,竟然还敢对你动手?”

    她再看儿媳妇儿,真是一万个不满意,上前就是一个耳光,骂道:“你个狐狸精,我们家的人都让你丢光了。你跟白奋斗不清不楚,是怎么回事儿!”

    她明明已经从杨立新哪里听说了事情经过,但是仍是毫不留情的就往自家儿媳妇儿身上泼脏水。

    姜芦一个愣神儿,随即哭了出来:“妈,我没有~”

    “怎么没有!不然怎么就算计不算计别人?你就是个狐狸精,生孩子不能生孩子,现在还在外面惹事儿,你看看,如果不是你,周群怎么会受伤?我们家怎么会丢人?”周李氏刻薄的不像个样。

    王大妈真是看不下去了,她张口:“周大妈你说什么胡话呢?怎么还有往自家人身上泼脏水的?我女婿他们都听说了,是白老头骗姜芦过去的。而且他们立刻就冲进去帮忙了,怎么就有你说的这么难听了?”

    “这是我家的事儿,不用你多嘴。”周大妈当然知道王大妈说的话是真的,那么多人看见呢,做不得假,但是她就是要这么说,这么说了就更加能拿捏儿媳妇儿,一个不清不楚的女人,还敢随便离婚?

    她心里得意,觉得自己往儿媳妇儿身上泼脏水做的真是太好了。

    她得意洋洋:“我这个儿媳妇儿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贱……”

    “妈!你够了!你能不能有点人性?人在做天在看,你这样编排姜芦,不怕遭报应吗?这是你的儿媳妇儿,不是你的仇人,你怎么能恶毒成这样?妈,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还是我妈吗?”

    周大妈想的很好,但是她儿子却是不想配合老娘,毕竟这种绿帽子,他可不想戴上!

    但凡是个男人,就没有喜欢这个玩意儿的。

    本来都没有的事儿,老娘竟然要给他织上一顶有颜色的帽子,周群不能接受。

    他压抑着恨意深深的看了老娘一眼,说:“姜芦回家。”

    姜芦感动的看着周群,咬着唇说:“群哥,谢谢你相信我。”

    周群:“我当然相信你的人品,我们夫妻两个一条心,在我出事儿的时候,你不是一样毫无条件的相信了我?现在我自然也是相信你的。我们都是清白的,就算别人误会,我们彼此也不会误会。”

    姜芦感动的重重点头。

    赵桂花:“……”

    完了,没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