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偏宠狂妻:大佬是〕〔有个妹妹叫貂蝉〕〔七零宠婚:咸鱼甜〕〔【种田】猎户的神〕〔快穿:万人迷白月〕〔新婚夜植物人老公〕〔废柴嫡女要翻天〕〔超级女婿江炎徐凤〕〔厉鬼拼图:每天送〕〔灵气复苏后,我开〕〔最强反派诸天行〕〔人道圣祖〕〔反派:记忆曝光,〕〔大秦:苟成陆地神〕〔四合院开局从三级〕〔万域剑帝〕〔农门傻女有空间〕〔江湖有你才有传奇〕〔嫡女毒妃〕〔让你当炊事兵,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当npc成为天降娘亲后她佛了 第三十章:晴天娃娃
    在丁绽举起铁铲的瞬间,他心落了空,有片刻慌乱,但紧随而来的疼痛让他大脑一片空白。

    他痛苦,身体颤抖着,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瞪若铜铃,却不肯求饶。

    丁绽一只手拎起铁铲,另一只手抓住了男人短茬油腻的头发,抓着他的头皮,猛地向旁边的床腿上撞去。

    一下又一下。

    砸弯了男人的鼻梁,砸破了男人的额头,直到男人面部血肉模糊,她才停止这种近乎残暴的行为。

    男人脸上的血越流越多,额头,眼睛,鼻孔和嘴巴里,像失去控制的水龙头里的水一样,一泄如注。

    这个残暴的疯女人真的要杀了自己。

    人类本能的趋利避害,让忽然意识到这一层的男人开始退缩,胆怯。

    她是认真的。

    神情从未有任何变化的丁绽放开了男人,一脚将他踩平,迫使他仰躺着。

    丁绽双手握起铁铲,冰冷的目光扫到了男人的头上,朝着他的脑袋砸去。

    铁铲砸了下去,兔唇矮男人缩着脑袋,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啊!啊——”

    男人在面对死亡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求生意志:“求求你,饶了我。”

    随着呛的一声,铁铲落到了男人脑袋一厘米的位置,差一毫则血肉横飞。

    躺在地上的兔唇矮男人心有余悸地喘息着,粗重的呼吸出卖了他的心境,差一点,他就死了。

    丁绽把铁铲从兔唇矮男人的脑袋边拔出来,留下的痕迹却深深嵌入地底:“你说,放过你?”

    有戏。

    兔唇矮男人眼里闪过狠厉,却还是苦苦求饶,每说一句话,都要感受成倍的痛苦,声音因为少了舌头而模糊不清:“呜放过我,求求你放了我。”

    “好。”丁绽把铁铲丢到地上,没什么情绪的脸上看不出她此刻的心情。

    丁菁和丁熠没想到丁绽如此轻易就放过了这个大坏蛋,错愕地抬头:“妈妈,你怎么可以放了他,他打我弟弟,大坏蛋,你不得好死!”

    丁菁上去就对兔唇矮男人拳打脚踢,用指甲去挖他的脸。

    丁绽把丁菁捞了回来,用平滑的语气对她说:“多找点绳子。”

    尽管对大坏蛋恨之入骨,丁菁还是选择去听丁绽的话。

    丁绽把兔唇矮男人腿上的绳子解开,用其中一根略微粗壮的绳子绑住男人,将他的手和腰又缠了一层,打个结,最后用力拽了拽,像是在测试绳头的结实程度。

    *

    丁绽拉着绳头,像拖死狗一样拖着兔嘴矮男人。

    路上受到路人不少的注目礼,却没人敢上前,只用空洞怪异的目光去审视这个漂亮女人和她身边的两个孩子。

    让他们奇怪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丁绽手里拉着的兔嘴矮男人,他嘴脸除了抓痕还有从嘴里汩汩涌出的鲜血,一步一个血印,模样凄惨异常,像个即将奔赴刑场的囚犯。

    人群里你推我攘地把丁绽围成了一个圈,却没人敢挡在她的面前,凡她所经之地,就形成一个真空的圆。

    这时,角落里一个废弃易拉罐被踢到了丁绽和孩子前面。

    拖着矮男人赶路的丁绽停了下来。

    两个瘦高痞里痞气的混子这时从帐篷角落里走了出来,他们似乎对兔嘴矮男人很熟,拦住了丁绽的去路:“你干什么的,快放了他。”

    “别碍事。”丁绽懒懒地抬起眼皮,嗓音清洌狠绝,话里带着她都没有注意到的烦躁,她并没有什么耐心和别人纠缠。

    丁绽一扯手上的绳头,兔嘴矮男人便趔趄一步向前。

    或许是被丁绽的气势吓到了,两个混子没再上前。

    兔嘴矮男人在和他们擦肩时用求助的目光看向他们,混子一咬牙,再次出声:“你凭什么抓人,快放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抗战之影子敢死队〕〔江湖最后一个老千〕〔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问鼎仙途〕〔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