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一心御兽〕〔从斗罗开始的武魂〕〔因为怕死只好多谈〕〔抗战:百倍返现:〕〔祖宗诶!选妃呢?〕〔开局亮剑,我一团〕〔神奇宝贝:大师系〕〔少年歌行:隐居十〕〔万界神王:从召唤〕〔大秦:父皇!我真〕〔狂飙:从制霸京海〕〔那一夜,她带走了〕〔全宗门都是恋爱脑〕〔穿书之没人能比我〕〔灵泉修仙:农家崽〕〔我的替身是史蒂夫〕〔流放,神医小娇妻〕〔秦静温乔舜辰〕〔韩飞李斐雪是哪部〕〔陆七权奕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四合院:搅和我下乡,你还想终老 第二十六章:抵达西北牧场!
    用一句话把傻柱几个吓得不敢吭声后,许谨言冷笑了一声,转身上了绿皮火车,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傻柱见许谨言上了火车,觉得再呆下去也没有意思了,瞥了眼秦淮茹,随后径直上了火车。

    只不过他特意找了一个距离许谨言很远的位置,隔着闹哄哄的人群,恶狠狠地瞪了许谨言一眼。

    “等我到了西北牧场再好好教训你,就不信我一三十岁的大老爷们,还对付不了你一个十八岁的小雏鸡!

    眼看着绿皮火车就要开了,无数的知青已经登上了火车,就剩下棒梗一个人还哭闹着不肯上去。

    秦淮茹和贾张氏不舍,不过还是眼睁睁看着工作人员把他硬生生塞上了火车。

    “嘟——”

    “呱嗒呱嗒!”

    绿皮火车开动了,车轮转动间于铁轨碰撞发出巨大的声响。

    秦淮茹哭成了一个泪人,追着火车一边哭一边喊道。

    “棒梗!到了西北牧场不要耍小孩子脾气!要照顾好自己!”

    说完就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

    贾张氏更是一屁股坐倒在地,嗓子都喊哑了。

    “棒梗啊!我的宝贝孙子啊!”

    “许谨言你个挨千刀的,你害了我的棒梗啊!你会遭报应的!”

    到这个时候了,贾张氏还不忘咒骂许谨言发泄心里的怨恨。

    她们哭得再伤心,可惜绿皮火车上的棒梗也听不见了。

    他彷徨地背着行礼,找到了傻柱,此时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了,直接挨着傻柱坐下了。

    现在能倚仗的,也只有他了。

    此时的棒梗就像是一只第一次出巢穴的雏鸟一般。

    傻柱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是棒梗,一脚就踹过去了,嘴里咒骂道。

    “和你妈一样是个没脸没皮的东西!”

    棒梗心里气愤想要骂回去,但是这里又不是四合院,没有秦淮茹贾张氏给他撑腰,他马上又闭嘴低下了头,希望傻柱看在这么多年邻居的份上,罩着他一点。

    傻柱嘴里不干不净地又骂了几句,发现棒梗像个鹌鹑一样缩在那里,不动也不回嘴,觉得没趣,也就不去管他了。

    火车一路颠簸,车窗外的风景由城市和山林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绿色的牧草被风吹得伏倒,一群绵羊缓慢地咀嚼着牧草,不时抬头看一眼远处的巨大火车。

    许谨言看着这辽阔的场景,觉得心旷神怡,享受得闭上了眼睛。

    他此刻仿佛已经闻到了牧草和自由的味道,感受到了骑在骏马上狂奔的畅快感了。

    然而坐在他身边的大多数知青心情就没有那么愉快了,耷拉着眉眼不安地揉捏着衣摆满脸都是担忧,尤其是和傻柱一样,没有政府补贴的劳改犯,简直是如丧考批。

    放眼望去,几乎所有人都带着远行的不安,只因为西北牧场穷乡僻壤物资缺少,生活都成问题,他们到了那里活不活的下去都是问题。

    比这群知青更加愁闷的是傻柱,这群有政府补贴的学生知青,下乡接受几年再教育就能回去,顶多是受几年苦罢了。

    而傻柱就不一样了,他是去西北牧场接受改造的,只能听天由命,说不定这辈子都要耽搁在西北牧场个偏僻荒凉的地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说他碰到你了没〕〔从完美世界穿越诸〕〔麻衣诡相〕〔开门迎客〕〔模拟修仙:我能看〕〔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嫁给山野糙汉后她〕〔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怪谈玩家〕〔漫威之我穿越的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