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强宠总裁妻〕〔萌宝成双:霍少的〕〔超神道术〕〔乡村透视仙医〕〔神宠全球降临〕〔夫人,你马甲又掉〕〔傲世惊鸿〕〔大唐公主之无敌战〕〔洪荒造化大道〕〔封寒狱〕〔我家的妖狐大人〕〔御神箓〕〔过气影后不好惹〕〔超强至尊女婿〕〔开局坑死神龙〕〔安启群侠录〕〔木叶之最强嘴遁〕〔报告总裁:有人追〕〔飞上枝头盖凤凰〕〔日常系男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玉帛金鼎 第七十章 愿赌不服输
    陈瑜生一路不说话。他心情相当郁闷。他没想到自己干了两年屠夫,最后却在阴沟里翻了船。一头既不凶猛,也不强大的猪,他居然一刀杀不死。

    杀不死还没什么,大不了多补几刀,可那头猪,居然踢翻两个人,从他手上跑得无影无踪。

    这就太丢人了。

    其实丢人还在其次,关键是,此事对以后的职业生涯,可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业务直线下滑是肯定的了,弄不好他就要退出屠夫这一行。

    我们的教科书里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那是胡说八道。群众的眼睛一点都不雪亮,脑子也不太好使。你干好一百件事,人家都看成理所当然;你干坏一件事,人家立马会让你臭名远扬。

    群众天生具备一种恶毒心理,就爱看别人倒霉。你越倒霉,他们就越欢乐。

    人在郁闷之下,内部思维活跃,会想通很多道理;但外部感觉就会变得麻木,甚至失聪。比如现在的陈瑜生。他完全没感觉到身后少了一个人。

    陈瑜生头也不回,对身后消失已久的伙伴汤山说话:

    “我们太大意了。人不可貌相,猪也不可貌相。”

    后面没人搭腔。陈瑜生挥了挥手,继续说:“我们不应该以貌取人。真的,看待妞是如此,看待猪也应如此。”

    后面还是没人搭腔。陈瑜生仍旧自说自话:

    “没想到吧?我们居然被一头不到两百斤的猪打败了。才两百斤啊,我们两个大男人加起来都快三百斤。”

    后面依旧没有搭腔。路边有几个顽童在放牛,有一头牛对着自言自语的陈瑜生,“哞”地叫了一声,低头继续吃草。

    陈瑜生又挥了挥手说道:

    “别说我们手上还有刀,就算是赤手空拳,压也能压死它。”

    他换了口气继续说:

    “可它中了一刀,居然就这么跑了。众目睽睽之下啊。”

    路边那几个流着鼻涕的顽童,看着一身污血的陈瑜生自说自话,满脸惊惧之色;陈瑜生所到之处,他们像老鼠一样纷纷逃窜。

    陈瑜生心有不甘地说:

    “是我们业务不精吗?不是,是我们运气不好。别人做一辈子屠夫,估计都遇不到这么一头神猪。”

    说完,长长叹了口气。继续走路。走了三百米,陈瑜生还是忍不住,头也不回地问道:

    “你说,我们有没有办法补救?”

    身后没有声音。陈瑜生继续说:

    “不补救我们就完了。别忘了我们的刀还在猪身上,这就相当于一个闯荡江湖的武林高手,被别人将随身武器给夺了,怎么还有脸在江湖上混?”

    脑后只有陈瑜生一人的脚步声。他见无人回应,渐生怒意:

    “你平常脑袋不是挺灵活的吗?倒是想个办法啊。”

    换口气又问:

    “现在上山去,把那头负伤的猪找回来,算不算一个补救措施?起码能把刀给捡回来吧?”

    顿了顿,身后还没有任何回音,陈瑜生终于彻底愤怒了,回头大吼:

    “你他妈的倒是说句话啊。你哑巴了?”

    整句话说完,他才发现身后空无一人。惊得差点连下巴都快掉了,张大嘴成o形,许久都无法合上。

    他用拳头将下巴顶回原位,想了想,便发足往来时的路狂奔起来。

    陈瑜生一口气跑到村口大榕树下,见汤山手握剔骨尖刀,正在一个中年汉子的面前比划,而那汉子不言不动,显得一脸惊恐。

    眼看着就要血溅当场。

    陈瑜生又是大吃一惊,气都来不及喘一口,立即撞向汤山,两人同时倒在离中年汉子两米之外的地上。

    汤山被摔得浑身疼痛,头晕脑涨,在地上滚了两圈,仍未爬起身。倒是陈瑜生躺在地上喘了一会气,慢慢地坐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仍然发愣的中年汉子,看不出有什么危机,才向地上的汤山问道:

    “怎么回事?眨眼不见,还动上刀子了?”

    汤山努力良久,好不容易才撑起上半身,嘴里却答非所问:

    “你他妈的走路也不看着点,撞我干什么?”

    陈瑜生不知怎么回答他,盯着中年汉子看了一会,反问汤山:

    “这家伙是谁?不像是村里人啊。你怎么跟他干起来了?”

    汤山尚未答话。中年汉子此刻回过神来,胡乱收拾了一下地上的棋盘棋子,也不言语,起身便走。

    汤山口不择言地喝道:

    “拦住他。”

    陈瑜生真的跳起来,一个箭步跨到中年汉子身前,也喝道:

    “先别走,把话说清楚。”

    中年汉子见陈瑜生满身血迹,一脸灰尘,腰间插了好几把形式各样的刀,那形象比汤山凶狠多了。吓得腿发软,不知前进,也不懂后退,嘴里结结巴巴地说:

    “我……他……我跟他……。”

    陈瑜生听不懂,但又不知该问什么,只好转头去看汤山。

    汤山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捡起滚落一边的尖刀,走到中年汉子面前,再次发狠:

    “江湖规矩,愿赌服输。你懂不懂?”

    中年汉子看看汤山,又看看陈瑜生,欲言又止。陈瑜生屠夫生性,比较急躁,按捺不住再次喝道:

    “到底怎么回事?”

    中年汉子被陈瑜生气势震得后退两步,张张嘴还是不知说什么才好。汤山为了获得陈瑜生的进一步支持,在旁边简单解释:

    “他跟我赌棋,输了却不认账。”

    陈瑜生听了大怒,心想我以还为村里人丢了猪不甘心,把你抓去当猪肉卖了呢,哪想到,你在职业生涯的生死悠关之际,还有心情在路边跟人赌棋?

    早知如此,我就不应该跑回来。

    但陈瑜生怒归怒,却没有出口责备汤山。毕竟朋友可以私下吵架,外人面前,还是得留着面子。于是他呼一口气,挥了挥手,打算息事宁人,表面却恶狠狠地对中年汉子说:

    “必须认账。有钱赶紧给钱,没钱也好办,写张欠条,再把身份证压给我。”

    中年汉子尚未答话,陈瑜生又转向汤山:

    “他欠你多少钱?”

    汤山答:

    “他欠我一句话。”

    陈瑜生先是一愣,接着勃然大怒,再也忍耐不住,对汤山吼道:

    “我靠,什么屁话这么重要,值得你在这里跟人动刀子?你脑子是不是有病?”

    吼完又觉得似乎有点不妥,便转向中年汉子:

    “赶紧把话说了,我们急着赶路。”

    中年汉子毕竟在江湖上混了段日子,又是个机灵之人,此刻气势已失,但智力仍在,一见陈瑜生虽则凶恶,却是个莽汉,说话又似乎跟汤山不在同一根弦上。心思一转,脸上堆笑道:

    “我行走江湖摆残局,一贯的作风是,以一赔五,现金支付,事后各不相干。可你这位兄弟,赢了不要钱,非要问我棋局哪来的。这让我很为难。”

    此话大至不差,但巧妙地把下棋之前,汤山与他另立的规则给忽略了,听在陈瑜生耳中,反倒是汤山在无理取闹。

    陈瑜生今天因杀猪失败,心情相当差劲,没什么耐心在这种破事上纠缠不清,于是不顾汤山的感受,自作主张道:

    “以一赔五,你输了多少钱?”

    中年汉子一听有救了,立马掏出五百块,塞在陈瑜生手里,说:

    “他输了出一百,我输了出五百。江湖规矩,愿赌服输。”

    汤山倒是一下就听出了中年汉子的巧辩之处,但一时之间,要向陈瑜生解释清楚其中的曲折,又相当艰难。他在心中措词良久,张张嘴尚未说话,陈瑜生已经将钱接过手。

    陈瑜生向汤山打了个响指:

    “走吧,时间不早了。”

    汤山十分不甘心,还要逼迫中年汉子说出棋局的下落。转而一想,此人嘴风极严,刚才尚且不说,现在当着第三人的面,就更不愿明言了。难道真要用刀捅他?

    况且,这盘棋的来路,很可能转了几道弯,才到这个中年汉子的手上。估计连中年汉子自己,对棋局的源头也是一知半解。

    于是汤山张张嘴又合上了,朝中年汉子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跟上陈瑜生的脚步,很不情愿地走了。

    中年汉子看着汤山和陈瑜生消失在山脚,从身上掏出手机,一看完全没信号,像猴子一样爬上大榕树顶端,信号图标才勉强恢复一格。

    他拨通一个电话,带着哭腔道:

    “骗子。你们说这盘棋很厉害,天下没人走得通。可我被这小子杀得丢盔弃甲,往后在江湖上还怎么混?”

    没想到对方听了大喜:

    “那小子果然赢了?”

    中年汉子很是愤怒:

    “废话,害我输了五百块,你得给我报销。”

    对方急问:

    “步法你记下来了没有?”

    中年汉子:

    “那小子棋路那么诡异,怎么可能记不下来?说好了,五百块你得给我报销。”

    对方问:

    “你没给那小子透露什么吧?”

    中年汉子: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行走江湖,信字为先。他杀了我也撬不开我的嘴巴。但是,你得给我报销五百块。”

    对方很不耐烦:

    “这么没出息,千言万语只惦记着自己那五百块。事情成了,五万块也有。先别说废话了,赶紧用笔把走棋步法记下来。”

    说完挂了电话。中年汉子溜下大树,从身边的破包里掏出一个本子和一支笔,开始详细回忆刚才棋盘上的各种变化。

    陈瑜生郁闷地走了很远,才转身将五百块还给汤山,嘲道:

    “你牛逼,杀猪不成,却在路边赢回五百块。”

    汤山接过钱,嘴里却不满:

    “你他妈的自作主张,坏了我的事。”

    陈瑜生一听,怒不可遏:

    “我靠,要不是我,你能拿回这五百块?那人明显是个老江湖,他要是耍赖,你就算满身是刀,也未必打得过人家。”

    汤山心想,这倒也并非虚言。在这个荒僻之地摆棋,中年汉子明显是有备而来,真要动手,汤山对付此人一个,尚且有难度,要是对方再有隐藏的帮手,自己就更是吃不了兜着走。

    一想到对方有备而来,汤山忽然冷汗直流,脱口而出道:

    “他妈的中计了,此人是来试探我的。”

    陈瑜生愣在当场,不知道他说什么。

    汤山却像忽然得了失心疯,接着自言自语:

    “错了,错了。两年前老头子就错了。他们找的不是棋局残页,那只是个烟幕弹。”

    汤山最后长叹一声:

    “他们的真正目的,是找到残局的正确走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女总裁的极品保镖〕〔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真心缘何妆假面〕〔天帝神皇〕〔莫晓叶方沉洌〕〔七界仙盟录〕〔悠然自得的重生日〕〔续,梦醒千年〕〔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海贼王之反派〕〔穿越异界之农场〕〔萌宝凶猛:妈咪上〕〔凡尘一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