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就是超级警察〕〔烽火迷途〕〔系统逼我抄书怎么〕〔情敌说他非我不娶〕〔儒道诸天〕〔全网都在扒华公子〕〔如遇君子结伴登仙〕〔凤凰秘宝〕〔重生八零做大佬的〕〔重生七零后我成了〕〔我在幕后调教大佬〕〔我爸爸是副职业大〕〔我的混沌城〕〔萌妻十八岁〕〔大佬退休之后〕〔神话行者〕〔三生三世明月星辰〕〔恶毒女配是神医〕〔末者〕〔长姐穿越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横推三千世界 第四百一十八章 血僵洞最后传人 (二合一)
    <b>最新网址:阴风铺天盖地呼啸袭来!

    李丘僵立在半空。

    阴风临体!

    他手上的浮光镯陡然亮起,一层七彩浮光自他周身浮现,阴风被完全阻挡在外!

    血僵魔尊脸上的冷笑登时僵住。

    “七品防御宝器!”

    他挥扇欲再扇,但傀一、傀二向他杀来,使他不得不向另一边扇去!

    阴风吹过,阴寒之力入体,傀一和傀二僵立在半空。

    “杀!”

    血僵魔尊低喝一声。

    血红飞剑破空杀去,直取傀二头颅!

    唰!

    拇指大小的飞剑快到了极点,自傀二眉心穿透而过,带出一串血花!

    李丘眼中闪过一抹阴沉。

    在傀二即将被血僵魔尊杀死之前,他想先用天傀蛊让傀二神魂破碎而死。

    这一击傀二必死无疑,与其让血僵魔尊杀死,不如他自己动手还能得到源力。

    但可惜慢了一步,终究是血僵魔尊的飞剑更快。

    体内阴寒之力被磨灭,想到凭空损失了一些源力,李丘神色冷厉,飞身向血僵魔尊杀去!

    血僵魔尊杀死傀二后想再杀傀一,但李丘已经杀来!

    他不得不伸手召回飞剑。

    呼!

    阴风宝扇扇动,掀起阴风!

    李丘周身七彩浮光笼罩直接无视,挥剑悍然杀去!

    炼制阴风宝扇所用的阴风蛊是一种攻伐能力强大的蛊虫。

    但炼制浮光镯的浮光蛊同样是防御能力少有蛊虫能堪比的强大蛊虫!

    李丘杀到眼前,血僵魔尊翻手收起阴风宝扇,横剑抵挡。

    两人再次大战在一处。

    这回血僵魔尊被彻底碾压,毫无还手之力,只有抵挡的份。

    攻击也没有用,他的攻击根本突破不了浮光镯的防御!

    先前他凭借阴风宝扇,打了李丘一个措手不及。

    结果现在被李丘依仗浮光镯,把他打得不断败退!

    血僵魔尊身上伤势不断增加,体内真血也随之飞快消耗!

    他想再次拉远和李丘距离,不想和他陷入近战。

    李丘根本不给他那个机会!

    转眼又百余回合而过。

    李丘挥剑斩下,血僵魔尊身躯上再次出现一道狰狞剑伤。

    但这回伤势没有如之前一样立刻恢复。

    恢复得极为缓慢。

    李丘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他知道血僵魔尊体内的真血应该不多了,攻势更加凌厉。

    血僵魔尊身上伤势飞快增加,十数回合之间便变得伤痕累累,脸色难看之极。

    他的真血的确濒临耗尽了,心中生出了逃走的念头。

    血僵魔尊扇动蝠翼,猛然后退,转身脚踏血虹欲要逃走。

    李丘一直在等这一刻。

    在血僵魔尊转身一瞬间,他全身被雷霆包裹,化作一道电光,极速直杀向他的背影!

    唰!

    飞剑穿心而过!

    血僵魔尊身躯一僵,嘴中惨叫。

    李丘抽出飞剑,又斩下他握着飞剑的手臂。

    心脏对于拥有僵神蛊的血僵魔尊并不算要害。

    甚至哪怕斩下脑袋,如果不将脑袋破坏,他也不会死去!

    唰唰!

    李丘又斩掉血僵魔尊另一条手臂,伸手一摄将他断臂戴着的蕴空戒摄入手中。

    天傀蛊之力发动向他神魂侵染而去。

    血僵魔尊仅剩的真血,已不足以支撑他断肢重生,神魂又被天傀蛊攻击,只得全力抵御,无暇控制飞剑。

    落入李丘手里,今日只怕他必死无疑了。

    但他不甘心。

    “如果不是之前烈山消耗了我的保命之物,今日你纵使能击败我,也绝杀不了我!”

    血僵魔尊神色怨恨的看着李丘,一边抵御天傀蛊之力的侵染,一边不甘的道。

    “你以为烈山魔尊是如何知道你重生的消息的?”

    李丘抓着血僵魔尊,往地上落去,漠然道。

    他之前曾向闻声楼买了很多关于血僵魔尊的消息。

    其中就有关于血僵魔尊的仇敌,杀死血僵魔尊上一世的烈山魔尊的事情,对他也有些了解。

    坏人的仇敌不一定就是好人。

    烈山魔尊和血僵魔尊一样,行事同样都是魔道作风,狠辣无情,杀人无数。

    血僵魔尊闻言,脸色剧变,险些松掉神魂防御,让天傀蛊之力成功侵染。

    “是你?!”

    “我用于斩下于双臂的飞剑,就是和闻声楼用你重生的消息换来的。”

    落到地上,李丘说出让血僵魔尊更愤怒的话。

    “我杀你了!”

    血僵魔尊顿时怒不可遏。

    但可惜他双臂已断,又无法控制飞剑,能做的只有嘴上叫嚣着要杀了李丘。

    李丘眉头微皱。

    他想激怒血僵魔尊失去理智,神魂防御露出破绽。

    但可惜他没有上当。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动手杀我,也不知道你要对我的神魂做什么。”

    血僵魔尊在徒劳的叫骂了几句后,双眼血红对李丘讽笑道。

    “但你绝不要想能得逞!”

    “我实力全盛时乃七转后期蛊师!

    纵使这一世实力不复,但我的神魂强度也堪比寻常六转后期蛊师。

    攻击我神魂的这股力量还差了一些!”

    “差了一些?”

    李丘眼神一动。

    源力:216000

    青玉天功第十五重。

    七转开窍蛊,六转天傀蛊(蜕变),六转雷霆蛊(蜕变),六转化猿蛊(蜕变),六转银身蛊(蜕变),六转飞剑蛊(蜕变),六转遁地蛊(蜕变)

    六转天傀蛊,蜕变!

    “放弃了么!”

    血僵魔尊眼神一动,感知到攻击他神魂的天傀蛊之力消失,连忙沟通飞剑。

    数里外的地上。

    被断臂所握的血红飞剑化作一道血红电光,极速杀来!

    数里距离瞬息而过!

    沿途一切都被摧毁!

    但就当飞剑即将杀到李丘身前百丈时,剑身一颤仿佛丧失了所有力量,速度大降只剩下惯性!

    铛!

    李丘目光漠然,屈指一弹。

    血红飞剑被弹飞!

    “怎么会!”

    被李丘抓着的血僵魔尊神色痛苦,眼中充满不解。

    他不明白,攻击他神魂的天傀蛊之力怎么会一下变强了那么多!

    瞬息间,血僵魔尊的神魂防御被击溃,天傀之力开始侵染。

    几息工夫,侵染完成。

    李丘放开手,扫了一眼源力面板。

    源力:86000

    青玉天功第十五重。

    七转开窍蛊,七转天傀蛊,六转雷霆蛊,六转化猿蛊,六转银身蛊,六转飞剑蛊,六转遁地蛊。

    “七转天傀蛊的力量当然不是六转天傀蛊所能比的。”

    李丘收起源力面板。

    你杀了傀二,我就让你也成为我的傀儡!”

    被天傀蛊侵染神魂的血僵魔尊,跪在他身前,面无波动,缓缓低下头。

    “主人!”

    真正的血僵魔尊已死,活着的只是一具不具备感情的傀儡。

    这样也算为李济二人报仇了。

    李丘翻手,扔出一瓶恢复伤势的丹药。

    “以后你就叫血傀。”

    “是。”

    血傀服下丹药,断臂迅速重生,恢复如初,收起血红飞剑。

    李丘转头又对傀一,也就是“沈温”道。

    “以后你叫骨傀。”

    “是。”

    他觉得之前傀一傀二式的命名太粗暴了些,所以换个命名方式。

    李丘打算带着骨傀和血傀,找个地方恢复一下真元,忽然转头向天边看去。

    天边一道身影如一道灰芒迅速飞来。

    一个身形高瘦,身穿黄袍的中年男人,看到站在李丘旁边的血僵魔尊,嘴角露出狞笑。

    “血僵魔尊,我看你往哪里逃!”

    桀桀怪笑笼罩整座山丘,震荡山林。

    血傀转头道。

    “主人,是烈山魔尊的手下。

    名叫卫兴成,六转中期蛊师。”

    “原身和烈山魔尊之间仇怨极深,卫兴成又对烈山魔尊十分忠诚。”

    “他即使知道原身已死去,现在活着的我已成为主人的奴仆和傀儡。

    也一定会把我带回去给烈山魔尊复命。”

    李丘眉头微皱。

    他和之前的血僵魔尊大战了许久,其中更是有一段不短的时间都在催动浮光镯。

    真元已消耗得七七八八,此时实在不适合和人动手。

    让他把好不容易生擒炼化成傀儡的血傀拱手让出,更加不可能。

    “我们走。”

    他把手按在血傀和骨傀的肩膀上,施展遁地蛊,沉入大地,消失不见。

    “大胆!”

    卫兴成见李丘居然带着血僵魔尊就在他眼皮底下遁地逃走,心中怒火中烧。

    落势不减,挥拳重重轰击在大地之上!

    地底数千丈。

    李丘感到头顶之上隐约传来的微弱震动,面无波动带着两人飞速遁走。

    一口气遁出数千里后。

    他找了个地方,让血傀和骨傀护法,恢复耗尽的真元。

    一边恢复真元,一边思考接下来要做什么。

    如今血僵魔尊已被他用天傀蛊转化为傀儡。

    心里这块大石可以放下了。

    “接下来就要想办法寻找到一只可以快速恢复伤势的强大蛊虫。

    不然我和那些强大蛊师交手时,总会在这方面上吃亏。”

    只是快速恢复伤势类的蛊虫不好找。

    这种蛊虫的珍稀程度几乎只在禁忌蛊虫之下!

    从沈温和杨彦身为四宗之下最强大的几个宗门之一蚀骨宗的真传弟子也依然没有这种蛊虫,就可见一斑。

    听说就连实力天下绝顶的四宗也不是每一位真传弟子就会被赐下这种蛊虫。

    只有像张欣、毕洪和何经浩那种即使在四宗真传弟子里也极为杰出的才会有伤势恢复类的蛊虫。

    而且他想要的不是一般的恢复伤势类蛊虫。

    就像郑延的春雨蛊那种十分鸡肋的蛊虫,绝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甚至张欣的月下不死蛊,那种能力受天时影响的蛊虫,不到万一他也不会选择。

    想来想去,李丘觉得除了去四宗偷取或抢夺外,想得到符合他心意的蛊虫,恐怕只能靠运气了。

    这种蛊虫一般也的确和禁忌蛊虫一样,可遇不可求。

    “等一下,可遇不可求?”

    李丘神色微动,忽然想起一件事。

    他转头看向血傀。

    “我曾听闻血僵魔尊每一次转世重生,有四只标志性的蛊虫从来不会改变。

    飞剑蛊、僵神蛊、血神蛊和血虹蛊。”

    “其他三只蛊虫也就罢了,飞剑蛊、僵神蛊和血虹蛊虽然珍稀了一些,但想必以你曾经和四宗宗主堪比的实力,如果想的话,不难收集到。”

    “可血神蛊你是怎么得到那么多只的?”

    血傀低头缓缓道。

    “回主人。”

    “原身其实没有转世重生过很多次。

    算上这一次,一共也只有三次。”

    “至于我那些蛊虫,和原身年轻时的一次大机缘有关。”

    血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缓缓道来。

    “……”

    李丘听了,不得不有些惊叹于血僵天尊的运气。

    简直几乎和天命之子没什么区别了。

    血僵魔尊年轻时,曾恰逢一座天尊之墓出世。

    和李丘遇上浮光天尊之墓出世的情况不同。

    浮光天尊之墓是第二次现世,很多人已提前知晓。

    所以当时李丘遇上的同境之间的强大蛊师不是一般的多,甚至有四转超群榜排名第二的鬼哭殿圣子何经浩。

    而血僵魔尊遇上的那尊天尊之墓是第一次出世,进入其中强者没几个。

    当然血僵魔尊当时也本身实力强大,所以才能最后通过层层考验,最后得到那位死去的天尊留下的所有东西。

    而那位天尊不是一般之人。

    数千年前,天下的顶尖蛊道宗门,不只有四宗。

    除了现存的四宗外,有两个叫血僵洞和圣心宗的蛊道大宗,两者间互为世仇,大战不断。

    最后血僵洞被圣心宗所灭,只有当时的血僵洞洞主带着血僵洞传承和部分底蕴逃得一命,但也身受不可挽回的重伤,没有几天好活。

    他用最后的时间建造了自己的坟墓,将血僵洞的传承和底蕴放进了自己的坟墓里,留下层层考验。

    希望在后世蛊师中挑选出合适之人传下功法,让血僵洞传承不要断绝,甚至恢复血僵洞往日荣光和覆灭圣心宗!

    而血僵魔尊就是那个被选中的人。

    他的血亲转生蛊、血神蛊等蛊虫就是从那座血僵洞洞主之墓里所得。

    僵神蛊、飞剑蛊和血虹蛊为当时血僵洞的真传弟子才能拥有。

    血神蛊是只有真传弟子仍然脱颖而出才会被赐下!

    血亲转生蛊则要求更严苛!

    只有血僵洞弟子中出现心具七窍、具有带领血僵洞变得更加强大的潜力的弟子,才会被赐下血亲转生蛊!

    如果不是心具七窍,哪怕是下一任少洞主或者已成为洞主,也没有得到和支配这只生死禁忌蛊虫的权力!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不败战神杨辰〕〔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入赘的废物〕〔七零旺家俏娘亲〕〔误入歧途苏玥〕〔范建明李婧婧〕〔陆先生你是我命中〕〔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姜咻傅沉寒〕〔盛莞莞慕斯小说免〕〔一世巅峰〕〔叶凡唐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