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侠之最终进化〕〔我家掌门天下第一〕〔斗罗:我的武魂是〕〔Re,骨傲天屠戮的〕〔诸天大反派之开局〕〔龙归2008〕〔全球航海:我的概〕〔元府女姝〕〔锦鲤娇妻凶又甜〕〔快穿系统:反派大〕〔都市狂仙〕〔求求你出道吧〕〔暴力丹尊〕〔我只是一个小编剧〕〔我的舅舅全是大佬〕〔掠夺诸天科技从漫〕〔御兽:我开局修改〕〔娇妻傻婿〕〔我真不是亮剑楚云〕〔轮回乐园之我讨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辉煌图卷 第四章 瑶赤手,血里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墙之下,弧光残影,一闪即逝。

    喷在外围士兵身上的血还温热。

    关洛阳伏低了一些的身体,已顺着那一刀挥动的方向飞快旋转起来。

    刀势带动了人体,人体又加强了刀势,他整个人现在就像是一个带刃口的大陀螺,左冲右撞,四下旋斩。

    这些清兵确实都是精锐,如果让他们在平坦地形,隔一定的距离对关洛阳进行拦截射击的话,肯定会给他造成不小的麻烦。

    但是,他们现在离关洛阳太近了。

    有清兵刚抬起枪来,就意识到刀光从自己手臂之下掠过,腰腹一凉。

    有的清兵似乎不是被长刀斩中,而是被关洛阳的另一条手臂击中,整个人从被打中的地方弯折起来,砸倒在其他人身上。

    也有一些清兵,在真正面对这种恐惧的时候,方寸大乱,不顾身边还有同僚,胡乱开枪射击。

    但到他们死的时候,那些枪子也只是在同僚身上爆开了一朵朵血花,在墙壁、地面上打出坑洼,根本没有碰到那个青面鬼一分一毫。

    关洛阳的眼神虽然依旧冷静,但他身体动起来之后,如同疯虎出柙,身影刀影猛烈旋转着,顷刻之间,就把这整个院落都转了一遭,把这些残余的清兵杀的干干净净。

    记住m.42zw.cc

    鲜血喷洒、惨叫、重物坠地等等声音,尚未断绝的时候。

    关洛阳的耳力,已经从隔了一堵墙的风声之中,听出了那道急速奔来的身形。

    从客厅左侧园林,走廊坍塌的地方,到客厅后院,不下六十步的距离,中间还有道路曲折,假山挡路。

    李飘零来的不可谓不快,只是他刚踏入了客厅后院的范围内,就已经听到了前方一墙之隔的声声惨叫,透过那一道拱门,看到了右侧院落里,群尸扑地,刀客俯身的样子。

    关洛阳顺势抄起一杆枪,侧身拉动枪栓,枪口朝着李飘零指去。

    李飘零头皮一紧,但他在飞奔而来的过程中,一直保持只有前脚掌着地的习惯,这个时候甚至不需要重新抬脚发力,只要左脚脚跟往下猛然一顿,身子就猛然变向,倾斜往侧面闪去。

    关洛阳的枪口没有追着李飘零,反而往另一边挪了一点,对着还在客厅左侧那边院落的王雄杰打了一枪。

    这一枪被王雄杰提前预警闪过,但那颗子弹穿过两道拱门,打在假山石上,碎石飞溅,却让王雄杰心中一惊。

    “这枪居然这么厉害?!”

    王雄杰一时踌躇,还落在王雄杰后面的朱长寿、庄成贤,脚步也略微一顿。

    他们就又听到了两声枪响。

    关洛阳其实远算不上什么神枪手,但他居然会用这种新式的枪械,却让那三人不得不闪。

    庄成贤最是不堪,几乎是一个驴打滚,满身灰尘的躲在了假山后面。

    而关洛阳也没有机会第四次开枪,因为李飘零直接把客厅后院与右侧院落之间的那圆拱门,打塌了半边。

    这宅院建造之时,院墙用的全部都是空斗墙的结构,就是用砖头搭成一个个盒子,一层层垒上去,而在那些空盒子里面,装满了碎石沙土。

    李飘零此刻全力爆发,猛然把那拱门一侧墙体撞塌,砖头乱飞,碎石沙尘更是洋洋洒洒,一下子遮蔽了周围好几米范围内的视野。

    他的身影,如同一只急掠而来的鹤,从沙尘中狂奔而出,那些尘土,甚至因为他奔跑太疾,顺着他的肩头、衣袖,拉扯出了一道道浮空的尘埃痕迹。

    关洛阳侧身一闪,左手火枪已经被打飞出去。

    这种所谓的最新款式的洋枪,到底还不是全自动步枪,被真正拳法精熟的人物靠近到这种程度之后,还不如一根烧火棍好使。

    李飘零一招得手,双臂追风赶月不留情,登时发动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势。

    关洛阳提刀速斩,刀身屡屡与李飘零的双臂碰撞,却只迸出一串串的火星。

    火星迸射之时,让李飘零的武器被照亮,那是一对东方拐。

    东方拐这种兵器,其实就像是被竖着劈成两半的十字架。

    两根拐棍,每一根的造型都是一侧有短枝,垂直衔接着一根较长的棍体。

    李飘零这一对东方拐,是精铁打造,长约两尺,手握着侧面短枝,长长的棍身就垫在小臂之下,刚好与小臂重合,能挡能砸。

    他脚下步步紧逼,双手抢攻不断,竟然有一种要把敌我之间最后一点间隔也抢占掉的压迫感。

    这种做法其实殊为不智。

    人在打斗的时候,如果敌方没有露出明显溃败的迹象,那么两人之间的距离,就绝不是越近越好。

    距离靠得太近的话,人的视野会受到限制,变得更加狭窄,难以防备到更多的变数。

    最关键的是,距离太近的情况下,与敌方的攻防又太过密集的话,自身会变得难以发力。

    人的肢体运动是需要一定的距离来完成加速,才能够打出猛烈的杀伤。

    可是,李飘零拳法中的一个特点,完全盖过了那些弊端。

    他所习练的拳法是鹤拳的一支,但却并不是鼎鼎大名的宗鹤、飞鹤、鸣鹤、食鹤四大分支,而是比较冷门的一脉,叫做瑶赤手。

    创立这套拳法的高人,文武兼备,从习练鹤拳的过程中,发现了拳法与书法的共通之处。

    大书法家落笔之时,力量仅发挥于笔尖毫末,施力的距离短之又短,却可以力透纸背,入木三分。

    那高人由此得到启发,借了书法中的意蕴,配合鹤拳中的寸劲发力,笔法开合,双翅摇撼,能够让寸劲打法不仅局限于拳锋,而是遍布于兵器、手腕、小臂、肘、肩等各处。

    这套拳法本来该叫摇翅手,他生性风雅,才改称瑶赤手。

    如此一来,李飘零靠得越近,发力反而更加凶猛,双臂只需要有小幅度的移位,就能够接连爆发出一次次的攻击。

    攻势之密集,比一般拳师超出七八倍。

    关洛阳的刀法变化居然被他给逼住,有一种处处掣肘的感觉。

    六年来,他首次遇到这种程度的对手,更下定决心绝不能给这帮人围攻自己的机会。

    必须要在刚才那几枪争取过来的时间内,先解决这个对手。

    长刀与双铁拐不断碰撞间,关洛阳的刀身忽然做了一个多余的变化。

    他的刀头多往外面偏了一寸,还把刀身极快的晃了一下。

    这动作本来完全没有意义,只会让他在抵挡下一次攻击的时候反应慢上一拍,陷入更加窘迫的境地。

    但这院子檐角挂着灯笼,这刀声一晃之间,刚好让灯笼反光照在了李飘零眼睛上。

    李飘零眼睛一眯,攻势不肯放松,反光带来的视线模糊,转瞬即逝,眼前一切又恢复清晰,他双臂依旧在不断攻向那个青面鬼。

    青黑色的面具连一点多余的花纹都没有,急舞的长刀,时不时把一道反光从面具上扫过,脸上仅露出来的那一双眼睛,散着幽幽的光。

    钢刀与铁拐的密集碰撞声,从剧烈变得悠远,如同风铃在晃动。

    李飘零眼神有些散乱,本能的挥动下一次攻击,手指一松一合,本来紧贴双臂的铁拐,往前甩出一段,双手握住棍尾,把有着短枝的那一端向外攻去。

    他双手猛然一抬,用两根铁拐短枝卡住了面具人的刀。

    钢铁碰撞的声音,到此戛然一止,李飘零心头猛然一震。

    ‘不对,双臂一抬胸前空门大露,我怎么会做这种动作?!’

    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青面鬼右手长刀被锁,左拳却闪电般一探,砰的一声砸中了李飘零的心口。

    李飘零身子一弓,双眼突出,眼球上瞬间布满了血丝,后心的衣物爆开了一块,接着整个人倒飞出去,落在客厅后院里面。

    一招之差,生死之别,这个本来局势大好的高手,被击破心脏,当场断气。

    他到死的时候,都没来得及松开那双铁拐。

    李飘零意识的最后一刻,想起了自己刚才的失误是从何而来,那是,源自于昔日义和团神打,蛊惑人心的本领,通过声音动作眼神的暗示,对人进行催眠。

    两人交手的心思变化虽然不少,其实这一切,从李飘零击垮空斗墙到现在,只发生在不到一分钟之内。

    庄成贤还躲在假山那里,没敢冒头。

    朱长寿和王雄杰正相继要冲进客厅后院,就看见李飘零的尸体砸落过来。

    “好胆!”

    朱长寿一脚把李飘零的尸体挑起,沿原路射回去,他的身影裹着一股劲风,紧随在那尸体后面,把烟尘撞散,闯入了面具人所在的院落。

    砰!

    李飘零的尸体砸落在墙根下,朱长寿突然止步。

    这满院都是鲜血和尸体,但面具人已经不在这里了。

    王雄杰连忙去看庄成贤。

    他们几乎以为那青面鬼故伎重施,又要来一次调虎离山、突然袭击。

    但王雄杰转头看过去的时候,才想起来,这回他和庄成贤之间相隔不足十步,青面鬼再怎么样,也来不及从另一个方向逃走后,又抢到这里来杀人。

    堂堂一个身经百战的“铁趾火龙”,在这反应之中,竟有几分惊弓之鸟的感觉。

    王雄杰去把庄成贤拉起来,手掌不敢离开他的后领,生怕若有变故,来不及带他躲闪。

    他们走到那院中,看着满院尸体,尤其是盯着李飘零两眼暴突、死不瞑目的那张脸,神色都很不好看。

    庄成贤说道:“我们现在……”

    带血的黑影在他背后窜起,一道刀光从他胯下劈上来,掠过了整个身体,从头顶扫出去。

    王雄杰手掌一凉,已经被削断了左手,他痛嚎一声,侧身急闪。

    朱长寿一步跨过了半个院子的距离,弓步推掌,像是一只人立起来的巨熊,一巴掌越过了庄成贤头顶劈了下去。

    庄成贤还没来得及分开的尸体,被这一股巨力直接拍在地上,他后方那只持刀的手,也没来得及躲过去。

    那把夺命的刀被拍落,深深陷入院中的泥土。

    朱长寿抢先一脚踩在刀身上。

    关洛阳也没有尝试去取刀,倏然急退了一大步,与那朱长寿相隔约有五米多站着。

    之前他干掉李飘零之后,顺手把面具一摘扔到宅子外面去,人则在地上打了个滚,滚到残墙之下,混入那些尸体之中,把刀藏在身子底下。

    地上本来就全都是血,他这么一滚,浑身血迹,又收敛了呼吸,放缓心跳。

    仓促之间,这些人根本分辨不出来。

    这才有再度暴起,斩杀了庄成贤的一刀。

    只不过这个光头老人出手的很辣果决,也实在让他有点出乎意料,右手小臂被刚才那一掌刮了一下,竟有点微微酸痛。

    朱长寿光头无须,身材魁梧,眉毛很浓,但已经有点发白,刚才出手的时候像一只残暴的巨兽,这时候沉静下来,再度开口,竟然声调宽厚,平和的如同一个亲善的长者。

    “我们早猜到你年轻,也看出你功夫好,却没有想到,你功夫居然好到这种程度,机变果敢,更是叫人赞叹。你这样的人,做个孤身杀人的刺客,不觉得太可惜了吗?”

    关洛阳脸上也沾了不少血迹,无瑕去擦,只甩了甩右手,平静的说道:“我要是不杀了这些渣滓,才真是可惜了到这世上来一趟。”

    朱长寿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之前阅览卷宗就有的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这个人,实在是太格格不入了。

    朱长寿活到这个年纪,可以说是阅人无数,除恶务尽的疯人,他也不是第一次看见,那些有大逆之心的乱党,他都见过不少。

    但那些人无论表现的怎么样,不管是精神壮烈,还是顽固抵抗,实则身上都缠绕着或多或少的绝望。

    他们虽然要除恶,要反清,要想改变这个世道,但心里大多都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看到那一天的,甚至也知道那一天,或许一直不会到来。

    但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没有半分绝望感,他不但冷静,而且自信,好像不知道自己走在一条多要命的路上,反而觉得自己走的是一片通天坦途。

    太奇怪了。

    朱长寿年纪大了,看到了这样奇怪的人,心里没有什么探究的念头,反而只觉得莫名的烦躁。

    他原本想要迷惑对方的那些话,也有些说不下去了。

    这老贼张了张嘴,用力皱起了那双浓眉。

    “那你就死吧!”

    朱长寿身子往前一撞,双臂猛抬,浑身的肌肉都膨胀起来。

    地面被他踩出咚的一声,似乎重重敲在关洛阳心头。

    那魁梧的身影狂暴压来,院子里光影变化,似乎映衬得关洛阳的瞳孔都在这一刻缩小了。

    “这是……练筋大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猎谍〕〔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她真的不好哄〕〔葬我一枝白山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神医豪婿林漠许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