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肥妻有点辣〕〔老子就是要当皇帝〕〔万象剑尊〕〔娱乐圈幕后大神〕〔春风1991〕〔老公过来让我吸点〕〔签到荒古圣体,从〕〔我纹身大哥吊打阴〕〔拿废物剧本的我超〕〔成为女帝夫君的我〕〔派出所里的小捕快〕〔重生后,成为疯批〕〔宠妃天下苏南衣云〕〔我只是个军师言冰〕〔农家后娘巧种田〕〔镇龙廷〕〔权宠娇娘〕〔毒医狂妃不讲武德〕〔剑仙她以理服人〕〔诸天从焚决开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辉煌图卷 第五章 托梁换柱镇八方,当年总门遗真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今世上的武术门派,不知凡几,稍微有些势力的,都总结出了自家的练功步骤,彼此各有不同。

    不同的人练同一门拳,练到某个步骤会产生的身体特征也不一样,所以很难建立一个统一而细致的标准,来度量所有拳师的实力。

    但所谓殊途同归,不管原本各家派别的练功方法,有什么差异,当练武之人达到足够的高度时,他们的实力表现、后续练习方向,就会出现趋同。

    最后所追求的,无非只有四个方面的大成。

    就是依托“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这句话演变出来的,练筋、练骨、练皮、练气,四练大成之说。

    这四项练法,并没有顺序之分,任何一个人在锻炼过程中,其实都是四项一起练习。

    只不过因为天生根骨差异,加上练法的偏重,往往会使得某一项格外突出。

    能有一项练到大成,就足够是名动一方、威风数十年不倒的大拳师了。

    像朱长寿这样,浑身的肌肉能收能放,就是“练筋大成”的重要标志。

    武术中的筋,是一种很笼统的概念,实际上就是指,包含肌肉、韧带、神经、血管等在内的身体组织。

    所以才有“筋长一寸,力大十分”的说法。

    一秒记住.42zw.cc

    这大成境界,哪怕只是达成其中一项,也可以称得上是万中无一的大高手,练武习拳的天赋和刻苦缺一不可。

    有些人限于先天身体条件不足,苦练一辈子也摸不到任何一项大成的门槛,而“镇八方”朱长寿,无疑是被上天所偏爱的那一类人。

    他从小就以力大闻名,八岁的时候已经能跟同村的成年汉子比拼手劲,被一个游方道人看中,教了他半年的“内壮神力八段锦”。

    等到他二十岁出头的时候,一手掀起四百多斤的大磨盘,就跟拿了一个小锅盖一样轻松。

    但即使如此,朱长寿凭这一身本事到广州城里闯荡,也摸爬滚打十几年,才靠偷抢强夺来的本钱,重请名师,在内练养生的内壮神力八段锦之外,又学了一身搏杀用的本领,之后才模糊的摸到练筋大成的门路。

    等到七年前参与了一场大事,朱长寿终于获得一些珍贵手稿,真正达到了练筋大成的境界。

    七年以来,这还是他首次在外人面前露出这个境界的本事。

    这一纵身一劈掌,如同巨熊跃涧,声势之猛恶,令关洛阳下意识选择闪避,他身子低伏,弓腰蜷腹,看起来只是双足发力,实则是全身上下绷紧的一股力道踏在地上,把他整个身子弹射出去。

    朱长寿一掌落空,把那院墙上拍出一个半人大小的缺口,砖石垮塌,泥土纷飞,整堵院墙都被摇的晃了一晃,地面也有细微震感。

    膨胀之后的肌肉,让这个光头老者看起来恐怕高达两米三左右,可手脚还利落至极,并没有半点臃肿迟钝。

    一掌不中,他就借着那一掌拍落的反作用力,猛然旋身,一个大跨步追到关洛阳身边。

    身边风声呼呼作响,朱长寿的身影碾压过来,一掌盖落。

    关洛阳避无可避,脚掌猛然在地上碾过一个半圆,膝转向、腰扭身,双肩上抬,逃窜的势头,就这样被他层层扭转过来,蕴含在自下而上甩击过去的左臂之中。

    关洛阳的左拳,在空中打出一声明显的爆音,砸中了朱长寿的手掌。

    嘭!!

    两人的身子同时一震。

    但朱长寿一震之后,又向前追击,关洛阳却不得不退,退一步接一掌,每一步都在地面上踩出四五寸深,而且还向后划拉的痕迹。

    这院子里夯实的土地就被关洛阳的双脚给翻开,就连铺了石砖的地方都被他踩碎下去。

    王雄杰避让到客厅后院那里去,但透过拱门、墙体上的缺口,能把那边院落里交战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他脸色苍白,额头汗出如雨,这是疼出来的、也是惊出来的。

    尽管知道朱长寿这老东西的功夫,可能还在自己之上,但王雄杰却没有想到,他居然已经到了练筋大成的地步。

    这个档次的大拳师,号称有九牛二虎之力,拖梁换柱之能,放在火器还没有普及的古代,只要披一身重甲,可以说是陷阵冲锋、斩将夺旗如探囊取物的绝世猛人。

    王雄杰要是状态完好的时候,倒还可以插手,但他现在手掌被砍掉,手腕大出血,撕了一块块布包上去,绑起来,也只勉强止血,要是敢贸然靠近,只怕被哪一方的攻击擦一下,就得丢掉半条命。

    而且那个青面鬼也实在是见了鬼了,看起来不过是二十岁出头,刚才那么快就杀了李飘零,现在,居然在朱长寿面前撑了这么久,也只是稍露颓势。

    关洛阳甚至还要反击。

    他本来是聚力成拳,全身绷紧,才能仓促接下朱长寿如车轮挥舞、战斧滚劈的那两只手掌,这一次出手去接招时,左手忽然五指一弹,改拳为爪,去扣朱长寿的手腕。

    五指散开,手臂上力道松了些,关洛阳虽然成功扣住朱长寿手腕,却也让那一掌余势未竭的落在了自己肩上。

    他中掌之后身子一抖,双肩双臂的运动如行云流水,左手扣腕后拉,右拳擒肘上举,在见不容发之间,将朱长寿整个人甩上半空,摔向地面。

    “不好!!”

    朱长寿身子离地,低喝一声,在半空中四肢同时发力,猛然沉腰甩腿,两只脚飞速向下一砸,脚掌先于他的尾椎骨落地。

    千层底的布鞋被他崩裂,石砖崩碎,双脚陷地,没于脚踝,但也成功的避免了直接被砸断尾椎,摔伤腰椎的下场。

    朱长寿双脚一碰地,后背几乎平行于地面,就尽全力左臂伸展,向头顶一扫。

    关洛阳双手向反方向一扭一抖,在朱长寿左拳砸中他之前松手退开。

    朱长寿一击未中,左拳回扫砸在地面,硬生生让自己的身体挺直了起来,回头目光阴狠的盯住了关洛阳。

    半截袖管落在地上。

    朱长寿右臂的袖子,被刚才关洛阳双手交扭的动作给直接扭破,半截袖管飘落之后,手腕、手肘深陷下去的淤红伤痕,就显露出来。

    这两个地方的关节明显错位,皮下血肉更被撕裂了不少,血迹从毛孔渗出。

    这还多亏了朱长寿是练筋大成的人物,肌肉强度够高,如果换了一般人在这里,凭刚才关洛阳这一手狠辣的擒拿,能直接把整条右臂撕下来,喷血毙命。

    关洛阳左肩的衣物也碎了,之前朱长寿那一掌,就算只剩下三成余力,也足够拍碎拳头大小的花岗岩,一件粗布衣服怎么可能抵挡得住。

    可关洛阳肩头的皮肤,一点破损也没有,小麦色的皮肤在昏黄的灯光下更显暗淡,像是暗哑无光的铜塑。

    朱长寿喑了喑嗓子,低沉道:“练皮大成!”

    练皮大成,肌肤如金蝉感应,能辨别微风之流向,心灵警兆之精准远超常人,自闭耳目也行动无碍,皮肤坚韧之处更胜于犀革。

    明朝的时候,戚继光、俞大猷抗倭,东南沿海一带,曾经有用鸳鸯阵困斗一名练皮大成的拳师,十步之外,鸟统打在那人身上,都只是衣服破碎,皮下些微淤伤,甚至不曾直接见血。

    朱长寿脸上还能绷得住,但那一双有些抖的浓白眉毛,已经泄露了他内心里浮现的一抹震惊。

    二十岁出头就踏入了拳法大成境界的拳师,从现在上溯到宋明年间,只怕也数不全十指之数。

    上一个这么年轻的大拳师,叫杨露禅。

    那个从小体弱多病,装哑巴到陈家沟偷学拳法,几年之后就已经练气大成,甚至惊得陈家沟那帮老老少少,破了祖上传下来“陈家拳不外传的规矩”,让族长女儿嫁给他的人物。

    也是那个后来在京城开宗立派,扛了二十年无敌之名的杨无敌。

    “无敌”!

    能把这种名头打响出来,还活到寿终正寝的人物,就算是朱长寿自视再高,也没有想过自己能与之相提并论。

    眼前这个青面鬼,难道未来也会是那样一个拳法上的大宗师吗?

    朱长寿不愿意相信,他目光一闪,忽然想到什么,缓缓道:“原来如此,你师父是当年义和团里的哪一个?”

    “龙头、剑客十死无生,罗汉、电母是朝廷的人,你师父是雷公还是教头,总不会是北方的戴海臣、李肃堂吧?”

    当年满清无道,洋人残暴,义和团起平原,不到三月遍地传,天南海北,不知道多少习武之人投身其中,尤其是后来朝廷也承认了义和团,义和团的旗帜改成扶清灭洋,投身其中的高手就更多了。

    据说最鼎盛的时候,义和团乾、兑、离、坎、震、艮、巽、坤,八大总门之中,聚集了十几个拳法练到大成境界的大拳师。

    他们在天津会盟演武,深知洋人枪炮厉害,难得愿意摒弃门户之见,南北交流,留下了不少珍贵手稿,记录着只有大拳师才能摸索到的练拳窍门。

    虽然后来满清反复,义和团被朝廷和八国联军联手剿灭、镇压,星流云散,但除了那寥寥几个不肯逃走的人物之外,其他大拳师要想脱身并不难,他们身上自然也带着当年的手稿。

    世上哪有人练武的时候能不走弯路?把自己练残疾的都不在少数。

    除非是得到了当年那批手稿,又有名师倾囊相授,才能最大程度的避免误区,勇猛精进。

    关洛阳调整站位,把朱长寿和王雄杰都纳入视野之中,冷哼了一声,道:“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装听不懂吗?也对,城中日焚劫,火光连日夜,凡有宿怨者,指为教民,全家皆死,连婴儿也不放过,义和团人最多的时候,里面恐怕有七成的人都是你想杀的那种,难怪要撇清关系。”

    朱长寿哼呼怪笑,右手抖的忽松忽紧,道,“但我也不怕告诉你,那年天津坎字门总坛,我也接了宫里的召请,那些真正遵守义和团团规,讲究所谓道义的,死在我手上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他吐字呼吸之间,夹杂着一些怪声,是已经运用了内壮神力八段锦里的呼吸法门,要想调理右臂的伤势,然而收效甚微,嘴上说着义和团的话,也是想激怒对面这个年轻人,没想到对方竟丝毫不为所动。

    关洛阳冷静依旧,将整个院落的场景都收在眼睛里,朱长寿双眼越瞪越大,咬牙切齿。

    就在那个“十”字说完的时候,双方不约而同的动了。

    朱长寿保持着面朝关洛阳的警惕姿势,猛然后退。

    他根本不在乎背后可能有的路障,背后蓄起力来,先撞穿院墙,闯入客厅后面,又直接撞入客厅之中。

    关洛阳向左前方一窜,脚尖落地时已经刺入地下,抵上刀背,挑起了他那把刀来。

    一刀在手,空中好像响起一声劈风的尖啸。

    浑身沾着多块血渍的年轻身影,飞速越过垮塌的院墙缺口,追击过去。

    客厅里传出几道巨大的崩裂声,关洛阳刚追进后门口,就看到靠近前门那里,朱长寿单臂抱住了他刚才踢断的柱子,脸上青筋暴突,往上一拱。

    客厅里几个重要的柱子和承重墙,全是裂纹。

    朱长寿居然学了关洛阳之前的手段。

    不过关洛阳只是设计打塌了一小段走廊,朱长寿此刻只剩单臂,摧毁的目标却是整个客厅,竟然也能在这么一眨眼的时间内完成。

    九牛二虎,托梁换柱,从来不是空话。

    当那前门的柱子被拱起来的时候,整个客厅,就向后倾斜垮塌下来。

    那一刻,关洛阳觉得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成了自己的敌人。

    房梁、椽木、瓦片、砖头、屋脊上的兽雕,还有被上方重物砸碎之后,迸射开来的桌椅陶瓷残骸。

    客厅里四方八角,所有的灯火,在轰隆隆的巨响之中灭了个干净。

    关洛阳豁尽全力,挥刀连斩,腾挪转移,加上练皮大成的防御力,总算是撑过了客厅垮塌最严重的那一刻。

    但四面八方剩余那些残骸,还摇摇欲坠、行将翻滚的时候,伴随着一声暴喝,朱长寿魁梧的身影再度站起,右臂肋骨之间抱着的那半根柱子,如同要轰破城门的铁角战车,轰然间闯过一堆堆废墟。

    在纷飞杂乱的众多桌椅砖瓦残骸之间,撞到了关洛阳面前。

    练筋大成,对上练皮大成,唯一的优势就是力气。

    就算一只手已经不能用,朱长寿的力气,也完完全全凌驾在关洛阳之上。

    客厅坍塌,到处都是阻碍,关洛阳难以前行,连躲闪都会受到很大影响。

    而朱长寿却可以把这些障碍全都忽略,践踏着满地碎瓦,闯过那些崩裂的痕迹,甚至把这些残骸裹挟而去,当成辅助攻击,造就这气贯长虹的一撞。

    关洛阳避无可避,他第一反应竟是归刀入鞘。

    面对一根长达两米多,直径超过三十厘米的柱子,拿一把轻刀去砍,实在太过不智。

    刀鞘在腰间左侧,关洛阳归刀入鞘的动作是最短、最迅捷、最习惯的,他得以借着这收刀的动作,再度绷紧皮肤。

    全身上下的力道,汇聚在双手一抬之际,关洛阳的十根手指刺入了柱体的另一端,整个人被撞的向后大步踉跄而退。

    任何人在踉跄的状态下,身体失衡,都不可能使出全部的力量。

    关洛阳背后十二步之外,就是一面残墙。

    当这根柱子顶着他撞在那面墙脚下的时候,坍塌的墙就会限制住他的身体,那根柱子就会像铁杵捣药一样,反复碾转冲撞,直到把他碾死。

    但在踉跄的同时,每一次耸肩抖臂,关洛阳双手插入的地方,裂缝都会更深一些、更长一些。

    那是李飘零那一套瑶赤手最初的原型,鹤拳中的寸进寸打手法。

    虽然不能像瑶赤手一样,使从肩到指各部位,任意向某个方向发出寸劲,但最初的这套寸劲打法,胜在简单直接。

    关洛阳脚底下踉跄退了接近十步的时候,手上已经振臂寸打超过二十次。

    是死是活,只在两步以内。

    关洛阳双臂手肘一贴,猛然外拉,最后一振,裂痕终究贯穿了整个柱体,顺着木头最初的纹理,将整个柱子撕成两半。

    裂开的柱子,被关洛阳向两边震开,朱长寿向前冲击的势头半点不减,一步跨越了剩下所有的距离,以拳头代替了原本的柱子,冲向关洛阳的心口。

    这个距离,这一冲的力量,力气的优势会被继续发挥到最大,关洛阳无论用什么招式阻挡,都不可能挡得住。

    只有出刀。

    他的刀在腰间左侧,右手去拔已经太慢,左手反手拔刀。

    呛!

    刀身出鞘的一刻,磨出刺耳的一声尖鸣,刀光已经追着这声鸣叫的尾巴,从朱长寿脸上挥过,他那一拳也把关洛阳打飞出去。

    关洛阳飞过残墙,砸在地上,嘴里呛出一小口血来,一弹腰就翻身半跪于地,扭头警觉的看向王雄杰的方向,那里却已空无一人。

    他跳上墙头,找到王雄杰逃跑的方向,立刻追了上去。

    废墟之中,只剩下朱长寿还站着,那双眼睛里映出关洛阳毫不迟疑的背影,脸上浮起震怒、屈辱和不甘的表情。

    一道血痕从朱长寿脸上裂开,肌肉膨胀的高大身影,倒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秘复苏之诡故事〕〔明日星程〕〔梅府有女初成妃〕〔无限辉煌图卷〕〔黑光病毒:侵略多〕〔重生之寒门吝啬媳〕〔我的四位绝美师姐〕〔大明之太孙无敌〕〔无敌从忽悠老人修〕〔沈卿卿霍霆萧〕〔她从女尊穿来〕〔没人比我更懂气运〕〔全球游戏:剑荡诸〕〔火影:我与神明画〕〔大明:开局被活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