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侠之最终进化〕〔陈平〕〔神医下山之我有七〕〔混沌龙神诀〕〔我成了皮克桃的小〕〔重生从闲鱼赢起〕〔万古至尊李凡〕〔次元盘点,开局原〕〔贞观憨婿〕〔萧云席春雨〕〔星空彼岸〕〔大魏春〕〔消逝的魔环〕〔女总裁的同居仙帝〕〔我的篮球视界与众〕〔裂天空骑〕〔斗罗之帝剑斗罗〕〔仓氏呓语〕〔希腊:新神纪〕〔重生之金融巨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辉煌图卷 第十二章 童子拜天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九月廿五,大概刚过了子时,关洛阳和教头就悄然起身。

    他们先在灶里找了点没烧完的柴,搓下黑粉,把脸上抹得污黑一片,看不清本来面目,才离开了那家破旧旅店,开始赶路。

    这个时辰,夜色依旧深重,孤月在中天,寥廓高空,星光屈指可数,露湿风冷。

    遥远林中,似乎隐隐有兽嚎传来,又有三两声乡野犬吠,不甚分明。

    周边路径本来就是教头去打听的,自然是他走的略快一些,辨别、引路。

    也只有他这种老江湖,才能从与当地人三言两语的探问之间,确定几条路线的长短、方位、特征,不至于走错路。

    从这里直接去广州城,有三十几里路,绕向东边的话,就要更远一些,但两人脚程都非同一般,就算是要养着力气,不紧不慢的走,也只走了约莫一个小时。

    前头亮着灯光的关卡,已遥遥在望,关洛阳和教头对视一眼,有意识地隐在那些稀疏树木阴影里,向那边靠近。

    广州一带多山多水,很多水道丛林险要之处,普通人拿刀带工具都渡不过去,藤蔓荒草下,说不定就隐藏着可以吞没身体的泥沼,还有野兽袭击,地势高陡,一脚踩错可能就万劫不复。

    可是对于大拳师来说,这些个风险,就全都不是问题,如果不受干扰的话,像教头和青面鬼这种人物,大可以不走正常路,专从那些险要之处穿行。

    所以广州将军调动的人马,在罗汉他们的建议、指挥之下,不但要封锁各处道路,还要把那些险要的山水关隘,全都把守住了。

    一秒记住.42zw.cc

    虽然那些险地,往往只需要三五名枪兵,就可以居高临下的把握全局,但毕竟要防备的地方太广,人手就铺的太单薄了。

    关洛阳遥遥看去,眼前他们所面对的这个关卡,满打满算也不足五十人。

    一座路障,两端支架交叉,高约四尺左右,整体长约六米,是一根原木直接架在上面,挡住了整条道路。

    这群人应该是轮班的,二十余人围绕着那座路障,四下巡查不休。

    另外二十余人,聚在路障侧后方的荒地上烤火休息,身上都裹着薄毯子。

    所有人穿的还都是老式的兵服,身上印着“兵”“勇”两种大字,都已经洗得褪了色,头顶是陈旧的斗笠帽子,但个个手里都有枪。

    面朝东边的几个士兵目光游弋之间,忽然瞥见远处林中似乎有什么影子晃动,立刻警觉起来。

    “谁?!”

    这一声惊起众人注意,最早出声的那个士兵,更是已经端起枪来,拉动枪栓。

    他们早在第一天来这里布防的时候,就已经把周围五十步以内的树木全部砍倒,无从遮蔽。

    所以关洛阳与这些士兵之间,至少还有五十步以上的距离。

    就在看到那些士兵有异动的时候,关洛阳身子一伏,脚下一蹬,身影忽然在原地消失。

    地面上只留下一个前脚掌陷地七寸有余,后脚跟也陷下三寸左右的倾斜凹坑,还有一声脚掌踏地的沉闷撞响。

    关洛阳从前在三城七乡里面搞刺杀,那些高墙大院间,翻来挂去,都是如履平地,刺杀成功之后撤退的时候,更往往是飞檐走壁,专挑那些大大小小的屋脊飞奔。

    他的腿功速度,也是着重练过的,虽然比王雄杰要差一些,但胜在更能适应地形。

    一旦身法全力施展开来的时候,落在那些清兵眼睛里,就好像是林间的一条影子,刷刷两下闪烁,就到了眼前。

    嘭嘭嘭嘭嘭嘭!!

    几道枪声参差响起,所瞄准的却还是几十米外那个错误的位置。

    伴随着两道惊恐尖叫,路障前方的清兵队形大乱。

    关洛阳抓着两名清兵的脚踝,把他们抡起大半圈,砸倒了身边的清兵,扔向路障后方,又砸倒一片。

    站得远些的清兵纷纷瞄准,关洛阳身子往前一伏一拱,双臂如同牛角前推,长达六米的那整座路障,就被他推得横飞出去。

    作为路障的原木上,缠绕着一匝又一匝用铁丝编成的荆棘,关洛阳双手那一推,至少感受到几十个尖刺,但他练皮大成,那些尖刺反而被他双掌压平。

    路障长达六米有余,本来就是可以堵住整条道路的,这么横向一撞,后方的清兵基本上无法幸免,全被路障撞倒压倒,吐血,惨叫。

    这个时候,那些烤火的清兵才反应过来,不等他们起身拿枪,关洛阳已经纵身闯入人群之间,一记扫堂腿,先把整个篝火砸散出去。

    着火的木头乱飞,整体的环境却是骤然一亮后,又一暗。

    就在这些人的眼睛难以适应之际,关洛阳横冲直撞,脊椎肩背起落,双手抓打连环。

    枪来抓枪,人来抓人,随抓随打,随打随扔。

    顷刻间就有四五名清兵,被自己的枪托砸翻在地,头顶上的斗笠帽子被砸碎。

    折断或变形的步枪,在关洛阳的臂力加持下丢出去,随便扔中哪个部位,当场都是骨折吐血,血肉模糊。

    有人闯的近了,他甚至把人也当石头扔出去。

    那一双手并不算大,但却带着一股无可违抗的澎湃巨力。

    一百多斤的人体在他手上。简直跟拳头大小的石头土块没有差别。

    就在关洛阳右手又抓到一个清兵后领时,乍然传来一点不对的触感。

    嘶拉!!!

    那个清兵俯身的动作竟然比关洛阳抓他的动作更快,因为趴的太快,生生把自己背后的整片衣物,都撕裂下来。

    此人使的是一招白马亮蹄,右腿顺势往后一撩。

    关洛阳急侧身一闪,却觉得冷光微烁,划破了他腰间的衣物。

    那人脚上竟然勾着一条绳子,绳索末端系着一个三棱形的枪头,一下落空,射出数尺,绳索绷直,急缩回去。

    这是冷门兵器里的绳镖,一般绳索长度是人身高的两倍,难学难精,很少会有人选择这种兵器当做自己的拿手绝活。

    可要是真能练得精了,长长的绳索经各关节勾动,配合发力,甩抽切打,三棱镖可以在身体各方向神出鬼没,比一般长枪难防的多,又比一般的鞭子更具杀力。

    能用好这种兵器的,当然不会是一个穿着褪色衣服的普通小兵,而是广州城游龙武馆的馆主白辽龙,跟李飘零有二十几年的交情。

    绳镖一击不中之时,关洛阳右后方肌肤一寒,不假思索的一晃身,躲开了一枪。

    他还没看见背后偷袭的人是谁,已经用最快的一脚后甩,踢飞了对方的手枪。

    那人手中有枪也有刀,枪竟不中,刀即扫出。

    这把刀是典型的清兵腰刀形制,比起关洛阳那把精心打造的百炼钢刀来说,要脆软的多,要是普通人拿这刀一斩,关洛阳硬扛一下,皮肤上连一条印子都不会留。

    但是这一刀斩过来的时候,关洛阳清楚的感受到,要是被碰上一下,绝对会破肤入肉,甚至伤到骨头,纵然及时前窜闪躲,鞋跟仍被削掉一块,脚后跟都露出来了。

    那一刀用的是劈挂掌的劲,出刀的人口中哼哈,气壮力壮,是内壮神力八段锦的功夫。

    ——朱长寿的二徒弟,已经在广东提督衙门当上了六品差事的丁有德。

    他刀转如轮,披挂左右,脚底下每一步只走一半的步距,方便震脚推刀,急行发力,连追连砍。

    刀势追的够急,关洛阳正要转身还击,前方一个清兵肩头一隆,合身撞过来,人还没到,一股劲风已扑上脸门。

    三个高手伪装成普通兵丁,藏在这些人里面,暴起发难,一下子就让关洛阳落入三面受敌的困境之中。

    刀势凶猛,绳镖阴险,那一撞之势,似乎也在凶猛之中暗藏变化。

    这三个人的功夫没一个到了大成之境的,但联起手来,就让关洛阳感受到十二分的凶险。

    双拳难敌四手,是连大拳师也无法摆脱的至理名言。

    当初紫禁城里面,就有一位赫赫有名的八卦掌大拳师,在八国联军进城时,出门拍死十几个洋人士兵,却被几个洋人猛士舍生忘死扑住,一时未能脱身,板车上架的马克沁机枪,就直接把自己人和那大拳师一起打成了筛子。

    可怜一代老英雄,一时疏忽,就此丧命。

    千钧一发之际!

    关洛阳竟然两臂大张,手一开一合,把那向他撞过来的清兵抱进了怀里。

    这一撞之力,何其浑厚,就是一堵七寸厚的实心砖墙在这里,也要被撞的晃上一晃,碎出一个缺口。

    更别提这个清兵实则是内务府的黑鹰胡大力,大力鹰爪功炉火纯青,一撞之后,左手顺势抓下阴,右手甩向脑后抠敌方面门,双手同时动作,正是一招“铁背神鹰斜身亮翅翻爪式”,无一处不是杀人的机巧。

    关洛阳这样一抱,虽说借练皮大成,怀抱虚合后仰之势,卸掉了大半撞击力量,却仍然不免失了些准头,只勉强圈住对方的躯干和左臂,没能禁锢其手臂发力。

    胡大力大喜过望,顺手使出杀招,猛觉对方双膝往下一弯,身子下滑数寸,竟然像是一个要跪下的动作。

    这变化一出,胡大力右手过脑向后抓的一招自然落空,左手也没能抓到下阴,而是抓中对方肚腹。

    关洛阳肚子上的衣物如碎絮被爪力破开,但皮肤坚韧更甚于牛皮,更因一吸气,肚子向后收缩三寸有余,使这一爪虽中而无伤。

    刀光追近,绳镖破空,关洛阳维持这个半跪的动作,膝盖撞在胡大力膝弯小腿,动其根基,坏其平衡,上半身猛的后仰,腰往后一弯如弓,便把胡大力抱起半空,往后投掷出去。

    五部擒拿手,罗汉一部,童子倒拜天王像!

    这一招本来是取自鲁智深醉拳。

    罗汉拜天王,是要拜倒天王的。

    胡大力被扔向丁有德的刀光。

    丁有德哪敢伤到这内务府的大人,连忙收力带刀侧闪。

    胡大力飞了出去,丁有德却觉得脚下一麻。

    原来就在刚才胡大力飞出同时,关洛阳已经靠着弯曲的双膝发力,把自己平行于地面的身子,像一支箭一样,贴着地射了出去。

    胡大力飞过时,关洛阳已经抓住了丁有德的脚踝,右手抓脚踝,左手拇指戳膝侧环跳穴,扣半月板,双手交错一下扭拉过来。

    丁有德正要挥刀砍向地上的人,冷不防左腿一落,身子失衡,整个身体都在半空中,随着左腿的动态而被扭翻过来,脸朝地面砸了下去,刀也随他身体在半空转过,劈进了无人的泥土里。

    泥巴撞脸,丁有德被撞得一懵,左腿膝关节被扭断,小腿几乎从侧面贴到大腿的痛苦,这才传递到大脑。

    “啊!!!”

    丁有德惨叫之时,关洛阳猛力一弓身,连滚带窜滚出去十几米。

    子弹和绳镖,追着他滚过的地方打了下去。

    在翻滚过程中抓了一把断枪的关洛阳,猛回身一甩,打死了那个在开枪的清兵。

    胡大力刚落地就中了一棍。

    教头的短棍点中他后颈,戳断了他的颈椎。

    死掉的胡大力眼中映出一点上升的红光。

    咻的一声,百米之外,有红色烟花窜上高空炸开。

    那本来应该是这里的关卡一受攻击,就立刻发送的信号。

    只是关洛阳动手太快,等负责发信号的人听到枪声,再到点燃信号发射这个过程里,这个关卡的清兵已经死伤的差不多了。

    一百米外信号刚起,大概两里之外,又窜起一道红色烟花。

    接力式的信号点燃,仿佛在夜空中烙下一道道发光的印记,直传到广州城里面去了。

    罗汉他们约定了四色烟花信号,分别代表四个方向,在各处关卡的高手,只要看到有哪一色信号传到附近,就知道是哪个方向出了问题。

    关洛阳一步闯到白辽龙身边,对方绳镖从腰间一绕射出来,却有一把泥土砸在他脸上。

    这是刚才关洛阳在地上翻滚的时候,手里掏出来的一大捧泥。

    泥土散乱,从关洛阳手里打出去,更带有不小的力道,白辽龙虽然后仰闪躲,却没能完全闪开,脸上中招,视线微一模糊。

    教头从后方配合赶上,一棒把这人也打死。

    关洛阳夺了把腰刀,顺手抹了丁有德的喉,便和教头一起向着广州城飞奔过去。

    已经闯过一重关,暴露了行迹,这时候只求一个快字。

    他们俩不再想着留力,一跑起来,速度更远胜于奔马,就算是隔着六七里地的城墙,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加高大,变得更近。

    但是随着烟花炸开,黑暗中远远近近的各个方位,正有众多高手、杀手赶来。

    夜色如烟,月在中天,仿佛一场浩大的围猎正在展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猎谍〕〔开局六女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她真的不好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神医豪婿林漠许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