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暴君闺女三岁半:〕〔崽的亲爸竟是顶级〕〔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无武江湖〕〔剑道圣尊〕〔家有悍夫:首辅养〕〔我就是这样汉子〕〔大乾憨婿〕〔重生后我将病娇反〕〔穿进古代后开局一〕〔天命福女〕〔紫雾山庄〕〔如何靠种田成为首〕〔盖世龙医〕〔山村上门女婿〕〔我撞破了皇帝的女〕〔快穿黑月光:宿主〕〔重生85:开局救回〕〔从看门大爷到影帝〕〔狼人杀:请开始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辉煌图卷 第十七章 龙虎霹雳子,罗汉翻手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嘀!!!!!

    当其他清兵发现保生堂医馆之中的异常,吹哨示警之时,关洛阳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街尾。

    他把船票藏在腰带里,脚底下步伐似缓实急,很快转过两条街道。

    一条大概六米宽的小河横在面前,河道上有船只停泊。

    关洛阳跨大步往前一跃,在船头上踏足借力,水波荡漾之际,就到了对岸,沿河畔的竹棚凉亭行走。

    哗!

    极轻的水声,晃荡入耳,关洛阳的步子忽然一缓,回头看去。

    这条小河上,仅是目力所及的范围内,就停了四艘小船,有的是正在卸货,有的是主人家正在船舱里休息,有小孩子趴在船头用手拨水玩闹。

    刚才的水声在这样的环境里,似乎并不出奇。

    但关洛阳的视线在十几步开外,刚才被他借力过的那艘小船上停留了片刻后,便多加了一份小心。

    面色如常的转身赶路时,他的注意力其实已经有大半放在听觉上,走着走着,耳廓便会不易察觉的轻颤一下。

    首发

    竹棚和凉亭投下来的阴影有大有小,有凉亭所在的地方,地基也会略高一些,少数凉亭讲究,四面围栏,还有台阶,关洛阳这么一段一段走过去,到了这条走廊尽头时,已不动声色的偏离了回去的路线。

    他越走越偏,光找那人群稀疏些的方向走。

    足足绕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前方出现一片未完成的建筑,粗毛竹搭起来的脚手架子,上上下下分格分层,里头是已经建了大半的高墙飞檐。

    这大概是哪家豪商贵人要新修府邸,院墙建了三面,里头还是夯实的泥地,堆的各种毛竹、泥沙、砖头。

    但正值午饭前后,大约搬砖工、泥瓦匠们,也都趁机跑去街上看热闹了,周围一个施工的人都没有。

    关洛阳一只手搭在旁边的毛竹架子上,声音不高不低的说道:“既然甩不掉你,要不要出来见个面?”

    背后无人应答。

    关洛阳说道:“还抱着侥幸之心吗?你藏的是很好,但还逃不过我这双耳朵,想顺藤摸瓜是不可能了,要么你直接走人,咱们就当没碰见,要么你就发个烟花,看看你有没有能耐拖到其他人闻讯赶来。”

    说到最后一段时,关洛阳不断轻颤的耳朵一绷,终于真正锁定了对方的位置。

    他搭在毛竹架子上的右手,随着肩头一震,直接以五指尖端,刺入了一根毛竹末端,施腕抓扭。

    噼里啪啦!

    那一段将近两米长的毛竹,被他扭成一束破裂的竹条,一把抽出,随身奔走,刷的一步就奔到十几米之外,朝着一棵大腿粗细的小树横抽过去。

    竹条有韧性,被暴力扭绞破裂的竹条边缘处更是危险,可以轻易的割裂衣物皮肤,刮掉皮肉,刺入血管。

    关洛阳这一抽之下,竹条中段抽在树身上,前半截一弯,直接抽打到树身后面。

    藏身在树后的人,没想到对方突然施展这种怪武器,一时不查,来不及闪躲,只扯着身上披风一裹,硬生生受了这一记抽打。

    也不知道他的披风是什么材质,看起来灰扑扑不起眼,但被一大束竹条抽在上面,却像是抽中了好几层绷紧的老牛皮,嘭的一声,就被弹开。

    跟踪者挡了这一抽,想也不想,身子往左侧一闪,险之又险地闪过了关洛阳打穿树干的一拳。

    他回身一扫,小臂打在树干上半截。

    整棵树从被打穿的位置断开,上半截树干朝着关洛阳砸过去。

    关洛阳没有硬挡,脚底下大跨步,身子绕过一个饱满的弧线,跟树干擦身而过,长臂舒展,如同灵猿攀枝,对着那追踪者脑袋一把抓了过去。

    追踪者一缩身,扯动身后披风飞旋扫打。

    披风里面飞出一颗牛眼珠大小的铁球,嗖的一声,已经几乎打到关洛阳胸口。

    关洛阳靠破毛竹出其不意占到上风,本想硬扛这一记铁球,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对手,但不知怎的,浑身寒毛一竖,惊悚至极的侧身横移开来。

    铁球飞出去,打在十几米外的脚手架子上。

    轰隆!!!

    七八根绑好的毛竹,在爆炸中断折,竹节炸的四分五裂,刚垒起来的砖头也被炸垮了一片,烟尘爆开。

    关洛阳额头沁出一层冷汗来。

    要不是练皮大成的那种微妙预感,让他下意识的闪躲,就这威力,估计已经把他胸口炸出一个大窟窿了。

    那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铁球里面,其实是装着一种黄色半凝固态的炸药,这种炸药异常凶险,摩擦、碰撞,甚至骤然的温度变化都有可能引发爆炸。

    一般的手榴弹,对拳师来说目标太大,投之前还要准备,轻易可以闪躲,可拿这种炸药做成暗器打人,事先不需要任何准备动作,只要擦着一下,就能把人炸的手脚乱飞。

    老一辈的江湖行话里头,把这种暗器叫做霹雳子,凶名昭著,曾经小范围的流行过一段时间。

    不过正因为这种暗器实在太凶险,使用者如果敢随身携带,闹不好就把自己先炸死了,所以很快又绝迹武林。

    这个跟踪者居然敢在广州城这种人满为患的地方,带着霹雳子乱走,简直胆大包天。

    霹雳子一炸,关洛阳靠破毛竹突袭占来的先手优势尽毁。

    跟踪者那道灰扑扑的披风,已经从身上卸下来,抖了个圆弧一甩,就拧的如一条布棍,反追着关洛阳抽打过去。

    布棍本身不可怕,但关洛阳怕他披风里又藏着霹雳子之类的东西,所以根本不敢硬接,只能连连躲闪。

    按照教头的说法,内务府粘杆处的这一众高手里面,多次在杀人现场留下火药爆炸痕迹的,只有一个。

    就是那罗汉电母,快刀龙虎四人之中的“龙虎”。

    这人外号是虎,本名姓龙。

    也是仅有的一个并非由内务府培养,而先在七省绿林里大有名气,后来才投入内务府的“插翅羽化白额虎”,龙无常。

    他当初之所以会被逼的隐姓埋名,投入内务府,就是因为专挑镖局、武馆的拳师下手,引起了七省武人的公愤。

    对手名头越响,拳术越高,龙无常就越是兴奋,就好像猎人会夸耀自己猎取虎豹的功绩,在龙无常看来,杀掉这些知名的拳师,就是一种证明的手段。

    不是要向别人证明,是要向自己证明。

    证明自己足够强壮,证明自己的活力不会衰老。

    布棍如同龙蛇盘卷,挥舞追打,龙无常那张焦黄的脸孔,五官平凡,只是眼里藏着渴血的亢奋,手上的劲道一次次加大。

    关洛阳在躲闪之间,吞气吐气,呼吸越来越长,在呼与吸转换衔接的那一个刹那,忽然主动一记鞭手抽出去,与那根布棍碰触。

    但就在碰到的一瞬,鞭手化云手擒拿,关洛阳的手一甩一绕,柔若无骨,甚至让人错以为他的手才是一匹柔软的绸布,绕上了那根棍子。

    这一缠一抖,披风布棍里头藏着的所有东西,全被朝着同一个方向抖出来。

    十几块带着倒钩的刀片,破布而出,平着飞出老远,钉在那些毛竹架子上。

    披风里头没有再藏着霹雳子,可就算是真藏了,以刚才这一手至柔的弹抖,霹雳子也来不及爆炸,就会被射到远处去。

    龙无常眼皮一跳,脱口而出:“抟气致柔,练气大成?!”

    练气大成,在四大练之中是非常特殊的一个。

    筋骨皮三者大成,都是需要经过艰苦卓绝的锻炼,可以说是独属于武人的大成,但是练气大成可不仅仅是在习武之人身上出现过。

    和尚,道士,书生,甚至一些插秧踩水翻地种植的乡间百姓,也有可能在这平凡的生活里面,体悟到那种“练气”的状态。

    如果说筋骨皮是根基,是提升人的体能上限,是在追求增长力量,那么练气的主旨,就是追求对肢体、对力量的驾驭。

    人从生下来开始,每段时期的学习、劳作,每一次发力,都是对自己身体的一次损害,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维持这么个姿势,那么人体自身的重量,也会对自己造成损害。

    正因如此,人的寿命才会受到极大的削减,才会出现数以百计的与骨骼变形、与肌肉伤损相关的疾病。

    就拿人的颈骨来说,只要人的脖子向前出现不到三分之一的倾斜,那么就会使颈部的肌肉骨骼同时承受极大负担,相当于有一个七八岁的孩童一直骑在头顶那般沉重。

    而练气大成者,视五脏浑一,视骨肉不分,在状态稳定的时候,能将自身所受到的重量压迫浑然分配于每一个部位,就好像是浑身上下,尤其是头颈肩腰,全都脱离了有生以来的枷锁。

    以此得养生,以此得自由。

    在拳术理论中来说,只有这种真正轻松自由的状态,才能打出虚灵顶劲,放空致柔的精要。

    关洛阳紧闭牙关,手抓着那破烂披风一端,身子像踩滑轮般往前一闯,双手如同推磨折衣,一下交错,就把披风折成了一半长度,往龙无常脖子上绕过去。

    龙无常脖子一缩,双肩胛骨向后一拱,手臂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收到胸前,双手贴脖子往上插入披风缠绕的空隙之间,小臂竖着,一屈一张,撑断了绞在他脖子上的披风,更顺势撞肘。

    距离太近,变化太急,两边都来不及闪躲。

    关洛阳肩头上中了一肘,也已经一拳打在龙无常肚子上。

    这一拳用的是通背的冷脆劲,能打穿人的胃。

    但打在龙无常身上的时候,像是碰到了正在震颤的大鼓鼓面。

    咚的一声。

    两个人身子退开。

    关洛阳的衣服本来就已经破了不少,肩头上又多了一小块破损,也看不出多少不同。

    而龙无常身上两层衣服,从锁骨到腰带的大片布料,全都碎裂掉了,几块破布、藏在怀里的刀片、钢钉、还有一些用途不明的小物件,一块掉在地上。

    这是因为他刚才把关洛阳的一拳力道震散,没有侵入体内,就全扩散到了衣服上,才造成这么大破坏。

    他也是练气大成!难怪敢把霹雳子这种东西随身携带。

    “你的练气大成还不稳吧,不过好像早已练皮大成,啧啧,差不多能算是二练大成的大高手,真是少见啊。”

    龙无常阴狠的笑了一声,“不是高手,我还不杀呢。”

    他脚底下一飘,人就到了关洛阳身前,背似伏虎探爪,臂似青龙取水,这一招动起来轻灵飘逸,真打实了,能把人整张脸皮带眼珠子撕下来。

    关洛阳后撤步,使鹤拳寸劲短打,面对龙无常真好比龙虎起伏,上下踢打,翻抓东西的狠辣攻势,他守的严密不失,口鼻嘘呵,小腹震动,眼睛紧盯着龙无常的动作,一眨不眨。

    有六年的基础,经过教头毫不藏私的点拨,关洛阳才能在跟快刀对决的生死一瞬,摸到练气大成的状态。

    刚才再度进入这个状态,也还有点运气的成分。

    但刚才那一拳毫无保留打在龙无常身上的时候,他心里的那种感觉突然强烈了起来。

    教头的言传身教固然重要,但教头本来就有伤,练气大成的状态用在拳法上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他终究不能肆无忌惮的施展出来。

    而眼前这个人……

    关洛阳眼睛越瞪越显精神,鹤拳变罗汉,短打变长拳,一脚踩出个陷坑,移出十米开外。

    龙无常一爪在前,整个身子好像追着这一爪,飞腾了过去。

    他在地上留的脚印很浅,但移动的速度和距离都不亚于关洛阳刚才那重重的一脚。

    关洛阳回身扫拳,眼睛一眨之间,同时把地上那个浅淡的脚印和飞腾而来的龙无常收入眼底。

    虚灵顶劲,气贯天灵……是这么个意思!

    好像有一道星火在脑子里炸开。

    关洛阳身子一晃,本来还有些断断续续的那种灵动感,一下子加速起来,就好像是身体的重心,这一刻变成了他可以肆意把玩的东西。

    练气大成,练皮大成。

    一个独属于二练大成的招式,应手而出。

    空气里炸了一声,龙无常像个球似的被打飞出去。

    他在半空里如同黑猫翻腰,灵巧而落,但手脚同时撑地的一刻,就感到自己刚才跟对面拳头碰上的右手,传来钻心的疼痛。

    掌心的皮肉直接被对方刚才那一拳打的崩裂开来,鲜血横流。

    更难受的是,一股又麻又疼的感觉,传到整个右臂,好像连肩膀都麻住了。

    “这是什么?!”

    “二练大成的炮捶。”

    关洛阳的身子,随这句话一起出现在龙无常身边。

    龙无常眼色一惊,肚腹震颤、腰脊迸力,就要如灵猫捕鼠似的,侧身急扑翻躲出去。

    但关洛阳右手一起一翻,手背砸下来,空中残影,快如雷音砸在他凌空的身子上。

    只一下,就打散了他全身的力气,让他像个麻袋一样砸出去,在地上连滚了好几圈。

    从肩胛骨传下来的粉碎感,让龙无常流畅高速的呼吸,随着口鼻间的鲜血,一并泄了出去。

    “二练……不可能,十年前我见过,二练也留不住我……”

    “那是你见识少了。”

    关洛阳往他后脑上补了一脚。

    到这个时候,他才敢把鹤拳变罗汉长拳时纳的那口气,缓缓吐了出来。

    实际上,功夫练到大成境界的拳师,也不一定有大成境界的拳招。朱长寿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虽然他们继续用以前的招数,威力也会有对应的提升,但要想把大成之后的优势发挥到淋漓尽致,就需要很长的时间去摸索、修整。

    关洛阳却不一样,他有当初天津会盟十几个大拳师凑在一起交流的手稿最精要的部分。

    南北拳系之间那样无私的交流,是当初满清火烧南少林都没能做成的事情,里面就记载了一些他们从自家流派里合并研讨、独属于二练大成的招式。

    其中,适合练皮练气这二练大成的,就是这一路“三皇连环劲,罗汉翻手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当我绑定剧情维护〕〔赐我狂恋〕〔赵氏虎子〕〔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神豪的幸福人生〕〔家有绝色小姨〕〔霍格沃兹1991〕〔巡阴人〕〔召唤诸天:开局召〕〔哈利波特:查理的〕〔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徐南南帅〕〔最强战婿龙王殿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