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卓逸女婿〕〔男主发疯后〕〔皇城第一娇〕〔武侠之最终进化〕〔最强战神〕〔协议结婚后热搜爆〕〔迷踪谍影〕〔大明第一狂士〕〔东京求生游戏〕〔原神,长枪依旧〕〔我的老婆家财万贯〕〔抗战:从八佰开始〕〔宝可梦之龙系天王〕〔明末凶兵〕〔都市全能高手〕〔代管女兵,全成世〕〔我赫敏,穿越漫威〕〔逆流1990从刨冰开〕〔敌谍一生〕〔快穿大魔女她又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辉煌图卷 第十八章 不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关洛阳察觉到龙无常的跟踪时,还待在小祠堂里的教头,也察觉到了门外的异样。

    马志行抱着收藏古画的锦盒,坐在小祠堂里的蒲团上,他甫遭打击,这时一下得闲,整个人都昏昏沉沉,冷不防被教头一把拉起,就要带他跳墙离开。

    然而两人刚到院中,就感觉余光微暗,屋顶上一条细长的影子投射下来,从屋前延伸到院墙,像把整个院子分成两半。

    一个卷发碧眼的英国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屋顶,俯瞰着院中的景象。

    院门砰的一声被推开,绣死的铁锁直接被猛力拉断,蛛网飘拂,灰尘四起,走进来一个仿佛跟门一样高的洋人壮汉。

    “你就是马志行吧,你好,我是迪蒙西摩尔。”

    屋顶上的碧眼青年,视线只在教头身上一扫,注意力就全放在马志行身上。

    更准确的说,他根本就只盯着马志行手里的锦盒,全然没注意马志行的样貌,只是嘴里还在说话。

    “可能你对这个名字非常陌生,不过你只需要知道,广州将军府派人到你家去收购古画,那幅画真正的买主是我。”

    “你!?”马志行脸上露出恍然之色,嘴唇颤了一下。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本来已经忍下来的父亲,会突然又跟将军府的人翻脸。

    一秒记住.42zw.cc

    迪蒙西摩尔的中文非常流利,道:“将军府的人跟你父亲发生了一些误会,做得很不好,所以这一次为表诚意,我并没有带他们过来,只要你把那幅画交给我,我可以再跟他们说一句,让你高枕无忧,不必再这样东躲xz。”

    “哈、哈、哈!”

    马志行气极而笑,一张口嘴里就流出来浅浅的血迹,那是刚才咬得牙根都出了血,“我是该谢谢你高抬贵手,大恩大德吗?我中华古画,千年的珍宝,有什么理由交给你这种上门来抢的强盗?”

    迪蒙西摩尔轻飘飘的说道:“你们的国度有许多古老的哲人,好像有人留下过一句话叫做德不配位,必有灾殃。有些东西不是你们能够承担得了的,就应该让有能力的人来拥有。”

    西摩尔目光偏在教头身上,忽然话锋一转,“说起来,到了这里之后,我才发现你身边居然有一个这样强健的格斗家,他之前没有出现在你家中,却能跟你在这里相会,更表现出对你的保护姿态,联系昨天晚上那场烟花盛会,恐怕他的身份有些不对吧。”

    马志行手掌一紧,死死盯着他。

    西摩尔继续说道:“我是一个很珍惜自己的人,假如不是必要的行为,绝不会去费力招惹一名格斗高手,只要你把那幅画给我,你们的行迹、你们要做什么,都跟我无关。”

    “你……你……”

    马志行气的一阵头晕,指尖发凉,等他看看教头,再看看自己手里的画,几似浑身都颤抖起来,却还是渐渐松开手掌。

    教头忽然在他肩上拍了一下:“抱紧你的画。”

    马志行颤声道:“可是我们……”

    “你信这个洋人?”

    教头只反问了一句,就堵住了马志行所有的犹豫,“况且,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到底为什么聚在一起,我们是要不被抢,不被欺凌,不再挨打。为了能多走几步,就主动被欺凌,这是我们该做的事吗?”

    “殊死的一条路,前头是刀山火海,后头更是悬崖峭壁,我们退不得!”

    肩膀上的那只手掌,好像带来了无穷的热量和坚定,马志行应了一声,不再颤抖,紧紧地抱住了手里的画。

    迪蒙西摩尔望空长叹一声:“可惜了。”

    可惜要多费几分力气了。

    马志行背后突然发出嘭的一声烈响。

    好像有两匹快马,在他背后兀然用皮肉撞击了一下。

    那是教头的手,截住了麦波尔打过来的拳头。

    院子不过十步见方,麦波尔从院门到马志行背后,不过只是踮了下脚。

    他这一拳虽然被教头截住,拳风依然吹动了马志行的头发。

    神州大地上现存的武术流派,大多上溯至宋明之时,少有的一些能够追溯到汉末三国,乃至春秋战国时代,峨眉山白猿祖师司徒玄空。

    以神州武术之种类繁盛、历史渊源来说,是当之无愧的万国第一,但这并不是说其他国家,就没有传承古老且优秀的出色武术。

    英国人的拳击是从罗马人手里传下来的,拳击比赛能够得到上至皇族,下至流浪汉的喜爱,蓬勃绵延,历久弥新,可以说是正在迈向鼎盛的一种武术。

    麦波尔的拳击技术,是得自名为“冰花岩”的流派,遵循更古老的严酷训练方法,终日在身上涂抹橄榄油,仅以牛皮剪成细绷带,保护手指关节及小臂,身体其他部位几乎无防护的与球形岩石进行种种击打对抗。

    教头只看他开始这一踮脚一挥拳,就知道是个久经战阵的悍勇之人,哪里敢让他靠近马志行,一手刚跟他拳头撞了一下,另一手已经翻出一道棍影,直刺他咽喉。

    那把短棍是教头用惯了的武器,用的是上好的降真红木,这种木头纹理坚实,质地坚硬,落在真正的高手身上,却能打出一股独有的韧劲。

    靠这种韧性挥棍的时候,棍头的速度快的连影子都难找。

    麦波尔脸上被擦出一道血痕的时候,耳朵里才听到了刚才棍影破空的尖啸。

    棍头上寒光一闪,弹出三尺尖刃,一晃之下,就在麦波尔锁骨的位置又多添一道伤痕,逼得他连退两步。

    但他这两步一退,快拳又有了发挥空间,左手拳轻,右手拳重,左手直拳最快,像是弓弦一弹,就已经击中教头手背。

    拳击在十九世纪中叶开始提出种种规范之后,外行看起来,拳击手的技术彼此之间好像都已经没有什么差异,大家都只是弹跳挥拳而已,简直就好像全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

    但其实在内行人眼里,每一个成功的拳击手,其风格必然都独树一帜。

    麦波尔这种流派较古老的拳法风格就更是如此,摆拳、勾拳、拍挡等拳术形式,都只是平庸,唯独把直拳突出到了足以称之为异常的程度。

    他的体重达到二百二十磅以上,两百多斤,但每次出拳的时候,前胸松空,腰胯带韧,全身松软的好像只是一个不到一百斤的瘦高个子,等到拳头打出的那一瞬间,才猛然绷紧。

    像是在那极短暂、极迅捷的变化之中,把重量骤然增压回去。

    因为这种出拳的方法,他很不习惯使用指虎之类的武器,但是在曾经的接舷战之中,麦波尔的拳头在五分钟之内,就打碎了三十名海盗的头骨、枪支、刀刃和铁手套。

    他拳发连连,跳闪频繁,为了追求反击的效率,身子是以极低的幅度跳挪闪躲,以至于看起来像是在原地晃扭,左手出拳频率比右拳略高。

    两人之间大片的空气,都被麦波尔的拳头打出“嘶拉嘶拉”的声响。

    教头那根短棒在他手里,快到连他自己都看不到棒头何在,对方的拳头却总能在跳闪之间,避开那些最危险的轨迹,击中教头的手臂。

    他们在一个呼吸的时间里,各自连发十次左右的攻击,碰撞声密集到像一簇鞭炮同时引爆。

    等两边节奏骤缓的一瞬间,才能看到麦波尔的身上,横七竖八地多了几道渗血的伤口,而教头的双臂尤其是右手,发红发胀,虽然还握着棒子,但居然已经有点抑制不住的发抖。

    这个时候,屋顶上的迪蒙西摩尔一跃而下,扑向马志行。

    教头像是脑后长了眼睛,左手回身揽雀尾,一股挤靠的柔劲,像用整个身体把马志行挤飞了出去,落在墙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葬我一枝白山茶〕〔这个衙门有点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